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进书架
2093

这是防盗,正文太卡了,卡得我快翻白眼了,你们睡吧,有缘再见

在林三酒惊诧的目光中,从不远处的二楼探出了一个人影。

最先入眼的,是对方一脸张扬蓬松的络腮胡子——她顿时暗暗叹了口气。

刚才忙乱间听得也不真切,只觉这人说话的声气很耳熟,立时吓了她一跳。只是此刻再仔细一瞧,这人浑身肌肉虬结、青筋浮凸,一双眼睛瞪得如同铜铃似的,简直活脱脱一个刚从水浒传里走出来的梁山好汉形象。

“底下的娘们,快点放开我兄弟!”大汉吼了一声。

既然是敌非友,林三酒冷下了脸,一把揪住绿肉瓜的后脖领,就将他从地面上提了起来。虽然绿肉瓜和她差不多高,但被这么一勒顿时喘不上气来了,两腿直扑腾。

此时大地已经逐渐停止了晃动,回楚燕也匆匆忙忙地赶到了;楼上又伸出了一個脑袋来,是一个相貌平平无奇、看一眼转头就能忘了模样的男青年——他看了看形势,也小心地开口了:“放了小瓜,我们就把刚才那三个人还给你。”

听声音,他就是刚才的错误代码517。

“先让我看看她们是不是还活着。”林三酒冷冷地说。

刚才的情况,怎么看都像是把人给活埋了;要真是这样,她们在土里可撑不了多久,林三酒自然不敢浪费哪怕一秒钟。

别看魁梧汉子外表粗,心眼却多。他啐了一口,不愿意:“你当我们傻?那几个人一出来,你转手一刀捅了小瓜怎么办?”

这么说来,人还在原地——转瞬之间,回楚燕也想明白了这一点;她与林三酒目光一碰,不由低呼一声,忙扑向刚才几人站着的地方,拼命地刨起土来。

进化者的腕臂力量自然非同小可,没一会儿就出现了一个大土坑——只是不管她刨得多深,却连一根头发丝也瞧不见。

“没、没用的除非我小雪哥放人,不然你们自己可刨不出来。”绿肉瓜好不容易逮着个喘气的空儿,嘶哑着嗓子说。

“小雪”大概是指络腮胡子?

“要我先放了他也绝对不可能,”林三酒按下心里的焦躁,仰头喊道:“你们下来!面对面地换人!”

这是个双方都能勉强接受的提案,517和“小雪”对视一眼,终于从小楼里出来了。在两边还隔着几十米的时候,他们俩停下了脚。

“等我兄弟走到那块石头的地方时,我就破土让他们几个出来。”离近一看,络腮胡大汉更结实巨大了,像座铁塔似的立着,在身前投下了一小片阴影。“这总够公平了吧!”

“楚燕,你在后面盯着。”林三酒嘱咐了一句,盯紧了面前二人。“我现在放人,你可以松土了。”

说罢,她手掌一推,绿肉瓜踉跄一下,总算是重得了自由。在他急急忙忙大步跑了出去的同时,回楚燕的声音也传入了林三酒的耳朵里:“啊呀,土开了!”

一颗大石头登时就落了下来——林三酒吐一口气,还不敢放松警惕,捏住了手里的卡片,缓缓退了几步,果然见地上原样出现了三个一模一样的大坑。放人时候的动静与刚才比可小多了,只有无数黑土草叶正扑簇簇地向坑洞中心滑去,很快露出了三个头顶。

薛衾天生发色与其他人不同,此时坑底两个黑发的,一个棕发的,应该正是白小可三人。

“你们这一手实在没有必要。”见人马上就能救回来了,林三酒的语气也轻快了些。眼前这几个人不识相,她心里多少有点儿生气,到底还是压下了火说:“我说过,我对你们没有恶意,只是要见一下‘迭’——”

她话音未落,只听身后忽然响起回楚燕的一声惊呼,紧接着一股迅猛风势便从后袭来——林三酒一直没有完全放松,这一下登时像拉响了警报,身子“嗖”地弹射了出去,正好避开了这一记偷袭。

敌人是从哪里来的?

这个念头才浮起来,她一个拧身,目光从地上的三个大坑处扫过去,彻底明白了——从坑中出来的三个人里,两个是一头黑发的陌生女人,此时发动攻势,团团围住了回楚燕;而刚才以为是薛衾发顶的那一团棕色,却是个小小的球影,正朝自己再次高速飞扑而来。

林三酒突然放下了正要回击的手臂,张大嘴,一动不动了。

棕黄色的球影在几乎快撞上她的脸时,猛地一扭方向,啪叽掉在了地上,现出了原本的模样来。

林三酒瞪圆了眼睛,看着对方时不时抖动一下的长长双耳,心脏砰砰直跳:“兔兔子!”

地上的一小团,正是棕毛兔。

棕毛兔一身皮毛比过去还要亮滑得多,仍然是一副哥特风的打扮,只有身上粉红色小胡萝卜的图案消失不见了。

它看着林三酒,也是一脸傻相,过了好一会儿才猛然爆发出一声喊:“小酒!”

这一句震得正瞧热闹的绿肉瓜几人都呆了——随即棕毛兔才像想起什么似的来,猛然转头吼了一声:“别他妈打了!都是自家人,快给老子住手!”

两个黑发女人这时才蹭地跳了出去,动作体态竟然一模一样。等她们停下脚来,两人才看清楚:原来是两个留着齐耳短发、都是一脸面无表情的双胞胎姐妹。

仿佛还有点不敢置信似的,棕毛兔小心地往前走了两步,嗅了嗅,顺着林三酒的野战裤跳到了她的肩膀上,摇头晃脑地叹息了一句:“想不到真的是你——”

林三酒顿时突然明白,为什么过去“四大喜”中,有一条叫做“他乡遇故人”——即使在努力地想办法寻找同伴,但老实说,她心底也知道,这个希望是很渺茫的而在茫茫无尽的平行空间中,她竟然能够再次与兔子相遇,不得不说是上天的眷顾了!

林三酒只觉自己嗓子里哽咽了一声,眼睛也有点发涩——她一把抓住兔子耳朵将它拎起来,毫不客气地哑着嗓子骂道:“原来你是他们的首领!还‘迭’呢,你不就想法骗着别人管你叫爹吗!迭迭迭的,想不到你还是个河南兔子!”

棕毛兔立刻在空中挣扎起来:“我的小弟们还在看呢——快放手——”

一人一兔都有一肚子的话要问,你一句我一句地都乱了套,半晌才终于意识到可以进屋慢慢说。魁梧大汉早看出了情况,忙又在地上开了个坑,将薛衾和白小可两人送了回来;刚才还打成一团的几人,此时不尴不尬地看着对方,像是换戏太快的演员,一时都还进入不了角色。

“小酒,我给你介绍一下,”在将几人迎进小学时,兔子可没管自己手下青白交加的脸色,只是趾高气扬地用一只爪子点了点身边的五个人:“这都是老子的兵!都折服于我的兔格魅力了!怎么样,挺厉害吧?”

除了已经认识了的绿肉瓜以外,另外几人也都互相认识了一下:那一对双胞胎姐妹的名字分别叫形而上、形而下,据说当年爹妈是两个名字一起抽的,听起来起码倒像是一家人。只不过叫她俩耿耿于怀的是,魁梧的络腮胡子大汉名叫“春之樱雪”——

“这个名字竟然以前没有人叫过?”薛衾一脸的难以置信。“太浪费了”

春之樱雪对自己的名字也非常不满意,他装作没听见薛衾的话,只专心地跟在兔子和林三酒二人身后,时不时转头朝错误代码517感叹一句:“老大说话就是有气势,我真是学也学不像啊”

听着身后八个人闹闹哄哄的声音,林三酒忍不住将在心头盘桓已久的问题问出了口:“海天青和胡常在呢?他们跟你一起来了吗?”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