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进书架
第六十一章 太贵了

一秒记住.\【301book\】.手机用户输入地址:m.301book.com

阿尔托?泰拉诺瓦努力将身体缩进一块巨石后面。

他有点后悔,为什么会听从教团愚蠢的命令,把脑袋伸进萨顿山这座巨型绞肉机中,就为了那些愚昧的国王?他原本应该坐在自己的法师塔中,吃着肥厚多汁的肉块,喝着最美味的葡萄酒,而现在,他却必须从尸体堆中待着,屏住呼吸,祈求尼弗迦德军中的术士们不要注意到他。

略微肥胖的法师趴在石头上,挥手撩了撩脸颊和额头上的泥土,战场上似乎到处都是这些因爆炸溅起的泥尘,永远都无法清理干净,特别是泥土中混杂着血液的时候。术士的大脑一片混乱,为尼弗迦德帝国而战的术士们会不会也正像他一样,狼狈的趴在巨石后面,全身充斥着用香水洗澡都无法清除掉的血腥味?担心下一刻自己身边就会涌过来无尽的混沌能量将自己变成一条燃烧的薪火?为什么他要来忍受这里的惨叫声和刺鼻的血腥味?

忽然,阿尔托?泰拉诺瓦感觉背后一痛,接着他的视线转了个圈,随后刚刚清理干净的脸庞又和满是泥土的地面来了次亲密接触,多亏疼痛不是很剧烈,没有让他张开嘴,否则下次要清理的恐怕就就不只是脸和衣服。

等他回过神来时,发现眼前多了两个…..不,三个人,而且还是他认识的人。法兰茜斯卡.芬达贝正用她还算完整的右手拖着一名全身黑衣的女人,至于精灵的左手,如果那一条和烧干的枯木几乎没有任何区别部位还能算作手臂的话。泰拉诺瓦敢用两瓶最棒的葡萄酒打赌,灼烧一定持续了很长时间,但最终火焰被遏制在手肘下方,似乎对面施法者的水平不如精灵法师,或者说精灵法师想办法躲开干扰了对方的锁定,否则这种跗骨之蛆般的恶咒在将目标彻底烧尽前是不会停下的。

随后术士意识到,刚才有人踢了他一脚。

“法兰茜斯卡……太好了,能见到一个认识的活人真是太棒了,告诉我,威戈佛特兹是不是说,我们可以撤退了?”泰拉诺瓦连忙爬起身,满怀期望而又急切的询问道“该死的!我们应该早点离开这可怕的地方,让国王们和皇帝相互厮杀去吧,这不是我们的责任,没人有权让我们这有做!你也是这样认为的,对吧……哦,这是谁?你从什么地方捡到的士兵吗?别管了,让我们走吧,你还能施法传送法术吗,我还有力气掩护你,开一道传送门,让我们离开这个鬼地方!”

法兰茜斯卡冷冷的看着泰拉诺瓦,嘴角微微动了动,泰拉诺瓦没听清精灵说了什么,好像是Dh'oine(人类),上古卢恩文字总是那么绕口。只是不需要精灵来为他解答,法兰茜斯卡身旁,年龄似乎在三十五岁之间,身材魁梧到不像术士的男人就已经做出了回答。

“撤退?不,当然不能撤退,亲爱的阿尔托,如果我们走了,国王们靠什么取胜”体格健壮的男人掀起法袍兜帽,露出维格沃茨俊俏的面容。与其他术士们的狼狈不同,维格沃茨全身上下没有一处伤痕,黑色的法袍上甚至都没有粘上一丝一毫的泥土,这只有两种情况,要么威戈佛特兹一直躲在后方没有参战,要么尼弗迦德的术士根本没人能伤到维格沃茨,而前者明显不可能,因为就在不久前,泰拉诺瓦还看到威戈佛特兹指挥着雷德克里夫与佛卡特一起架起防御性结界。

“那些国王们,还有他们手下的将军们,只会做一件事情。他们只会举着剑,嚎叫着冲在队伍的最前方,也不看队伍是否跟上,甚至不知道他们是不是在反向冲”维格沃茨低下眼打量着手中的铁质长杖,语气平静而舒缓,好像周围的战斗对他而言根本不存在。不知为何,泰拉诺瓦感到一阵寒冷,法兰茜斯卡似乎同样也颤抖了一下。为了掩盖心中的不适,泰拉诺瓦强迫自己不要去看威戈佛特兹,他把视线停留在靠在精灵法师肩膀旁的女人身上,没过多久,他惊讶的发现,这位满脸血污的女人居然是范格堡的叶奈法,血污的来源则是女术士紧闭的双眼。

她被刺瞎了。

“如果没有我们,北方的国王们根本不可能获胜,一丁点的胜算都没有”维格沃茨的鼻孔中发出一声冷笑,他抬起头,充满笑意的眼睛盯着泰拉诺瓦“告诉我,这里的同僚们还有谁活着,老格拉茨?亚特兰?柯克?劳德伯尔?”

“他们都死了,都死了”泰拉诺瓦低落的摇着脑袋“你想找到他们?说不定地上哪具烧焦的尸体就是他们的,别让我叙述看到过什么,我再也不想看到那样的场面。”

“哦,死了?是吗,真可惜”维格沃茨的语气中听不出任何惋惜的意思“那就这样吧,把剩下还能走动的人集合起来,弗尔泰斯特想要发动一次强有力的突击,那我们就如他所愿”术士们的战斗首领做了个手势“停下手中所有的防御性措施,没错,各位没有听错,全部停下,不要再去管头顶上飞过的火焰,或者点燃松脂的箭矢,任由它们去吧,现在要做的就是把我们隐藏起来。等到弗尔泰斯特带人开始进攻时,我们会给对方一份惊喜,一份巨大的惊喜,肯定会让所有人都满意。”

“甚至要放弃监视哨塔吗?”法兰茜斯卡突然问道“没有了监视魔法我们甚至都无法探测出对方究竟在什么位置施法。”

精灵术士的声音有些奇怪,不过靠在她肩膀上的叶奈法清楚法兰茜斯卡为何会这样。监视哨塔能建立起来正是多亏了丽塔?尼德的牺牲,如果没有这位女术士舍命去吸引尼弗迦德术士的注意力,法兰茜斯卡根本没办法锁定山脚下的敌人位置,而代价……这位喜欢唱歌,喜欢男人,喜欢大型宴会的女术士再也没办法睁开眼睛。

“没错”维格沃茨的声音依然优雅而冷漠,他伸出一根手指摇了摇“哨塔一并放弃。”

“你真的不打算修复城堡城墙上的哨塔吗”奥克莱.艾尔斯展开莎草纸,一边望着城墙上坍塌的哨塔,一边拿着笔在上面写写画画。他略微惋惜的问道“以我的胡子发誓,这两座哨塔肯定能让城堡看起来更漂亮,你知道的,如果你不允许我把它们修复,对我这样的工程师而言简直像是喂屎一样,一路上你也看到了,这里有许多怪物,你收集的怪物脑袋差点把那匹母马累倒,两座哨塔肯定能让城堡安全许多”。

“这不在预算之内……多少钱”泽林摇摇头,他本以为修复城堡并非难事,直到老矮人用各种专业名词轰炸他的耳朵一下午后,狩魔猎人才意识到他完全小瞧了这份工作。

“粗略估计,嗯……大概四百奥伦,我是说一座哨塔修复的最低价格。”

“四百枚?太贵了太贵了,四枚行不行?”

“……你在砍价方面很有天赋,泽林”老矮人重重的咳了一声“还是让我们谈谈主体建筑的修复问题吧”



支持.\(完*本*神*站*\).把本站分享那些需要的小伙伴!找不到书请留言!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