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进书架
第八十九章 可怕的东西

一秒记住.\【301book\】.手机用户输入地址:m.301book.com

所幸,阿梅利亚的情况暂时稳定下来诊所中的设备并不齐全, 尤瑟夫卡解释说她这里的大部分医疗器材全都是从教会镇里送来到,包括进行血疗的器材和药物之夜开始前一个月,教会镇就没有再送来任何东西。亚楠中心就像泽林所见到的,这里没有工厂,也没有作坊,整个城镇就好像一 个需要脐带供血的婴儿-样, -切都依靠若教会镇。但联想到感染兽化瘟疫的阿梅利亚和精神似乎有些不太正常的女医生妹妹,泽林心中对这个治愈教会的怀疑越来越严重阿梅利亚一直处于半昏迷半清醒状态,这很正常因为她实在是失血过多。身上原本紫色的淤血等尤瑟夫卡和泽林把她台上手术推车时已经变为深黑色.许多地方开始浮肿.摸起来就好像隔着皮肤去触摸烂番茄样。有可能是血管破裂.泽林对此有些了解,他曾经从战场上下来的兵,或者伤残退五的老兵交谈时听他们说起过这种情况。被铁锤攻击的人隔着护甲可能不会留下外伤,但肉眼无法看到的内伤反而是最严重尤瑟夫卡给出的建议是进行血疗。女医生非常相信血疗的效果.虽然她并非真正的血疗师,也没有机会接触太多关于血疗的知识,但和其他亚楠人一样,尤瑟夫卡相信血疗可以解决切麻烦,而她的诊所则印证了这句话-泽林没有从中找到任何药物,只有形态各异的玻璃瓶和输血仪器

“我不认为一瓶血液可以存放一个月之久 ,这真....有效吗”

“相信我,血液会让所有人好起来的,几十年来从来没有出过差错,绝对有效”泽林用两根手指夹住细长的玻璃柜,尤瑟夫说这是采血瓶,血液是一 名痊 息的病患在离开前留下的,里面暗红的血液随着泽林手腕的转动来回摇摆。采血瓶的计量并不小,正常人如果连续采血三次估计就会感到头晕,而且不是所有亚楠人都能忍受失去血液的感觉,血液在前两个月时间内越用越少,女医生曾经希望病患们在座息后留下部分血液以保住后来的病人能有血液使用, 然而愿意留下的人寥寥无几

另一只手握若银发主教的浮肿的右手。呵梅利亚时不时会从昏迷中清醒过来,和泽林说几句亳无意义的话,但这能证明她还保留着人类的意识。-枚价值-百克朗的英科萝兹蓝宝石握着她手心里,泽林不止一次想过这颗宝石究竟会在什么时候使用,拯救一名被诅咒的贵族高商,还是接触某个大臣亲属的魔咒,这项委托至少能为他带来可以重新买下五枚,甚至六枚同样宝石的报酬可他却用在根本不能算得上委托的事情上,当然 ,泽林不会因此后悔,许多年来.狩魔猎人所做的工作只是挥剑.再挥剑,杀死更多的怪门, 有时候还要杀人, 虽然这一 切都是顶着救人的名义。曾经在泽林还年轻的时候.他坚信自己的所作所为是正确的,世界很简单,救人,然后怪物必须死,技着人皮的怪物也要死,对那些诋毁狩魔猎人的谣言泽林一向嗤之以鼻,比如他们只是一 群被术土制造出来的杀戮机器,没有怪物杀了就会去杀人,每天晚上都会和女巫交流人体构造学的心得可是后来,时代变了,变得不再那么简单,衣若光鲜体面的人有可能会是幕后策划者, 外面丑陋的地精却会无偿帮助路人,一切都不能再看表面.就好像坐若轮椅名叫珈尔的瘸腿老头可能是个战神.和蔼的老人其实会俞走你的时间.所以的东西都不再那么简单泽林不是迁腐的人.他经历过许多,更知道改变的必要性,有时候真正需要改变的不只是战斗方式或者战斗工具,而是内心。狩魔猎人杀死怪物的初衷是救人,就像他对阿梅利亚所做的事情,如果忘记这个初衷,那么狩魔猎人和杀戮机器就真的没什么区别

然,泽林手心中传来的别样触感打断了他的思绪。阿梅利亚手学中有什么东西, 狩魔猎人的触感非常敏锐,他握着银发主教的手,里面似乎有什么东西.密密麻麻的东西在移动,就在血骨破裂后溢出的淤血中,非常奇怪,按理说血液中不会有这样的东西, 就算是凝固的血块也不会给人这种触感。泽林屏住呼吸,将采血瓶放在一旁,两只手- 起保住阿梅利亚的右手,闭上眼仔细感受起里面的情况来

“怎,怎么了”-旁,尤瑟夫卡做好了血疗的准备工作,好奇的望着泽林,她似乎从妹妹带来的打击中恢复过来,也可能是装作恢复过来“如果没有其他事情,我要开始给她进行血疗, 你说的对,我们时间不多,她的情况无时无刻不在恶化”

“不,等等...对,必须等等”泽林挥手制止尤瑟夫卡接下来的动作,他取出藏在腰间的剥皮小刀。小刀之前刺进了女医生妹妹的手臂,刀尖上还沾若些许血迹, 但这无伤大雅。狩魔猎人反手握着刀柄,刀尖抵在阿梅利亚一处黑色的淤肿上,感受着里面的鼓动,随后找准机会轻轻划噗嗤--像是气球被戳破的声音,暗红色的液体霎时间喷涌而出,飞溅到泽林手指和尤瑟夫 卡的裙摆上,只是流出的并非预想中的凝固血块,而是一种可怕的东西

“可怕的东西近- 颗老槐树上, 形成个完美的倾角正好可以让人坐在上面休息“你究竟发现了什么,亨里克,我的老朋友”神父自言自语着,他抬起头望向墓园身后的铁门,那里是通往教堂的路线,亨里克不知道发现了什么,忽然说要到教堂去,让加斯科因务必在这里等着他。虽然在猎杀之夜待在一 个地方是件非常危险的事情,但亨里克让他这样做必然有他的理由,加斯科因相信自己的同伴,选择继续等待,如果很长时间亨里克都没有回来,他就打开大门,到教堂里去找,去找同伴和亨里克发现的可怕的东西叹了口气,神父甩了甩沾满鲜血的手斧和风衣下摆,这把武器从黄昏开始到现在不知道已经杀死多少镇民, 血液像泥士-样站在上面, 腥臭味挥之不去.加斯科因操了揉因长时间战斗变得酸痛的腰部

猎人的战斗技艺和年轻时一样精湛.血疗的确有延年益寿的效果.但加斯科因很少会去教会镇接受血疗师的血疗,他更愿意待在家中,陪若妻子和女儿们。女儿非常乖巧.经常会给父亲唱歌听.妻子也是,总是那么的温柔体贴。每次想到能保护乖巧的女儿和温柔的妻子.就算在猎杀之夜,在阵阵寒风中待在墓地里,也不再是一 件难以忍受的事情加斯科因伸手向腰间摸去,家里有一个八音盒,那是女儿们送给他的礼物,每当遇到麻烦的时候 ,听-听八音盒来放松已经成为了神父的惯。现在,他想拿出八音盒,想想家人,可以让他的头脑扔掉那些杀戮的场面,那些令人作呕的血液四处喷酒的场面

然而,他的手没能摸出任何东西--八音盒还在家里, 他忘记把它带上了

不过,加斯科因没有注意到的东西不止是落在家中的八音盒.还有不远处较高的平台上.鸟嘴面具下露出的复杂目光

支持.\(完*本*神*站*\).把本站分享那些需要的小伙伴!找不到书请留言!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