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进书架
第八十六章 不只是童话

一秒记住.\【301book\】.手机用户输入地址:m.301book.com

尤瑟夫卡昏昏沉沉的睁开眼睛

眼角有些干涩,喉咙也有些疼,手指微微抽动,身体仿佛重新开始运转,一股难受的酸麻感涌上来,没有抑制住的呻吟从嘴角漏出。她张张嘴,带着一丝朽木气味的冰冷空气涌入肺中,模糊的视线渐渐焦距在熟悉的天花板上,女医生一动不动的躺在地上,双眼茫然,大脑一片混乱。

转动有些僵硬的脖颈,尤瑟夫卡的视线渐渐扫过周围,凌乱的信件四处散落,妹妹的礼物倒扣在地面上,打开的木门被楼道中涌上的风吹的吱呀作响,各种各样的疑问不断挤进隐隐作痛的大脑中。刚刚发生了什么?为什么自己会躺在地上?为什么楼梯口的木门是开着的……

对了!

尤瑟夫卡猛然回过神来,她忽然想起了很重要的事情。自己许多年不见的妹妹居然在今天回来了,虽然妹妹的样子有些怪,可只需听声音,女医生就能确定门外绝对是自己的妹妹。猎杀之夜非常危险,空气中有可能漂浮着兽化症瘟疫的病菌,但她还是打开门,然后……

然后……

然后又是怎么回事呢……

尤瑟夫卡有些虚弱的喘着气,她一手扶着身边的木门,一手捂着额头坐起身来。不管怎么说一定要先把门关上,外面很危险,如果有兽化症患者走进一楼大厅然后看到诊所二楼有人,那么诊所中的所有人都难免会陷入危险之中。虽说自家妹妹在猎杀之夜刚刚开始的时候回到诊所,让女医生有种正在做梦的不真实感,可一想到如此危险的夜晚可以和妹妹一起度过,尤瑟夫卡感觉额头似乎也不是那么的疼痛

说不定是因为紧张疲劳再加上突然的兴奋导致自己晕倒了呢,尤瑟夫卡苦笑着叹了口气。估计自己晕倒后肯定让妹妹手忙脚乱,无论是谁第一眼见到亲人时却正好看到她昏倒的一幕,肯定都会感到慌张吧,说不定她此刻正在诊所里翻找东西,真希望不要把其他的病患吓到。不过存放血疗工具和药物的地方和病患们休息地方不是一处,想必不会有影响,既然她还没有回来,那么时间应该没过去多久

腿部有些发麻,像针扎的一样痛,可能是因为供血不足,尤瑟夫卡没有多想,她弯下腰,一个接一个的将信封全部捡起来整理好,然后把书本折的页码捋平,最后小心翼翼的夹在腋下。她有好多话要和妹妹说,不过在此之前要先告诉她自己平安无事。这些年来自己一直待在这个小诊所中,所接触的人也不过是附近的病人和街坊邻居,而妹妹不同,她去了教会镇,去伟大的治愈教会中学习最棒的知识,她的眼界肯定很开阔,只希望妹妹到时候不要嘲笑这个见识短浅的姐姐就好

尤瑟夫卡走过二楼的走廊,其中有一扇窗户是打开的,不知为何,原本躺在这里的几个病患都不见了踪影。这和女医生预想的场面不一样,按理说他们此时应该都躺在走廊墙边,或是打瞌睡,或者呼呼大睡,说不定还会有人说梦话,才噩梦中惊醒,她不止一次想过该如何安慰那些做噩梦的人,可现在这些话似乎用不到了---他们不见了

女医生有些奇怪的走向打开的窗户,伸手将它们重新闭合,同时将刺眼的月光关在外面。难道自己已经晕倒了很长时间吗?这个怀疑突然从尤瑟夫卡的脑海中冒出,她随之将怀疑抛诸脑后。怎么可能,妹妹在诊所中,如果自己晕倒很长时间,那么醒来的地方肯定不会在二楼楼梯口处,而是在三楼自己卧室的床上,虽然那个床硬邦邦的,一点都不舒服。

妹妹一路从教会镇来到这里,想必很累,自己或许应该找点软绵绵的东西,嗯~把病患推车上的软垫拿下来垫在床单下应该不错。如果可以的话,尤瑟夫卡更想和妹妹互相拥簇在一起,一起相拥而眠,在低声的谈话中度过这个危机四伏的夜晚。

一边想着与妹妹见面时应该说些什么,尤瑟夫卡低着头走过二楼走廊,走向通往三楼卧室的楼梯。倘若她从打开的窗户中探出头去看一看,她会看到之前在狼人利爪下幸存的几名病患正横七竖八的躺在窗外的墙壁下,她还会看到病患们的眼睛消失了,身上布满被改造的刀伤,或许还有人的指尖微微抽搐,而他们身下正是泽林不久前为其他尸体挖好的土坑,尤瑟夫卡肯定会意识到什么,然而这是不现实的,没人看到他们,直到被吹起的尘土掩埋,与周围布满灰尘的石台杂草融为一体。这些能起到警示效果的尸体扑倒在诊所后面的,无人注意,无人问津

微弱的灯光从三楼房间从流落到螺旋楼梯上,尤瑟夫卡放轻脚步,蹑手蹑脚的走向门口。她能听到里面的声音,肯定是妹妹在里面,她要给妹妹一个惊喜,虽然还不知道妹妹在里面做什么,但很快她就能知道,把在门口妹妹送给自己的惊喜还给她……

尤瑟夫卡站在门口,看到三楼房间中发生了什么

妹妹送来的信件和书本再次散落在地上,只不过,这一次没有一双温柔的手重新将它们捡起来

“这不可能”

泽林不安的望着状态不妙的阿梅利亚,原本他以为对方只是因为伤口问题导致体温上升,等见到尤瑟夫卡医生,处理伤口然后吃一些退烧的药剂就会安然无恙,可现在他发现自己错的很离谱。他早就应该注意到银发主教之前不对劲的地方,她从离开大教堂就捂着肚子,这根本不是什么药剂的副作用

阿梅利亚脸色苍白,嘴唇也因疼痛而失去血色。刚开始泽林只注意到她从衣服下摆蔓延到大腿上的深紫色,可当狩魔猎人想检查一下究竟是怎么回事---他确定在大教堂的时候阿梅利亚身上没有这块淤紫---把风衣一直向上掀到胸口时,泽林才意识到,阿梅利亚大半部分皮肤都变成了紫色。

血液开始堆积,好像有什么东西堵住血管。泽林曾经听一名艾宾的医生提起过这种情况,可那时医生面对的是一名被木棒打的奄奄一息的孩子,可泽林能确定这些淤紫是在路上出现的,绝非战斗中

“这不可能”

泽林低声唤着银发主教的名字,她的体温不断上升,只能勉强睁开满是血丝的眼睛证明自己还在听,可这种情况不知道还能持续多久,因为阿梅利亚的眼皮也开始变得浮肿。白蜂蜜绝对做不到这种情况,喝下它的人要么被立刻杀死,要么活下来然后被清理掉血液中的毒素,阿梅利亚已经证明了她是幸运的后者,但药剂只会清理毒素,又怎么会杀死血液?

“阿梅利亚,抓紧我的手,一定要用力握住”泽林将全身软如玩偶的银发主教背到肩上,这里已经是他所熟悉的地方,距离尤瑟夫卡诊所所在的位置非常近,如果用跑的话,不用多久便可见到女医生 ,到时候一切都会好起来的。不管怎么说,有一名专业医生肯定比这个狩魔猎人充当的半吊子医生好得多

一切都会好起来



支持.\(完*本*神*站*\).把本站分享那些需要的小伙伴!找不到书请留言!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