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进书架
第二章 屠杀

顾不上远处越发激昂的呐喊声,我慌忙低下头查看。

双臂,胸口均被不详的黑烟环绕着,上身似乎被不知道是什么材质做成的黑色甲胄覆盖,一直延伸到大腿处,仅露出小臂以上的位置。

腿部之下则被更加浓烈、泛着刺眼白光的黑烟完全缠绕,犹如一条黑色的战裙,遮蔽着我的双腿,连接到仿佛沥青一样,却沸腾着的黑色液体。

视线延申向远方,湛蓝的天空下,碧绿的丘陵千峰万壑,连接着碧草丰茂的平原。三三两两开满红果的树苍翠挺拔,不知名的银色小花开遍原野。

如此良辰绝境,却被一条横跨数千米的巨大鸿沟破坏殆尽,可怕的黑色液体不断从鸿沟中溢出,花草触之即迅速枯萎,化成黑色的粉末。

而我此刻竟是站在这鸿沟的中心,泛着沸腾气泡的黑色粘液之上。

并没有任何的不适感。甚至我可能就是由这可怕的液体孕育而生。

这——这是什么?

心底一片迷茫,还未等我捋清自己现在到底是什么状况,第二轮火球已然伴随着更加刺耳的破空声袭来。

轰轰轰轰轰————

“昂——”

疼痛瞬间令我无法思考,本能的想要避开这些危险的火球。

屈膝,躬身,向右起跳。

呼啸的狂风席卷耳畔,反应过来时,我已经距离火球爆炸的地方二三十米远。

来不及惊讶,我立刻抬头向火球迎来的方向望去,距离我大约两三百米的位置,一队身着白金色盔甲的军团跃入眼帘。

军团的队列整齐有序,目测有千人之多。盔甲的样式庄严神圣,像是古老的西方圣骑士。

而骑士的身后,还站着两排身穿火红色长袍、酷似法师装扮的人。那些人举起手中的法器亦或法杖,口中喃喃有词,空气中聚起星星点点的火光,显然是已经开始准备第三轮的进攻。

军团的正前方,有三个骑着怪异野兽的男人。粗略的望去,一名盔甲更加绚丽的骑士,一名长袍老者,剩下的一名则是裹着白色斗篷,身着银色轻甲的年轻男人,腰间悬挂着一柄长剑,看起来似乎有些像是剑士。

这三位,大约便是队伍的领导者了。

这是哪里?他们是什么人?刚才的火球,是法术吗?

眼前的一切都在告诉我,这根本不可能是我所处的那个世界,难道说,真的穿越到剑与魔法的世界了?!

可他们为什么要攻击我?虽然看起来没有受到实质性的伤害,但火球打在身上真的好疼啊。

“【深渊语】为什么!”我朝他们大喊,却惊悚的发现,出自我口中的,不是我以往听惯了的声音,而像是带有怪异金属摩擦感的女性的声音?!

那语言也不是中文,是一种我从来没有听过的发音,但我似乎能很流畅的将这种晦涩的发音组成语言,并且理解它们的意思。??????

“【深渊语】我这是怎么了!?”一连串费解的事实令我不知所措,我再次朝那些人类骑士大喊。

没有回应。

站在最中间的领头骑士一声令下,第三轮火球拖着长长的火舌向我袭来。

“昂——!!”眼见即将再次遭受攻击,崩溃的情绪使我无法自制,下意识地向火球来袭的方向一挥手臂,黑色的烟尘如同吞天噬地的巨蟒,伴随着青蓝色的闪光向前方掠去。

呼啸而来的火球,在接触到黑烟的瞬间便被吞噬干净,竟然无法对其造成哪怕一丝的阻碍,依旧朝着骑士们的方向疾行。

见此情景,对面的骑士们似乎慌了神。领头的骑士再次高声呐喊,试图对此状况做出应对,但黑蛇的速度太快了,眨眼间便吞没了队伍左翼。

哀嚎声在响起的瞬间便嘎然而止,所有被黑色烟尘触碰到的人,身体立刻窜起白烟,发出令人牙酸的“滋滋”声,旋即便被侵蚀殆尽,连同身上的盔甲一起化为飞灰。

一道道青白色的光烟自骑士死亡的位置泛起,刹那间就被吸入到浓烟之中,而后黑烟便不再做停留,迅速返回到我的体内。

嘶嘶嘶——

黑烟返回的一瞬间,我的身体腾起了白雾。我立刻感到有股什么涌入了身体,这感觉和在黑色粘液里时的有些类似,却要激烈的多。全身如同高潮一般的刺激,兴奋的情绪不受控制,我的身体止不住的颤抖。我能清晰的感到身体各方面的机能明显上升了一个层次,这种极限的**令人欲罢不能。

我像是打了兴奋剂一样,想要发泄,发泄!发泄!想要破坏眼前所能看到的一切!

“昂———呜!”

亢奋的感觉刚刚升起,便立刻被一股激烈的头疼浇灭,如潮水般褪去,大量的信息片段涌入意识。

这这是什么?我干了什么?

啊——头好疼

脑部撕裂般的痛楚,让我稍稍清醒了一些,我意识到自己刚才做了什么。

那些人死了吗?我杀人了吗?

不,不是我做的,我怎么可能做出这样的事!

“%¥%¥#¥”对面的骑士领袖在大声宣告,依旧是听不懂的语言。

头疼折磨的我无法集中注意力,我双手抱住脑袋,口中无意识的发出野兽般的低吟,杂乱的信息不停跃入脑海。

恍惚中,我隐约看到右边那位身着金色长袍的老者,握住了胸前佩戴的徽章,低声轻语的同时身上泛起金色的光芒,那光芒如同太阳一般耀眼,转瞬间便笼罩了骑士军团。

刺眼的光芒并没有持续太久,骑士们身上便多了一层淡淡的金色薄膜。随着领头骑士一声犹如雷鸣的军令,千名骑士伴随着新一轮的火雨,发出高亢激昂的呐喊声,犹如轰然决堤的洪水向我冲来。

“【深渊语】为什么!为什么要攻击我——!”

面对滚滚而来的火雨和军潮,疼痛,愤怒,恐惧,委屈,以及极度的困惑与不理解,心底的复杂的情绪被无限放大,冲上头脑。

“昂——!!”愤怒的嘶吼震天撼地,我向前方飞驰而来的骑士疯狂地挥舞双臂,黑烟再一次疾驰而出,化作无数黑蛇,汇聚融合在冲锋的骑士们上方,凝成一团泛着森然白光的巨大黑焰,轰然砸下。

“嘭——!”

巨大的爆炸在军潮中央炸响,黑色的火舌瞬间吞没无数骑士,激起更加刺眼的白光,将方圆数百米渲染的如同白夜。

我有些发愣,头疼的状况减轻了些许,然而再次残杀数百生命的事实一时间却无法接受。

随着爆炸四散的黑烟依然在战场上不停游走,每一秒都会带走数个生命。

存活下来的骑士则更加疯狂的向我冲来,他们的呐喊声夹杂有歇斯底里的绝望,不断与我拉近着距离。我甚至在他们布满血丝的双眼里,看到一种叫做仇恨的情绪。

为什么?为什么恨我?

我又做错了什么吗?

“【深渊语】不不是我,我没有是你们先动的手我不想杀你们”

正当我不知所措,想要逃走的时候,黑色的烟尘再次返回。我立刻又被那种剧烈的**和疯狂的情绪占据,身体控制不住的颤抖。

啊——哈哈哈哈哈真愉快啊!

凭什么,你们这些弱小的蚂蚁,凭什么不分青红皂白的伤害我!

“昂——!!!”

我止不住一声长鸣,身体比意识先一步作出行动,一曲一放,如同炮弹一般,拉着长长的黑色烟尾,向奔来的敌人砸去。

“轰——!”

残肢断臂在我落地的瞬间便高高抛起,它们在空中划了一个好看的弧度,下落之前便已不能再被称为生命。浓烈的血腥味令我作呕,有半个骑士的身体落至我的眼前,我看到定格在他面庞上,最后一个惊恐的表情。

“昂——!!”一巴掌将半个骑士的身体拍飞,我大吼一声,黑色烟雾从我体内爆开,烟蛇绕着周身飞速盘旋,吞噬着冲上来围剿的骑士们。

这一刻,我才猛然察觉到,这些骑士,或者说,这些人类,只有勉强够到我大腿的高度。

呵,原来我和他们不是同类啊。

那么我是什么,魔王吗?

不,我是……可怕的怪物。

挥臂,收割,事态再也没有回转的可能,进入一面倒的屠杀。但凡有进入我视线的骑士,下一秒便会被我手臂扫过,断成两截。

黑色的烟蛇在战场上肆虐,青白色的光烟不断涌入体内。没多久我的脚下便堆起了尸山,原本苍翠的原野早已不复盎然,染上了鲜红的颜色。

好恶心。

好恶心,好恶心,好恶心。

停下来吧

快停下来吧。

不要再杀了

猛然间,我感到身体一沉,接着便是一阵晕眩。

远处的长袍老者双手在胸前紧握,周身再一次泛起金光,眼中有不可亵渎的威严。

下一刻,我像是被巨石压身一般,身体异常沉重,行动瞬间变得迟缓,连呼吸都有些不畅。强烈的眩晕令我作呕,张口喷出一股黑雾。

有道金光洒了下来,我艰难的抬头望去,看到了头顶的高处,悬着一顶巨大的金钟。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