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进书架
第七十七章 军道杀拳阿梅利亚

一秒记住.\【301book\】.手机用户输入地址:m.301book.com

多亏有人帮忙指路,泽林才能在日落前找到屹立在最高处的治愈教会大教堂。按照那位女性的描述,他之前一直在教会镇外围区域转圈。想想,多亏能遇见一个愿意和他交流的人,否则等到天黑他估计到找不到正确的道路,很可惜泽林身上没有钱,也带亚楠常用的血液,没有可以酬谢这位有技术的女人的东西,最终,他只能告诉对方,如果晚上她一个人在家中感觉很危险的话,可以到欧顿小教堂去,那里有一名巫婆,应该是一处安全的地方

虽然不了解这个世界的巫婆,但如果她是一名类似于法师的人物,她的居所想必非常安全,至少那些只会挥舞火把草叉的兽化症患者不会袭击那里。至于尤瑟夫卡的诊所,泽林不认为她一名手无寸铁的女人能安全穿过许多兽化症患者占据的区域平安抵达

“嗯~我准备了许多熏香,应该能度过今夜”女人慵懒的挠了挠卷发“废弃的小教堂可不是适合放松的地方,如果是平常时期我倒不介意换个招待客人的地方,不过今夜.....多谢你的好意,我记下了”

治愈教会的大教堂非常宏伟,巨大的拱门至少六米之高,拱门正面的两侧是高高耸立的尖塔,优美的线条将墙壁上的花纹雕刻令人赏心悦目,泽林站在教堂前的小广场前,甚至必须抬起头来才能仰望教堂上的尖塔,如此规模的教堂,不由得让泽林感慨这个世界的建筑水平,当建筑过高时,地面就会因为承受不住建筑的重量开始下陷,因此建筑的地基非常重要,虽然泽林不是建筑上的专家,但与艾尔斯相处的一段时间内对建筑问题也有些了解,比如在山地上打地基不是件容易的事,更不要说将整座城市建在山坡上。而无论是亚楠还是教会镇,这里的建筑工匠所拥有的水平远远超出矮人的知识

教堂的木门紧闭,周围没有一名守卫,没有猎人没有圣职者,泽林站在门口,有些纠结的望着大教堂,周围甚至没人能来告诉他,现在是否可以进去。曾经狩魔猎人以为神殿是可以随便进入的,直到有一次他前往西纳赛尔的梅里泰莉神殿时才明白,你永远不知道神殿关闭的木门后面就是是一名正在祈祷的信徒还是换祭祀服的修女

站在门口处稍稍等了一会。和下面的居民区不同,大教堂附近没有多少人,他很想像之前那样找个态度不算恶劣的人询问一下,现在进入教堂是否合适。很可惜,一直没有人能过来为狩魔猎人解答疑惑

回头望了眼只还剩下一半的太阳,泽林又看了眼手中的书本和信封,叹了口气。时间不多,他需要见到这里的主教,只希望主教是名诚实的和善人,当然也不能排除是另一个查培的可能性,如果是后者,泽林恐怕要考虑顶着夜色回到尤瑟夫卡诊所的问题。走到木门前,将一只手搭在上门用力向前推动,随着门轴与石板摩擦发出的咯吱声,教堂大门被缓缓打开,尘土随着木门的震动落到泽林手臂上,让他不由得皱起眉头---这座宏伟的教堂已经很久没有访客了

如同灰尘所表明的,教堂中悄然无声,放眼过去,空荡荡的教堂里面只有让人望而生畏的雕像,那些雕像有着奇怪的网状的脑袋,明明是人型的身体却有完全非人的头颅,而这些网状脑袋,泽林注意到,它们有许多眼睛,无论站在任何位置,泽林感觉他都在被这些雕像所凝视。这些怪异的雕像整齐的排列在楼梯两侧,它们举着长长的长矛,矛尖在空中交错着,走在楼梯上仿佛即将走上刑场一般压抑。

楼梯很高,目测有三层楼的高度,皮靴踩在石阶上发出清脆的响声,泽林小心翼翼的走着,这让他想起踏入怪物巢穴时的景象,走上长长的阶梯,每一步泽林心中的疑惑就加深一分什么样的宗教会将自己的教堂建造成这种模样呢,这可不利于信众的牵扯和供奉钱,除非这个所谓的治愈教会有另外的打算

泽林最后停足在阶梯终点,看着那个华丽高贵的教堂大厅。大厅异常的高,三层楼,或者四层楼高,天花板上雕刻着许多壁画,但似乎都因岁月的原因变得模糊不清。在他的正前方,是一个精致的雕像,同样是一名穿着斗篷的女人,不过和之前那些布满灰尘,甚至有些破旧的雕像不同,这座雕像精美,还闪闪发光,如同镀了一层金一般。

雕像是一个带着天使翅膀的女人,她身穿着柔软的长袍,手中拿着一个倾倒的水壶,向下面的祭坛倾倒着神圣的液体,虽然里面早已空空如也,雕像下面拜访着某样东西,距离实在是太远,泽林只能看清大概,不过和雕像比起来,他更在意雕像下面一个身披白袍的女人,这应该就是信徒口中提到的代理人阿梅利亚。她背对着泽林,跪着地上好像是在祈祷,虔诚的祈祷,同时一阵微弱的祷言随着泽林前进的步伐,渐渐飘入他的耳中

“……我们对鲜血的渴望……不断满足着我们……”

“……平缓我们的恐惧……”

泽林的脚步很轻,这位年轻的女主教没有注意到身后出现的外乡人,依然沉浸在自己的祷告中。银白色的发丝从代理人的兜帽中漏出,她的两手似乎抓着什么,口中念念有词,从她的声音判断,这位代理人的确很年轻,甚至要比泽林想象的年轻

“……寻找旧神之血……”

“……注意人类的脆弱……”

“……他们意志薄弱,思想幼稚……”

站在代理人身后,泽林静静听着对方的祈祷。贸然打断一名信徒的祷告不是友好的行为,就算是最温和的南妮卡修女都不会有人希望见到她祈祷时被无故打断后的模样。这位主教的祈祷千篇一律,反反复复只有那么几句话,狩魔猎人从中分辨出几句话,无非就是寻找古神之血,畏惧古神之血。这应该是治愈教会的信仰,他们信仰神的血液?奇怪的信仰,诡异的信仰,甚至还不如对火焰的信仰更让人感到安心,火焰多少能带给人温暖,但血液,只会让人联想到邪恶与杀戮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当女代理人第十三次念出相同的祷言后,泽林小心谨慎的走到她身后,尽量希望自己的声音不会吓到对方。不能再继续等下去,他很怀疑这位代理人是否会祈祷整个夜晚

“Ex......”

泽林的声音刚刚从口中脱出,猛然间,代理人抬起头,张大嘴,不过发出的不是人类的声音,却发出震耳欲聋的惨叫,那小巧的身躯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开始扭曲起来,她的皮肤被撕裂,毛发速度的生长,她双脚向后弯去到极限,然后就是清脆的骨头断裂的声音,而断裂的骨头又迅速的愈合,凝聚成扭曲的模样,血液险些溅到泽林身上

对方发出的尖叫让狩魔猎人下意识抬起手臂挡住眼睛,后退几步,等他放下手臂后,眼前位置已经没有了代理人阿梅利亚的身影,取而代之的则是一只有着山羊角,蒙着眼睛的巨型怪物。银白色的长毛像披风般搭在怪物背后,如果不是怪物身上的衣服碎片,泽林很难相信这就是刚刚牵扯祈祷的银发女孩

“Excuse me?”



支持.\(完*本*神*站*\).把本站分享那些需要的小伙伴!找不到书请留言!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