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进书架
第八十章 天堂之火

一秒记住.\【301book\】.手机用户输入地址:m.301book.com

火焰霎时间点亮了整个大教堂

白羊怪物哀嚎着,骤然冒起的火焰让她措手不及,原本地面上酒精的火焰并不足以挡下此等体型怪物的脚步,但持续释放的伊格尼法印硬生生让地上的一滩火苗瞬间冒到两米多的高度。火焰舔着她的腿部和背部,上面原本漂亮的白色羽毛变得焦黑,而易燃的毛发更是在粘到火焰后将周围的羽毛连带燃烧起来,若不是这片火焰的范围较小,怪物只需一步便可跳开,否则这份陷阱能给泽林带来更多的优势

“我几乎烧掉了所有的酒精饮料,至少价值一百奥伦。还有原本能当做炼金药剂矮人烈酒,至少还能兑换一百三十多枚上好的奥伦币,不算上坏掉的瓶子”泽林低着头嘟囔着,趁怪物正将注意力放在身上的火焰时,他一只手伸进布袋中,把里面的由麻绳串到一起的几包草药袋拉出来,随后一甩手,布袋顺着台阶滚了下去。反正里面的玻璃瓶已经所剩无几,剩下的大部分都是面包腊肉之类的东西,再加上作为缓冲的稻草,与其再把布袋背在肩上,倒不如扔下去更安全些

“然后我这个傻瓜还要把珍贵的草药像垃圾一样扔到火中”泽林虽然抱怨着,但手中的动作丝毫没有放缓。许多草药被一股脑扔进火焰中,火苗似乎都因为这些珍贵的东西高兴起来,但酒精的燃烧时间无论如何也无法和木材相比,伊格尼法印更是加速这一过程,虽说有了新的薪柴,可火焰却已经不如刚开始时猛烈,总而言之,泽林的时间不多,一点都不多

“但是却没人会因此付给我报酬,一个马克银币都没有”腿上的伤让他失去了趁火焰爆发后的追击机会,这属于不可控的意外情况。泽林感受着腿上传来的痛觉,他快速调整身体,让全身的动作尽量与受伤的左腿互相适应,以期望接下来的战斗可以保证身体的协调性,不会在一次跳跃中摔倒

“可故事里说至少有三千奥伦等着我,可我应该到哪里去拿我的报酬呢”等做完手中的工作后,泽林将最后几袋草药扔到教堂中的其他几个位置时,白羊怪物也从如跗骨之蛆般的火焰中回过神来。只见她原本漂亮柔顺的羽毛变得焦黑,火焰的舔食不是会让人感到舒服的事情,特别是下半身和手臂,估计她试图用手掌去灭掉这些火焰才导致这种后果。她右手护紧手掌中的东西,左爪搭在地上,表情似乎有些扭曲,她看起来也会感到疼痛,不像某些诅咒怪物,受伤只会让他们更加疯狂

泽林小心翼翼的踱步,他不能继续后退,后面就是阶梯,如果走下去怪物可以很轻松的自上而下对他发动攻击。如果不是打算将怪物引入陷阱,最好不要轻易示弱,特别是当你处于下风时。这句话是他作为学徒时听到过的,对此他一直铭记在心

快速绕了个弧形,泽林贴着墙边向大教堂内部撤退,他小心翼翼的走着,尽量不让自己的脚步变得不自然。怪物似乎想防止他逃走,就在狩魔猎人刚刚动起来的时候,她就快速移动到阶梯口处,将最明显的退路封锁,很快,他们又回到开始的情况,只不过两人调换了位置,变成怪物位于门口而泽林站在圣像面前

视线快速扫过周围,被撒上液体的地方在月亮的映照下闪闪发光,不知何时,西山上挣扎的落日终于沉入地平线下,将天空的位置让给惨白的月亮。对此泽林心中不由得惊讶起来,这场战斗绝不是两个人在角落中悄无声息的对决,仅仅是刚才代理人怪物的扑击就足以让外面任何经过大教堂的人听的一清二楚,可战斗持续这么长时间,却没有一个圣职者,甚至一个路人进来查看情况,再考虑到面前这位变为怪物的治愈教会代理人,泽林心中不由得泛起一丝不详的预感

猎杀之夜,教会镇真的是一处安全的地方吗…….他有太多太多的疑问,见得越多,疑问不仅没有减少,反而更多,但要想解惑,他必须先保证自己活下来

泽林站在她面前,但白羊没有继续进攻,而是站起身,两手合拢低下头,怪物的脑袋下似乎在念叨什么,很快,一股暖人心扉的柔和光芒以怪物抱住的双手为中心亮起。当光出现后,泽林马上意识到这股光究竟能做些什么----怪物身上的烧伤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消失,取而代之的则是有着健康红润色的新生皮肤,从背部开始,到腹部,皮肤和羽毛都在快速增长,就好像被释放了魔咒。不过光芒最终没能蔓延到腿部,一颗反魔法之尘炸弹砸中她的额头,爆炸的冲击力让她不由得向后仰去

“该死的,我可不想再增加难度了,故事里可没提到过怪物居然还会魔……”

泽林的话被怪物的扑击打断

又一次,狩魔猎人一个翻滚从怪物身下躲过,等怪物扭过头,火焰重新覆盖她的视线。当她打算向刚才一样,绕过这堆火焰,将猎物逼到角落然后用巨爪拍得粉碎时,却发现她的腿有些不受控制。紧接着,又是一道火焰从怪物右侧冒起,伴随着刺鼻的黑烟,无力支撑身体重量的腿部让她不得不趴在地上。随后,又一道火焰从左侧冒起,和怪物背后的圣像一起把她围住

至于狩魔猎人,他隔着火焰,盘腿坐在阿梅利亚不远处,正将一瓶魔药往嘴里灌去

“附子草,蚕花,混合在一起可以驱邪,燃烧冒出的黑烟在接触到血液后会产生有毒物质,多亏你的巫术没能治疗腿上的剑伤”泽林抹掉嘴角残留的魔药,手中没有清水让他漱口,水壶和布袋一起躺在阶梯下的教堂大门处。他啐了一口,像是对阿梅利亚解释,又好像在自言自语的说道“白蜂蜜真是一如既往的有效,一如既往的苦,拜你所赐,我还要喝一点魔药防止在放到你以后顺便把自己也放倒”狩魔猎人的身体对毒性有很强的抵抗,但为了以防万一,他要做好各种各样的准备

经过一段时间的总结,泽林注意到,只要自己和对方拉开距离,那么她一定会直接扑上来。所以他才会不停的绕圈,找机会让自己既能和她保持距离,还能站到刚才阿梅利亚所站的位置,因为那个位置正是他提前布置好的陷阱。

至于门口时的火焰,泽林并不打算只靠这点火焰就能击败对方,哪怕她身上有许多干燥的毛发,他真正的目的只是让阿梅利亚腿上被砍出的伤口感染毒素,只要经过一段时间的运动,估计等对方扑入陷阱时,正是毒素发作的时候

毕竟猎魔人不是术士,像靠火墙挡住怪物未免太过异想天开

望着正被金雀花,榛树,刺柏燃烧冒起的烟尘环绕的怪物,泽林叹了口气,将魔药放回腰间的小皮包中。等火焰熄灭后,如果走运,他能见到一个与常人无异的女孩,可能身上沾满烟灰,腿上会有两道难看的伤痕,正因为毒素变得发紫,肿胀,但会是个人类。如果不走运,他会收获一个虚弱的怪物,一个只能用伊格尼之印烧死的怪物最后被银剑砍下脑袋的怪物

“会是好运吗……”

支持.\(完*本*神*站*\).把本站分享那些需要的小伙伴!找不到书请留言!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