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进书架
第十四章 你们怎么有好多个哦

剑士就这么站在路边,眼睛直勾勾的盯着我。

我的身体紧绷,小小的右拳反复的攥紧再放松,一层薄薄的冰蓝色雾气隐约浮现出来

可恶的胡子剑士,只要他敢动一步,就得先吃下我全力施展的大冰凌!

“小希尔,晚上想吃什么?”

精神已处在高度戒备的状态,突然间听到克莱尔奶奶的问话,我猛的一个激灵。

不行,奶奶她们还在一旁。一但我们在这里打起来,会被卷进来的。

这种级别的战斗,不像普通骑士那种你劈我刺的砍杀,普通人一经卷入绝不是闹着玩的。无论是我的冰霜冻气,还是剑士的雷电之力,哪怕只是一点点的余波,也能轻易带走她们的生命。

直接在这里动手太危险了,搞不好会毁掉整个村子。真要打起来,我就必须第一时间将他引到村外,绝不能波及奶奶她们。

短短的时间里,我的思绪瞬息万变,心一直提在嗓子眼。

随后与剑士擦肩而过。

我看到他嘴角扬起一丝玩味的微笑。那像是在告诉我,我终于找到你了。

可直到我们走出很远以后,剑士也没有采取任何行动。

“小希尔,你怎么了,脸色好可怕哦,生病了吗?”

艾丽娅双手捧起我的小脸,额头贴了上来。

“我没事。”

有什么卡在喉咙的感觉,我意识到自己脸上的表情非常僵硬。

“是吗?如果有哪里不舒服要说出来啊,生病可不能强撑着。”

艾丽娅的眉毛拧在一起,露出担忧的神色。

“真的,没事。”

我想给她一个宽心的笑容,却无论如何都没办法扯动嘴角。

“希尔妹妹,你在麦子上躺下休息一会吧,我能拉的动。”

“谢谢你,巴里。我没有,不舒服。你们,不担心。”

偷偷向后望了一眼,已经看不到胡子剑士的身影了,心跳慢慢平复。

艾丽娅见我似乎真的没什么事,心思又活跃了起来,转头开始跟我闲扯。

“哎哎,小希尔,你刚刚看到没有,那个高大威武的剑士先生,啊——!真——帅!”

艾丽娅眼中亮起小星星,激动的面颊通红,攥起拳头向我说道。

“嗯,很帅。”

“那我们一起去搭讪好不好?”

“别!”

我一听顿时急了,连忙拉住艾丽娅的手,生怕她脑子一热真的冲回去找人。

“艾丽娅,你要结婚了。”

巴里面无表情的说道。

“那又怎么了!结婚就不允许我再欣赏帅哥吗?”

“可以,但你别教坏了希尔妹妹。”

“我怎么教坏她了?我这是在帮她!小希尔将来如果要结婚的话,就得嫁给那样高大威武的人才行!村子里的歪瓜裂枣哪里配得她,所以才想带着她去认识人家嘛”艾丽娅眼中闪过狡黠的神色,“那样的剑士,平时哪能在我们村里见到!身上的盔甲一看就知道价格不菲也不知道是过来做什么的,但肯定不会久住的,机不可失啊小希尔!”

我用力的摇摇头,拉着艾丽娅的手抓的更紧了,眼中露出恳求的神色。

“啊,小希尔害羞了,害羞了!嘿嘿。”

害羞个屁啊!你哪只眼睛看到我有哪怕一丁点的羞涩啊!

急死我了。

“艾丽娅,我看你就是自己想去吧。”

巴里继续面无表情的说道。

“说了不是”

“那你不准带着希尔妹妹过去,不然我就告诉艾伦哥。”

“你敢!”

“你看我敢不敢!”

“你敢去我就把你的秘密告诉小希尔!”

“别。”

巴里瞬间认怂。

艾丽娅在口舌上讨到便宜,得意的哼哼两声,却再也不提刚才的事了。

我轻轻的舒了口气。

“小希尔,你认识那个剑士吗?”从刚才起就一直没说话的奶奶突然出声问道。

“我,不认识。”

不知道为什么,我第一次对奶奶说谎了。

“是吗。”奶奶看向我,露出一个和煦的笑脸。

她注意到了。

那个剑士身上的斗篷,和挂在家里的那件小希尔的斗篷后者虽然有些破破烂烂的,但的确是同一款不会错,她虽然年纪大了,眼睛却没有花。

可既然小希尔不想说,她就不会逼问,时间会告诉她一切。

“回去想吃什么?”

“马铃薯汤。”

“好。”

我努力收起心中的忐忑,向家的方向走去

胡子剑士的出现令我惶惶不安。本以为他会很快找上我,这段时间一直处在‘马上就要展开死斗’的巨大心理压力中,可提心吊胆的度过了几天之后,我却再没有看到过他。

都千里迢迢找到这里来了,难不成只为看我一眼,然后就这么走了?

不可能,他是傻x吗?他不是。

或许是想先稳住我,然后通风报信去了?!

等下一次再见面的时候,他就会带着无数的教会骑士,再加上十几个长袍老头,意气风发的出现在我眼前。

一想到这个可能,我就有些呼吸不畅。

我是不是该跑路了啊?

要不等到了晚上,奶奶她们都睡着的时候,我就悄悄的溜走吧,不能给她们添麻烦。

可是,以后还能见到奶奶吗?我还能回到这里吗?

真的好舍不得啊,想再和奶奶多呆一会儿。明天,到了明天再偷偷走掉好了。

嗯,就这么定了。

于是,我的出逃计划就这么明日复明日的,一直拖着没有实施。

几天之后,丰收祭典来临。

这也是村里一贯的习俗,每年收完麦子之后,都会举行祭典和晚会。

这天晚上,所有人都聚在村中央的小广场上,将桌椅从家里都搬了出来,燃起篝火,开始请神。

仪式由镇子里过来的梅林神父举行。在他的引导下,所有人跪地向丰饶母神祈祷,保佑明年村子依然丰收。

之后便是令人期待的篝火晚会了,村民们围着篝火又唱又跳,每个人的脸上都飘溢着幸福的满足。

屠夫大叔捏着鼓锤,手臂上鼓动的肌肉冒起青筋,潇洒的鼓声响彻夜晚。

我看到艾丽娅和面相老实的猎户儿子也在人群中,两人跳着简单却轻盈的舞蹈,脸上有难掩的喜悦。

没过多久,大桶的啤酒被搬了过来。这在村子里可算是奢侈品,但今晚却可以敞开大喝。

整个晚会的氛围,也在啤酒到来之后热闹更甚。

村上裁缝家的姑娘,在身旁唱着这个世界动听的歌谣。三两个年纪稍小的丫头在一旁拍手打着节拍,偶尔跟着唱上两句。

几个鼓起勇气上前邀请我跳舞的男孩子们,最终都耷拉着脑袋,悻悻的走回同伴的身旁。

奶奶年纪大了,不再适应这样的场合,已经早早回去。我闭上眼睛,沉醉在浓郁的异乡闹景之中。

“希尔丫头!不去跳一支舞吗?”道尔叔叔大笑着问我,鼻子间都是细密的汗珠。奶奶总让我去他那里割肉,每次他都会多给我切一些。

“不会。”

我轻轻笑了笑,摇了摇头。

其实也不是不会,前世的我从小学习国标、拉丁和街舞,和小曦就是在同一个舞蹈工作室认识的。水准不敢说国内一流,但也是拿过奖的,只是此刻没有什么心情。胡子剑士像一块压在我心头的乌云,做什么都索然无味。

“哈哈,那真是可惜了!你不知道村里有多少小子扳着指头数着日子,就等今天借机会一亲芳泽呐!”

大叔神色暧昧,笑容有些揶揄。快四十的人了,居然一个劲朝我眨眼,看来是喝了不少。

我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他,也只好露出无奈的笑容。

大叔还想开口再说些什么,突然“咚”的一声,一杯啤酒被放在了我的桌前。

我抬起头,孩子王莱恩面色红润,手里举着另一杯啤酒,开口对我说话。

“希尔妹妹,之前的事情我想了想,确实是我不对,我向你道歉对不起。”这声对不起说的不情不愿,莱恩仰起头,一口气将手中的啤酒喝完,“我的酒喝完了,你把桌上的那一杯也喝了,我们就是朋友了。”

放在桌上的酒杯差不多有扎啤杯子那么大,被倒满了啤酒,溢出的酒沫沿着杯身滴在桌上。

呵,想灌我酒啊?有点意思。该不是他那脾气火爆的父亲给他支招了吧,以为我是那种滴酒不沾的小女孩,喝两口就往人怀里倒吗?

很可惜,打错算盘了。

正好我心情不佳,今天就让你见识一下,什么叫做千杯不倒!

“以后,别再,那么做,就好。”

我向莱恩甜甜一笑,端起杯子在道尔大叔的起哄声中一饮而尽。

“哈哈,小希尔,好样的!”

道尔大叔发出震耳欲聋的笑声,拼命鼓掌。

“莱恩!你在干什么!”

巴里从人群中钻了出来,指着莱恩大声喊道。

“我在给希尔妹妹道歉,关你什么事!巴里,你别老瞧不起人!”

“道歉?希尔妹妹才多大,你怂恿她喝那么多酒干什么!”

“没关系,巴里”

我看着眼前的巴里,想说他喝不过我的,身体却忽然一晃,手里的酒杯“咔嚓”一声掉在地上摔了个粉碎

咦?

我眉头一皱,伸出双手揉了揉眼睛。

一只巴里两只巴里三只莱恩四只大叔

你们怎么有好多个哦。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