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进书架
第96章 人偶师

【301book】提醒书友谨记:本站网址: www.301book.com 一秒记住、永不丢失!

“大家好,初次见面,我是人偶师。”

这是一身怪异装束的男人,走上高台之后所说的第一句话。

这个自称人偶师的男人脚下所踩的,是一个由贝雷帽们合力放倒了的集装箱。就在刚才,他被一队队的人偶和模特恭敬地迎上了高台讲话——也没有用麦克风,声音却清楚地传进了在场两百一十九个人的耳朵里。

从两个集装箱里走出来的人们,被塑料模特们强行排成了一列列整齐的队伍,包围起来了——本来是不止两百一十九人的,只是当一连十来个反抗者的腿,都从身体上被连根分离了以后,其余的人也就老老实实地不动了。

这十多个半死不活的人被模特们扛在肩上,一个接一个地走过高台下,似乎在给人偶师过目。那男人把每一个人的额头都碰了一次之后,轻轻摇了摇头,塑料模特们随即甩胳膊一扬,就把他们都扔进了干涸了的大海里,再不管生死了。

此时离林三酒不远的地方,就躺着一条裹着牛仔裤的人大腿。

“为了你们不受伤害,我建议你们还是配合我的好。我对大家的要求很简单,没有必要因为这个受伤。”人偶师的声音带着淡淡的笑意,很有礼貌,很为别人着想。

人群隐隐地起了一阵骚动,但是这骚动像春天里最后一点北风似的,在周围成千上万个怪人们的注视下,迅速地消失了。

人偶师是一个看不出来年纪的男人,气质神态虽然像个少年,但不知从哪儿散发出了一种苍老意味,感觉说他多大岁数都不为过。而他的一身装束却太奇怪了——上半身是由一条一条的黑色皮革长条包裹起来的。没有包住的地方,就露出了他苍白瘦弱的肌肤,看起来好像是把一件皮衣给挠碎了后穿上了似的。

在他的衣服背后,还贴着一个巨大的装饰物,看起来有点像是公鸡的鸡冠子,颜色鲜红,一走路就一晃一晃地。下身则是一双一直高到了大腿的长靴。

“我有一个问题。”

他的声音很平和。接下来的话,一下子抓住了林三酒的全副注意力。

“在你们这219人当中,有哪一个是签证官?”

人群静默了。一脸迷茫、仿佛想从别人身上得到答案的。大概是本地人——极温地狱是他们经历的第一个新世界,还不知道签证官的事;低着头不说话,或者一脸恍然之色的,应该就是来自另一个世界的了。

等了半刻钟。仍然没有人出声。

“噢——果然219人这个基数还是太小了呀。”人偶师有点不满意似的轻叹了一口气,退而求其次:“好吧。那么谁手上有关于签证官的消息?”

林三酒心里一颤,想起了方丹——跟身边的胡常在对视了一眼,明知道对方不太可能从两百多人里发现自己的面部表情,仍然忍不住掩饰似的低下了头去。

这一低头不要紧。她忽然发觉站在自己前面的矮个男人,双腿正在剧烈地颤抖。

她有点奇怪地打量了一下这人——虽然说这个场面是挺让人不安的,可是在场谁没有经历过一些危机啊。现在不过是一个奇装异服的男人在说话,至于吓成这样吗?

矮个男人好像连站都站不稳。简直下一秒就要摔倒了似的,但没想到他却壮着胆子说话了,声音颤颤巍巍地传了开去:“人、人偶师大人……”

在一片寂静里,虽然他声音不大,仍然被高台上的人偶师捕捉到了。

人偶师……大人?

这人太狗腿了吧?

自称人偶师的男人脸上浮起了一个意味不明的笑:“你说。”

“是、是……我花了四五个月的时间,到处寻访这个区域的签证官,但是有传言说他去了北方了……您在这儿找,可能找不到啊。”矮个儿诚惶诚恐地答道。

林三酒注意到他说了“这个区域”四个字——难道说,签证官不止一个,在别的地方还有?

不过想想也是,地球这么大,如果只有一个签证官的话,那想遇上签证官的几率未免也太低了。

人偶师的笑容消退了,“唔”了一声,转头问道:“还有其他人有关于签证官的消息吗?”

两百多人沉默着。

“唉,好吧。不是我不信任你们,不过我总要挨个查一遍,才能知道签证官没有藏着。”人偶师的声音仍然那么彬彬有礼,他一边说一边跳下了高台,一队塑料模特立刻跟在了他身后,如同保镖似的。

他走到了第一排打头的人身边,那个年轻小伙子顿时有点防备:“……你要干什么?”

“别紧张,”人偶师的语气很轻柔,哄孩子似的,却仍然叫在场众人都听了个清清楚楚。“我只是看看你是不是签证官而已,检查一下又不疼。”

说着话,他已经出手如电般地在那年轻人的额头上碰了一下。

看那年轻人的样子本来是想反抗的,但是没想到自己武器还没拿出来,对方已经完事了,的确又不疼又不痒——顿时十分尴尬局促地站在那儿,一时不知道怎么好了。人偶师失望地没理会他,继续走到了第二个人身边时,小伙子才喊了一声:“我不是什么签证官,那我可以走了吧?”

人偶师头也没回:“当然,不过你要等一等。”

随着他话音一落,一个塑料模特就迈了一步,挡住了年轻人的去路,年轻人半信半疑地不动了。

这时,站在林三酒前方的矮个男人很恐惧似的清了清嗓子,自言自语地骂了一句:“傻x,真是傻x……”双手不安地抓住了自己裤子,看起来真是十分紧张了。

林三酒心里一动,压低了嗓子问道:“喂。你是从哪个世界来的?”

矮个男人一愣,回过了半张脸,似乎没想到这个时候还有人跟自己搭话。他生得虽然其貌不扬,但一双眼睛却很灵活,目光在林三酒的脸上逗留了一秒后才答道:“冰雪暴。你也是……?”

林三酒点点头,对暗号似的说:“黑死城。”——这还是当初从任楠的签证上看见的名字。

矮个男人“噢”了一声:“我去过,黑死城现在也算逐渐稳定下来了……唉。这次被送到极温地狱这个乡下地方。什么都不方便不说,没想到……”

话没说完,他打了个颤。把后半句咽了回去。

林三酒身旁的几个同伴都古怪地看着她,她仿佛浑然不觉,只是顺着矮个儿的话头往下感叹了一句:“就是说呢,没想到这次这么倒霉。竟然遇见了人偶师……”

矮个儿眼睛一亮,急忙问道:“你也听说过人偶师的名头?”

林三酒没让心中的迷茫露出来半点。只应了一声是。

“难得,难得,原来你也是去过‘中心十二界’的人……唉,看你的样子。你大概还没有听说过人偶师最新的传闻吧?”矮个儿男人叹了口气,忽然想起什么来似的:“噢,对了。我叫申连奇,交个朋友。说不定什么时候咱们就在中心十二界碰面了……”

强忍着没有问“中心十二界”是什么,林三酒报上了名字,随即有点迫不及待地问:“最新的传闻是什么?”

这句话提醒了申连奇,他的脸又白了:“据说人偶师的能力升级了,听说挺邪门的……他这一升级,现在的情况就微妙了,毕竟到了那些个大人物们的级别以后,想升一次级可太难了,对吧!谁都说不好以后会怎样,人人都盯着形势呢,就连总跟人偶师对着干的那几位,最近也避开了他的风头,传送到别的新世界去了。咳,本来这样的大事,跟咱们这种小虾米有什么关系?我是怎么也没想到,他竟然会到这个穷乡僻壤来……”

尽管有很多不明白的地方,林三酒还是飞快地记下了他的每句话。仔细考虑了一会儿,她选了个最有可能让申连奇开口的问题:“……你是不是对人偶师今天的动作有了一点想法?”

“唉,我也是猜的。”申连奇的目光一直紧紧跟随着人偶师在队伍里的身影——每当人偶师触碰过了一个人的额头之后,就会有一个塑料模特站到那个人的身边去。他很不安地动了动,说:“我听说,人偶师身边的那几个随从前阵子失踪了一段时间,再出现的时候,已经变得跟那些假人一样了,连笑都不能主动笑了,能力却还保留着……”

“你也知道,人偶师现在手下的兵都是没有任何能力的,要不是靠着‘兵工厂’,能有如今的威势?传言说,他如今的能力,已经可以把活人变成人偶了,所以想要多召集一些活人,来摆脱兵工厂。但是在中心十二界那样的地方不好随便下手……”

申连奇一说起自己热衷的大事件和小道消息,就滔滔不绝了起来,没注意到林三酒和身旁屏息聆听的同伴们,一下子也白了脸。

“你的意思是,他是想把这219人,都变成他的人偶?”

申连奇没吭声,过了一会儿才喃喃地说:“唉,看看情况吧……实在不行,咱们各凭本事逃生……”

林三酒惊疑不定地望着不远处的人偶师,与同伴们交换了一下目光。这个申连奇看样子是经历过不少世界,想必有几张底牌,可是自己这几人怎么逃?

人偶师动作很快,这么一会儿工夫,就已经检查了近一百个人,离林三酒一行人不远了——随着他越来越近,那个鲜红的鸡冠子映在了她的视野里,人偶师走路时皮革所发出来的吱嘎声,也清晰可闻。

“小酒,我突然想起来个事,”耳朵里突然传来了兔子的声音,“他不是要碰一下每个人的额头吗?”

林三酒愣了一下,随即明白了。

“你的乌苏毒,几秒钟之内就能把他干掉了,咱们有什么可怕的?”

兔子的声音同时传进了三个人的耳朵里,几人的表情一下子放松了。刚才被什么人偶师、中心十二界之类的名称给占据了头脑,险些忘了他们身上的乌苏毒……既然塑料模特们是人偶师的能力,那么只要他一死,这些模特们也就不足为惧了。

有了这个底气,在人偶师将手指从申连奇的额头上拿下来的时候,林三酒甚至希望他能快点把手伸过来了。

人偶师朝前走了一步,来到了林三酒面前,眯着眼打量了她一下。

在这么近的距离上,人偶师看起来更加古怪了——眼睛周围的一圈金粉,在夕阳的光芒下熠熠生辉;他个子很高,大概有一米八十多,可由于皮肤苍白、身形瘦弱,却让他看起来一点威慑力也没有。

人偶师温柔地笑了笑,抬起了一根手指,林三酒屏住了呼吸。

手指一直伸到了她的额头前,在离皮肤只剩下几毫米的地方停住了。

“哎呀,你身上有乌苏毒啊。”

支持:301book,请把本站分享给你们的好友!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