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进书架
第六十六章 落樱神斧加斯科因

一秒记住.\【301book\】.手机用户输入地址:m.301book.com

令人不舒服的夕阳依然悬挂在半空中,不知为何,泽林感到一阵难以言喻的恶心。原本他很喜欢有阳光的地方,因为许多怪物不喜欢在阳光下活动,它们喜欢躲在阴暗潮湿的地方,向不知情的过路人伸出致命的利爪。但在这里,昏暗的太阳给泽林一种颓没的感觉,仿佛整座城市都正走向死亡。不过这也许是环境的问题,就好像狩魔猎人很难一个人从满是风沙的瑟瑞卡尼亚活下来,科瑞亚沙漠中因出现幻觉而死亡的旅人数不胜数。

刚刚五个围在篝火旁的镇民已然瘫倒在地,黑衣人战斗技巧不错,镇民的攻势非常凶猛,但他总能灵巧的躲开锋利的手斧和草叉,然后趁对方攻击的间隙用手斧迅速出击。不过和手斧比起来,泽林更好奇的是黑衣人左手中的铁质武器,他原本以为这是件钝器,也可能像长枪一样用来刺击,但场面有些混乱,桥面上翻倒的马车更是挡住泽林的视线,导致他没能看清楚黑衣男人究竟是如何使用左手武器的,不过这不妨碍他意识到战斗已经结束,而胜利者,自然是那名出现不久的黑衣人。

手起,斧落;再起,再落。黑衣人神态专注的将地上尸体的脑袋砍下来,手中的手斧似乎因长时间使用变得有些钝,让他多费了一番功夫,直到泽林走到距离他只有十米的时候,男人从将注意力从地上尸体移到面前的陌生人身上。

泽林抿着嘴,站在不远处望着眼前的一幕。黑衣人穿的并非长袍,是一种他没见过的衣形,好像将长袍从中间竖着分开,然后将另一半披在身后,胸口位置则是敞开的,正好露出里面的衬衣。男人的眼睛处的确围着一圈白布,他面朝泽林,狩魔猎人不确定对方是否真的看见了他,或者说,他有可能是靠声音来判断。

“请等一下,我没有敌意。”泽林两手摊开,放在明显的位置,表示自己没有恶意手中也没有武器,同时右手的无名指微微前伸,拇指搭在中指第二个指节处,随时准备使用昆恩法印保护自己。泽林不清楚对方是否可以沟通,还是说,自己此时就像一名正试图与劣魔谈判的蠢货,表达善意的时候完全不知道对方脑中想的其实是如何烹调自己。

这名男人看上去至少有三十岁,右手狰狞的巨斧上,暗红色血液正一滴滴下落,但左手武器上没有任何血迹。他既高大,又魁梧,身高接近两米,以灰黑色为主色调的衣服,搭配了厚实的披肩和笔挺的下摆。还有看上去像是他的家人为他准备的灰白色的围巾,围巾底摆正随着阵阵微风轻轻飘动。

“一个还没疯的家伙……”白发男人的声音低沉,略微有些沙哑,他皱了皱鼻尖“很浓的熏香味,新鲜的血液,嗯,很微弱,不像是亚楠的味道……你是个异乡人。”

“我刚刚来到这里。”泽林摇摇头,两眼一直盯着男人蒙住眼的白布“似乎我来的不是时候。”

“你真是个倒霉的家伙,呵呵”白发狠狠的咳嗽了一声“外乡人,我也曾经是外乡人,我是加斯科因,是猎人,在外面我是一个神父,现在你也可以这样称呼我。”

猎人……

泽林意识到,眼前的加斯科因神父正是红衣巫婆口中的猎人,但不知为何,一股反胃的感觉油然而生。泽林深吸一口气,揉了揉额头,几次深呼吸后,这股让人厌恶的恶心感才渐渐压下去。

按理说他不可能会因为几具尸体感到心神不安,在野外他经常会遇到无名尸体,有些尸体还好,能被分辨出来,被其他人看到,而有些尸体估计直到化为灰烬都不会被人发现,仅仅是一年的时间,泽林就在科温德的荒山中见识过不下二十具无名尸体,至于他们是被什么生物杀害,什么时候死亡,根本无从谈起。时间太久,线索早已被掩埋,有时候一层大雨就能将所有的痕迹消除殆尽。

“你选了个很糟糕的时间来到亚楠。”加斯科因微微摇头“猎杀快要开始了,而你……找个地方把自己保护起来,然后祈祷能活着渡过猎杀之夜吧,可怜的人。”

“我有武器,两把剑,一把用来对付怪物,一把用来对付恶人,我知道该如何使用它们”泽林绷紧嘴,嘴唇有些发白,他的胃仿佛要将刚刚吃进去喝进去的东西全部吐出来,如果他没记错,这很像是某种病症,他曾经在普通人类身上见过,但狩魔猎人绝不会生病,就像术士一样,青草试炼的变异带给他极强的免疫性,而混沌能量给为他的免疫性加上一层保护,除非这个世界有他所不能抵抗的疾病。

这可就糟了……

“你不太妙,很不好,这里到处都是兽化瘟疫。”自称猎人的加斯科因神父甩掉手斧上的血迹“如果你不是猎人的话,你很有可能染上瘟疫。”

“我从来没生过病,而且我带了药剂,瘟疫也不会把我怎么样”泽林长吁了口气,恶心的感觉渐渐消失,他身上摸了下额头,发现上面已经出了一层冷汗“居然是一座爆发瘟疫的城市……你说的没错,加斯科因,我的确选了个错误的时候来到这里。”

瘟疫……原来如此……泽林自认为明白了些什么。

空气中弥漫着灼热的气息,火焰焚烧着,高耸的火柱上,飘荡着的烈焰猎猎作响。泽林一路上见到许多三米多高的篝火,他原本以为这些篝火只是用来做出警示,或者标明营地的火焰,但现在看来……里面烧的究竟是什么东西,很难说。

“你带着药剂?”加斯科因沙哑的语气中带上了一丝惊讶“我以为来到亚楠的外乡人都是为了血疗而来,你是迷路了吗,年轻人,我真是怀疑你是否还清醒,如果你一直待在外面,没有保护,你迟早会变得和他们一样。”

血疗…….

泽林从加斯科因的语言中又抓到一个名词。

血疗是什么……

“应该还有点时间”加斯科因抬头,泽林怀疑他的眼睛并非看不见,只是因为某种原因才用白布蒙住,不过贸然对第一次相见的人提问与身体有关的问题非常不妥,但不管怎么说,能在这座诡异的城市中见到一名友善的面孔实在是走运“治愈教会在亚楠有一处诊所,如果你没有可以藏身的地方,身体还感到有些不舒服,我想你可以去那里,我认识那名诊所的医生,她叫尤瑟夫卡……”

忽然,加斯科因拉了拉眼罩“哦,对,你是个外乡人,我差点忘记。来吧,我可以告诉你位置,亨里克不会那么急着见到我的,我们还有时间……虽然不多了。”

支持.\(完*本*神*站*\).把本站分享那些需要的小伙伴!找不到书请留言!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