冰心研究会、冰心文学馆举行悼念活动
 

巴金逝世的当天晚上,国内《东南快报》与《经济导报》的记者打电话到日本,对正在关西大学做访问学者的冰心研究会秘书长、冰心文学馆常务副馆长王炳根进行越洋电话采访。之后,王炳根开始整理巴金的图片资料,将调整第二天给研究生上课的内容,做一次关于中国当今最伟大作家巴金的讲座。

上课之前,王炳根放映了刚刚制作好的巴金幻灯片,其中有他多次访问日本的照片,日本的学者对巴金比较熟悉,他们可以从照片中认出巴金。之后,在高莽为巴金的画像前,王炳根提议全体起立,默哀,三鞠躬,表达对巴金的哀思。王炳根主要讲巴金的两部大书,一部是在中国、同时在日本都有广泛影响的《家》,另一部是晚年的《随想录》,讲真话、体现中国知识分子良心的大书。巴金在陆续发表这部书的文章时,日本著名的中国现当代文学研究专家秋野修 二便发表评论文章,高度评价巴金的爱国之心。巴金在给冰心的信中曾写道:“日本京都有个秋野修二评论《真话集》,称我为‘真正的爱国者’,倒比某些厌恶我的同胞更了解我。”现在,秋野先生在座,他向学生讲述了这件事,并再一次说:“那是我一生的骄傲!” 当天下午,王炳根撰文,回忆会长巴金对冰心研究会和以后兴建的冰心文学馆的关爱。

18日,冰心研究会和冰心文学馆向中国作家协会和巴金的女儿李小林发去了唁电,全文如下:

中国作家协会并李小林女士:

中国现当代文坛巨匠、人民作家巴金先生在上海去世的噩耗传来,我们感到无比的沉痛和惋惜。

巴老一生热爱祖国,热爱人民,追求真理,敢说真话,以其崇高的人品和文品在中国现当代文学史上树立起一座高耸的丰碑。

巴老与冰心先生友谊深厚,素以姊弟相称。他们以伟大仁爱的情怀,提倡讲真话写真话,引领文学的思想,倍受文学界的景仰和爱戴。巴老对冰心的爱心精神给予很高的评价,亲任冰心研究会会长,为宣传和研究冰心的文学精神做了大量的推动工作,为冰心文学馆的建设给予了巨大的关心和支持,我们深切怀念他。

巴老走了,但他和冰心先生留下的追求真理、忧国忧民的崇高精神必将影响着一代又一代的读者。

巴金先生千古!

 

                                               冰心研究会

                                               冰心文学馆

                                           二〇〇五年十月十八日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