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进书架
第七十三章 猎人与猎物

一秒记住.\【301book\】.手机用户输入地址:m.301book.com

泽林小心翼翼将弩箭搭在十字弩上。

不远处,人影晃动,狩魔猎人半蹲在地面上,正前方大约四十米处,有四个生物正在哪里徘徊,每个人手中都有武器,上面血迹斑斑,似乎已经被使用过,可能有个倒霉的家伙在外面碰到了他们,血液顺着砍斧的弧刃滴落,在地面上拉出一条长长的痕迹。泽林端着拉紧绳弦了十字弩,瞄着他们。

三男一狗……啧啧,标准的犯罪团伙。

泽林闭上左眼,扳机上的豁口与弩箭在他的右眼前形成一条直线。弩箭非常锐利,箭头在暮色下闪着寒光。这是北境诸国中很常见的弩箭,它最大的作用并非杀伤敌人,而是穿透敌人的防御,当对抗穿着厚重盔甲的尼弗迦德人时,往往能取得出其不意的效果,之前对付的那只狼人让泽林对这些变异的兽化症患者实力有了最直观的了解,狼人的身躯非常坚硬,狮鹫银剑甚至在最后一击的时候被卡在肋骨中,对此泽林推测兽化症很可能会让普通人的身体得到强化,为了以防万一他宁愿用穿甲弩箭来对付它们。

当泽林独自走在亚楠的街道上时,他才意识到为何加斯科因在前进的时候会非常谨慎。因为兽化症患者非常危险,而且貌似拥有一定的战术思维,比如泽林经常会在转角处见到躲在后面的敌人,或者说见到一两个人正低着头蹲在墙角,就在他准备绕过去的时候突然暴起,挥着砍斧来攻击他,如果不是泽林的反应速度比常人快许多,恐怕难免会中这些镇民的埋伏。

手中的弩箭慢慢下移,最终瞄准最后面手持草叉的镇民身上,他们都背对着泽林。这是好事,狩魔猎人可以从后向前一个个的解决掉敌人而不会引起其他人的警觉,兽化症患者虽然在某些方便表现的非常精明,但在视觉和听觉上,泽林认为他们正在退化,有时他甚至可以悄无声息的从他们背后走过而不被发现。

这些小聋瞎为何会让统治这里的治愈教会如临大敌呢……狩魔猎人很不解的摇摇头。

望着不远处的目标,泽林轻轻扣动扳机,箭头朝着最后方的镇民脑袋,左边偏下的位置射去。咣当一声,镇民手中的草丛落地地上,他的身体猛然抽 动一下,失去半边脑袋支撑的身体颓然倒在地上。不过泽林只听到身躯倒地时的扑通声,因为在射出第一箭后,他立刻转身,将身影隐藏在路边的木桶后。不需要去看结果,箭矢射出去的时候就已经确定了。

第二只箭矢是碎裂型的,也就是当箭头进入体内时,箭头裂成三片或者四片,更容易切碎内脏,通常用于猎杀野兽,居住在森林附近的猎户们尤其喜爱这种箭矢。这既可以保证珍贵的皮毛不会挨太多箭变得不值钱,也可以让猎人们迅速野兽反击的可能,毕竟有时候第一箭没能让野兽失去行动能力,那么在猎人搭上第二箭的时候野兽很可能已经将他们扑倒在地。

泽林听到了大狗的喘息声。

他的预感告诉他,大狗可能注意到这里的情况。狩魔猎人靠在木桶旁,竖起耳朵仔细听后面发出的声音。

很快,爪子踩在布满尘土的地面上发出的沙沙声出现在他的耳朵中,他甚至听到大狗口中唾液滴到地上发出的滴答声。叹了口气,泽林右手摸向腰间的剥皮小刀---近距离战斗小刀要比长剑方便。

下一刻,泽林右腿发力,侧身跳出。霎时间,大狗近在咫尺的眼睛映入他的瞳孔。

仿佛蒙着一层灰雾的眼睛中毫无情感,泽林从中看到自己的倒影,但这片倒影随即被嗜血的光芒所取代,开裂到几乎要将面部分割开来的血口开始张大,泽林相信如果它的嘴全部张开绝对可以将一个人的脑袋咬进去。

只是狩魔猎人的反应速度比野兽更快,在大狗的嘴刚刚开始张大即将露出獠牙之际,剥皮小刀自下向上将它的下巴与上颚钉在一起。

一击得手,泽林下意识蹲下身,顺势抽出背后的钢剑横在胸前。他眼角余光看到最后面的镇民没有像另一人一样冲过来,而是举起和加斯科因神父左手相似的武器指着他。虽然泽林一直没能搞明白这种武器究竟是如何工作,但这不妨碍他对此进行分析。

镇民距离他有十多米远,但却做出攻击架势,泽林相信这种武器一定可以攻击到二十米外的目标,就好像拿着刀剑的人不会站在目标十米外挥砍,拉开弓箭的人不会选择站在目标身前射击,这种武器的效果必然与弓箭相似,或者说,这是一种远程武器。而它只要是远程武器,就必然有攻击轨迹,有轨迹的攻击就有办法躲开或用剑身挡住。无论是术士扔出的火球还是神射手射出的箭矢都不可能连续攻击,只要躲开第一击,二十米的距离泽林绝对能迅速结果他。

果不其然,之前在加斯科因武器上见过的火花从镇民手中冒出,泽林的瞳孔收缩到极限,他似乎看到一颗黑色的东西从金属圆筒中飞出,长年养成的战斗意识让他的大脑反应过来之前,手中的剑就挥了出去。只听一声悠扬的,金属碰撞声,某个物体撞在剑上然后被弹到半空中。钢剑上传来的强大力道让泽林猝不及防,握着剑柄的右手险些脱手,同时剑身中间多出一道黑色的豁口。但不管怎么说,他的确挡下了攻击。

后面的镇民开始对着长管武器做着什么,泽林猜他正在准备下一次攻击,此时另一名镇民已经跑到距离他只有十米的距离,没时间考虑其他的问题,狩魔猎人飞身冲向他,速度极快,快到当镇民刚刚举起手中的砍斧时,剑锋便刺穿了他的喉咙,让镇民举起砍斧的动作僵硬在半空中。等泽林转身绕到他身后,剑锋划破半边脖颈时,镇民像喝醉似的走了三步,最后载到在泽林之前藏身的木桶堆中。木桶被砸的七零八落,于是他倒在一堆木屑中。

在外面泽林没有任何顾忌,不像在尤瑟夫卡诊所中,既要考虑破坏多少,还要考虑保护尤瑟夫卡和病患们。在外面,他可以尽情的舞剑。

当最后一名镇民再次抬起头,端起金属长管时,泽林并不想和他继续玩格挡游戏,钢剑估计无法承受更多次的攻击,于是他抓起地上大狗的尸体,左手抡了个圆向镇民扔过去,正正好好砸到对方满是灰色长毛的脸上。等对方将大狗尸体从身上拉下来然后抬起头时,钢剑的剑锋便已充满他的视野。

最后将长剑从对方的尸体上抽出,泽林小心翼翼的用一块布料擦干净上面的血液。不管这些血液中究竟是蕴含着诅咒还是瘟疫病毒,他都不想去碰触。按照尤瑟夫卡给他描述的道路,他距离治愈教会的大本营不算太远,只需要在走一段时间,就能看到连接大教堂的桥梁,如果没有兽化症患者阻碍他还能更快,甚至有可能在教会猎人出发前赶到铁栅栏门前。

擦完剑刃,泽林望着手中沾满鲜血的布料,绷着嘴。

很香的感觉……

叹了口气,狩魔猎人摇摇头,将布料窝成一团扔到地上。

我在想什么……



支持.\(完*本*神*站*\).把本站分享那些需要的小伙伴!找不到书请留言!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