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没有了 章节目录 下一章 进书架
第一章 自深渊苏醒

“哎,陈宇轩。你说如果能给你一次重活的机会,你会怎么选?”

夜凉如水。

连那些远处的灯红酒绿也流淌着月光。

某栋大楼的天台上,有男人兀自趟在风中,坐在边缘的护栏上讲着电话。

有颇具磁性的男性嗓音自电话的另一头传来。

“怎么突然问起这个?”

我低头望去,悬空的脚下是一望无尽的深渊悬崖,此刻竟莫名的有些迷人。

“玩个游戏而已嘛,快说快说。”

电话那头的声音有些迫不及待,我没好气的翻了个白眼,举起手中的野格猛灌几口。

“说什么?没头没脑的哪怕只是红色或者蓝色的按钮,你倒是先把选项摆出来啊。”

“嗯也对。我想想啊,一般的重生小说都是怎么写的来着古风仙侠?都市玄幻?或者干脆来个剑与魔法的世界?我看的不多,也就知道这么些了。你怎么选?”

“我选全民萝莉的世界。”

“哪有这样的世界。”

“诶,那重生还有什么意义啊——”

我轻轻叹了口气。

“喂,我在认真和你说啊,不要这么敷衍我好不好。”

“行行行,那就剑与魔法的世界吧反正都一样无趣,审美疲劳了啊。”

“剑与魔法啊这种世界一般都会有魔王和勇者的吧?那么就这两个身份之间你选一个吧,是当魔王呢,还是勇者?”

“当然是魔王了吧。”我有些无所谓的说道。

寒风有些凛厉了,将我身上的大衣吹的猎猎作响。

“为什么?”

“因为只有傻子才会当勇者啊,反正一定是那种肩负着什么麻烦任务的存在吧,消灭魔王拯救世界之类的,其实还是当权者手中的棋子啊。站在高处的人们,用大义蛊惑你去拼命。成功了他们坐享其成,若是死了他们再找下一个傻子。这种事情谁爱去谁去,我反正不去。”

“所以还是魔王来的自在些啊。”电话那头的声音也有些感慨,“ok,那就魔王。最后一个问题,你是选择继续做男人,还是换个口味当一次女人试试?”

“当然是男等等。”

我眉头一皱,发现事情并不简单。

如果我成了魔王那可是被讨伐的存在啊,哪怕拥有再强大的力量,也总有一天会有个更厉害的弱智,手提圣剑跑到我面前,连喊三声“rua!rua!rua!”就取了我的狗命。

回想起来,许多小说与动画作品之中,没有主角光环加成的魔王们都很可怜的,是那种一出场我就知道你会死的存在。

那么什么样的魔王能活下来呢?

是那些会撒娇卖萌哭鼻子的家伙们。

最好还是个萝莉,大胸萝莉,精灵萝莉,兽耳萝莉都可以。

再加个银发赤瞳的设定。

每句话后面都会带上一个“喵”的尾音。

这样就可以放心的浪了,flag满天竖都不用再担心。

你告诉我她会死,我提头来见你。

毕竟遇到打不过的还可以卖萌抱大腿啊!!

“请务必让我做女人!!!!”

“噫——没想到你是这种人啊。”

“毕竟魔王很不容易嘛。”

“即使每个月都会血溅三尺也在所不惜吗?”

“呃”

这句话倒是将我问住了。

踌躇片刻之后,我再次叹了一口气。

“我们到底在说些什么啊”

“闲聊咯。”

“那换我问你个问题吧。”我将屁股向前挪了挪,换了个舒适的坐姿。

晃了晃手中已经见底的酒瓶,一口气将他们喝光。

胃中的丝丝煦暖,根本无法重燃我冰冷的躯体。

“说真的,你妹妹不在了是个什么感受?”

这句话说出口之后,电话那头有了片刻的沉默。

“这时候问这个你是讨打吗,你未婚妻不在了你什么感受?”

是的,我的未婚妻,也是他的妹妹,在一周前因病去世了。

所以我们才会在这个彼此都没有人守候的夜晚,讲这一通无聊的电话吧。

“没什么感觉啊。”我说道。

“什么?”

对方的声音有了一瞬间的错愕。

“别误会啊大舅哥,我的意思是说完全没有实感啊,打从心底的无法相信这件事。因为心里还总是想着,也许下一刻她就像以前一样,会突然出现在我面前,吓我一跳这个样子。”

“不要想太多了。公司还有那么多人指着你吃饭呢,我们不如聊一聊明天需要解决的问题。”

我没有应他的话,尽管他说的是事实。

三年前我选择了创业这条路,可笑的试图改变命运。因为知道自己比不上那些有父辈扶持的二代们,我便付出更多的时间,凭借着自身拼命三郎的精神,硬生生将公司撑了三年,却还没有实现盈利。

其实挺后悔走了这条路的。

后悔未婚妻在世的时候,因为工作太忙的原因,没能对她再好一些。

一路走来,我好像都是一直在犯错,从来没有做对过任何一件事情。

真的觉得累了。

“你说,人死之后的世界是什么样子呢”

曾经这样问过我的,名叫小曦的女孩子,已经去往那个死后的世界里了。

“这种问题要怎么回答小曦虽然不在了,可我们也得好好活下去才是。毕竟你还有父母这件事情你告诉他们了吗?”

“还没有啊。”

至于为什么还没有

因为有些长辈,是无法理解你的感受的。他们有时候甚至还不如那些什么也不懂,却对生活充满冀望的孩童活的明白。

“所谓活着,多数情况下是漫长得令人厌恶的持久战。这是我最喜欢的一句话来着。”

“喂,宇轩”

“谢啦,兄弟,晚安。”

我挂断了电话。

扔掉手机,踏起栏杆一跃而下。

耳边呼啸着狂风。

我回想起晚饭时候,父母那些脱口而出的指责,千言万语最终都汇聚成了一句话。

“你怎么不去死啊!”

可如果死不了的话。

那就请让我飞起来吧

我做了一个梦。

梦中我坐在摆满佳肴的餐桌前,妈妈从厨房走出,解下围裙,笑着对我说:“快吃吧,生意如同打仗,失败乃兵家常事。不要难过,你还年轻,多的是机会从头再来,先在家休息一段时间,你爸和我永远是你坚强的后盾。”

坐在沙发上的老爸放下手机,走过来拍拍我的肩膀,对我点点头。

心中的柔软被触动,我强忍住悲伤的情绪,对他们报以微笑,泪水却早已模糊了双眼。

爸,妈,你们知不知道,小曦她已经不在了我再也见不到她了

父母的身影逐渐被拉远,我侧过头,有个身穿白衣的女孩俏生生的站在那里。

“别难过。”她说,“我会一直陪着你。”

她向我走了过来,伸出白皙的手,手指抚过我的脸颊,为我拭去脸上的泪水。

“小曦,我累了”我死死地盯着她的脸,那里有令我梦萦魂牵的笑容。

“还不是休息的时候哦~”她说,随后捧起我布满泪水的脸,亲了亲我的眼睛。“醒来吧,我会一直陪着你的。”

“醒来吧,我会一直陪着你”她说。

“醒来吧”

“醒来吧醒来吧醒来吧醒来吧醒来吧醒来吧”

那声音已不再有小曦一如既往的甜美,变的厚重刺耳,如同恶魔的低语。

“【深渊语】醒来吧,希尔维嘉·拉比斯赫墨斯。”

我猛然惊醒!

意识尚有些朦胧,一时间搞不清状况。大脑空白了许久,才逐渐与世界重新建立起连接。

我发现自己似乎置身于某种冰凉粘稠的液体中,四周一片漆黑,什么也看不见。

我我这是怎么了?!

我记得我好像从天台上跳下去了。

24楼,应该凉透了吧?

那我现在怎么还有意识?

难道我还没死?怎么可能。

那么我这是重生了?

开什么玩笑,我真的重生了?!

我仔细感受着包裹着我的粘稠液体,它们在缓慢蠕动。液体的触感顺滑冰凉,竟是有些舒服。很奇怪,我的意识感官能够清楚的察觉到那些液体的温度应该非常低,但我的生理机制却很适应这样的温度,这种感觉很难用言语形容。

我开始仔细感受自己的身体状况。

低头,抬头,摇头,抬手,握拳,踢腿。

嗯有些怪异,好像跟之前有些不太一样了。

首先是手,握拳的时候就发现了,比例不一样。手臂也好,五姑娘也好,好像长了一些。

我又开始仔细感受肌肉发力的变化,发现不止手臂,其他地方都有一些微妙的差别。这种差别让我很别扭,像是在操控的不是自己的身体。

耳边不断传来一些嘈杂的声音,其中似乎还夹杂着人声。有人在用我完全听不懂的语言交谈,感觉距离相当远的样子,应该是在千米之外。

仔细想想,这么远距离的说话声,正常情况下真的能听到吗?

嗯?我又是怎么判断出千米这个距离的

虽然看不见,但我觉得我的五感好像变的越发灵敏。渐渐的,我听到周围粘稠液体清晰的蠕动声,远处喧闹的人声仿佛在耳边炸响,不时夹杂着几句高声呐喊和野兽的嘶吼。再远一些,有鸟儿正在煽动着翅膀,带起阵阵刺耳狂风;狂风掠过草木的沙沙声,伴随无数盔甲摩擦的铿锵与行军时整齐的步伐,在耳边迅速扩大

错综复杂的信息洪流一股脑的涌入意识,我头疼欲裂,大脑瞬间宕机。

下一刻,有什么东西从包裹着我的液体中,缓慢渗入我的体内。

黑色的粘液瞬间沸腾起来。

它包裹着我的身体飞速流动,有一股托力从下身传来,我感受到了自己的身体在逐渐上升。

远处的人声似乎更加的喧闹,我虽然听不懂他们在说什么,但也能体会到那股焦躁与战栗的凝重氛围。不时响起的高声叫嚷中夹杂着某种决绝,无不体现出他们即将面临的灾难与决心。

怎么了?发生了什么事吗?

拖着我的那股推力骤然再次加速,已经是将我向上抛去的力度。我有些惊慌,挥舞着双手想抓住点什么,却只能在泥浆般的液体中胡乱搅动,根本没有任何的受力点。

我就这样毫无反抗之力的被迫上移,整个过程不过瞬息之间,陡然间浑身一轻,刺眼的光线使我不由地闭上了眼睛。

出来了!这是我的第一感受。

好温暖,好畅快,裹着粘液时的压迫感立刻消失,我深吸了一大口气,入鼻间皆是草木的芬芳,空气质量似乎很高。这是我的第二感受。

然后才突然想起,我之前在里面的时候,好像没有呼吸过的样子?

脑海中的念想瞬息万转,时间其实只过去了一两秒钟。只听远处雄厚的呐喊响起,紧接着有什么东西伴随着“嗖嗖”的破风声呼啸而来,我迅速睁开眼睛,短暂的白光过后,入眼便是迎面而来、铺天盖地的火球。

卧槽!

根本来不及吃惊,本能的再次闭上眼睛,迅速右手抬起遮挡。

轰轰轰轰轰————

啊——!好疼!

耳边响起阵阵剧烈的爆炸声,一股疼痛难忍灼烧感立刻侵袭全身,我不禁仰起头大吼一声。

“昂——”发出的却是一声婉转而悠长的异吼,那声音犹如月光下鸣奏的古老音律,竟然让我觉得有些动听,但显然,那不是人类能够发出的声音。

没时间深想,此刻我满心都是要被烧死了的慌乱,迫不及待的睁开眼睛,看到的却并不是想象中被烈火缠绕的景象。我轻舒一口气,还好。

虽然避免了被烧死的命运,可眼前的情景却无法令我感到心安。有另一股仿如来自地狱的漆黑烟雾,代替了想象中的火焰,包裹着我的身体。那黑烟如烈焰般熊熊跳动,充满了不详的气息,烟尘之中偶尔显露出青蓝色的物体。

——那是我的手臂。

没有了 章节目录 下一章 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