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进书架
第六十八章 亚楠中心是你永远的家

一秒记住.\【301book\】.手机用户输入地址:m.301book.com

在一片风格相似的建筑群中,尤瑟夫卡诊所并不算多么显眼,多亏门口木牌上的表示,泽林才意识到眼前这栋与普通民宅无异的建筑就是加斯科因口中提到过的教会诊所。

诊所大门紧闭,泽林站在门外能听到里面细微的人类声音。一路上他路过的许多民居似乎都还有居民居住,按照加斯科因的解释,猎杀之夜即将开始,他们这些手无寸铁的平民最好躲在家中,等待治愈教会的猎人们将发疯的兽化症患者全部解决掉,终结这场灾难。

加斯科因不善言谈,但泽林还是能从中找到一些有用的东西,神父从来没有提到过王国,贵族,士兵,或者领地,这里的民众向哪位国王效忠?狩魔猎人没有见到一面刻印着贵族徽记的旗帜,反倒是治愈教会的名字经常被提起,加斯科因是教会的猎人,教会会派出猎人来猎杀怪物,之前泽林见到的小教堂似乎也是属于治愈教会,而他眼前这座诊所,同样也是教会下属。

教会,教会,到处都是治愈教会的痕迹。

站在尤瑟夫卡诊所门前,泽林迟疑了一下,随后抬起手,在木门上轻轻敲了三下。木门的颜色偏向深黑色,手指敲上去时发出清脆的响声,榆木?白松?还是他根本不知道的木材种类?敲完三下后,泽林手指转动在木门上用力一抹。感受着指尖上传来的触感,他抿着嘴。木材给他一种很粗糙的感觉,有可能是榆木,或者类似的材料制成。但这绝不是适合做成大门的材料,特别是在这座危险的城市中,就以狩魔猎人个人而言,这种易开裂翘曲的木门他可以用阿尔德之印轻松破开。

很快,泽林听到门里面传来由远及近的脚步声,越来越近,随之停下,应该是里面的人站在门口,但他没有听到开门的声音,似乎是在犹豫。沉默了一会,隔着门的人才带着一丝试探缓缓开口道“外面……有人吗?”

“如果你口中的人是指能交流有理智而且没有攻击性的生物,那么门口的确站在一个人。”泽林尽量将声音放低,平和的声音能让他给人一种和善的印象,而富有攻击性的生物,像是熊或者狼,它们都喜欢对其他生物大吼大叫,人类也不例外。他一边说着一边后退两步,站到距离木门两米的位置,这样既可以表明自己没有敌意,也可以为开门后发生的事情准备足够的反应时间。两米距离,就算开门后扑出来一只狼人,也足够泽林反应过来。

“抱歉,我不应该怀疑你,但现在……不是个好时候。你的口音不像是本地人,你是刚来亚楠吗,哦……为什么这时候还会有人?”

门后柔和的声音听起来属于一名二十多岁的女性。很温柔,却又有些慌张,似乎是像对泽林说些什么但又担心接下来的话会刺激到他。泽林对此非常熟悉,比如曾经有些善良的村民,他们既想让狩魔猎人离开,却又不愿意用石块和口水赶他走,于是他们会很委婉的告示泽林,这里只是个与世无争的小村庄,他们都是老实人,周围没有怪物,他们也没有钱能雇佣的起狩魔猎人,希望他能离开。

对此泽林会很有礼貌的告诉他们,他会尽快离开。不过这一次,泽林感觉既然到了不同的世界,或许他可以稍稍解释一下,毕竟,这里的人可不知道什么叫变异,什么叫狩魔猎人,虽说他是一名亚楠人口中的外乡人,但只要低调一些,他和普通人也没什么不同,说不定他能像普通人一样生活一段时间。

“加斯科因神父告诉我,这里有一处安全的诊所,可以让我待到第二天上午。”泽林思虑着应该说什么,不该说什么“我自己带着足够的食物,不需要你们的物质,我缺的只是一处能让我躺下休息的地方,不过打扰你们的。”

是的,如果加斯科因神父的话语中没有夸张的成分,那么泽林的确在一个很不妙的时间来到这个世界。猎杀之夜,虽然不清楚究竟会发生什么,但仅仅是和神父同行的一段时间,他们至少遇到不下五十名所谓兽化症患者的攻击,晚上的情况还会更糟。在一无所知的情况下将自己置身于极其危险的地步,泽林如果还有一丝理智就不会那样做,他的知识更多是用在对付魔怪,而不是兽化症病人,也不会有人会因为他杀掉疯狂的人们付给他钱。

“加斯科因神父,他还好吗……哦哦,对,先进来吧,外面不安全……”柔和的声音顿了顿“请一定要小声,这里有许多病人,猎杀之夜的事情让他们变得有些……嗯,先进来吧,小声些。”

吱呀一声,木门打开一条正好可以让单人侧身通过的缝隙,外面的夕阳正好透过缝隙照入有些昏暗的诊所,照亮里面的棕色地板,摆满书籍的书架,以及门口处白色医士长袍,大约在二十三、四岁左右的知性美人。她的灰色眼睛中满是疲惫,双颊似乎因过度操劳而变得苍白,也有可能是因为整天待在采光不好的诊所中,银灰色的短发梳到脑后系成一条短马尾,一缕斜发自左向右略微挡住一侧的额头,无论是从声音还是外貌都给人一种很温柔的感觉。

泽林打量着对方时,对方也打量着他。见门口人不像是兽化的狂人,穿着医生长袍的女人松了口气,微微后退两步让开位置。

泽林侧身走进诊所,随着背后的关门时,刚刚明亮起来的尤瑟夫卡诊所再次陷入昏暗。他皱了皱鼻尖,走进来的瞬间,病人微弱的呻 吟,四处可见的红色血瓶,还有那无处不在的刺鼻消毒水气味瞬间充斥着他的视听,消毒水的气味泽林很熟悉,奥森福特学院的生物实验室中应有尽有,看来在这方面,这个世界与他所熟悉的世界没什么不同。

“开门的时候站到面对门缝的位置非常危险。”泽林转过身,对关上门的医生说道。

“这里都是我的病人,我要为他们负责,如果外面真有带着兽化瘟疫的人冲进来,我……我可以挡住他们。”白衣女人理所当然的叙述着,虽然她的语气有些颤抖,说不定她自己也不相信能挡住那些疯狂的人群。

“用身体去阻挡草叉和砍斧是非常危险且不明智的。”泽林摇摇头。对方身上穿着宽大长袍,正好遮挡住她的身材,但可以肯定的是,手里没有武器的女人面对从门缝中刺进来的草丛时恐怕只能用身体去抗,而泽林不认为她的身体会比钢铁还硬“很抱歉让你承受风险,但感谢你让我进来。”

听着泽林的话,白衣女人微微一笑“我是医生,救人是我的职责……欢迎来到尤瑟夫卡诊所,外乡人,我就是这里的医生尤瑟夫卡。你似乎是刚刚来到这里……嗯,我希望,亚楠中心能成为你永远的家,哪怕只是今夜。”



支持.\(完*本*神*站*\).把本站分享那些需要的小伙伴!找不到书请留言!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