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进书架
2092 在这儿找上来了?

这是防盗,你们不会相信我刚才花好久跟我妈聊啥的我在劝她不要剃头

天色早已暗了下来,夕阳的最后一丝暖光淡了,稀释在了乌蓝蓝的天幕里。太阳落下去,千百点盈盈的光芒从自由区里亮了起来。进化者各显神通而点亮的光芒也各不相同,有的像是一条璀璨银河,有的像是舞蹈中的火焰女郎抬起头看时,这个城市废墟看起来几乎犹如梦境。

当林三酒在一栋不太起眼的居民楼前停下脚步时,她再度转过头,瞥了一眼安安静静跟了她一路的灵魂女王。

尽管人皮还是原来那一张人皮,但随着时间流逝,它的模样看起来已经与那个金发青年沃德离得越来越远了。属于灵魂女王那种奇特而令人不舒服的神气,仿佛渗透了表皮,逐渐改造了这具身体,让人有点想不起来原先的沃德是什么样子了。

老实说,林三酒很感激这一点。

“你如果要换人皮的话,”她压低了声音,尽量没让走在前头的白小羌听见。“我这里还有几具空人皮,你现在可以换上——进了联盟以后,谁你都不能碰了。”

有了马隆的前车之鉴,她对灵魂女王毕竟还是有点儿不放心。

假如这個家伙执意要换一具身体,对哪个成长型使用了幻象一术的话,那跟马隆的威胁可就不能同日而语了——还不如趁现在让它满足了这个心思的好。

“你砍掉了我的腿,我必须再吸食一个活人,才能重新仿生出相应的部位,”灵魂女王又笑了,道:“空人皮虽然能套进去,但跟现在这样也没有什么区别。”

“这样的话,你就让ayu抱一辈子吧——”说到这儿,林三酒忽然想起了点什么,“噢,除非你遇见了我的那个对头。”

她一边走一边说:“他把不少活人都变成了提线木偶,遇见了的话,正好可以给你一个穿。也不知道你俩谁更恶心人一些”

在她身后,灵魂女王砸了咂嘴——它最近越来越有人味儿了,但是这一点却丝毫没有让它顺眼多少:“能穿上,但吸食不了,还不如空人皮来得方便。”

当这句话传进林三酒的耳朵里时,温暖的夜风也正好吹上了她的脸颊;被吹动的发丝擦过耳朵,发出了沙沙的声音。自由区夜晚的气候很舒适,就像是泡在了温泉池子里一样。

然而林三酒的步子顿住了,她感觉自己后背上的汗毛乍了一下。

那栋藏着成长者联盟的小楼不远了,离得越近,它看起来越像是用砖头和木板胡乱搭起来的,叫人疑心怎么还没有倒塌。白小羌就在她前方几步之遥,此时感觉到她停了脚,也跟着停下了,有点儿疑惑地回过了头。

没有理会他,林三酒转过身子,慢慢地对灵魂女王眯起了眼睛:“你怎么知道你吸食不了那些人偶?”

它又笑了,给了一个意料之中的答案:“我看见了。”

身后传来了轻轻的脚步声,越来越近。

林三酒仍然没有回头:“那你怎么早不告诉我?”

“你没问呀。”

“林小姐,我忘了问你,你的这两个朋友是谁啊?”从身后传来了白小羌平淡的声音。

还没等林三酒作出回应,她背上的骨翼已经微微一扬,数根森森长骨瞬地张了开来,“当”地一声,挡下了一个什么东西——那玩意儿骨碌碌地滚落在了地上,她低头一看,是一个小圆球。

目光刚一触到它,还不等思维反应过来,林三酒的身体立刻已像是条件反射一般动了;当她脚下一蹬,身体高高地腾空而起时,一个念头才闪进了她的脑海里——那是她在如月车站看见过许多遍的波纹球。

轰然一声巨响,伴着灼人的气浪猛然在身后炸开,她这时才想起什么来,忙使劲一拽手里的黑皮绳,正在后头疯跑的ayu借着力立刻向前冲了好几十米;只不过毕竟爆炸离得太近了,一人两灵魂被猛烈的气浪一推,向前滚了老远一段距离,这才重重地摔落在了地上。

林三酒反应快了一步,伤势倒还不算严重;只是两个灵魂却不同了:本来就是套上去的人皮,此刻结结实实地挨了一下,连人皮都碎烂成了一块块,露出了底下的深红肉色。若不是黑皮绳捆着的地方也捆住了一些皮肤的话,只怕它们此刻连个人形都没有了。

一个单薄瘦弱的人影在浓烟里逐渐清晰起来,白小羌缓缓地从飞灰和火点中走了出来,望着林三酒一行人的模样微微有些吃惊——跟以前见过的人偶比,这一个简直鲜活得不像话。

“咦?”他紧紧盯着两个灵魂:“这是什么东西?”

林三酒喘着气,阴沉着一张脸,从地上爬了起来。在滚滚浓烟之后,从那栋莫名其妙的居民楼窗户里,探出了一张张模糊而面无表情的白色脸庞。

她感觉到自己的胸口抽了一下,再开口的时候,声音嘶哑:“楼野和楼琴呢?”

很显然,成长者联盟在西格拉广场的接头点已经被人偶师接手了。能够知道他们定下的接头地点,还一口叫出了“大脑”二字要么,两个孩子就是转投向了人偶师,要么他们身上已经发生了不测。

她不知道自己更害怕听见哪个。

然而白小羌给出的答案却很模糊:“父亲大人把他们带走了。”

这是在称呼人偶师?不过幸好,看样子至少两个孩子走时还活着——林三酒才刚浮起这个念头,只见白小羌朝身后挥了挥手。如同噩梦一般,四周的小巷里、楼群里,浮现出了寂静无声的一张张脸,在暗夜中沉默地盯着她,慢慢地走近了。

如果对手仅仅是两三个人,那么就算他们仍然保有生前的进化能力,林三酒自问也可以一战;然而人偶师手下最不缺的,就是人偶了。

粗略地打眼一看,在场最起码也有几十个人形——不说别的,假如一人扔一个波纹球,只怕也足够将林三酒炸成碎片了。

她当机立断,趁着它们的包围圈还没有合拢的时候,一把将灵魂拽上,转头就跑。

身后“哒哒”的脚步声顿时响了起来,跟一般人的步伐不一样的是,它们的步伐几乎永远踩着同一个频率,每一步都在恰好准确的一段时间后踏下了——然而速度却一点也不慢,迅速地追了上来。

“还愣着做什么,释放你们的幻象啊!”

林三酒声音里仿佛都含着一把邪火,她恨不得能停下脚,回过头,将身后每一个人偶都撕成碎片,然而理智上她却知道自己连慢一点儿都承受不起——出于对自己无能的愤怒,她连眼睛都红了:“现实还是幻象都行,快一点!”

“你以为我没试吗!”在ayu胸口一颠一颠的灵魂女王也尖声叫道:“你回头看看,这些人偶里只有刚才那一个白什么的家伙拥有神智,幻象对没有思维的东西根本不起作用啊!”

“幻象不起作用,你们又不能吸食人偶——”林三酒在狂奔的过程中猛地喘了一口气,再开口的时候已经带上了浓浓的杀意。“那我留着你们一命有什么用呢?”

灵魂女王好像这才想起自己是拿面前这个女人毫无办法的。

“等等等等,”当它喊出这一句的时候,ayu整个人都已经被林三酒拎到了胸口前,她背后的骨翼扬得高高的,只要一个俯冲,就能将两只灵魂刺穿无数个窟窿。“还有别的办法,ayu还可以释放化学激素——”

林三酒一双白虎似的眼珠,不带一点热乎气地看着它。“它们是人偶!”

“对,但它们的躯体仍然是生物的,又不是塑料;只要还是——”

林三酒根本没让它把话说完。“放!”

ayu立马停下了脚,猛地一个拧身——它的动作太大了,以至于又从黑皮绳下扯下了一大块人皮——从后头看过去,只见它的下颌重重地落了下来,下巴几乎掉到了胸骨处,隐隐约约地,一抹粉红色从大张的嘴中一闪而过。

没有气体喷出来;肉眼看起来,夜晚的空气与之前毫无分别。但是当林三酒脚步放缓了几步以后,她回头一瞧,只见追在最前头,几乎要摸着ayu衣角的几个人偶忽然乒乒乓乓地摔了下去——

仿佛有一个看不见的网子似的,正在高速奔跑的人偶接二连三地倒了下去;后头刚刚追上来的,由于刹不住势子也纷纷拌在了同伴身上,顿时滚了一地。

“快跑吧,我们的激素很宝贵的,没有多少,后面那些个可就拦不下来了!”灵魂女王又是一声叫,这一回ayu先朝前头迈出了步子,倒是把后面的林三酒拽了一下。

被这么一拦,林三酒的情势已经不那么危急了;她转头张望了一下,忽然目光一亮,叫了一声“这边!”,随即转了个方向迈开了步子。

当又一个人偶终于扑上来的时候,它只能眼睁睁地瞧着前方的三个人没入了西格拉广场的一片菱形面中。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