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进书架
第六十七章 血疗之乡

一秒记住.\【301book\】.手机用户输入地址:m.301book.com

亚楠,远近闻名的血疗之乡。

很难理解,血疗恰如其名,并非泽林之前见过用红色燃料混着河水装到玻璃瓶中就说这是祖传秘方的骗子医生,亚楠的血疗名副其实,用真正的血液当作治疗物品,将用血液为原料制作的液体当作药剂喝下去。泽林第一次听说血液居然可以治疗疾病,从前不是没有术士研究过血液的作用,奥森福特学院的生物学同样将液当做一项很重要的科学研究,但治疗效果…..从来没有人发现过。

作为血疗之乡,血,在当地人眼中拥有无与伦比的魅力,血液不仅是医疗品,甚至是在大众广受欢迎的消费品,到后来甚至出现鲜血鸡尾酒之类的衍生物品。泽林可以肯定的说,如果在他的世界,有哪个酒馆老板卖给顾客的酒里面没有掺水,而是掺血的话,那名老板绝对会被抓住送到当地治安官那里去接受审判。但这里,似乎一切都是正常的,一切都是天经地义。

一路上泽林时不时向加斯科因随口问几句,最终从只言片语中得出部分关于此地的情况,很明显,这是一个诡异的地方。

“你来到亚楠不是为了血疗?呵~真是有趣。”

街道两旁的建筑鳞次栉比,泽林紧跟着自称为猎人的加斯科因,一路上他见到许多明显不是人类的生物,有些体重目测有十分之一吨,身高接近四米,手中握着貌似石块的人形怪物,还有身高与普通人类相仿,但身形巨大,手里挥舞着双手砍斧的家伙。和它们比起来,那些只是四肢怪异,身上长满坚硬毛发的镇民们反而正常的多。

加斯科因解决了许多试图袭击他的镇民们,手起斧落毫不留情,而且泽林第一次见到他的左手武器究竟是如何使用。当一名镇民冲到他身前举起手斧时,加斯科因抬起细长的铁质武器对准镇民毫无防备的胸口,随着一声闷响,火花从武器的最前段亮起,而镇民像是被抡起的重锤砸中般身形不稳的踉跄几步,接着被加斯科因的斧子划开胸膛。

这绝对不是魔法,但泽林不知道该用什么来解释,加斯科因似乎是用火焰攻击了对方,但火花并没有碰触敌人,不可否认的是,那名镇民的确在那一瞬间遭到攻击,而将火焰运用在单人战斗中,泽林只见过术士会这样做,当然还有那些巨龙,不过巨龙可不需要在嘴上带个面具才能喷出火。虽然很想明白刚刚发生了什么,但泽林还是将好奇心压下去,每人都有自己的秘密,而想要与陌生人和平共处,一定要记住一点----别问太多。

人们与狩魔猎人交谈是因为他们需要狩魔猎人的帮助,但没人会愿意和一名喜欢打探消息的狩魔猎人说话。就像永远不要去问一名美丽的女术士的年龄一样,说不定她就会微笑着把你变成一个不起眼的小木雕。

“你呢,你是为血疗而来的吗?”泽林单手提着钢剑,但他一直没有使用过武器。以亚楠现有的规模,狩魔猎人很难想象如此巨大的城市会爆发一场让全城居民尽皆疯狂变异的瘟疫,而且他还没有在城市的街道上见到任何负责清除瘟疫的人员,除了加斯科因神父和他口中的猎人外,没有士兵,没有治安官,甚至没有疏导民众的市长和其他市政官员,这里就好像被抛弃了一般,任其自生自灭。

“我最初是为了血疗来到亚楠,但在我打算离开的时候,我遇到了现在的妻子,然后我有了个女儿,为了她们,我选择留在亚楠。”加斯科因抖了抖衣服的下摆,此时神父的衣服外表早已沾满了各种各样疯狂人们的鲜血,但加斯科因没有任何不适的感觉,特别是在提到自己的妻子和女儿时,沙哑的语气中多出了一丝温情“她们会安全的,只要能杀掉这些怪物,等猎杀之夜过去,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你把妻子和女儿留在家里,他们安全吗?”过了许久,泽林冷不丁的问道,他忽然想起矮人艾尔斯告诉他的故事“不久前,有个朋友告诉我一件很不好的事情,是关于他兄弟的事情,他说,当他的兄弟面临生命危险时,距离他只有一面墙壁,结果他却毫不知情,就在他最亲近的兄弟最需要他的时候,他帮不上任何忙。”

“……”加斯科因沉默不语。

“抱歉,也许我不应该这样说。”泽林摇摇头,他一边从心中谨慎的组织着语言,一边观察着神父的反应。其实他不用去管多余的事情,他只需要看管好传送门就可以,其他的事情与他没有关系,等下个月传送门再次开启的时候,他就可以回到原本的世界,这里的瘟疫暴乱都不会影响到他。但泽林还是忍不住出声提醒,他见过太多太多类似的事情。

“或许……加斯科因,我不清楚你口中的猎杀之夜究竟是怎么回事,但我想,当灾难降临的时候,陪在家人身边会更好,你说的没错,只有你能保护她们。”

忽然,加斯科因神父笑了一声,很微弱,泽林甚至以为那不是微笑,只是咳嗽导致嘴角扭动了一下而已“和其他人一样,躲在家中期望着猎杀之夜就此渡过,我更希望能用我的力量让它过去,有些事情总要有人来解决,你说呢,外乡人?”

说罢,神父一只手放在白色蒙眼上,拉着布条调整了下位置“走吧,这里暂时没有危险,顺着这个方向走过去,你就能见到尤瑟夫卡诊所,她是个好人,会愿意留你在诊所中度过今夜。不要到处乱走,你不了解亚楠……事实上我了解的也不多,但我知道,今夜……非常危险。”

“是这里的市长雇佣你们来做这些事情的吗。”泽林想起曾经普拉克西达市长雇佣他去清理掉在一处城市工厂中定居的孽鬼们,这里的情况似乎与那时相似,只是范围不仅是小小的工厂和厂房,而是整座城市“我以为会有治安官或者城市卫兵帮助你们……他们去哪了?”

“市长……”加斯科因的语气没有一点波动,他重新收拾好手中的武器,将那条会喷出火花的铁质武器别在腰间,随后两手一晃,原本长度不到一米的手斧神奇的变成了一柄需要两手才能握住的双手斧“如果你愿意聊天的话,我可不是理想的对象,尤瑟夫卡说不定会愿意和你聊天,只要诊所中的病人不算太多,我要走了,外乡人。亨里克应该等急了。”

泽林望着加斯科因离开的身影,轻轻叹了口气。大约走出十多步后,在转角处,神父忽然停下脚步,一阵微风吹过,卷起染血的外衣下摆。他低着头,声音很小,小到泽林都有些分不清他究竟是在和自己说话,还只是在自言自语。

“等猎杀之夜过去后……我欢迎你到我的家里来做客,外乡人。”



支持.\(完*本*神*站*\).把本站分享那些需要的小伙伴!找不到书请留言!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