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进书架
第99章 逃亡,进入深海

【301book】提醒书友谨记:本站网址: www.301book.com 一秒记住、永不丢失!

“咦?”

同样的一个字,在没多久之后,也从林三酒的唇中被吐了出来。

拼命奔跑在逃亡路上的林三酒,在跑了一段路之后忽然觉得有点不对。她压不住满腹的疑惑,百忙之中回头打量了一下人偶师的方向之后,突然抑制不住地大笑了起来——她一边笑,一边跑:“完了完了,这下把他得罪得更狠了……哈哈哈……”

一个表情木然的女(?)塑料模特,迈动长腿追了上来,才刚刚挨近她的边,林三酒就一个反手,在她的胳膊上甩了一巴掌——【天边闪亮的一声叮】立刻发动,女模特表情不变地冲天而起,迅速变成了遥远天空中的一个光点。

“第三十六个!”林三酒笑容畅快极了,大声朝背后的追兵们喊道:“你们跑快点,加油赶上来啊!你们的主子动不了,现在可全靠你们啦!”

没错,现在人偶师动不了了。

这么说或许不太准确,因为人偶师现在虽然一脸气急败坏,但是两条腿可迈得不慢,连胳膊都在身边甩了起来,比之刚才悠闲走路的模样,显然他此刻是认真得很了——可是不管他跑得多么卖力,却像滚轮里的仓鼠一样,始终只能在原地踏步,死活就是跑不出去一米。

“原来‘布鸡’指的是这个啊!”

海天青的能力【健身教练的荣光之跑步机】

介绍:发动后,敌对目标脚下一平方米的地面将会自动成为一台运转中的跑步机。跑步机默认设置为最高速度,最大坡度,即使敌对目标再怎么努力奔跑,也只能维持在原地不动……

又一连打飞了两个模特以后。林三酒忙里偷闲地回头一看,只见代表着人偶师的那个小黑点忽然停下了步子,身体以极快的速度朝后退去——他似乎发现了脚下地面的奇妙之处,立刻放弃了朝前运动,只等着“跑步机”将他推下去。

推是推下去了不假,只是以人偶师这样级别的人物来说,他竟然一下摔了个大马趴——这还不算完。他倒在地上的身体仍然在继续后退。眼看着就已经快到海里去了。

……备注:健身教练最不喜欢偷懒的学员了。试图站着不动,被传送带推下跑步机的人,会被强制摔倒一次。随后从他摔倒的地方起,会生成一个新的跑步机,以此类推,直到目标乖乖地跑满30分钟时。跑步机才会消失。

又ps:往两边跑是不行的,肋骨会被强制撞上扶杆。

能叫这么一个危险人物吃瘪。林三酒心里爽快得要命,脚下的速度更快了,在耳边呼呼的风声里,身旁的景物不断地迅速后退。直至她发觉周围安静下来的时候,才放缓了步子。

刚才一连几个假动作和急转弯,那些塑料模特已经全部都被林三酒成功甩掉了。此刻天地间静得仿佛只剩下了她一个人。

“这里是……哪儿?”她喘着气,有点茫然地四周看了看。

人类的文明遗迹已经一点儿都看不到了。

她正站在一片地势不断升高的干涸大陆上。地上布满了形态各异的岩石泥沙,身后遥远的地平线上坠着一轮如血夕阳,耳边只有呼呼风响,浑不似人间。方才的城市废墟、码头惊魂,好像都只是自己的一场梦。

林三酒低头看了看靴子下面干枯得像纸一样的海藻、不远处沙化了的贝壳、乌黑皲裂的巨石……“这是海底?”

原来她一味地疯跑,不知什么时候跑进了大海里。

陆地上暂时是回不去的了——林三酒可没有天真到认为海天青的跑步机,真的能够把人偶师困住三十分钟。现在追踪自己一行人的塑料模特,恐怕已经布满了盐平港这一片区域了吧?她回头看了看自己在海底沙地上留下来的一长串脚印,想了想,叫出了【猫砂】,将其解除了卡片化。

五公升的猫砂腾地一下凭空而现,林三酒差点没抱住。

【猫砂】

介绍:猫科动物在排便后,为了掩盖自己的气味和行踪,会使用土将排泄物埋起来。尽管这一袋猫砂的颜色无论跟什么环境都不一样,但是却依然能神奇地掩盖住使用者的踪迹。

使用方法:在自己走过或呆过的地方撒一把薄薄的猫砂,这样就连顶尖的猎犬也找不到你了。

“这个……真的有效么?”林三酒一面朝前走,手里的一把猫砂一面淅淅沥沥地落了下去。猫砂好像有灵性似的,自动覆盖住了被她踩出了痕迹的地方,这样一来脚印的确被遮住了——但是这猫砂是亮橙色的,与海底地面的颜色格格不入,看起来反倒刺眼得很,真叫人怀疑会不会起了反效果。

将痕迹清理得差不多了,她抬头看了看四周。

海底的大地即使是在干涸了以后,仍旧呈现出了一种与陆地截然不同的妖异感:岩石上大朵大朵的干枯海葵,仍旧残留着艳丽的颜色;人头那么大的贝壳,张着嘴,半陷在泥沙里;即使动植物都死绝了,这儿依然时不时便会出现一丛一丛茂密的白色海底树。

或许是因为海水挥发后,地面上留下了厚厚一层盐的缘故,许多动物的尸体并没有化成焦炭,而是在盐的保护下,存留了一个完整的形状。

林三酒试探性地戳了一下地上的一条死鱼,不料手指没遇到一点阻力,瞬地陷入了一堆烂泥样的软滑东西里,随即就从她戳出来的孔洞里散发出了一股恶臭。

“果然不能吃……”她嫌恶地用手在盐沙上抹了抹,有点犯愁了。储存了食物的码头,被人偶师给占住了,是绝对不能回去的;眼下唯一的出路,就是继续朝大海深处走。但是这里既没有食物、又没有清水……

好在在收拾集装箱的时候,为了以防万一。当时林三酒将一箱巧克力和一箱咖啡卡片化了,足可以支撑一段时间——只是不知道兔子他们没有食物能不能撑下去,有没有被人偶师追上?

想到人偶师,她咬了咬牙,继续朝深海处进发。

林三酒的影子从浅海处消失没多久以后,一条搁浅在沙子里,不知死了多久、肚子几乎烂成了泥的鲸鱼。身子忽然动了一动。

“哗啦”一声。鲸鱼稀松疏烂的头部忽然打破了一个洞,从里面钻出了一高一低两个身影,每人身上都糊满了厚厚一层黑色淤泥似的鲸鱼腐肉。气味刺鼻极了。他们谨慎地四周看了看,见林三酒果然已经去得远了,那个矮一点儿的才忙使劲伸手抹脸,从脸上、身上甩下了大把大把的黑泥。

“铁大哥。至于的吗?”他很是不服气似的,嘟哝着:“刚才那女的也没长三头六臂啊。大不了不上去和她搭话就行了,用得着躲进鱼肚子里去吗?”

一边说,他一边抖了抖腿,黑泥落了下去。露出了底下校服裤的模样来。

“你懂什么!”铁刀被他一说,有点窘迫地生气了:“你以为那只是一个普通女人么?还真是小孩……我告诉你吧,早在世界毁灭以后的第二个月。我就见过她了。”

“然后呢?”少年人仍然有点儿漫不经心。

铁刀叹了一口气,找了一大片干海草。一边抹身一边说:“当时我是在一个叫做‘绿洲’的人类基地——可大了,足有一千多人——的地方遇见她的。对了,你看见她身边的兔子还有那个大个儿了吗?都是当时绿洲里的干部,也不知道怎么跟她混在一块了……哎,言归正传,在这个女人出现以前,绿洲本来一切正常,人数越来越多,越来越兴旺,可她出现后,只花了不到两个星期,不夸张地说,绿洲连块砖都没剩下。”

少年一怔:“发生什么了?”

铁刀简短地将当日绿洲被堕落种屠杀、林三酒又是如何用银网绞灭了整个基地的事,都给少年讲了一遍,见他听得一愣一愣的,最后才带着“信我没错的”的表情总结道:“……当初我在码头上一看见她,我就两眼一黑,知道这儿准不会有好事——看看,我的预感没错吧!我妈就以前跟我说过,世上有种女人,天生就是灾星的命格,沾着死碰着亡……”

少年的表情黯淡了下去,不知是不是想起了自己没来得及救下的妹妹。铁刀看了他一眼,拍着他的肩膀叹气道:“过去的就是过去了……总之,你以后要是又见到了那个林三酒,一定要躲得远远的……”

二人一边说话,一边朝着陆地的方向走远了,浑没留意到在不远处,海底被泥沙盐粒覆盖的地面之下,还深陷着一个人。

称之为人并不太准确,因为唯一露在泥沙外的脸上,双眼木然、毫无光泽,只有一张红唇正呆滞地翘着,组成了一个僵硬的笑容。

月光一视同仁地笼罩着曾经的大海,和曾经的人类领土,投下银白色的微光。

“……所以说,那个成长型的名字叫林三酒?而你是恰好被她打飞后,落到那儿的?”三十分钟后,人偶师用手指抵住了自己的太阳穴,轻声问道。

“是的父亲大人。”仍然沾染着一身沙土和海盐的塑料模特应道。它身边,是成百个一模一样的塑料模特,静默着守在人偶师的身后,看着这个同伴时,眼珠都是一样的死板。

人偶师瞥了它一眼,忽然笑了笑:“那么,你当时为什么一直躲在地下呢?”

“林三酒的战斗能力很强我亲眼看见她干掉了许多其他的人偶我单独出现的话没有胜算而我认为一直躲起来才能够从另两人身上得到更多的消息。”塑料模特以平淡的电子声答道。

“有道理。”人偶师苍白的手指在空中轻轻摆动着,仿佛在用一个无形的乐器,弹奏什么曲子似的。“对了,你看我说话的时候,都是有起伏和顿挫的。来,你也试试。”

塑料模特张了张嘴,声音发得并不顺利。第一次尝试这样说话,它的样子有点艰难:“是,父……父亲大人……”

人偶师眼睛一亮,将手盖在了它的头上:“真了不起!居然第一次就能把句子断开了!再这样下去,你很快就可以变得更聪明,更像一个真正的活人了。”

“谢……谢,父亲大人……”

下一秒,语气听起来有点感激的塑料模特,头就被人偶师捏碎了。碎块从它的脖子和肩膀上滚落下来,掉在了地上,露出了白生生的内茬。没有了头的塑料模特,在同类们一动不动的呆滞目光中,轰地一下倒在了地上。

“真可惜,我需要的不是活人,只是假人。你如果像个不怕死的人偶一样,当时就冲了上去的话,即使被打散了,我也能得知她的方位……”人偶师掏出了一张白手帕,将它的碎屑从手指缝间擦干净了,头也不回地嘱咐道:“回到中心十二界的时候,派出去一些人手,在各地签证官的系统那里查一下,看看有没有出现过林三酒这个名字。一旦出现了,马上告诉我知道。”

一旦进了广袤的海洋里,就连人偶师也没有什么好办法能找到林三酒。不过离这个世界结束,只剩下了短短几个月的时间,如果她没死,一定会被传送到另一个世界里去的——只要她在别的世界里,找签证官开过哪怕一次签证,名字都会被记录进签证官系统,到了那个时候,人偶师再想把林三酒找出来,可就易如反掌了。

“是。”一个皮肤粗糙、脸上被一条刀疤划成了两半的高大汉子应了一声——显然他绝对不可能是塑料模特,然而眼神还是一样的空洞。

“她如果聪明的话,应该希望自己饿死在大海深处。”人偶师笑了一声,半边面皮猛地拧了起来。“否则她一定会后悔的,因为没有人可以羞辱了人偶师以后,还有一个好死。”

支持:301book,请把本站分享给你们的好友!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