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进书架
第九十四章 生死时速

一秒记住.\【301book\】.手机用户输入地址:m.301book.com

是的,就是在墓园。维奥拉的直觉是正确的,她要找的人就在墓园,她看到了那个身影,那个披着黑色风衣,带着圆礼帽,以及当初她亲手编织的白色围巾的身影。加斯科因清理着周围的兽化症镇民的模样是那么狰狞,他撕开慎民的身体,刨开胸膛,斩掉脑袋,行为如同地狱深处的恶魔,正屠杀若那些可怜的灵魂。但此时阻止维奥拉走向加斯科因的不是老猫人可怖的背影,而是那些被战斗声吸引过去的镇民。

见在,维奥拉屏住呼吸,努力将自己的身影塞进路旁房屋的阴影中。丈夫的身影时不时出现在她的视线中,都是正挥舞着新斧看向其他镇民,无例外。有时也会有一些被毛发彻底覆盖的猎犬狂吠着冲过去。明明只是近在咫尺,可维奥拉却不能靠近.甚至不能从两栋房屋之间的缝隙中探出头去,这死角,一 旦被发现,她根本没有逃走的可能。房屋的间隙中不止是维奥拉,还有一具镇民的尸体。 维奥拉没有去多看,又-个猎杀之夜的受害者而已。有可能是没来得及回到家中被其逼到角落中杀死.也有可能是因为身上出现兽化症前兆, 被家人拋弃死在街上,当然,不排除是被路过这里的猎人杀死。虽说他还保留若人类的模样,可这种夜晚,又有谁是无辜的呢。维奥拉耳朵紧紧贴在墙壁上,仔细聆听外面的声音。杀戮,杀戮,尽是些杀戮,哀嚎与惨叫仿佛-场完美的协奏曲,所谓地狱的乐章也不如此。她要找机会, 等加斯科因结束这里的猎杀时,她就可以冲出去,走到丈夫身边,给满身血腥的加斯科因一个拥抱.然后带他回家。希望近在咫尺,又岂会抓不到呢?

然而,这位心系丈夫的妻子并没有注意到,角落最深处的尸体身上没有任何伤口,也没有流出任何血液,它只是静静的趴在地上,好像个等待猎物走入陷阱的猎食者, 等待猎物彻底失去警惕心。至于谁会失去警惕心呢,恐怕只有捕食者会知道。猎人与猎物随时都可能调换位置,当埋伏的袭击者们冲出来时,有时会惊恐的发现,踏入陷阱的正是它们自己.泽林早就明白这个道理, 他是狩魔猫人.是怪物杀手.是通过杀戮维持生计的刽子手,但有时候狩魔猎人对怪物而言何尝不是一 种棘手的猎物呢,夜深人静时他想过无数种谢幕的原因,可死在怪物陷阱比如雾妖编织的迷雾中——可不是选项之一- 。陷阱带不走他的命,这些兽化症镇民同样不能。

墓园的确有问题。泽林的脚步越来越快,步伐异常流畅,迅速,节奏感十足。身后有大约七名民,狩魔猎人从他们身边跑过去,没有理会这些围绕在一起家伙。他们原本紧紧的站在 起,每个人的武器都可以帮助另外一个人,按理说他们不会有思维,不会有智慧, 可事实上他们用最完美的战术站位挡住狩魔猎人的道路,泽林毫不怀疑他去攻击其中一个,剩下几个人的武器会同时挥向他。于是他选择无视,往身上加持一层昆恩法印后径直冲了过去。听着身后镇民们渴望的低吼声,泽林提着钢剑,保持步伐与呼吸不会因为奔跑变得混乱。这里距离墓园不过百米之遥,但他没有注意到小女孩妈妈的身影和除迹。不过却能听到远处的战斗声,他可以继续向前走,等到差不多的时候,解决掉身后的敌人.然后与前面正在战斗的人汇合。如果乌鸦所言不虚,那么前面的人就是加斯科因神父。街道两旁的房屋不停后退,直到某个时刻,它们停了下来。战斗的痕迹映入泽林眼中,前方五十米处有几具尸体,它们刚刚被杀死不久,身上的血液还没有流尽。正前方的一道半弧形走道,路边耸立在金庾围栏, 而走道最左边则是一 条阶梯,阶梯下就是亚楠墓园。尸体从泽林眼前不远处一直曼延到阶梯处,下面是什么情况他看不到,但可以推测是有人杀到墓园中,或者从基园中上来杀掉了这里的镇民,不管怎么说,前边应该不会再遇到怀有恶意的人。

看更多好书请搜

\ 完 /

\ 本 /

\ 神 /

\ 站 /

喜欢本站请多多分享给其他书友,分享就是更新的动力!

泽林原地转身,追着他的镇民距离他不到十米距离,跑动让他们原本紧密的站位变得松散。狩魔猎人-眼便找到其中的漏洞。跑在最后面,握着火把的镇民是最先倒下的。它紧紧追着狩魔猎人,后者距离他还有不小的距离,谁知道下一刻泽林像是幽灵般绕过前边镇民,忽然出现在它左边。它来不及举起火把或者另- -只手的砍刀格挡,钢剑砍中腰间的力量让它踉跄两步,随后它能做的事情只有盯着自己断开的腰赔哀嚎。当泽林发起攻击时,他身后两名手持木盾和菜刀的镇民双双挥动手臂,从两个方向一是彼此撞到一 起.动作要时间变得僵硬。只是这瞬间的硬直,泽林对若左边的太阳穴狠狠的来了一 下,然后又转动手腕反手劈向另一 边的脖颈两名镇民重重的摔倒在地,都没有发出任何多余的声音。狩魔猎人后跳几步与其他镇民拉开距离,将钢剑横在身前,准备收拾掉剩下的几人,然而此时,他却注意到街道上多出两个原本不存在的身影。

一个穿若黑色长裙与暗红色围 中的女人不知从什么地方冒了出来,她背对若泽林,狩魔猎人看不清她的胸前是否带着红宝石胸针,不过当看到她赤足踩在地面上时.泽林心中差不多就知道这究竟是谁。

“小心后面!快跑!女人不为所动,她没有听到狩魔猎人因长时间没喝水变得有些嘶哑的喊叫,只是小步跑向街道尽头的围栏。围栏那里可以看到下面的墓园, 但狩魔猎人的注意力并非留在女人身上,而是那个亦步亦趋,举起砍斧跟着她身后的镇民身上。同样,这个镇民也背对若狩魔猎人,也没有听到烦人的叫喊。剩下的镇民再次拥簇到泽林面前,狩魔猎人咬若牙,他没有继续挥剑,他当然可以杀掉眼前的家伙,不过最后得到的只会是那名女人残存若余温的尸体。可泽林不想要尸体,他难道要拿若红宝石胸针回去告诉那两个正在家里等待父母回来的小女孩,告诉她们说你们的母亲已经死了,她不会在来亲吻你们,不会在你们睡觉的时候为你们唱歌讲故事, 结束了,就是这样,你们死心吧。就和从前无数次一 样,他带着死者的遇物去见委托人,告诉他们,你们的亲人死了,看巷委托人悲痛欲绝, 嚎啕大哭。这和杀了她们有什么区别呢,泽林不知道,他永远都不想知道,如果这一 切不会发生,那么就没有考虑的必要。深吸一口气,泽林手指向前一点,阿尔德法印骤然爆发.将剩下四名镇民震飞出去。随后他单手提着剑,奋力叫喊若向那名会该死的兽化症患者冲去,他的喉咙都为此阵阵疼痛,可泽林眼中只有一件事。他有八十米,而它只有十米+米喊叫.尖叫,死亡的哀嚎要那间成为了这段街道上唯一的主题。然而,这份濒死的哀嚎并不属于维奥拉。

支持.\(完*本*神*站*\).把本站分享那些需要的小伙伴!找不到书请留言!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