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进书架
第八十三章 访客

一秒记住.\【301book\】.手机用户输入地址:m.301book.com

“有人在哪里吗?”

尤瑟夫卡小心翼翼的放下信封,把书本压在上面不让信堆变得凌乱。她蹑手蹑脚的走到木门前,竖起耳朵聆听外面的声音。猎杀之夜已经开始,这个时间还会在小镇外行走的人,除了猎人就只有那些疯狂的兽化症患者们,可兽化症患者虽然很有威胁,却不会主动攻击住所,躲在室内或它们视野范围之外的地方非常安全

曾经尤瑟夫卡的诊所接收过兽化症患者,那时数量只有一两个,但在城镇中引起巨大的波澜,因为许多人都知道当初旧亚楠的悲剧。兽化症瘟疫渐渐吞噬所有人,直到某一天晚上,瘟疫大规模爆发,许多待在室外的人都感染上瘟疫变得疯狂,虽然没有确切的结论表明瘟疫会随着空气传播,但尤瑟夫卡还是在太阳下山前将门窗全部封闭

外面没有回应,但的确有人站在门口,因为它再一次敲门,敲门的力道越来越强,尤瑟夫卡下意识后退两步

“哇!放轻松,放轻松,不要这么紧张”尤瑟夫卡捂着胸口深吸了口气,她听说过许多关于猎杀之夜的猎人们的传言,他们的身上沾满鲜血,会杀掉任何被认为有可能感染瘟疫的人。诊所中还有几名病人,如果猎人进来,很难保证不会把他们当做潜在的感染者全部杀掉,她不能让这种事情发生“你是猎人吗,你……是不是在执行猎杀行动?”

依然没有声音传进来,不过敲门声消失了

“抱歉,我知道你为了这座城市,为了我们做了很多。我知道猎杀很辛苦,很累。但……请你再支持一会吧。我真的不能够给你开门”尤瑟夫卡谨慎的安慰着外面情绪貌似有些激动的猎人,她盯着挡住木门的门栓,只是个两指厚的木板,但如果有人想要强行破门……

尤瑟夫卡不敢继续想下去,她心里泛起一丝恐惧,或许外面就是一个正打算冲进来把所有人都杀死的兽化症患者,但她是诊所的主人,这里唯一的医生。尤瑟夫卡清了清嗓子,语气缓慢而坚定“我是这里的医生尤瑟夫卡,虽然很抱歉,但是我不能够为你开门,我不能让病人们暴露在危险的环境里面,请你谅解”

尤瑟夫卡静静的等待着,可惜,她没有听到离去的脚步声,敲门声紧接着又响了起来,像鼓点一样越来越急促,也许用砸门来形容更符合

她必须做点什么

“如果你真的需要的话,我,我……请拿着我的采血瓶吧”尤瑟夫卡小跑的附近的金属架旁,从中取出一个做工精致的玻璃瓶。玻璃瓶上面由橡胶皮管连接着金属针,而小瓶中,猩红的鲜血随着女医生跑动来回摇晃,最终她在门前弯下腰,将小瓶从木门玻璃的破碎点中递了出去“求你了,这是我能做的一切,拿着它离开吧,祝你猎杀顺利,我会为你祈祷,希望你满载而归”

然而,她递出的血瓶并没有人去接,沉默的来访者好像叹了口气,它终于开口。不是兽化症患者的狂野声,不是猎人们的低沉声,而是尤瑟夫卡无比惊讶,又无比熟悉的声音---一个与她相差无几的声音

“我是来找人的”

泽林坐在神像石台旁,把布袋放在身边盘算着还剩下多少东西。损失不小,草药少了许多,关键是没有矮人烈酒他就没办法调配新的魔药,所幸武器装备没有多少损坏,否则在这个地方,他可找不到能修理武器的铁匠,至于猎人们使用的武器,明显都是些技巧性武器,不适合他使用,只是这些可以变形的武器让泽林感到很惊讶,比如他面前这个手斧,他之前在加斯科因手中见过相同的一把,而这一把是在圣像后面一具尸体上发现的

那么穿着猎人衣服的男人似乎是遭到袭击,背部触目惊心的抓痕让泽林直接放弃检查是否还能抢救的可能性,断气多时,无论是什么人都不可能做到让死者复生,至少,狩魔猎人做不到,他也没听说过有什么人可以做到

武器的机关非常巧妙,斧柄与斧刃并非直接相连,而是由一种轮状物体拼接而成,然后在转轮外包裹着两片铁壳,里面的东西泽林看不到,不过估计看到了也无法理解里面的构成原理。这不符合他脑中的常理,一般来说武器的手柄与刃的链接越结实越好,谁也不希望见到自己的武器在一次交锋后只剩下半截木棒,但这不妨碍他设想一种新的长剑,一种可以在战斗时突然变长的器,哪怕只有一根手指的长度,也足以当做杀手锏使用

“尤瑟夫卡?”

“嗯,她的妹妹,我想应该也是姓尤瑟夫卡,你是这里的主教,肯定知道这里的人吧”

如果想找一名市民,就到城镇大厅中找市长或者管理人口统计的书记官。如果想找一名村民,就去见见村庄长老,或者最年老的人,他们几乎村子里所有人。要是想找修女,如果是正当理由的话就去问问教堂的主教,非正当理由就看看能不能找到她在教堂中的朋友,对于送信这件事很难归入不正当目的这种

阿梅利亚同样斜靠在石台下,身上盖着一件破碎的猎人风衣,就是从那名死亡猎人身上得到的。泽林本以为这位代理人会对死人身上的东西厌恶,但阿梅利亚只是面无表情的看着他递过来的衣服,伸手接过来胡乱的把自己裹住,衣服勉强遮到大腿中部,小腿上溃烂的伤口暴露在空气中,可女主教毫不在意身上可怕的伤痕,也不在意这件破碎的衣服能起到多少避寒效果。泽林见过这样的神态,当他路过艾兰德,见到许许多多辛特拉的难民时,他们许多人都抱着相同的神情---麻木,只是为了活着而活着

“我听说过这个名字,圣歌班的人……呵,呵呵,圣歌班”阿梅利亚自嘲似的笑了几声“你想找圣歌班的人吗……你不应该到这里来的,这里只是治愈教会……只是个普通的教会,什么都不算的普通教会”

“我不关心你们的纠纷,我只想知道能在那里找到她……还有这里究竟发生了什么”

时间过了很久,他与白羊怪物的打斗声绝对可以让外面任何人都听得清清楚楚,可现在已经入夜,没有任何一名路人或圣职者前来查看情况,甚至都没有人在意大教堂中的尸体。尸体,又是尸体,和教会镇前石桥上的尸体一样,无人在意,无人问津,仿佛死掉一个人就好像死掉一只麻雀一样,甚至还不如麻雀,反倒更像一只蚂蚁被踩死,没有人愿意在意这种细枝末节的小事

可这些都是人,不是蚂蚁

“圣歌班我只知道一件事……”阿梅利亚两眼盯着手中的金色圆盘,她解释说这东西名叫怀表,至于这东西为什么对她那么重要,阿梅利亚没说,泽林也没问“猎杀之夜开始时,他们要派人去亚楠中心,派一个有亲人在亚楠诊所工作的人,应该就是你提到的尤瑟夫卡医生的妹妹,她要去执行一个……神圣的计划。我不知道那是什么,我只知道那与他们经常提到的升华有关。至于这里发生了什么…….呵,呵呵,哈哈哈,我们谁都逃不掉的,只是在苟延残喘而已,只是苟延残喘……”

阿梅利亚呜咽起来

“我用一堆材料解除你的魔咒可不是让你像不死人一样活着”泽林摇摇头,虽然不清楚为什么一个教会的主教会变成这种模样,但很明显,在找到医生解决她的腿部问题前,她需要先解决心理问题。说着,狩魔猎人解开腰间皮带掏出东西“如果你真的找不到人生目标的话,我不介意给你一个”



支持.\(完*本*神*站*\).把本站分享那些需要的小伙伴!找不到书请留言!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