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进书架
第90章 在路上

【301book】提醒书友谨记:本站网址: www.301book.com 一秒记住、永不丢失!

高速公路上,无数的车流汇成了一道钢铁的河,在蓝色路标牌下挤挤攘攘,朝前汹涌着,想开出一条活命的路。疯狂的鸣笛声、左冲右撞的汽车、尖声的哭叫和怒骂、车辆相撞后的残躯……都化作了一团巨大的恐慌扑面而来,迅速地蔓延了开去——

然后,突然被按下了静止键。

林三酒一步一步地穿行在拥堵着一动不动的车流当中,万物俱寂。只有她的脚步声和远处一个持续不停的车喇叭声,回荡在天地之间。

刺耳的车笛下,公路越发寂静如死。

这时,尖锐的喇叭声却忽然戛然而止——远远地,胡常在从另一辆已经看不出颜色的车前直起了腰,这才抱怨道:“死在哪儿不好,偏偏死在喇叭上。”

这句话传进了耳里,林三酒忽然想到当初卢泽走在尸体的背上时,他脚步轻快的样子——当时她看了还觉得很愤怒。可是如今,死人早就从一个不可想象的恐怖,变成了让他们麻木得连眉毛也懒得抬一抬的东西。

她抬头看了一眼蓝天下的路标牌。

被风沙和高温侵蚀了大半年,路标牌上的字迹已经模糊得几乎看不清了。林三酒使劲地眯起眼,原地仰头站了好几分钟,才算是勉强连蒙带猜地看明白了——她抬头朝远方的同伴喊道:“我们离盐平港还有80公里!”

“还有那么远?”离她最近的、一身哥特装扮的兔子,在一辆沃尔沃的车顶上叹了一口气。“赢回来那么多件特殊物品,怎么就没有一件能让我们飞的呢。”

因为乌苏毒的关系,四个人在车龙里分散开了一段距离,各走各的。离那个奇怪的游戏副本结束已经过去了一个多月了,这一个月的日子,过得倒是出人意料的平静。

除了三餐不继、饥渴交迫以外。四人上一次吃东西。还是两天以前的事了。

高温虽然已经不能再对几个进化后的人产生致命的威胁,但也造成了另一个叫人措手不及的状况。没有了食水的储备以后,几人自然而然地便想到了超市、食品工厂、便利店……等可能会有食物的地方。在一个大城市里。超市遍地开花,找一个没被洗劫过的,应该不难吧?

可是现实情况却不那么理想。

凡是真空包装的、干燥的食物,几乎都被搜刮光了,作为人人能想到的首要目标,许多超市里连一瓶水都没剩下——这还是幸存下来的超市情况。更多的超市。连着楼体一起在高温中倒塌了。堆积成了山一样高的废墟。

没有——到处都没有食物,也没有清水。

就在大家越来越焦躁、越来越失望的时候,林三酒忽然想到了一个地方——不出意外的话。这个地方应该存放着远超过超市的巨量食水,而且能够意识到这一点的人,恐怕寥寥无几。

那就是海关港口。

作为一个发达的口岸城市,升海市每年的进出口货物量达到了一个惊人的数字,而进口食品作为其中一项特殊的货物,在每次入关前都需要留在海关仓库里接受为期一个月的检验。

漂洋过海而来的食品,最低也是以一个货柜箱起算的。海上运输相对苛刻的条件,也要求了食品的密封性和抗腐性要好。而且货物港口附近的人烟稀少,相对来说也更安全。

还有比海关仓库更合适的栖身之地了吗?

所以尽管盐平港路途遥远,几个人也走得心甘情愿。

陷在车流里,走路的速度自然快不起来——可是在没有地图没有gps的情况下,也只能靠着高速公路的标牌前进了。就这么默默地又走了一会儿。林三酒的脚步停了下来。

在她前方的一辆车上。一只深褐色的手将驾驶座的车门打开了,拦住了她的去路。

林三酒面无表情地看着走下来的那只干瘪堕落种。手里一挥,出现了一条比对面还要长的口器——还不等那堕落种反应过来,它的头已经连着自己的细小口器远远地飞了出去。

“好久没见过这么干扁的堕落种了。”她自言自语了一句,“这个混得还真差。”

说罢,她跨过尸体,一脚踹上了车门,又向前出发了。

不远处的胡常在看了看她的背影,忽然几步接近了海天青的方向:“哎,海干部……”

海天青自觉地离他远了点,问道:“干嘛?”

“你觉不觉得小酒把头发剪短以后,帅气了不少?”

海天青看了他一眼,答道:“我不知道,我是直男。”

“唔,说的也是……”胡常在点了点头,看着海天青远去的背影,忽然意识到了不对:“诶?我也是直男啊?!海、海干部,你这话什么意思——”

走在最前方的林三酒翻了个白眼,装作没听见。

就这么走了大概两个小时,时近午后,太阳渐渐地毒了起来,光芒刺得人眼睛都睁不开了。尽管人人都具备高温适应和体能强化,可依然感觉到了空气里灼人的热度,正混着沙尘,在肺里翻腾起来。

在过了几个岔道口后,公路上的车越来越稀疏了。日头渐盛,也不该继续在外头走了;就在几人忍不住想要找一辆车进去睡觉的时候,公路一个拐弯,露出了前面一个幽暗的隧道口。

“进隧道歇歇吧,里面凉快。”

几人鱼贯走进了隧道里。隧道很长,没有了路灯后,就如同走进了山的肚子里一样,黑幽幽的,只有回头看时,才能看见尽头的那一团光亮。

自打进了隧道,车流一下就稀疏了不少。从这儿开始,就只有去海边的路了;而极温地狱刚降临的时候,几乎没人想到要去海边避难。

兔子身量最小,对它来说,同样的距离要花上两倍的气力去走,早就累得不行了。没走两步,它就第一个跳上了一辆雨燕的车顶,占山为王似的喊道:“我就睡这辆车了!”

因为乌苏毒的原因,大家这段时间以来都是一人一辆车地睡觉——否则要是睡时不小心碰到了谁,可就死得太冤了。

海天青默默地找了一辆体格最大的suv;胡常在则选了一辆他旁边的沃尔沃。只有林三酒,仍然来回地走,时不时弯下腰用袖子擦一擦车玻璃上的灰,朝里面张望一眼。

虽然大多数车都没锁,可也不是每一辆都合用的——许多车的车主至今仍然陈尸车内,腐尸烂肉混着枯血的铁腥气,一开车门就能给人熏一个跟头。只有那些主人弃车逃生了的,还能够勉强进去睡一觉。

林三酒一连看了几辆车都不合适,正有些无奈呢,忽然看见前面不远处有一辆半开着门的陆地巡洋舰,立刻心里一喜。门开着,说明人可能早就走了;车子又大,足够她睡得舒舒服服的。她几步走向了驾驶座,拉开了门,就转头朝里望去。

里面是一张她做梦也没想到,自己会再次看见的脸。

支持:301book,请把本站分享给你们的好友!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