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进书架
第六十章 理智的声音

一秒记住.\【301book\】.手机用户输入地址:m.301book.com

萨顿山上一片嘈杂声。

爆炸声,喊叫声,痛苦的尖叫,战斗的嘶吼还有濒死的哀嚎充斥着法兰茜斯卡耳朵中的每一处角落,她从一片废墟中猛然睁开眼睛,大脑一片混乱,还没有从刚刚爆炸的冲击中回过神来,周围的景象就好像用损坏的千里镜播放景象般,模糊而又虚幻。她一只手扶在碎裂的石块上,这石块似乎不久前还是属于附近一座瞭望塔的一部分,但现在这里只有废墟和残骸,无论是建筑的还是人类的。。

石块上好像有血迹,是谁的?法兰茜斯卡脑中莫名产生了疑问。她自己的?哨塔上倒霉的泰莫利亚士兵的?还是被魔法崩飞后摔下来的尼弗迦德人的?这些血液或许可以拿去研究,或者当做施法媒介,如果可以她……不,这不重要!

头脑渐渐清晰,法兰茜斯卡咬着牙,忍受着全身上下剧烈的疼痛,努力让自己的视线焦距在山顶正前方。奔跑的泰莫利亚士兵,瑞达尼亚步军,科温德突击队,还有亚甸和莱里亚的征召兵不断的出现在精灵法师的视线内,然后很快跑向不同的方向。虽说这些士兵挡住她的视线,但法兰茜斯卡还是庆幸的吁了口气一声----这至少说明尼弗迦德人还没有取得胜利,战斗仍在继续。

萨顿山,这座位于上萨顿地区西南方,靠近雅鲁加河的山地中,聚集了接近四万名北境诸国的士兵,这里原本只是用于监视河岸的岗哨区域,只不过当雅鲁加河北岸的方向被彻底突破后,这里反倒成了北境联军对抗帝国军的最前沿,或者说,这里将是最后一处能借助天然屏障抵抗尼弗迦德帝国入侵的地方。

至少七万名尼弗迦德帝国军在雅鲁加河北岸到萨顿山山脚之间的平原摆开阵势,至于数量到底有多少,法兰茜斯卡不知道,其实侦查兵们也不知道,他们只能通过不同的旗帜判断敌人究竟是帝国军中哪一部分,然后借助以前的情报判断敌军数量大体有多少,但女术士感觉自己永远忘不了战役开始前,她站在山顶上,站在二十二名术士同伴身旁所看到的景象。

原本山脚下是一片绿色的平原,但当帝国军到达时,她只能看到一片黑色的盔甲,巨大的太阳旗和军队前进扬起的沙尘。法兰茜斯卡曾经不止一次怀疑,当年纪元九世纪的时候,精灵先祖们为什么在面对人类入侵时一退再退,难道人数稀少的精灵就不能凭借优异的个体素质与数量众多但个体水平却相对较弱的人类展开全面战争吗?

现在她认为自己明白了,个人战斗力的强弱在悬殊的数量优势面前几乎没什么意义,特别是在真正的战争中,就像人类第一批术士之一的大法师‘纯白’法拉德,当他与术士兄弟会决裂后,面对众多术士的围攻他依然无可奈何。

所幸的是,陈兵于安格林地区,由艾朗.提拉赫公爵指挥的尼弗迦德东部集团军并没有前来援助萨顿的战局,或许尼弗迦德人已经达成了一项共识。

四万人口的差距,七万军队的寇赫伦这波带术士要吃掉北境国王们的军队轻而易举啊

一团炙热的火球飞过法兰茜斯卡的头顶,落到不远处的泰莫利亚阵地上,紧接着又是一阵惨叫,但精灵法师注意到至少有三团火焰和一道闪电同时射向山脚下帝国军的阵地。这是个好现象,萨顿山上的术士们正组织反击,而且是比尼弗迦德术士们更猛烈的反击。好像有个家伙召唤了阿祖拉之雷?法兰茜斯卡捂着额头叹了口气,施法阿祖拉之雷的混沌能量波动在法师眼中简直比黑暗的旷野中点燃一堆篝火还要耀眼,那个暴露施法阵地的术士最好赶快逃走。人类就是一种会头脑发热的生物,就像那个狩魔猎人一样……想到这里,法兰茜斯卡忍不住轻轻的啐了一口。

该死的家伙,一点都不知道什么叫谦让,什么是绅士行为……虽然似乎还不错……

忽然,如坠冰窖般的寒冷忽然席卷精灵法师全身,让她打起冷战。她在做什么?像个普通的人类女性一样,在这里发呆?在这个每时每刻都有人死去的战场上发呆?她是谁,她是法兰茜丝卡?芬达贝!是Enid an Gleanna!纯净之穗、谷地雏菊!血脉最纯净的艾恩.希尔!怎么能像个整天待在房间中不能出门的怨妇一样自哀自怨?

“约埃尔!约埃尔!克萝!特莉丝?!”精灵术士强忍着不适,站起身大声呼喊起同伴的名字,她开始回忆爆炸前发生了什么,她和约埃尔,还有克萝,他们正打算在北方联军阵地上构建起一处可以抵挡尼弗迦德术士攻击的屏障,让马波里的特莉丝用她的攻击性法术进行还击。虽然貌似什么地方出了差错,但她必须想办法重新构筑法术阵地,否则没有士兵能在满天的箭矢和火球下坚守防线,这也是术士在此处的战斗首领洛格伊文的威戈佛特兹所安排的,她必须……

她怔住了。

就在她不远处,一团烧焦了还冒着黑烟的破布落在地上,法兰茜斯卡很好奇为什么会有这样的布,按理说士兵们的盔甲都应该是铁片和硬干皮缝制而成,不可能会有布片

随后,女术士发现,这团烧焦的布,正是她的术士同僚约埃尔,而刚刚的惨叫声,则是从一旁倒在地上,全身几乎被血液浸泡的克萝嘴中发出,至于特莉丝……如果那个倒在地上,全身被烧成焦黑色的物体是特莉丝的话……

不知为何,法兰茜斯卡感觉全身非常冷,非常冷

与半山腰处的嘈杂声相比,萨顿山顶部,北境诸国联军指挥部中的吵闹声似乎丝毫不逊色,带着铁王冠,全身披带蓝黑条纹相间骑士链甲的男人坐在木椅上,他单手撑在木椅扶手上,脸颊靠在左手边,另一只手轻轻抚摸着胸口泰莫利亚黑百合徽记。头盔遮住男人大半脸庞,但露在外面的模样依然可以让人们注意到他英俊的外貌,似乎是因为周围的争吵声感到厌倦,男人狠狠的咳嗽两声,站起身来。

“我们争吵的时间已经足够久了,先生们,绅士们,但尼弗迦德人不会因为我们的争吵而退却,可就在刚才,我看到黑衣人几乎要突破防线,不要否认,不只是我,你们也能看到一清二楚”来自泰莫利亚的男人用力一挥拳头“我们不能在士兵奋勇作战的时候,却躲在后面讨论是否要夹起尾巴逃走!”

“让我们谨慎点,弗尔泰斯特”瑞达尼亚的国王维兹米尔把带满戒指的手指**头发抵住太阳穴,他抬起头望着眼前年龄比他小许多的泰莫利亚之王“让我们谨慎点,我们经不起任何差错。”

此时,山顶的指挥部中,除去元帅与将军外,还有几位国王,亚甸的统治者德马维深深的陷进座椅中,外面的战斗让他心神不安。坐在他对面,科温德的合法国王亨赛特正用一对小而敏锐的眼睛,不断观察着周围人的反应,而最后面,莱里亚的女王梅薇正焦躁的扯着脖颈下的硕大红宝石项链,不停的纠结起性感的红唇,表情为难。

“那我们怎么办?!站在这里看着我的军队如何溃败吗?”弗尔泰斯特丝毫没有尊敬维兹米尔的意思,或者说,对他这个敢于无视手下所以大臣意见,推掉瑞达尼亚公主的婚事,执意迎娶亲妹妹的年轻国王而言,这种态度没有丝毫问题“士兵们士气低落,而我们却在这里考虑撤退的事情……听着,没有撤退,我会带着预备队前进,看好了,刚才术士们的战斗让尼弗迦德人正在调整阵型,如果我们能趁他们开始新一轮进攻前发起攻击,就能制造足够的混乱,进而扭转局面,我们…….把望远镜给我!”

年轻国王对身旁的卫兵喊道。

“我们应该听从军事顾问和将军们的建议”亨赛特嘟囔着,这位国王看起来像一头熊一样健壮,但很可惜,他没有熊的胆量“我们应该撤退,将尼弗迦德人吸引到平原上来,在平原上,我们可以坚守城堡,然后派出小股骑兵不断骚扰他们的补给线,等到冬天降临,黑衣人只能退回到雅鲁加河南边去。”

“那就让将军和顾问见鬼去吧!我相信我的士兵!”弗尔泰斯特收起望远镜,他单手扶着腰间的短剑,将其他几位国王们甩在身后,走出营帐对等在外面的军官们挥手致意 “先生们,让我们把旗帜升起来,告诉正在战斗的士兵们,他们的国王就站在他们身旁!带上所有人,走吧,如果这就是上天给我们的命运。”

“命运?”泽林口中嚼着老矮人闲聊时提起的词“你为什么会相信命运呢,艾尔斯”

“因为它最会捉弄人”老艾尔斯苦涩的笑起来“你知道吗,狩魔猎人,我曾经有一个兄弟,他有一把漂亮的大胡子,很喜欢喝酒,喝醉酒后还经常打架,结果都要我跑去收拾他的烂摊子,每次他惹出麻烦时,我都会狠狠的骂他一顿,这个家伙酗酒,喜欢乱献殷勤,经常跑出去做些毫无意义的事情,还有些孩子气,但他是我最好的亲人,特别是我的老妈去世后。”

“后来呢?”

“后来?后来我们去矿洞工作,结果谁知道矿洞里有安德莱格虫,他死了……就在和我相隔只有两个巴掌厚的另一条矿洞中……在他最需要我的时候,我却毫不知情的挥着矿镐,挖着眼前的矿石,还在估量这块矿石能为我赚到多少钱……”老矮人抹了抹眼角,叹了口气“你说呢,狩魔猎人,说不定就在你在意的人最需要你的时候,你却根本不明白发生了什么,还做着一些自以为是的傻事。”

“......也许吧”泽林叹了口气,伸手从油菜左侧包裹中取出一瓶矮人烈酒,不知为何,他下意识往萨顿方向看去“喝点吗,奥克莱?”

“哦,谢谢,你是个好人,真的”矮人叹了口气,将眼睛中打转的泪水抹掉“你真是个好人,泽林”

“是吗......”泽林苦笑着“我可很久没有听到这样的评价了。”



支持.\(完*本*神*站*\).把本站分享那些需要的小伙伴!找不到书请留言!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