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进书架
第88章 服毒后的展开

【301book】提醒书友谨记:本站网址: www.301book.com 一秒记住、永不丢失!

仿佛是不敢相信自己成了唯一的有效嫌疑人,海天青盯着桌上的四张选票,神色越来越晦暗难明。

连空气都好像停止了流动,凝固成沉重的一块,压在每个人的头顶和肩背上。

过了好半晌,海天青才猛地抬起了头,盯住了林三酒。

“诶……我还以为自己模仿得很像呢,你是怎么发现我的呀?”

从他口中吐出的,不再是海天青一贯的低沉语气,反而是几人在白雾里已经听过了无数次的、轻快愉悦的——属于点先生的声音。

“哐当”一声巨响,胡常在突然撞倒了身后的椅子,几步就从海天青——不,应该说点先生——的身边跳开了,站得离他远远的,一脸惊恐之色。兔子浑身上下的毛也一下子都炸了开来,在餐桌上摆出了一个防卫的姿势。

自始至终,点先生一直隐藏在白雾里,出现的不是他的声音就是他的笔迹,谁也不知道他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存在——此时突然近在咫尺地与自己坐在了同一张桌子上,也怪不得他们都受到了惊吓。

“怎么了?不是早就知道我在这个房间里吗?”点先生对他们的反应很不满意,好像受到了冒犯似的:“至于这么害怕嘛!”

林三酒刚才也下意识地从餐桌边坐远了一点,此时见他说话似乎没有敌意,这才满是后怕地问道:“……那个。请问,海天青他在哪里?”

“那个大个子应该在白雾里睡觉呢。”明明是海天青的模样,可语气却完全不一样了——如果不是经历过12那件事。只怕林三酒还真无法调整得这么快。点先生用属于海天青的、巨大的手掌撑着自己一边脸颊,歪头笑了一声:“不用担心,比赛结束的时候,我就会把他放回来的。”

这种模样,更让在场三人深刻地意识到,这个人绝对不是海天青。

林三酒顿了顿,赶忙又问了一个事关生死的问题:“……哪盘食物中有【乌苏毒】?”

要是再不快点吃饭。她和胡常在就都要支撑不住了。

点先生“噢”了一声,伸出手。在棕毛兔的盘子上敲了敲。

“这个呀。”

兔子的眼睛一下子瞪大了,看了看自己被清扫一空的盘子,又看了看点先生的手,神情中尽是不可置信——只是还不等它出声。就忽然身子一颤,啪地倒在了桌上。

一瞬间,林三酒只觉自己的血液都冲上了头。不光是兔子,她和胡常在都吃了那盘食物!巨大的恐慌掐着她的脖子,仿佛要让她窒息了似的——她和胡常在几乎是同时嘶叫了一声“兔子!”,正要扑上去查看情况,接下来却见点先生拍了拍棕毛兔的肚子,后者的两只前爪随即抖动了几下。

二人楞了楞。

然后,棕毛兔抬起了一张迷茫的脸。看着林胡二人轻声问道:“……你们也都死了吗?”

……

“嘿嘿,一时受惊过度脚软了?虽然【乌苏毒】是毒,可是我没说吃了会死呀?”点先生很高兴似的笑了两声。“而且我都在信上建议你们了,最好还是一边吃一边讨论……谁叫你们不听来着?不过你们也算了不起,在饿着肚子的情况下,竟然这么快就把我找出来了。”

没有人回应他——因为在点先生第一句话刚出口的时候,林三酒和胡常在已经冲到了自己的餐盘边,一把扔开了罩子。连刀叉都忘记了,伸手就抓起了大把大把的食物往嘴里送。他们两人嘴里塞得满满的。已经彻底被这救命美食所带来的满足感给淹没了,根本就连点先生说的是什么都没听清。

只有刚才吃饱了的兔子还保持着理智。它爬了起来,喘了几口大气,这才平稳了自己一颗扑通乱跳的心:“你、你说,【乌苏毒】不会杀死人……那它到底是个什么?”

点先生瞥了一眼两个一边啊呜啊呜吃着饭、一边竖起了耳朵的人,笑着说:“这可是个好东西,不过你们要先告诉我,我是哪里装得不像了。”

林三酒两边的腮帮子都鼓成了球,她在百忙之中回应道:“忽要还是看航诶的轰嘎……”

“说人话!你的每个字人家都是花了钱听的!”点先生训道。

林三酒忙喝了一口汤,伴着汤艰难地吞下了嘴里的食物,这才开口说道:“主要还是看行为的风格……尽管胡常在身上存在那么大的疑点,可是他的表现里基本没有不一致的地方,一看就知道是他的性格。还有兔子也是一样的,又急躁又冲动,行为处事没有前后不符。”

“就这个?”点先生疑惑地偏了偏头,问道:“这一点我可是特别留意过的!无论是说话做事,我可都把那个大个子模仿了个十足十……”

胡常在塞着一嘴的羊羔肉和蔬菜炒饭,在旁边点了点头,意思大概是他也觉得点先生学得像。

林三酒恋恋不舍地放下喝空了的汤碗,这才朝点先生解释道:“没错,你的确在我们面前装得很像,如果只有这样的话,我根本不会往你身上想。可是,你却做了多余的一件事……一件海天青绝对不会做的事。”

她的这句话,把棕毛兔和胡常在的好奇心都勾了起来。点先生看着她想了想,好像明白了点什么,若有所思地点点头。

“我们队里的老王和连小怜二人,在迷宫过道里看见了一份快餐,两个人以为那就是点先生所说的美食了,所以冲上去就毫不犹豫地吃。”林三酒肚子里有了点食儿,也不急了。一边撕着自己盘子里的烤鸡肉,一边说:“可是那个东西,我却太清楚不过了——那是一件特殊物品。叫做【不能吃的午餐】,只要吃下去,很快就会死。”

“这件东西是我在第一轮游戏里赢回来的,可是我嫌它没用,就在第二轮游戏里主动交上去做为奖品了。既然红队输了第二轮游戏,那么理所当然地,这个物品就到了白队的手里。”

“我一开始。根本没有把海天青和这个物品联系起来,直到——”她朝胡常在抬了抬下巴。说:“直到你说,你跟海天青曾经走散过,然后当他回来找你的时候,身边跟着白队的其他人。”

“那个时候。我就突然想到了一个好像不相干的事:那个物品是到了白队谁的手里呢?对于分配奖品的规则是,要么大家一致同意给某人,要么直接分给贡献最大的人。那在第二轮游戏里,谁最有可能拿到这件奖品?海天青一口气干掉了红队的两名选手,贡献最大不说,以他的武力值来看,大概也不会有人来跟他争抢利益。无论怎么想,我都觉得【不能吃的午餐】是落进了海天青的手里。”

棕毛兔皱着一张脸想了半天,开口说:“但是你也不能就此认定是海干部设的陷阱啊?也有可能是那个长腿女人从海干部手上要走了午餐。然后由她设的陷阱……”

林三酒不慌不忙地吃了一口鸡肉,这才笑着说:“你也不想想,你认为那个女人是幕后黑手。制定了一系列针对红队的行动计划——这个印象是从哪里来的?”

棕毛兔一愣,顿时明白了。这件事正是它在第二轮游戏里时,从海天青那里听来的。

“我早就觉得不可思议了,那么一个冲动型的人,顶多就是狠辣一些,怎么会设计出那些心思慎密的行动呢?”林三酒虽然一边吃一边说。但盘子里的食物却依然被她消灭得很快:“但如果那个女人只是点先生用来转移视线的遮眼法,就好理解了。”

“那你为什么要骗我投给胡常在?”兔子问了一句。

“我要是直冲着点先生去。谁知道他会说些什么来把水搅浑?”林三酒想到这个,也是一肚子的后怕:“不过我投了票以后忽然就不确定了,还真是把自己给吓了一跳……”

点先生听了连连点头,有几分感慨似的说:“唉,其实那件事我不做也是可以的。只不过我当时心想着,既然装成了和尚,就得敲一天的钟……没想到反而被你抓住了破绽。”

他一说话,语气里特有的某种微妙的调子,就让三个人闭了嘴。

即使没有了【意识力学园】的帮助,林三酒也能隐隐地从他身上嗅到一股危险的气味。很显然不光是她,另两人也都安静了下来,好像又一次突然意识到身边坐着的是个面目不清的人。

不,他们之所以会感觉到危险,大概是因为几人也隐隐地猜到了,点先生可能不是个人类……

“点先生,如今这就算是红队获胜了吧?对抗赛是不是可以结束了?”过了一会儿,林三酒小心地问了一句。

点先生笑得眯起了眼睛。

就在林三酒的心一下子提到了嗓子眼的时候,只听他忽然叹了口气,仿佛有些不舍似的说:“好吧,既然你们完成了游戏,那么对抗赛也该结束了。”

随着他话音的落下,身边高大的黑色墙壁就仿佛得到了什么指令似的,平缓无声地回到了地面之中。几秒钟的工夫,组成小隔间的墙壁已经跟迷宫一起不见了,他们四人和一张桌子,孤伶伶地坐在白雾里。

眺目望去,不远处的地面上,似乎还隐隐倒着几个人,应该正是白队的那几位。

“对抗赛结束了,你们做好准备接受奖惩了吗?”

支持:301book,请把本站分享给你们的好友!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