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进书架
第八十四章 不是撤退,只是战略转进

一秒记住.\【301book\】.手机用户输入地址:m.301book.com

“你需要医生”

月光透过大教堂顶部的三道天窗映照在巨大的金色圣像上,周围一片寂静无声,若不是塌陷的地板和石柱上的裂纹,很难相信就在不久前,这里爆发过一场战斗。就像阿梅利亚所说的那样,这座治愈教会的大本营似乎已经无人问津,甚至都没有一名圣职者到这里来点亮那些熄灭的蜡烛,如果不是阿梅利亚在这里,泽林说不定还会以为来到一处废弃的地方

泽林将一张医生牌扔到面前,他的视线移动到阿梅利亚的小腿上,顺手将一张攻城军士放回场上

“你并不重视医生,你说血疗,说实话,作为一个外乡人我对血疗的效果持怀疑态度”泽林望着年轻主教身上的伤痕,心里估量着对方的身体状态。外面的时间仅仅是到深夜,可伤痕腐化的程度远远超出他的预期,对于伤口中流出的黑血,特别是喝下稀释的白蜂蜜后,貌似有什么东西在阿梅利亚的伤口处发生了冲突,结果导致伤口周围的皮肤由淤血的紫色渐渐变为黑色,面对这种情况,泽林找不出腐化外的形容词。

“也许你说的是对的……”阿梅利亚低着头,手里的七张牌就那么放在面前,毫不在意会被对手看到。对这种敷衍的行为泽林不由得皱起眉头“可你又有什么办法呢……没有,什么都没有……畏惧古神之血…..我们应该畏惧,是的,畏惧,如此可怕,我什么都不想知道,当你面对可怕的力量时,我们这些微不足道的人类又能做什么呢,只有趴在地上祈求这一切能平安度过”

“我不得不说,你很聪明,阿梅利亚”泽林低下眼扫过银发女孩的场牌,同时还稍稍瞄了一下她一直捂住肚子的右手,或许是因为药剂的问题,哪怕是稀释的白蜂蜜,哪怕白蜂蜜只是用于解毒的药剂,普通人类的身体也会因此产生不小的痛苦。泽林推测是因为药效导致腹痛,但这不算坏事,至少药剂起作用了“我给你说了许多规则,里面还带着各种难懂的名词,不过你很快就抓住了重点。只要战斗点数足够高,一切都不是问题,所以你在混搭的时候挑选了所以点数高的卡牌,嗯,我手里无法被天气影响的英雄牌你全挑走了”

“不,我只是个傻瓜……被扔到代理人这个位置上的傻瓜而已……”

见阿梅利亚又开始变得低沉,泽林叹了口气“好吧,我不是来探讨就究竟是聪明还是傻瓜的,我可不认为世界上会有一个既善良又邪恶,既慷慨又自私,既虔诚又恶魔附体,既忠贞又天天勾引别人老婆的家伙,除非他是精神分裂,就好像你不可能一时聪明一时又变得傻乎乎的,虽然你真的会傻到不听正确的建议”

“人人都会说话,圣诗班的人用花言巧语塞住我的耳朵,信奉曼西斯学说的人用威胁恐吓我,我本以为治愈教会是为亚楠带来神的旨意,带来福音的教会,神将血疗传授给教会,教会则用血疗拯救其他人……现在一个自称不是猎人的猎人用花言巧语说教我”阿梅利亚无力的仰起头,望着圣像台下那颗破损的野兽头骨。月光的映照下,金色圣像显得宁静而美丽。端着陶罐做出倾倒姿势的女人如同天使正为世人洗礼般圣洁,可她所洗礼的结果,只是一颗可怕的怪物头颅

“本应该是这样的…….本应该是这样的……”

泽林深吸一口气,把手牌叠在一起握在手中“你刚才说的没错,这种局面我不可能赢你”

阿梅利亚用怀疑的眼光盯着狩魔猎人,似乎想要从狩魔猎人的神色中找出任何一丝欺诈的痕迹

“你认输?”

“当然,这回合我输了,愿赌服输”泽林耸耸肩“你难道以为我从来没有输过吗,嗯,我输过,还是好多次,虽然你可能听不懂。我曾经被一只皇家狮鹫兽追着躲入灌木丛里,或者被一只逼退,我杀了它但代价是险些因失血过多而死,那个白痴以为自己赢了于是咬了我一口,于是它被毒死了。对于猎杀高等吸血鬼的委托我从来不接,因为我知道我打不过它们。有些村庄会贴出告示说希望有人帮忙救回被狂猎掠走的村民,对此我也不会接受,因为这种问题不是我能解决的,虽然我会为那些价值不菲的回报感到心痛,可我不会继续挂念”

“你不明白……”

“是的,我的确不明白”泽林将场面上所有卡牌全部推到弃牌中“我的确不明白你经历过什么,知道些什么,事实上就在一个小时前我们还是敌人,你恨不得将我拍进地板中去,两个小时前,我甚至都不知道这世上还有一个叫阿梅利亚的蠢女孩”

“那么你……”

“你的下一句话是‘那么你就没资格对我说教’”

“那么你就没资格对我说教”

一时间,气氛冷了下来。阿梅利亚撇过头去,不愿意直视泽林的眼睛,泽林则是继续看着阿梅利亚,又好像对她的银发产生兴趣,过了好一会,他才重新开口

“我人生中经历过的战斗至少有一百次,什么样的人没见识过,我知道你在想些什么。我也见过许多可怕是事情,牧场中不再长出牧草,农田中的种子全部死在土地中,生活了数十年的家园因为某个领主愚蠢的念头在战乱中焚毁,甚至为此背井离乡,但人总要活下去,生活还要继续。我有时会接到好几个委托,让钱袋中塞满金币,有时也会因为好长时间遇不到需要狩魔猎人的人,身上毫无积蓄,如果每一件倒霉的事情都要去记得,说不定我早就疯掉了,忘了它吧,阿梅利亚,就像这个牌局一样,如果重新开始的话,你认为到底是谁更有优势呢”

说着,泽林将手中一张八点战斗力的攻城车扔到场上

阿梅利亚低下眼看着她剩下的牌,刚刚她把所有战斗力高的卡牌全都扔了出去,结果此时她只剩下几张最普通的牌,战斗力只有两点的牌。女代理人的卡牌泽林看得一清二楚,狩魔猎人把自己手中的牌放在地面上,很明显,无论代理人怎么做,都不可能在点数上赢过他

“有时候我经常会用这一招,故意示弱让对方把所有的好牌一次性用出来,然后弃权,让他的好牌全变成垃圾。有时候放弃不见得是懦弱,只是一种方法而已”

阿梅利亚望着手里的一张卡牌,沉默不语,最终她把卡牌握到手心中---私枭医生

“走吧,阿梅利亚,我不认为这里是个安全的地方”泽林收拾起剩下的卡牌,重新塞回背包中,扭头看向祭台上的野兽头骨,这块头骨给他一种毛骨悚然的感觉,他不想继续待在这里,一刻都不想“这里有没有驮马,如果有的话能方便许多,没有的话我只能扶着你…..好吧,背着你,我知道一个地方,就在亚楠中心,就是拜托我来这里的女医生,她肯定有办法帮助你….肯定有”

至于欧顿小教堂的红衣巫婆,泽林对她并不了解,至少不如对尤瑟夫卡那么了解,就他个人而言,诊所明显是比小教堂更安全的地方。而且,不知为何,矮人朋友对他说过的那一番话总是在狩魔猎人耳边徘徊不去

‘你说呢,狩魔猎人,说不定就当你在意的人最需要你的时候,你却根本不明白发生了什么,还做着一些自以为是的傻事’

支持.\(完*本*神*站*\).把本站分享那些需要的小伙伴!找不到书请留言!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