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进书架
第六十九章 尤瑟夫卡诊所

一秒记住.\【301book\】.手机用户输入地址:m.301book.com

诊所的内部是由是木质结构组成,而非建筑用石料。木质房顶,木质的墙壁,就连地面上铺着的都是深棕色的木板。皮靴踩在上面发出吱呀声,泽林盘腿坐在一处角落里,这个角落既可以保护他的后背,也能让他将诊所大厅中的情况尽收眼底,将布袋放在身边,咀嚼着刚刚拿出来的干面包,不知为何,泽林感觉到一丝饥饿,就好像到了该吃午饭的时间,虽然外面的太阳依然悬在西山之上,可他一直感觉时间过去了至少有六个小时。

也许是传送门不仅会让他头晕,还会影响到他对时间的观念吗……这可不好,泽林的视线扫过诊所的墙壁,他没有见到任何用来计算时间的东西。原本以为这里既然是座巨大的城市,必然会有计时钟之类的东西。不过很可惜,他想错了,说不定他接下来的三十天又要靠系绳索来算时间,就像住在阿尔托莉雅的城堡中时所作的一样。

诊所一层分为由一道承重墙分为两个房间,泽林所在的是靠门的外围房间,这里病人很少,只有寥寥几人,身上看不出有受伤的地方或明显的瘟疫症状。他们一个个都坐在墙壁旁,耷拉着脑袋,要么沉默不语,要么唉声叹气,时不时有人被自己脑中所想的事情吓到,发出惊叫和哀嚎,而周围的人似乎对此早已见怪不怪,甚至都没有人愿意抬起头来多看一眼。

墙壁周围不只是有病患,或者说避难者,诊所中还有很多书柜,上面摆满密密麻麻的书籍,都是些深色封皮的厚书,给人一种古老的感觉。泽林没有去碰这些书,这毕竟是尤瑟夫卡的东西,没有征得主人允许的情况下最好不要随意去碰。至于尤瑟夫卡本人,她正在诊所内侧房间中,那里有几名病患躺在皮革的平坦床铺上,大约有三人,医生则在三人间来回奔波。床铺高度正好可以让医生站直身体帮助病人,而不是弯着腰或坐在床边,就以这点而言,这个世界做的不错。

将手中最后一口面包咽下去,泽林拍拍手,清理掉面包屑,用淡啤酒漱了漱口后,他将自己和包裹一起隐藏在角落的阴影中,两腿并拢跪坐在木板上,同时把被布条包裹住的两把长剑摆在身前,保证自己随时可以伸手抽出武器防御后,狩魔猎人闭上眼睛准备进入冥想,今天如果没有意外,应该不会再有其他的事情。猎杀之夜,不过只是一晚上而已,眼睛一闭一睁就过去了,等第二天他就可以找个安稳的地方,比如到城市外去待几天,或者去加斯科因神父的家里看看。

想着接下来的计划,泽林慢慢的将精神沉到内心深处,穿越传送门的劳累,和加斯科因神父一起穿过众多拿着火把草叉的欢迎人群,身体和精神上的双重疲惫很快让他陷入沉思之中,然后……

困……

非常困……

时间不知过了多久,一小时,两小时,或者六小时,意识沉浸在黑暗中的泽林忽然回过神来说不定尤瑟夫卡正打开窗户迎接新的一天,然后准备把他这个看起来睡着的家伙叫醒。可将泽林从心静的状态中唤醒的不是他自己,也不是尤瑟夫卡推动他肩膀的手臂,而是一股他从来没有在冥思中遇见过的困意。很奇怪,他从来不会在冥思中睡着,只要周围有任何风吹草动他都可以醒来,但此时,他的眼皮仿佛变成石块一般沉重。

两手放在腿上,隔着皮裤传来的感觉告诉他地面是不平整的土地而非木质地板。泽林双眼紧闭,他想睁开,却发现自己做不到。

摄人心扉的花香。

鲜血。

令人作呕的腐臭。

鲜血。

覆盖墓碑的尘土。

鲜血。

他听到裙摆的窸窣声,似乎有人正走过来,是什么?泽林仔细聆听着。是皮靴,有清香,轻柔的声音,走来的人似乎正蹲在他面前,好像要伸出手来碰触他……不,没有清香,没有皮靴,什么都没有。

泽林猛然睁开眼睛,一栋木质小教堂在他面前一闪而过,好像有个人影,又好像没有。

教堂……又是教堂……

泽林摇摇头,他在做什么?他为什么出现这样奇怪的幻觉,他太愚蠢了!他居然会一直待在诊所中睡着,这不像是狩魔猎人应有的警惕心。外面天亮了,是时候离开,向尤瑟夫卡道别,然后去找个地方等着,或者说,到小教堂里去,等着传送门开启,一切就结束了……

他醒了。

诊所中一片混乱。

病患的尖叫声,濒死的惨叫声打破了沉寂,除了血腥气息更加浓厚外,一切都变得有所不同。泽林努力睁大眼睛,瞳孔收缩成一条缝隙,大脑有些混乱但不妨碍他反应过来自己正处于危险之中。首先映入眼帘的是一个躺在地上的男人,黑色的头发凌乱的铺在脸上,血污又将这些头发黏在一起,狩魔猎人看不清他的脸,不过能否看清已经没有意义,因为对方胸口上的巨大撕裂伤正努力彰显着存在感,血液像泉水一样喷涌而出,地面上的血滩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扩散。

“他兽化了!”

“快逃!”

泽林的视线只在尸体身上停留了两秒,随后迅速扫过诊所,最终将目标停留在这一切的罪魁祸首身上。

一个熟悉的怪物---一只狼人正将第二个倒霉的家伙撕开,他身上还绑着绷带,看样子是刚刚躺在病床上的病人。可怜他的四肢都被绷带和石膏固定着,面对突如其来的危险根本没办法做出相应的行动,不过狼人没有去折磨他,而是将正在抽搐的躯体扔到一旁,面朝还在原地盯着他的泽林。

这就是兽化吗?

泽林的视线越过狼人,粗略的扫了一眼。他的身后大门紧闭,没有打开的痕迹,也就是说当灾难降临时没有人能从门口逃走。内侧房间通往二楼的楼梯处,几名病患手忙脚乱的逃亡二层,刚刚躺在病床上的三个人全部死掉了,虽然第一眼没有发现尸体不过看上面大量的血迹结果可想而知,再加上外侧房间中的这一具,一共四人,而楼梯处不算尤瑟夫卡,一共五人,原本诊所中有十名病患。

兽化瘟疫是会让普通人变成狼人的疾病吗?

不过已经没有更多的时间让他思考。泽林抓住捆绑着两把长剑的布条头,另一只手趁机将银剑抽出剑鞘。但野兽并不想给狩魔猎人准备的时间,当银剑的寒光露出的瞬间,狼人便已扑在半空中,张开的血盆大嘴几乎可以让狩魔猎人看清里面有多少根牙齿。

紧接着,就是尤瑟夫卡的尖叫声。



支持.\(完*本*神*站*\).把本站分享那些需要的小伙伴!找不到书请留言!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