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进书架
第七十章 宫XXX的阴谋!

一秒记住.\【301book\】.手机用户输入地址:m.301book.com

狼人张着嘴,似乎想要炫耀一下里面白森森的利齿。

泽林正站在狼人的目标位置上,他急忙一个闪身,身体急速回旋,正朝他冲来的狼人擦着他的肩膀扑了过去,随后爪子上的利齿在木质地板上划出几道痕迹,伴随着刺耳的噪音,当泽林转过身时,四肢着地的狼人同样扭过身来直视着狩魔猎人。

怪物没有失去平衡,它没有预留喘息的时间,立刻展开第二波进攻,以相同的方式对泽林的胸膛咬了过来。狩魔猎人将银剑横在胸前,不过他没有砍向狼人张开的嘴巴,他不清楚狼人的力量究竟到何种程度,但仅仅是地面上的抓痕就能看出,这股力量绝对不会比泽林差多少,贸然与不知深浅的敌人比拼力量非常不明智,特别是对抗狼人时,一旦被压在地上或墙上,就很难翻盘。

泽林脚步一转,向反方向跳去,狼人的利爪险些抓到他的胸甲,但被银剑剑身弹开。一秒过后,两人再次交换位置。

狼人的攻势非常猛烈,泽林每次只有不到两秒的时间寻找有利位置。怪物身上的毛很多,而且干燥,如果是在外面他可以用伊格尼之印去烧它,但可惜的是这里是尤瑟夫卡诊所,一栋由大量干燥木头建成的建筑,泽林可以把狼人烧死,不过他同样会把诊所一并烧成灰烬。他能释放火焰,只是火焰离开他的手掌后会烧掉多少东西就不是他能控制的了。

同样,他的腰间只有两颗焚风,而非月之尘之类只会产生爆炸不会出现火焰的炸弹。周围的木板和墙壁根本承受不足爆炸的威力,泽林不指望单靠炸弹就能解决这只狼人,而崩飞的木屑和尘土很可能挡住他的视线,在视野不佳的地方,狼人明显比狩魔猎人更有优势。

再次躲过横扫而来的利爪,泽林继续寻找位置。狼人的速度非常快,他本以为可以在擦身而过时可以用武器砍伤狼人的腹部或者后腿,以此限制它的行动,就像以前他经常做的那样。只是当敌人扑过来时,泽林就发现自己错了,狼人的速度太快,当他回身挥剑时,剑身甚至都够不到它的尾巴。

借助攻击的几秒间隙,泽林视线飞快的向后一摆。后面就是墙壁,他还有三步的后退范围。左侧是一个书架,距离他有两步距离,而房间的开阔位置在右侧,很不妙,甚至都不够他一个翻滚,而狼人也发现了泽林位置的窘境,它的身体微微向右偏移,隐约挡住泽林的路。

当然狩魔猎人不会蠢到没有把握的情况下和敌人硬碰硬,他没有主动进攻,而是略微调整身体姿势,手中的银剑不停的摆动,前一秒似乎像是要进攻,而下一刻又变成防御姿势,等待着对方的下一步行动。

狼人没有耐心,伴随着吼叫,狩魔猎人的视野很快被狼人的利爪填满。见状泽林的右脚微微后移,给人一种想要从右侧突围的感觉,狼人似乎也这样认为。它的爪子向前猛伸,试图彻底封锁狩魔猎人左右横跳的可能性,而张开的血盆大嘴则对着泽林的脑袋咬下去。

不过,泽林并没有被逼到绝境的感觉,反而露出不怀好意的微笑,,这正中他下怀。

抬起手,不过泽林不是想要阻止狼人,阿尔德之印瞬间击中半空中的狼人,骤然爆发的冲击力像挥舞的铁锤般瞬间命中野兽,而空中无处借力的狼人则整个倒飞出去。

不过狼人没有飞出太远,它狠狠的撞到一个摆满血瓶的木架上,咣当一声,木架和上面的玻璃瓶一起被狼人砸的粉碎,伴随着碎裂声,二十多瓶装满暗红鲜血的瓶子一股脑的砸在狼人身上,浓厚的血污霎时间将灰色的狼人染成红色,同时盖住了它的眼睛。

狼人发出一声吼叫,它用爪子胡乱的抹着眼睛,但血液太多让它无法迅速清理掉血液让他睁开眼。

位置刚好……

见自己的计划奏效,泽林手中的银剑翻转摆出刺击姿势,对瘫坐在血泊中正努力清理掉眼眶周围鲜血的狼人刺过去。当他与狼人第二次交锋的时候,泽林便注意到墙壁旁的血瓶架,联想到亚楠的血疗,这想必是尤瑟夫卡治疗病人所使用的东西。他原本可以在狼人第一次发起攻击的时候使用阿尔德之印,但他无法确定狼人究竟是会被击倒,还是击飞出去,万一狼人被击飞后将目标放到还没有躲到二楼的尤瑟夫卡身上,泽林根本来不及救下医生。

泽林想干掉狼人就必须击中它,但狼人的速度奇快,他想要砍中野兽就要限制它的行动。第一种方法是砍伤狼人的四肢,这明显不现实,这只怪物比泽林之前见过的狼人都要敏锐,或许是世界不同的原因。除了砍伤四肢,他还有第二种方法,就是遮挡敌人的视线,让它根本无法对狩魔猎人的攻击做出反应躲闪,而量大又浓稠的血液明显是绝佳的工具,只需几秒的时间,泽林就能用银剑砍下狼人的脑袋,就像他正要做的一样,只还需要一秒,他就能看到野兽头颅飞起的模样……

狼人的鼻子忽然抽 动一下。

泽林心中一沉。

这只野兽的嗅觉和它的动作一样灵敏!

原本还在抹着脸上血污的狼人忽然停下动作,利爪对着向泽林所在的位置猛然一挥,分毫不差。泽林耳边甚至可以听到挥爪带起的破空声。这只狼人不只是一头野兽,他不仅擅长战斗还知道该如何欺诈敌人。为什么一名普通的病患在兽化后会变得如此精通战斗,泽林很难相信这只是一场意外而非某个老贼的阴谋。

一秒后,银剑砍入狼人的躯体中,血液瞬间从剑口中迸发而出,而狼人的爪子同样挥中泽林的胸口,但血肉四溅的场面并没有出现,只见狩魔猎人身上被命中的瞬间闪烁起一阵橙黄色的光芒,随后光芒像被击中的玻璃般破碎,但利爪也只能止步于此,因为它的主人再也没办法继续用力。

野兽的尸体无力的摊开。

泽林吁了口气,背后结成法印的右手手臂因过度用力变得有些僵硬,他抬起头,正好看到因惊讶而下意识用左手捂住嘴的尤瑟夫卡,还有她右手中用来挂起血瓶的细长铁架。女医生刚刚似乎想帮助他,她貌似只是把泽林当做一名普通的镇民,一个在她的诊所中需要帮助的人,和那些病人们一样。想到这里,泽林不由得摇摇头。

一个为了责任而拿自己的命去冒险的家伙……

“把东西放下吧,美丽的女士,结束了。”



支持.\(完*本*神*站*\).把本站分享那些需要的小伙伴!找不到书请留言!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