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进书架
第九十三章 界限

一秒记住.\【301book\】.手机用户输入地址:m.301book.com

猎人斩斧与砍刀相碰境的声音回荡在亚楠墓园中

“怪物 到处都是怪物"是所有他与享里克能看到的活物。这段时间内,还停留在街道上的,除了猎人就只有瘟疫患者,也许还有被家里 人扔到大街上,被怀疑染上瘟疫的倒霉货, 不过他们也要死, 谁知道他们会不会下一 刻就变成野兽,但在此之前.杀死他们的工作基本上都会被其他兽化症患者代劳

还好,只需要对付镇民,可等到现在, 各种各样奇怪的生物不断出现,比如半狼半人的怪物。加斯科因只是机械的挥着手臂, 相同的动作不知道做了多少次,挥武器,血液飞溅. 香甜的血液,甜美的亚楠之血, 就那样泼洒在地上,多么可惜,多么浪费神父惋惜的叹了口气,呼出的气体碰到寒冷的空气瞬间化为白雾。晚才能过去, 妻子和女儿们才能安全的走在路上,不用担心死在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兽化症患者。维奥拉, 她现在肯定和女儿们在一起,安全的待在家中,等待这个满身血腥味道的男人回家巴里都塞瞒枯燥的血块,加斯科因已经分不清这些血液究竟斩斧砍掉怪物脑袋时进发而出的,还是自己身上伤口流下的。不过伤口不重要,只要有血液在,只要有那些盛满鲜美血液的采血瓶在,就可以让伤口恢复,让血肉重生.断骨复链加斯科因重新调整握着手斧的位置。亨里克,他什么时候才能回来.呼真让人受不了-名猎人对付许多名兽化症镇民的围攻难免有种力不从心的感觉,加斯科因捂者被砍刀划破的左助,刚刚他把斩斧劈进名镇民的脖颈中,结果力道没有控制住,斧刃卡在对方因兽化而变得

呼吸也越来越沉重,大概是肋骨折断然后伤到制。但这不要,神父握若采血瓶,口朝下让针尖对准大腿,猛然扎下去

粘稠的液体注入体内,身体发出渴望的欢愉,像是沙漠中旅行三天的旅人忽然见到阴凉与清水一样,难以抗拒的刺激感甚至可以让大脑无见身体上的疼痛。随着血液的注入,断裂的肌肉和骨酪增殖,分化的声音从风衣下悄悄响起,没过多久,当采血瓶变得空空如也后,加斯科身所有的伤口也几乎消失的无影无腙

血液停止注入时,-股难以言喻的空虚感涌上心头。加斯科因咬若牙,狠狠的将空掉的采血瓶扔了出去。不,不是现在,他还有更重要的

维奥拉,我最爱的妻子

加斯科因神父抬起头,他都没有察觉到,有着皱纹的眼角似乎流下-滴泪水,但他已无法感觉出这与飞溅到他脸上的血液究竟有什么不同墓园老树上干枯的枝桠随着寒风吹动发出痛苦的哺吟声,寒风没有放过任何行走于亚楠的生物,除去那些已经变异,似乎无法感受到寒冷的兽化症镇民外,它包裹若每 个会受到影响的正常人,夺走他们身上的温度,它吹动猎人风衣的下摆,调皮的钻入狩魔猎人皮甲的缝隙, 让艾琳的羽毛披风猫猎作响。她接触到被瘟疫污染的空气样,虽然她知道这不过是一 种心理安慰, 但在亚楠, 心理安慰反而比什么都重要。

抚摸着手中的慈悲之刃.面具中的熏香气味掩盖空气中的恶臭,由黑色丝线编织成的手套平滑的抚过刀刃,将上面沾染的血迹一清理 ,同为-件艺术品清理灰尘.艾琳深深的吸了口气,涌入肺胎的熏香气味似乎让体内躁动的血液安静下来。 她不能做梦.她绝不能犯错, 她必须要冷静下来望若铁质围栏下方的道路上,来回游荡的兽化症镇民,艾琳内心毫无波动甚至还想笑,嘲笑他们,嘲笑那些被猎杀蒙住双眼的猎人。兽化症患者从来不是艾琳的猎杀目标,她知道这个夜晚真正会带来威胁的究竟是什么人, 她是猎人的猎人。是-只阴影中的寒鸦,正居高临下俯视若远处的即将成为猎物的目标,哪怕是突然出现在她身后的狩魔猎人都无法让寒鸦的目光移动分亳

“该死的. 是同样的靴子”鸦的猎人与小女孩的妈妈走过相同的路线,结果相同的脚印误导了狩魔猎人搜寻的方向。虽然不清楚为什么其中没有任何地方出现重叠的痕迹, 除非因为小女孩的妈妈走到某个地方时脱下了鞋子,赤足踩在石质地面上根本不会留下多少痕迹,半刻钟只能这些可以用于追踪的线索就会

看更多好书请搜

\ 完 /

\ 本 /

\ 神 /

\ 站 /

喜欢本站请多多分享给其他书友,分享就是更新的动力!

脱扎无论狩魔猎人多么见多识广也没有想到过这种情况。原本各种线索都指向墓园所在方向,直到在某条街道上, 他发现痕迹消失了, 直觉告诉他应该继续前往墓园, 但没过多久泽林便在附近重新找到新的脚印,他选择相信这个新出现的证据,可现在看来,有

“哦~想要还救他人的猎人,一个想要救人的杀手”

艾琳-动不动,面具将她的脸速挡的严严实实,如果不是声音传入泽林的耳朵,他也知道亚楠中有这样个打扮奇特的女人 ,恐怕还会以是一尊雕像在口他说话, 虽然乌鸦猎人的声音总是一 副嘲弄的语气,

“我正在找一 个人, -个女人,她是两个小女孩的妈妈,黑色的连衣裙 ,胸部有很大的红宝石胸针.穿若和你类似的软皮鞋,你有没有见到她或类似的人出现”泽林尽可能的将小女孩说过的描述完整的复述给这位乌鸦,既然她们曾经出现在同个位置, 那么说不定她们相遇过。然而乌鸦面具下没有传来任何回应,只有耳边的风声呼啸而过。泽林站在原地等若,他以为对方没有听清楚,又再次叙述一遍。过了一会面具后的声音才重新响起

“加斯科因?"泽林试探的问道 是的"乌鸦的声音很不情愿及随处可见的镇民们,有兽化变异的,也有变成尸体躺在地上的。没有猎人,没有加斯科因。于是他转过头重新看向乌鸦“他在哪?"

“如果你已经做过许多次相同的时期,无论间隔多 远你总能知道目标的位置”乌鸦猎人喃喃低语” 墓园但你不会 见到你想要的东西,泽林的声音越来越远“我不是猎人”

小女孩的妈妈去找自己的丈夫,也就是加斯科因。如果泽林能提前找到加斯科因,告诉他关于自己妻子的事情,有一个熟悉的人来帮忙找人恐怕比初来乍到的狩魔猎人更有效率.他快步走向墓园,甚至都没有听清乌鸦剩下的几句话

“你不是猎但你会发现自己是猎人”

艾琳的声音再次平息下去,寒风似乎为自己再次夺取支配权而欢呼,羽毛长袍舞起来,如同即将收割生命的死神做好最后的准备。就在

有碰触到的地方, -个房间内,就在无人注意到的地方,甚至是近在咫尺的尤瑟夫卡与阿梅利亚都没有发现,年迈的声音说出相同的语言

"You fier"

支持.\(完*本*神*站*\).把本站分享那些需要的小伙伴!找不到书请留言!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