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风雨燕园(19261938

   千言万语仍回到一句话,人生本质

   是痛苦,痛苦之源,仍是爱情过重。但

   是我们仍不能饮鸩止渴,仍从人生痛苦

   之爱情中求得慰安。何等的痴愚,何等

   的矛盾呵!

                ——冰心:《南归》

 

  冰心回到祖国,回到燕园,已是秋天了。表面平静的校园和家园,无法阻隔世界接连发生的一次次的震憾,从北阀战争到“四·一二”事变到“三·一八”东三省沦陷,冰心对她一贯主张的“爱的哲学”进行了反思,融进了新的内容。自1929年起,冰心和吴文藻在燕南园内,筑起了一个温暖的家,冰心的创作成就和吴文藻的学术成就,在国内外产生了很大的影响。

 

1926年夏,冰心从美国威尔斯利女子大学研究院毕业,取得硕士学位后回国到母校燕京大学任教。这是教员们聚会时的合影,前排右起第二人是刚当上教师的冰心。
1929年6月15日下午4时,冰心和吴文藻在燕京大学临湖轩举行。这是婚礼时的合影。
临湖轩原为燕京大学校长的住宅。"临湖轩"其名为冰心所取,后请胡适先生题写匾额。
1929年夏,新婚不久的冰心、吴文藻夫妇回上海省亲,与冰心父母共享天伦之乐。
1934年7月,冰心与一起在平綏沿线旅行的雷洁琼(右)在百灵庙蒙古包前留影。
30年代的冰心和吴文藻。
1936年夏至1937年夏,吴文藻到欧美游学,冰心随同前往,先后到达日本、美国、英国、意大利、法国、德国、苏联等国家。这是1936年冬冰心夫妇在意大利罗马郊外。
抗日战争爆发后,1938年夏,冰心怀抱小女儿吴青,全家在燕南园寓所前留影。此后,冰心全家离开北平,前往大后方昆明、重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