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进书架
第十章 少女与怪兽

“呼哧——”

那怪兽甩了甩巨大的脑袋,粗重的鼻息喷起漫天水雾。

它先是在空气中四处闻闻嗅嗅,随后似乎像是确认了方向,踏着沉重的步伐向我走来。

咚,咚,咚——

怪兽每落下一步,脚下的地面都会颤抖。

它朝这边过来了!它发现我了!现在怎么办,再掉头逃跑的话还来不来得及?

不行,它的个头那么大,我应该跑不过它。

那要打架吗?如果使用黑烟的话,也不一定就完全没有胜算但谁愿意跟这玩意儿打架啊!看着都吓死了好不好。

心里乱作一团之际,突然感到天一黑,怪物就已经到了我的面前,趴下身子将硕大的脑袋伸了过来。我被吓的不敢动弹,只见它在我身上闻了闻,然后突然伸出舌头舔了我一口。!!!!!

“呕——呸呸呸呸呸!”

那舌头由上往下从脚一直舔到我的脸,黏黏糊糊的腥臭口水瞬间沾满全身,感觉进到了嘴里。我有些恶心的干呕一声,一边吐口水一边飞速后退,瞪大眼睛惊恐的望着它,同时手上开始悄悄聚起寒气,五根尖锐的冰刺悬在了头顶。

它干什么舔我,先尝一下看好不好吃吗!?

“你再过来我打”

本就不流利的言语,随着颤抖的声线变的更加磕绊。

而怪兽见到我的反应,似乎也有些吓了一跳,猛地扬起了身子。

“吼——!!!”

一声仿佛能够击穿云层的咆哮,震的草木沙沙作响,无数鸟儿扑闪着翅膀飞起,丛林中响起大片动物落荒而逃的声音。

我被骇的小手一抖,五根冰刺立刻呼啸着射向怪物,一个不拉的全数打在怪物的胸口,“咔咔咔”地碎成了冰沫。

跟怪兽胸前狰狞的外骨骼相比,冰凌的坚硬程度似乎根本不值一提,并没有起到什么作用。

我马上转身就跑。结果还没迈出两步,就被一只巨大的爪子抓了起来。

我顿时被吓的魂儿都飞了,巨爪上锋利的指甲轻易就能将我撕成碎片。我的小心脏“砰砰”的狂跳个不停,憋着一股劲就准备酝酿着暴起黑烟。

却发现怪物抓住我后并没有怎么用力,而是将我轻轻放在了它的后背。

黑烟刚冒出了两丝就停了下来,我赶忙用手紧紧抓住怪兽身上的绒毛。绒毛又厚又长,有一股动物的腥臭味儿,熏的我直犯恶心。

我有些纳闷,它想干什么?

怪兽将我放在了身上之后便立起了身子,调头朝向它来时的方向走去。

看来它并没有想要伤害我的意思。

“你要带我去哪。”我两三下爬上了它的肩膀,扶着它一侧的犄角站了起来,看着它硕大的脑袋问道。

“呼噜噜噜——”

回答我的只有低声的嘶吼,也不知道它听懂了没有。

“你快放我下去。”

怪兽的身高接近二十米,如果就这么直接跳下去的话应该没什么事儿?虽然我没试过,但感觉这点高度对我来说不是什么问题。

要不趁它不注意,偷偷跳下去跑路?

嗯还是算了,看起来它并不会将我当成食物,否则刚才那一抓就至少要先把我抓个半死才对,他好像是想要带我去什么地方,会是什么藏有宝藏的遗迹吗?

有些好奇它会把我带到哪里,反正我本来就已经打算要离开这了。

怪兽走起来地动山摇,晃的我站立不稳,干脆一屁股坐了下来。这毛茸茸的怪兽身上还是蛮舒服的,只要能够忽略掉那股腥臭味儿。

看了看依旧向外吐着血沫的下身,我将一直抓在手中的那块蓬步举在眼前

就这个凑合着先用吧,实在没有什么能代替的东西。

我再次用这块布包住冒血的地方,绕着胯间缠上一圈后打个活结使劲一勒。

“噗。”

有点勒疼了,不过这下应该能稍微起到一点作用。

总算是解决了一个非常麻烦的问题?就这样吧,不管了。

高处的空气相对来说没有那么湿热,微风轻拂过脸庞吹乱了我的头发,搔在脖间有些痒痒的,我把手伸向脑后顺了顺,然后将身体斜倚上怪兽温热的脖颈。

脖颈上没有那血红的外骨骼,粗糙的皮肤上有一层细密的小疙瘩,微微有些硌人。

阳光煦暖,穿过怪兽错杂的犄角偷偷晒在身上,有一丝慵懒的味道。

“你是生活在这里?”

“呼噜噜。”

“你是龙吗。”

“呼哧——”

“那你是什么怪兽?”

“我也是怪物呢。”

“”

“我叫你大白吧。”

“嗷呜。”

“大白。”

“”

“大白白。”

“咯咯。”

根本算不上是交谈,但怪物与怪兽的身影却异常的融洽

大白就这样带着我不停的在森林里穿梭前进。累了饿了,就停下来休息一会,摘一些果子吃,不过大白似乎不用吃东西。之前好像听说过,体型越大的野兽越是耐饿,一般都是吃一顿顶好多天,大到大白这样的体型,一顿吃饱可能十几天都不用再捕食了吧?

到了夜晚,我便将大白当成舒服的软床睡在它的背上。

一人一兽就这样走走停停,一直到了第四天的早上。

躺在大白脑袋上还处在睡梦中的我,被一阵轻微失重的感惊醒,我睁开眼睛,只见大白将我轻轻抓起来放在了地上。

怎么了吗?

刚睡醒的我还有些迷糊,站在地上揉揉眼睛,有些搞不清大白要干什么。

只见它低下身子,用头轻轻的将我往前顶了顶。

我有些不解的望着它,它又顶了我一下。

我这才有些明白了它的意思,转过身子向后方望去。

一条泥泞的羊肠小道自脚下歪歪扭扭延伸向远方。道路尽头处,隐隐约约有一排排冒着烟的房屋。

这是到了人类的村落了。

大白看我没动,低下脑袋再次顶了我一下。

“大白我有些害怕。他们会伤害我。”

“呼噜噜——”

“我不懂你说什么。”

大白就这样盯着我,我也看着它。我们就这样大眼瞪小眼了好一会儿。

好吧,我明白了。

我走上前去抱了抱大白的脑袋。但它的脑袋实在太大了,我只能抱住它嘴巴的前端,小脸就贴着它的一颗大鼻孔。然后它可能是想用脑袋蹭我,结果没控制好力道,将我顶了一个屁股蹲。

这个离别的画面远谈不上唯美。

“那我走了。你要好好。”

我转身离去,走了几步之后有些不舍的回头。

大白依旧站在那里。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错觉,我竟然在它的目光里,看到了一丝不属于野兽的温柔。

我朝它狠狠的挥了挥手,然后大步向前走去。

它应该是将我当成在森林里走失的人类小孩了,于是便把我送了到了人类的村落。

走了很远一段距离后,我再次回头,发现已经不见了那庞大狰狞的身影。

啊,忘记和它说谢谢了

下次回去找它的时候再当面说吧。

眼看距离村落越来越近,我将兜帽扣在了脑袋上。

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心里还是有些发慌。虽然明知道自己现在和常人没什么区别,应该不会被人看出什么问题,但我自己心里非常清楚,我并不是他们的同类。

对他们来说,我是个可怕的怪物。

但是总得前进才行,我不想做一个孤独死去的怪物。

继续往前走,脚下已不再是泥泞的小路,而变成了由大量石块砌成的村道,石块与石块衔接的缝隙间长有碧绿的青苔。

而在宽敞的村道两边,零零散散的坐落着一排排房屋。房屋大多是由石块与木头砌成,周边再用木栅栏围起来,做成一个小小的别院,别院里养有鸡羊牛猪等家禽。

在地球古代的西方,大多数村落也都长这个样子。石屋,木屋,甚至还有更差的土屋草屋,没有任何特殊的地方。

清晨的村落看起来有些冷清,偶尔有三三两两的人,提着桶或拿着锄头匆匆路过,看到我之后有些奇怪的打量一眼,但并不会多做停留。

这里不知道有没有旅店之类给人歇脚的地方,不过就算有,我也没钱。

一时间,我有些不知道何去何从的感觉。

“哎呀,这是谁家的孩子。”

正在我感到有些迷茫的时候,身旁传来有些颤巍巍的声音。我转头望去,看到一个身子有些干瘦,脸上布满皱纹的老婆婆。

“啧啧啧,怎么搞成这个样子的。”老婆婆走到我的面前,伸手拍了拍我沾满草屑的斗篷,俨然一副哄小孩的宠溺语气,“孩子,你是从哪里来的呀,叫什么名字?”

我有些紧张的缩了缩身子。

“孩子,别怕,别怕。”老婆婆露出难看的笑容,伸手掀开了我的兜帽。

随后她的面容有一瞬间的震惊,这让我心里一紧。

难道能看出什么来吗?

“我的天。这么漂亮的姑娘!”震惊过后,老奶奶眼中的疼爱之色越发浓郁,苍老的手抚摸过我的脸颊,“来,跟奶奶说说,怎么搞成这个样子的?你家里的大人呢?”

我轻轻的摇了摇头,正待开口说些什么,肚子却不争气的发出一声轻响。

“咕噜。”

老奶奶微微一愣,接着牵起了我的手。

“来,跟奶奶先回家,吃些东西再洗个澡,瞧你身上臭烘烘的。”

老奶奶的手干巴巴的,皮肤也很粗糙,却非常暖和。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