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进书架
第七章 片刻的安宁

我的眼前一阵发黑。

短剑刺在了小腹偏左的位置,但其实捅进肉里的部分并不长。千钧一发之际,暴起的冰凌挡住了骑士头领的大部分力道,急冻的冰雾也使他在最后一刻身体已然僵硬,否则这一下非得刺个通透不可。

我一手捂着伤口,另一只手拖住剑柄避免它坠下造成二次伤害。鲜红的血液从伤口处缓缓流下,我大口做着深呼吸,生怕一个岔气就此昏了过去。

后方赶过来的骑士们,离我已是看得见面容的距离了。

没关系,逃得掉。坚持一下,再坚持一下就好了。

躺在地上的骑士头领已经被人搀扶了起来。我咬紧牙关,黑烟再一次自脚下升腾而起,“嘭”的一声飞出十几米远。发力的一瞬间,大幅度的动作就扯到了伤口,我几乎是摔下来的,小腹传来令我窒息的疼痛。

我面色苍白,额头渗出了细密的水珠。

“啊”我忍不住痛呼出声。

不过这一下总算是再次拉开了距离,但还不够。以我现在奔跑的速度,很快就会被再次追上。

看也不看向后一挥手,大范围的冰凌伴随着“咔咔”的声响冲天而起,空气骤然凝起冰雾,遍地的草木结起霜冻。

冰凌一旦成型只能自然融化,希望能将身后的追兵阻挡片刻。

忍住伤痛,我向前快走几步,腾起黑烟又一次飞跃出一大段距离,并且在这个过程中持续向身后放出冰雾。

在被黑烟包裹着腾空的过程中,我的身体就像是被什么力量牵着一样,速度非常快,为了保证安全落地,做出的调整动作幅度也相当大。连续几次飞跃下来,我面无血色,牙齿打颤,冷汗顺着脸颊滴落,疼的眼泪都流了出来。

继续,再来一次。

血沿着大腿滴在了地上。我不管不顾,也根本没有想要消除痕迹的心思。

已经进入森林了,再坚持一下,再向里走一些。现在还不能倒下,务必要确保他们找不到我才行。

但是真的跳不动了。

我一瘸一拐的向森林深处走着,每挪动一步都会扯到伤口,疼的受不了就停下来缓口气。断断续续的前进了一段时间,再次回头望去,身后草木丛生,早已经不见骑士的身影。

这下应该彻底甩掉他们了,心里终于松了口气。

这片丛林有些像热带的原始雨林,各种千姿百态的古木奇树大的吓人,潮湿的地面铺满了树叶杂草。一脚踩下去,不是长满青苔、菱角分明坚石,就是软滑的泥浆和腐烂的木头,令光着脚丫的我非常的难受。

周围的空气相当湿热,藤蔓横七竖八的挡在面前,前进变得更加困难。

那就休息一下好了。

时间已临近黄昏,看样子再过不久,天就要完全黑下来了。复杂的地形加上夜色的掩护,对我来说无疑是一件再好不过的事情。

我找了块青石坐下,将斗篷脱了下来。不知道是用什么材质织成的,入手的感觉非常精致。之前没细看,这时才突然发现,这件斗篷其实并不算是完全的白色。斗篷中间偏上的位置印有一朵很漂亮的淡金色花朵,花朵周围是一圈复杂的纹路,只不过颜色比较浅,不细看的话很难发现。

胡子剑士的斗篷对我来说太长了,正好可以撕下一部分包扎伤口。

我马上抓起下摆,比了比小腿的位置,然后一把撕开。

我一把撕开!

我撕!

这什么破斗篷,怎么这么结实。

歪着脑袋纳闷了片刻,随后右手凝起一道尖锐的冰凌,对着斗篷又刺又划,费了老半天的力气,好不容易才将下摆裁开。

好累,这斗篷的质量实在太好了,看来这个世界的布艺十分发达。

抹了一把额头的冷汗,我将撕下来的蓬布拧成条咬在嘴里,深吸一口气,双手握住了短剑的剑柄。

“呼——”

缓缓的吐气,眼神决绝的

再次深吸一口气。

我深吸了好几口气。

“”

怎么办,我不敢拔。

以前看电视,有谁在遇到类似情况的时候,旁边总会有另一个人撕心裂肺的喊不要拔!**就会死掉的!然后那个受伤的人本来没什么事儿,一拔之后果然就真的昏死过去了。

会不会我一**之后,血就跟电视里演的一样不要钱似的往外喷,然后我白眼一翻,就再也见不到明天的太阳?

我有些害怕。

可这不**也不是个事儿啊。

眼看天就要完全黑了,纠结了半天我最终还是决定了,拔!

我眼睛一闭,银牙一咬,握住剑柄的手猛的一用力,将短剑拔出。

“嗯——!!”

剧烈的痛楚让我闷哼出声,额头上淌下豆大的汗珠。

原本已停止流血的伤口再一次涌出鲜血,不过却并没有我想象的那么夸张。我迅速将咬在口中的蓬布吐出,缠在腰间将伤口紧紧裹住。

这个时代的骑士还是比较老实,武器上并不会带有诸如倒刺或者放血槽这种致命的设计,捅的也并不深,应该没有伤及内脏,所以其实只要止住血就并无大碍,就是疼。

包扎好伤口以后,我重新穿上斗篷,仰躺在青石上就这样休息了好一会儿,才感觉恢复了一些体力,总算可以继续前进了。

我费力的站起身,看了眼长度只到脚踝处的斗篷,满意的点了点头。虽然下摆被我撕地条条缕缕参差不齐,有些不太好看,但此刻我除了这个就没有什么能够遮挡身体的衣物了,于是也就不再在意。

呼吸间皆是自然的气息,再也没有了敌人。一直笼罩在头顶名为死亡的乌云散开,紧迫的神经终于放松了下来,我这才感到又渴又饿。

森林中有不少能吃的东西,目前的当务之急是先找到水源。一想到水,我的口中便越发干渴。

于是我强打起精神,闭上眼睛仔细聆听。一时间,微风拂过树叶的轻响与此起彼伏的鸟叫虫鸣,大自然的声气像是在耳边响起的交响乐,水流的声音如同音色甘甜的伴奏,若隐若现的传来。

在左边!

我循着声音前行,穿过了无数缠绕的藤曼。不久之后眼前豁然开朗,一汪清澈的溪流映入眼帘。

渐渐习惯了那令我难受的强大感官能力之后,它的作用便完全体现了出来。如果没有这异常敏锐的五感,我恐怕活不到这里,更不会这么容易就找到水源。

我迫不及待的走过去,小溪边两只正在休憩的小鹿顿时有些受惊的跳开,却并没有走远,反而有些好奇的打量起我这个不速之客。

溪水清澈见底,我捧起来喝了一口,感觉没什么奇怪的味道之后,又连续灌了几大口,冰凉的溪水顺着喉咙滑下,味道有些微甜。

止住了口渴之后,我又将脚上的泥泞洗去,站起身子望向一旁兀立的大树,树上结有青色的果实。借着敏捷的身体两三下爬了上去,摘下一颗果实,用手擦了擦后一口咬下。

果实的味道算不上香甜可口,甚至有些酸涩,却并不会影响到我现在安然恬荡的心绪。

巨树的枝杈粗壮有力,四通八达的向外延伸。我靠在其中一条树干上,慢慢吃着手里果实,嘴里哼着不知名的曲调。

天色已深,月光透过树叶的缝隙洒下,夜空中点点繁星缀出绚丽光彩。

这个世界的月亮是有两个的,一大一小挂在天穹间,将夜色渲染的幽静通透。

啊,我是来到异世界了。

这一刻的感觉才无比真实。

夜晚的丛林充满了宁静祥和的气息。大战过后深深的疲惫感袭来,我扔掉手中吃剩的果核,兀自找了个舒服的姿势,准备好好休息。

随后我便看到了不远处亮起星星点点的火把。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