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进书架
第八十二章 亲人

一秒记住.\【301book\】.手机用户输入地址:m.301book.com

纯白的绢丝手套因不停的抹掉额角汗滴而变得有些黯淡,尤瑟夫卡揉了揉发酸的眼角,伸了个懒腰

夜深了,月光透过诊所二楼的窗户映照入过道中,剩下的几名病患靠在过道的墙壁旁沉沉睡去,每人之间都相隔很远的距离。白天的惊吓让他们疲惫,困倦,不停的怀疑彼此,又累又渴,精神几乎随时处于崩溃的边缘,女医生不得不好生安慰鼓励他们,让他们冷静下来,告诉他们,让他们相信自己身上没有携带兽化症瘟疫,不必担心出现新的危机

尤瑟夫卡用非常专业的语言向病患们描述兽化症爆发前的征兆,说的全是些病患身上没有的状态,确定那些绕口的专业名词能在病患心中建立信任,目的就是为了让他们放下疑神疑鬼的心态。高度紧绷的精神不利于他们的身体健康。至于她所说的究竟是否是正确的,尤瑟夫卡自己也不确定,但这里是诊所,她是唯一的医生,如果就连她都表现出迷茫,不可靠,那么其他人还能依靠谁呢

女医生两腿并拢坐在二层楼梯口的木门后,妹妹作为礼物送给她的书本放在大腿抚平的长袍上,身边木质地板上,十多件信封整整齐齐的摆在一起,许多信件的边角已经因多次阅读变得卷折。这是妹妹寄给尤瑟夫卡的所以信件,每当结束劳累的一天后,晚上她就会把礼物和信件一起拿出来仔细阅读一遍,虽然与妹妹两地相隔,只有读着这些信件,尤瑟夫卡心中的思念才能减轻几分。

白天,在病患和访客面前,她是坚强的,专业的医生,温柔知性,有礼貌待人和善的尤瑟夫卡,可在晚上,独自一人时,她只是个孤独的人,一个柔弱的人,一个思念亲人的人。妹妹,这是她唯一的亲人,世上最亲近的妹妹。今晚是猎杀之夜,这个可怕的夜晚她无法与妹妹一起度过,无法互相慰藉,也只有看着这些曾经的来信和礼物,才能让她感觉妹妹其实就在身边,就在耳边安慰她这个明明很柔弱却非要强撑出坚强模样的姐姐

‘姐姐,今天埃尔维斯神父终于允许我给你写信,太好了,告诉你一个好消息,我通过了神父布置给我的考验。姐姐你可能不相信,考验实在是太难了,可惜我不能向你详细描述,约瑟芬修女说她会检查所有信件,她说我们必须学会保密,你一定会原谅我的,对吧。多亏我们和父亲一起穿过亚楠外围森林的经历,否则我就不能留在教会镇继续进修知识而是要到亚哈古尔去做帮手,其实我也很想去亚哈古尔,好心的神父说父亲的尸体就是被带到亚哈古尔安葬,我想去祭拜父亲,告诉他我们现在生活的很好,不要担心我们

还有,今天下午阿梅利亚主教会在大教堂接见我们,是主教耶!姐姐你一定也很想见到她吧,等到晚上见到约瑟芬修女的时候我问问她,什么时候能让我回亚楠一次,到时候我们姐妹一定要好好聊一聊’

第一封信有些老旧,四个边角几乎都卷了起来,能看出来这是很久前寄来的,是由一名带着面具的神父带到诊所,那时尤瑟夫卡还不是诊所的主治医生,这栋诊所还被称为德洛丽丝诊所,大概在三年前,德洛丽丝医生被教会召回,诊所外的门牌名才改为尤瑟夫卡。可惜直到现在尤瑟夫卡再也没能见到过那位敬爱的老师

‘抱歉姐姐,上次我问修女什么时候能让我回去一次,结果约瑟芬修女说在学业完成之前我都不能离开教会镇,还因为我的想法罚我擦了三天的路边雕像,哦….一想起来我的肩膀还感觉好酸痛。

不提这些,姐姐你最近过得还好吗?我们最近的课程越来越繁重,听神父说我们迟早能变得和那些善良的血疗师们一样,我们可以接触到更伟大的事情,但在此之前我们要增加视界什么的,真是头疼耶,姐姐你有可以治疗头疼的药物吗,和我住在一起的人好像和我一样,课程多的让我们都很难受。我不能写太多,否则就来不起去要今天的血液了,希望你一切安好,姐姐’

尤瑟夫卡的嘴角微微翘起,她还记得看完第二封信后,当时自己急急忙忙的去翻书,找任何可能治疗头疼症状东西的样子,结果最后送信圣职者回去的时候提着一个包裹离开的诊所。那时自己想必给妹妹造成不小的困惑吧,还有送信的圣职者先生也是,但万幸的是,妹妹的头疼后来的确好了,就像她在第三封信里提到过的,她的头疼消失了,神父夸赞她,告诉她可以学习更深奥的知识,那封信可是妹妹写过最长的一封,喜悦之情溢于纸间

第四封信,第五封信,第六封信,妹妹几乎每过两个月就送来一封信,大概在多久前呢,好像是第十封信的时候,妹妹差不多隔了半年时间才送来下一封信,不知为何,里面的语言不再那么热切。尤瑟夫卡安慰自己说,那只是因为妹妹非常累,她要学习教会里伟大崇高的知识,变得知识渊博受人尊敬,不像她这个没用的姐姐,待在采光不好的诊所中整天和病人打交道,估计一辈子都嫁不出去。不过尤瑟夫卡是从心里为妹妹感到自豪,能在伟大仁慈的治愈教会内工作,如果父亲还活着的话,也会这样想吧

‘好久没写信了姐姐,时间过的真快,不过汲取知识和喝下鲜血鸡尾酒一样让人心情愉悦呢。你不要担心,我这边生活的很好,今天下午我还要继续去研究符文知识,就先到这里吧,等下一次有空的时候我会再给你写信的’

这封信和其他几封比起来比较新,上面还残留着一股清香,尤瑟夫卡看着信件就可以想象得出,妹妹坐在自己单独的书房中,一边考虑着深奥的知识,一边揉着额头考虑该怎么给姐姐写信,结果最后因为时间问题只能写下寥寥数笔的景象。

尤瑟夫卡不怪她,她还连忙回了一封信,告诉妹妹一切以她的研究为主,如果时间很紧张的话就不要再写信浪费时间了,姐姐这里过得很好,千万不要因为挂念姐姐耽误了自己的学业和研究工作,让教会中的神父导师们生气。

当然,虽然信里说不要再寄信,但每一次收到新的信件,不管多久,尤瑟夫卡心里总是能高兴很久,经常深夜躺在床上,睡觉前来回看好多遍,就像现在她所做的一样。妹妹的字迹变得越来越漂亮,本人也和字迹变得一样吧。虽说是双胞胎,但能在治愈教会中熏陶成长的妹妹肯定比整天在绷带血瓶间来回奔波的姐姐更有气质

可这一次,尤瑟夫卡的独处时间没能持续太久,就在她沉浸于对妹妹的思念和回想时,身边诊所二楼被木栓挡住的门外,忽然响起的敲门声打破了她思绪



支持.\(完*本*神*站*\).把本站分享那些需要的小伙伴!找不到书请留言!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