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进书架
第89章 结束了副本,我们上路吧……咦?

【301book】提醒书友谨记:本站网址: www.301book.com 一秒记住、永不丢失!

“嗯……好像做了一个奇怪的梦……”

伸手揉了揉脸,混沌的画面和片段渐渐地从脑海里消退了。海天青睁开眼睛,带着一点初醒的迷茫,四周张望了一圈,目光落在了不远处三个熟悉的背影上。

热雨和白雾不知什么时候已经消退了……在星色耀人的夜空下,三个影子围坐成一圈,相互之间离得远远地,气氛似乎很沉重。

“你们在干什么?”海天青坐起了身,随着他的动作,太阳穴发出了隐隐的一阵疼。“我怎么会在这睡着了?”

他刚刚站起身,正要朝同伴的方向走过去的时候,忽然发觉了不对。再用神感受了一下后,他脸色瞬间变得铁青。

“我的进阶能力呢?【健身教练的荣光】,怎么不见了?!”

这时,他前方三个僵直了半天的影子终于动了,胡常在慢慢地把头扭了过来。只是不知是不是错觉,总觉得他这动作似乎做得十分不情不愿——

“海干部,你醒了?”他声音里很有几分勉强:“你不用担心,你的能力在小酒身上,连带着一些你的特殊物品,马上就可以还给你了。”

“……难道那个对抗赛不是我在做梦?”

海天青瞪着他,深深拢起的眉头流露出几分不可置信。

“是啊,那是真的,不过现在已经结束了。”

“好吧……这个先不提……你的脸是怎么回事?”

顶着满满一脸几何花纹的胡常在。几乎连表情都看不太清楚了:“呵呵呵……”随着他干笑时皮肤的位移,他脸颊上两排如同计算机主板电子回路一样的墨色纹路,也微微地弯曲了。几何纹顺着他的脖颈。一路延伸进了他的衣领:“我们在游戏里不小心吃下了一种叫乌苏毒的东西,所以就成了这样……”

还不等海天青惊诧的目光投向余下的一人一兔,林三酒和兔子已经主动地、认命似的转过了脸来。

林三酒一双微微上挑的猫眼,此时被几圈繁复的花纹包住了——墨绿色的花纹精巧流畅,层叠之间十分巧妙,在她的眼睛外勾勒出了一对翩翩展翅的蝴蝶形状,显得她琥珀色的眼珠更浅淡了。像金子似的泛着光。配着她颈间的雪白绷带,虽然这模样很古怪。但却极具精灵般的美感,也算不赖——

但当海天青看见棕毛兔的时候,他就傻住了。

棕毛兔一只眼睛被黑色皮革制的眼罩遮住了,剩下的一只却不知为何画着浓重的、乌黑的烟熏式眼妆。三瓣嘴上涂着紫色的唇膏。长耳朵上挂着金属环……它颈间原本可爱的皮套也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一个黑色镶满尖刺的项圈。身为一只兔子,打扮得如此哥特已经很违和了,但是最让人无法忽略的,还是遍布在它皮毛上的一个个小小的粉红胡萝卜图案。

“太、太猎奇了……”海天青不知不觉间,吐出了这么一句话。

二人一兔的表情一瞬间都仿佛沉入了谷底。

“吃下乌苏毒后的副作用,就是会在脸上或身上生长出花纹。”林三酒的声音几乎可以称得上是沉痛,“至于会长出什么样的花纹来,全看你那一瞬间脑海里浮现的是什么东西。”

胡常在低头看了看自己的两只手背。它们也都布满了精密的电子回路似的花纹:“……我听成了脸上‘和’身上……所以到处都被花纹盖满了……”

哥特兔紧绷着脸,一言不发。

但林三酒却没放过它:“兔子嘛,它的打扮是一件特殊物品造成的。胡萝卜才是花纹……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它会想到那种睡衣一样的图案……不过好在这个乌苏毒只是暂时的。不会一直持续下去。”

海天青这才松了口气,几步走了过去,想在兔子身边坐下来——但没想到他才刚要坐,剩下的三个人同时跳了起来,口中喊了一句:“离我远点!”随即不约而同地各自退开了好远。

“……你们这又是怎么了?”海天青脸色算不上太好看。

说起来,都要怪那个爱戏弄人的点先生——林三酒长长地叹了一口气。揉了揉额头。

【乌苏毒】

介绍:来自希克利药物公司实验室的新型病毒。最初吃下该病毒本体的人,会成为病毒携带者。自己本身不会受到乌苏毒的危害。但是如果有人与病毒携带者有任何皮肤、肢体上的接触,就都会受到病毒感染,患上无法医治的血液病,在短时间内毛孔流血而死。如果两个携带者互相接触,那么两个人都会死。但如果皮肤中间有阻隔物的话,就不会被感染。

时限:在毒死6个碰到自己的人以后,乌苏毒的效力就会消失了。

副作用:脸上或身上会浮现出脑海中想到的花纹,持续6个月。

听完了,海天青主动坐得远了一点。他的体格足是其他人的两倍大,可承受不起一不小心碰到谁的后果……

“从好处想,这倒是一个非常好的防御手段,现在谁也不敢碰你们一根指头了……不过,兔子这身打扮、还有我的能力……这些又是怎么回事?”

二人一兔互相看了看,还是由受灾情况最轻的林三酒,从第四轮游戏开始,将整个情况给海天青解释了一遍——

……游戏结束后,坐在餐桌边发楞的三个人,眼看着点先生笑眯眯地站起了身,开始公布起了结果——明明是海天青的嘴巴张开了,可声音却从不知在哪儿的喇叭中传了出来,响彻了整片空间。

出乎意料的是。原来幸存者还不止他们四个——钟俊凯因为早早地昏迷了过去,保持了最小的体力消耗,反而因祸得福地活了下来;白队的长腿女人本来几乎没有幸理。可她求生的*太强,竟然挤出了队友尸体的血,硬是靠着喝人血撑到了最后。

至于重伤的老太太、手下败将等人,早就支撑不住死亡了。

然而与上一次不同的是,这次却无法从死者的身上提取能力了,因为据点先生说,是因为超过了“保存期限”。

在叫醒了钟俊凯。又给他喂了一点东西以后,点先生就把白队众人的能力都列了出来:

胡常在的2个进阶能力:【辨伪识真】、【真话炮弹】

海天青本身的1个进阶能力:【健身教练的荣光】。从兔子身上得到的1个进阶能力:【兔字成语】,以及从连小怜身上得到的1个进阶能力:【我见犹怜】

长腿女人的1个进阶能力:【天边闪亮的一声叮】

林三酒愣了——一共6个能力,其中4个居然是自己人的!这还算什么奖赏?

不过,以点先生那种喜欢整人的风格来看。恐怕他是早就料到了吧?不光是料到,只怕还有意地往这样的结局上引导了一下……

……不过不管怎么样,能力还是依据贡献的大小、及本人的意愿,分给了红队成员。【兔字成语】和胡常在的能力都给了兔子,海天青和长腿女人的能力都给了林三酒——虽然钟俊凯在第四轮游戏中处于缺席状态,但他毕竟是连小怜的男友,林三酒还是作主将连小怜的能力给了他,也算是一种继承了吧。

至于从白队成员身上搜出来的5件特殊物品,她可就好好地收起来了——除了林三酒以外。其余的三个人身上都没什么好东西,正是需要特殊物品的时候。点一点数,算上之前赢回来的3件物品、从老太太身上搜出来的3件物品。几人这一回也算是大丰收了。

从木箱子里取出了3个小光团,看着它们融入了自己的皮肤后,林三酒抬头问道:“点先生,我们每人是不是还可以要求一个特殊奖励?”

她可是把这件事记得牢牢的呢。

点先生依然保持着海天青的模样,不知道为什么一直没有露出自己的真身来:“可以啊,你们提吧。”

躺在一旁了无生气的钟俊凯。忽然眼睛一亮,勉强爬起了身。

林三酒抬起了木箱子的一角。伸手从底下拿出了她早就贴在下面的日记卡。低头飞快地浏览了一下日记卡以后,她重重地松了口气,对点先生笑着说:“我和兔子都想要这个木箱。”

突然被她代表了的棕毛兔一愣,随即有些不满:“喂,老子比较想要他刚才给我们吃的生菜啊……”

林三酒白了它一眼,将手上的日记卡递了过去。

棕毛兔用前爪按住了卡,低头一看,顿时也没了言语。

因为在日记卡上,详细地记录了林三酒在第二次游戏时将木箱转化成卡片的一次经历——尽管林三酒害怕被点先生惩罚,只将木箱卡片化了不到一秒就又将它放回了原处,可是因为她事先就叫出了日记卡,因此关于木箱的所有信息都被记录下来了,甚至包括以后几次使用木箱的过程,也都完完整整地在卡片上呈现了出来。

介绍、特征、使用方法……正是这个木箱子,有着拿走别人能力、收为己用的神奇之处——有了它,他们就能够将能力归还给海天青二人了。不光如此,这个木箱连新死之人的能力都可以提取,也就是说,有了这个木箱,几乎等于有了一件作弊器。

“这个木箱可不能给你们呀。”点先生却突然笑了,“给了你们,我就没有了。”

一直以来信心满满的林三酒愣住了——她竟然忘了,点先生从没说过他不能拒绝。

点先生好整以暇地打量着她的神情,仿佛很高兴看见她此刻无措的模样似的——过了好一会儿,他才笑着说:“不过……我可以给你们一人一个复制品。”

林三酒和兔子这才感觉到自己的心咚地一声落回了原处。

拿到了箱子、又分配完了特殊物品以后,副本终于结束了。走出了副本时,他们发现原来外面的白雾都已经消散了,重新展露出这个被毁坏了一大半的世界来。想想也是,在副本里的时间相当于过了两三个月,外面的雨势再大,也不可能持续这么长时间……

向海天青解释到这儿的时候,林三酒摊开手,叫出了【劫贫济富箱】。

深红色的复制品很小,大概只有饭盒那么大,顶多只能叫做木盒——她一边将手伸进了箱子里,一边朝海天青轻声道:“这个复制品可就弱多了,每个箱子只能用两次,一次只能抽取一个能力,而且还不能用在死人身上。不过不管怎么说,你的能力是可以还给你了……”

为了把胡常在的能力还回去,兔子手里的箱子已经用完了两次机会了。

海天青低头一看,递过来的木盒子里,正微微地漂浮着一个光球。他忙探出了手去,光球像是知道回家的路似的,立刻一头撞进了他的手里,随即便融入了皮肤消失了。

活动了一下臂膀,海天青感觉到自己的能力又回来了——他朝林三酒点点头,将木盒递了回去,同时问了一个困惑已久的问题:“既然特殊物品也都拿了,能力也可以还给我了……那你们为什么还坐在这儿不走?”

此刻没有了热雨,月朗星稀。白雾和狂风都消失了,黄沙被雨浇过了,混成了泥,暂时是不能继续在空中放肆了——这样的天气,视物清晰,正是上路的好时机。

林三酒闻言,突然把脸埋进了手掌里。

胡常在重重地呼了一口气,用一种近乎于哀叹的语气说:“……海干部,你看见咱们的车了吗?”

“呃?”海天青一愣,立刻站起来四周望了一圈。

此时空旷的马路上孤零零地坐着三人一兔,街边倒着几辆被泥糊住的破败车体,身后除了一片废墟之外,便只有一栋摇摇欲坠的楼了。海天青这才意识到,装满了食物和水的两辆车不见了。

“在副本里一呆就是两三个月……咱们的车早就被偷了。”林三酒闷闷的声音从手掌里传了出来。

支持:301book,请把本站分享给你们的好友!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