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进书架
第五十章 放火烧山,牢底坐穿

一秒记住.\【301book\】.手机用户输入地址:m.301book.com

找到鹿首精怪图腾不是件很难的事情。

事实上过程有些过于简单,泽林根本不需要去观察地面上的痕迹,自西向东的风向就为他带来了足够的线索。这些从诅咒之海上挂起的海风在到达艾兰德后只剩下微弱的清风,里面卷带的海腥味早已消散于无,深吸一口气,泽林能轻易分辨出空气中漂浮的血腥味,走入森林大约两百多米后,这些让人作呕的味道更是越发明显。狼血,鹿血,或者其他森林生物受伤后散发的血腥味都不会如此的浓厚,而且血液既然可以飘散到空气中,这表明它们还没有因时间推移变得凝固,联想之前在此失踪的几名人类,结果可想而知。

狩魔猎人细长的兽瞳微微收缩,空气中的血腥气息好像凝聚在一起一样,变得异常明显。顺着这道线索追踪过去,大概又前进了一百多米的直线距离,泽林就看到了一根耸立在巨石旁的木桩,确切说,是一根顶部挂着野鹿头骨,周围饰以人类头骨,还画着一些诡异字符的图腾。血腥气息正是从图腾上以及周围的人类尸体上传来。

望着眼前的景象,泽林皱起眉头,风正从图腾后面吹来,站在附近就能闻到一股恶心的腐臭味。一大堆乌鸦正在啄食和撕咬地上难得的晚餐,甚至都没有被附近出现的狩魔猎人所惊扰,鸟的数目和尸体的损毁程度使得泽林无法判断这些残骸究竟属于谁,但毫无疑问他们都已经死了。受重伤的人躺在一堆乌鸦中是极其危险的,就好像无法行动的人躺在老鼠窝中一样,但毫无疑问,看着乌鸦吃尸体和看着食尸鬼吃尸体一样令人不适。

泽林抬起手,在半空中画出一道符印,随着他手指的动作,火花迸发而出,还沉浸在食物中的乌鸦们感受到附近的威胁,瞬间逃得远远的。在火焰将尸体彻底吞噬前,泽林的视线快速扫过它们。

灰色羊皮。

被血液侵染,但还能看出来是熊皮。

又是灰色羊皮。

有染料染成的蓝色羊皮。

棕色鹿皮。

“……”

泽林一言不发的走到鹿首精怪的图腾旁,脖颈下的狩魔猎人汇聚嗡嗡作响。图腾上面的痕迹非常清晰,没有风吹雨打的痕迹,应该是不久前制作的,以此推断,这只鹿首精怪入住这片森林还没有多长时间,也有可能是几天前有名狩魔猎人,或者其他的怪物猎手来到森林想要清除鹿首精怪的威胁,为了将怪物引出来打碎了曾经的图腾,然后他们失败了,不过这种可能性太小。不过这也意味着,鹿首精怪还没有可以寄托黑魔法诅咒的人类,图腾虽然有魔力,但刚刚制作的图腾无法支撑太强的诅咒。

他深深的吸了口气,调整好呼吸,同时从包裹中翻找出他最需要的派翠魔药。这瓶将蚤缀与恶灵尘混合一起倒入矮人烈酒制作出的魔药已经不多了,泽林抿着嘴,有些可惜的将魔药倒入嘴中。蚤缀可以在许多草药医生那里买到,矮人烈酒更是随处可见,强化魔药用的鼠李草生长在河底,佩特里春 药虽然不多,但依然能买得到,总有一些草药商人能找到这些稀奇古怪的东西,但恶灵尘…..这世界上可没有待在原地等着你去砍死它然后取得粉尘的恶灵生物。

还是那句话,保命比金钱更重要。鹿首精怪虽然棘手,不过作为专精法印的狮鹫学派狩魔猎人,泽林有更好的办法对方它,就像狩魔猎人的怪物书中提到过的,这些生物和枯枝一样怕火,伊格尼之印能像点燃干燥的原木一样点燃它们。派翠魔药可以增强泽林释放法印的能力,况且这里是森林,虽说他不能让湿润的树木烧起来,但他可以在这里找到许多易燃物,在将鹿首精怪吸引过来或者被它发现之前,泽林有足够的时间布置战场。

可以翻滚的地方,可以点燃敌人的地方,前者最重要,他必须找到一处空旷的地方以躲避鹿首精怪的攻击,特别是魔法攻击。过去许多年的时间泽林斩杀过其他的鹿首精怪,它们强力的魔法攻击曾经在泽林腿上留下几道难以复原的开放性伤口,多亏一名法师的帮助他才能在最短的时间内康复,不过那也几乎耗尽了他所有的积蓄,但泽林一直怀疑那名法师有没有真的将他完全治愈,在气温很低时他的右腿经常隐隐作痛,可惜的是,奥森弗特学院中整天探讨科学的医学教授们拒绝评论魔法的治疗效果,因为魔法无法用他们脑中的科学知识分析,而法师们,他们可不会将宝贵的试验时间浪费在一名狩魔猎人身上。

至于剑油则没有必要,他不打算与鹿首精怪近战,鹿首精怪可以变成一团黑雾,既可以逃走,也可以在他攻击时躲开剑刃,然后趁他因攻击门户大开时用像树桩一样的手臂敲碎泽林的脑袋。贸然接近身高超过两米,力量远超常人的怪物非常不明智。

大约用了一刻钟,做好万全的准备,泽林再次走到图腾旁,释放法印消耗的活力迅速恢复,他抬起手对准眼前的满是血液与污秽图腾,下一刻,阿尔德法印的精神力爆发引起冲击瞬间将图腾摧毁的七零八落。望着地面上的图腾碎片,泽林强压下想要用焚风炸弹将它们一焚而尽的冲动,在战斗前浪费炸弹同样不明智。

摧毁图腾必然会激怒鹿首精怪,接下来泽林不需要去寻找敌人,他只需要待在自己准备好的战斗地点,等着敌人找上门来。对于图腾对鹿首精怪的意义,泽林听过一名蓝伊斯特大学生物学教授的演讲,他认为图腾相当于原始部落的战旗,摧毁它等于像鹿首精怪发起挑战,不过他在仙尼德岛旁的戈斯威伦听过一名术士完全相反的评论,当然,这些在狩魔猎人耳中都是些废话,那些待在办公室或者高塔中的教授术士们只关心报告和试验数字,这些东西也许有用,但实验报告永远无法帮助人类彻底远离怪物的威胁。

没过多久,一个高耸的身影从密林中走来。它有着一副骨质面孔,额头上一对标志性鹿角表明了它的身份,身体两侧几乎垂过膝盖的手臂在怪物走路时一摇一摆,全身上下仿佛尽是些白骨,深棕色的破碎麻布包裹住它大半身体,仿佛包裹在尸体上的裹尸布,从没有被麻布遮挡的地方泽林能看到它身上长着很多类似于青苔的东西,也许真的是些青苔,但鹿首精怪死亡大部分躯体会迅速腐朽风化,让他没办法确认它究竟是什么生物以及那张骨质面孔下究竟有些什么。

用双腿行走的怪物距离泽林大约还有三十米的时候被一颗树木挡住,但下一刻它就从距离泽林十五米处的一颗树后走出。一阵阴风吹过,树枝挥动在地面上映出的影子好像有无数张牙舞爪的怪物正盯着狩魔猎人。泽林抹了下嘴角残留的魔药,感受着魔药残留着口中的苦涩,他抬起手臂对准怪物所在的方向。

希望弗尔泰斯特王不会给自己定下纵火烧山的罪名。



支持.\(完*本*神*站*\).把本站分享那些需要的小伙伴!找不到书请留言!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