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进书架
第五十一章 吾辈何以为战

一秒记住.\【301book\】.手机用户输入地址:m.301book.com

当明亮的月光取代日光笼罩大地时,泽林轻轻抹去额角处的冷汗,在他不远处就是鹿首精怪的残骸。

这的确是一个难缠的怪物,泽林在树林中与它纠缠了许久,它的体型和狩魔猎人学院中用于练习的摆桩一样高,但和摆桩不同的是,木头的摆动总能从中找出规律,而有智慧的鹿首精怪不会按照既定的行动方式来和你战斗,它们会躲闪,会突然袭击,会用魔法躲开你的剑锋然后在视野死角处用魔法攻击,还会在战斗最激烈的时候招来野狼助战,而且在泽林去转身攻击野兽的时候,怪物可不会从一旁呆呆看着你,它会趁着你前后不能相顾的时候攻击,无论是魔法还是像一口大锅的拳头,对狩魔猎人而言都是致命威胁。狼群也不会围在你周围然后排队攻击你,它们是有效率的猎食者,最懂得团队战斗。

最优秀的剑术大师也可能死在无数手持草叉的暴民围攻下,更不要说泽林面对的不是暴民,是狼群与鹿首精怪。

周围的地面一片焦黑,泽林吁了口气,吹散围绕在鼻尖处的烧焦味道,他不可能同时面对三百六十度角同时攻过来的敌人,特别是在鹿首精怪用魔法将他逼到狼群中时,这时候他就必须点燃提前准备好的干草枯枝,用火焰分割狼群怪物。他手放在腰带上确认自己准备的炸弹还剩下多少个,但手摸来摸去,却发现带上的焚风和恶魔之星已经一个不剩,腰带上的挂坠空空如也,只能听到手指碰触到铁环时发出的碰撞声。

“呼~一百奥伦又没了。”泽林摇摇头,难民男人手里当做报酬的是什么钱币他没有看,但想必不会是诺维格瑞克朗金币,而辛特拉的流通货币是马克银币,这种硬币与最昂贵的克朗兑换比差不多在一比七到一比八之间浮动,换句话说,他这次委托也就能赚到十多枚克朗,而他用掉的炸弹与魔药价值就超过五十克朗,总而言之,他不仅干掉了鹿首精怪,也干掉了自己接下来许多天的伙食费。

多亏他这次战斗有足够的准备时间,可以将鹿首精怪吸引到适合自己战斗的地方去,如果像在卡美洛的小渔村那样,贸然与敌人遭遇,泽林认为自己身上的盔甲难免会有损伤,到时候要是再交一笔工匠修理费,法兰茜斯卡给他的报酬还能剩下多少就难说了,盔甲修理永远都那么昂贵,这里可没有另一个骑士王少女,愿意给他无偿提供东西。

泽林摇摇头,从腰间抽出剥皮小刀,走到鹿首精怪残骸旁蹲下身,开始从上面剥下能够被利用的材料和突变诱发物,当然,前者必然有很多,后者只能看运气,这些诱发物是制作煎药的绝佳材料,也是毒性极强的毒物。或许可以找个法师然后把一部分材料卖给他,附近应该有城市,一只鹿首精怪身上的实验材料应该能卖出不错的价钱,只不过前提是法师不能和难民一样逃跑,否则他只能带着一堆材料回到北方去找买家。

唯一值得欣慰的恐怕也就只有这些野狼可以为泽林提供好几天的肉食。

大约用了一刻钟,泽林将鹿首精怪身上有价值的部位全都取下来,顺便将周围野狼尸体上还没有完全烧焦的狼肉狼肝切下后用一块布料包好,然后将周围完全检查一遍,确定鹿首精怪不会再次复活或者野狼与人类的尸体不会吸引来食尸鬼孽鬼之类的食尸生物后,他顺着小道返回油菜所在的位置,这匹来自异世界的母马还在树边,低头吃着周围的杂草,仿佛听到脚步声,它抬起头望了一眼泽林,随后又低下头。

“嗯……我就该知道,对一匹马而言,主人的吸引力显然不如干草。”泽林自嘲似的笑了笑,走上前将包着狼肉的布料塞进左侧包裹中,紧贴着几瓶矮人烈酒,虽然没有一点调味品的烤肉吃起来很没味道,但和野草比起来这已经是难得的美食,许多年前范格堡大屠杀的时候,泽林保护过几名精灵和矮人,然后他就经历了接近半个月只能吃浆果和野菜的日子,直到他将这些精灵和矮人交接给范格堡当地的女术士叶奈法保护为止。

解开缰绳,牵着母马一步一步走向森林外,他左看右看寻找难民男人的踪迹。月光非常明亮,泽林能清晰的看清周围地面上碎石,看清道路上的车辙,看清随风摇摆的花草,他也只能看到这些。

没有人类的身影。

但很快他就明白为什么第一眼没有见到难民男人,当泽林走到难民男人曾经站立的位置时,发现两小时前还完好无损的男人正倒在地上,两眼紧闭,满是皱纹的脸颊尽是血污,他一只手放在胸口,在那里血液几乎将整个衬衣染成深色,而更多的血液从衬衣中渗出来流到地上,男人身下几乎形成一片血滩。从血液的颜色来看,时间大约在一小时前,就在泽林与鹿首精怪缠斗时。

男人之前手中的麻袋包裹早已不见踪迹,泽林眼中,几对深浅不一的脚印顺着小道一路延伸到远方,联想到包裹消失,毫无疑问这是一起抢劫。泽林与怪物战斗的时候,他的委托人却遭遇了强盗,而结果很明显,周围没有其他的尸体,脚印附近也没有血迹,强盗很轻松得到了自己想要的东西。

狩魔猎人叹了口气,夜色微凉,地平线另一边的清风吹过他的脸颊,卷起灰发的末梢,周围一片寂静,耳中只有草丛中的虫鸣,旷野中时不时响起阵阵狼嚎。泽林低下身,似乎想将这人的模样记住,又像是在为他哀悼,但究竟是什么心情,泽林自己也不清楚,见得太多心中反而很难再泛起波动。

忽然,男人的手指猛然抽 动了一下,他仿佛感觉到泽林的出现,艰难的睁开眼睛。当他的视线渐渐焦距到泽林的脸上时,难民垂死的眼中又重新散发出一丝精光。

“大,大师……”男人艰难的张开嘴,他的嘴唇不停地颤抖,苍白的毫无血色,这是失血过多的症兆。泽林有可以缓解疼痛的药剂,甚至还有可以让人暂时无视伤痛的魔药,但可惜,这些魔药对普通人而言是杀人的毒药。

泽林两只手握住男人的手臂。

“大师……我,我的……”男人咳嗽起来,伤口应该伤到了肺部,血沫从他的嘴角处冒出,他的脸抽搐着,但男人还是努力的想要将接下来的话说下去,只是血液已经堵住喉咙,除了流出更多发黑的血液外,他无法在做些什么。

“你的妻子还活着,她只是伤到了腿,他们被一只怪物困住了,不过怪物已经死了,我杀了它。”泽林低声说道“她很安全,只是伤到了腿,棕色鹿皮靴,我没有认错。”

听到泽林的话,男人因痛苦而扭曲的脸渐渐平静,嘴角挂上了一丝难以察觉的微笑。过了许久,男人都没有再说话,泽林才意识到,他已经死了。

时间过了不知道多久,直到身后铁皮手套拍在狩魔猎人的肩膀上,泽林才回过神来。

明月不知何时已经飞过了大半的天空,地平线的另一边正陷入黎明前的极黑,泽林手中多了一柄铁铲,他是从什么地方找到的?不记得,也不需要去想,说不定就是从山贼的工具箱中借的呢,顺着脚印追踪山贼不是件困难的事情。地上男人尸体消失不见了,路旁多了一座土堆,一双被烧焦一半的棕色鹿皮靴放在土堆旁的小坑中,而道路上,一队瑞达尼亚红衣士兵正顶着夜色行军。

“嗨,你是个狩魔猎人,对吗,你在这里做什么?收尸吗?你们这些变种人什么时候会做这种事情?你知不知道你的行为让我的士兵很困惑,有人报告说他们遇到奇怪的怪物,他们和你说话,但你却一言不发。”一名穿着像是百夫长的军官站在泽林身后,两手抱胸,疑惑的打量着泽林,时不时看一眼土堆和他手中的铁铲。

“你们是要去什么地方?”

“还用问?当然是辛特拉!”百夫长张开双臂,一副义愤填膺的模样“我们要去击败黑衣人,将他们赶出北方,你肯定听说过辛特拉发生的事情,我们正是在维兹米尔国王的指挥下,为了北方,为了辛特拉而战。哦~这种事情对你们狩魔猎人而言肯定没什么意义,有钱就好,对吧,你们是不会理解我们的。”

“有辛特拉人在这里遭到强盗攻击,有人死了,还有一些活着的,他们需要帮助。”

“辛特拉难民?管我什么事。”百夫长啐了一口。

“有辛特拉难民需要帮助。”

“我为什么要在意他们的死活?”百夫长不明所以的反问道。

“你们在为什么什么而战?”

“还用问?我不是说了吗,为了北方,为了辛特拉。”

“……”

泽林叹了口气,转身将最后一捧土铲到小坑上掩埋住鹿皮靴,随后把手中的铁铲随手一扔,骑上静静站在原地的油菜,催着马匹向上萨顿方向走去。

百夫长望着泽林的背影,又往地上啐了一口,似乎有永远吐不完的口水,他随口对身后的士兵抱怨道“狩魔猎人都是一群精神不正常的家伙吗,真是奇怪,他们的变异是不是伤到了脑袋,还是耳朵有问题,我说了好多遍都听不清。人们都说狩魔猎人是怪胎,果然是这样,永恒之火的教士说的没错。好啦好啦,继续前进,不要停下来!别忘记辛特拉的灾难!我们要为北方,为辛特拉而战!”

泽林听着身后的声音,苦笑一声。握着缰绳的手一抖,催马奔跑了起来,很快便将瑞达尼亚人彻底甩在身后。

狩魔猎人的天职是狩猎怪物。告示谁贴的不重要,只要金额正确就好。狩魔猎人从不与人纷争。这与良心无关,只是他们都凭直觉行事。捡起抛在脚边的金币,继续着自己的旅途。没有人会期望狩魔猎人会见义勇为。

是的,没人期望狩魔猎人会见义勇为。



支持.\(完*本*神*站*\).把本站分享那些需要的小伙伴!找不到书请留言!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