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进书架
第二章 怕不是个假教宗

国都纳兰加德。

这里是历史上最大的农业贸易中心,被冠以“翡翠之都”闻名世界。西尔加亚共和国作为以农产业为主要经济来源的国家,靠的不是单纯的种植养殖,而是通过组建合作社的形式,把分散的家庭农场经营融入整个产业链,实现大规模分工和分业生产。与原来世界的概念不一样,在这里,农民是富有的代名词。

与我曾经落脚的小村落俨然不同,作为人类的四大王城之一,纳兰加德的繁盛无可言喻。造诣不凡的建筑密密匝匝,无数条交错的街区错综复杂,来来往往的行人大多衣着鲜亮。

弗塞尔作为神圣教会在西尔加亚的总教区,理所当然的位于纳兰加德最为繁华的地带。此时已是晌午时分,角马车安静的驶过喧闹的街区市集,在一座形似巴洛克风格的宏伟建筑门前缓缓停下。

圣马里耶大教堂,初建于六百年前,是人类历史上最古老的教堂之一。

“醒醒,我们到了。”

“醒醒。”

睡梦中的我感到一阵轻微的摇晃,不情愿的睁开眼睛,卡洛斯那张胡子拉碴的大脸逐渐清晰。

我眉头紧皱,有些不耐烦的一把将他推开。

长途跋涉是最令人疲惫的,这段时间为了赶路时常睡在角马车里,生物钟早已变的紊乱,昨晚几乎是一夜没合眼,直到清晨才堪堪入睡,这时候被人叫醒,心里自然很不爽快。

“这是哪?”

花了几秒钟的时间让意识重新回到身体,我用力伸了个懒腰,打着哈欠问道。

“圣马里耶大教堂,我们到了。”

“哦。”

不知为何,我心里忽然一阵紧张。

这一路上卡洛斯告诉了我很多的事情,其中就包括神圣教会对深渊究竟有多么的敌视。堪比杀父之仇啊,尤其是近几年里,深渊的怪物们出现的频率越来越高。以教会的情报网,大多数时候都能预先发现征兆,在开战之前疏散民众,制定战略,做好万全的准备,将损失减轻到最少,一如我出现时的情况。但也有一些特殊的深渊,它们会毫无征兆的突然出现,完全没有规律可寻。这样的情况下,如果没能及时阻止,怪物就会在吞噬掉大量的生命之后,变的极其强大。

那种强大是压倒性的,令人战栗的混沌。如果没有三个以上的教宗骑士进行压制,人类根本就不具备任何反击的能力。

卡洛斯告诉我,上一次遇到这种情况是在两年前的瓦伦帝国,那是有史以来最为惨烈的一次深渊之战。名为暴食的怪物,携着遮天蔽日的黑色龙卷,短短几日便连毁三座大城,数以万计的子民灰飞烟灭。无数教会骑士与大主教们,在这样的天灾面前毫无抵抗之力。

那一次,五名教宗骑士奋不顾身,在枢机主教的协助下拼死阻拦,最终以两名英雄的死亡为代价,才得以将其击杀在寒冬之城的城外。若非如此,人类的四大王城,如今便只能剩下三个了。

可是这一刻,同为深渊怪物的我,却来到了神圣教会的总教区之一。

如果真的是陷阱,会不会被抓起来绑在十字架上烧死啊我有些害怕的想到。

“喂,发什么呆呢?下车啊。”

卡洛斯看到我呆坐在角马车里一动不动,不由得开始催促。

“卡斯卡,我想逃跑,行吗?”

“不行,还有麻烦请好好叫我卡洛斯,谢谢。”

卡洛斯一把将我从角马车里拽了出来。

“别担心,有我在不会有事,走了。”

我看着面前拥有神圣不可侵犯之威的巨大建筑,心里微微发怵,有些磨磨蹭蹭的跟在卡洛斯身后。

“尊敬的卡洛斯先生,很高兴能见到您。”

刚走上台阶,两名身着黑色长袍的修士便马上迎了过来,看样子已经在门口站了好久。长袍的款式似曾相识,与长袍老头的打扮有些神似,我心里一颤,回忆起那时被金钟支配的恐惧。

一名修士看到跟在卡洛斯身后的我,正要开口询问身份,转头与我对视的瞬间,却陡然涨红了脸。

“这位美丽的噗”

他颤抖着身体竭力憋着笑意,挣扎着蹦出两个词汇之后,终究还是咧开嘴角笑出了声。

我有些不悦的皱起眉头。

这是在瞧不起我吗?

有什么好笑的?这么正式的迎接礼,该是笑出来的时候吗,这就是神圣教会修士的素质?

“那个,咳,卡洛斯先生,这位,美丽的小姐,咳咳”

另外一名修士眼见情况不妙,马上站出来打圆场,却也是禁不住想笑的冲动,断断续续的没能将话说完。

“她是教宗大人的贵客,不可怠慢。”

卡洛斯神情淡漠,目不斜视,像是什么都没有看见一般,坦然的说道。

“是,两位咳,请跟我来,教宗大人已经等候多时了。”

勉强说完话,两名修士像是不敢再看我一般,迅速转过身去,带着我们进入教堂的大厅。

教堂的内部装饰十分华丽,精湛的砌工经历数百年的洗礼,厚重的沧桑扑面而来。典雅的墙体上,几幅巨大的壁画映出无与伦比的艺术气息,穹顶上耸然立起的金色十字,沐浴在肋拱窗口洒入的日光中圣洁无比。

仿佛置身于画中的场景,我却根本提不起心思去欣赏,注意力全放在前面偷笑的修士身上。

“卡卡罗特,他们,笑什么?”

“嗯?哦,大概是觉得你很可爱吧。”

卡洛斯漫不经心的说道,牵强的解释完全无法让我打消疑虑。

难道身上沾到什么脏东西了吗?

我马上低下头检查一翻,精致的荷叶边连衣裙干净整洁,没有发现不正常的地方

神经病。

修士领着我们一路上了三楼,在最深处的一扇精美的木雕门前停下,轻轻叩了叩。

“教宗大人,卡洛斯先生到了。”

随后侧过身子静静等待,片刻之后,门内传来怠惰的声音。

“哦,请他进来吧。”

“卡洛斯先生,教宗大人就在里面,您请进。”

卡洛斯不客气的一把推开门,身后的我深吸一口气,迈着小碎布踏入房内。

大门关上,温煦的日光洒了进房间,我眯起眼睛望过去,入眼便是一张精美奢华的大床。

那尺寸在我看来足够十个人躺在上面,此刻却坐着一个头发蓬乱,不修边幅的年轻身影。

“哟,教宗大人,好久不见。”

卡洛斯随意的打着招呼。

嗯,教宗大人?

我迷茫的望向四周,房间里除了床上坐着的人影,哪里有什么教宗大人?

“哈啊——卡洛斯,你跟我少来这套,这里没有外人。”

那道身影挠了挠睡成爆炸头的金发,张口打个哈欠,又伸出小拇指掏了掏耳朵。??????

这个人,是教宗吗?!

开什么玩笑,教宗不应该是那种讲话慢条斯理,无论做什么都泰然自若,一身浩然圣气的白发老头吗?

这和说好的不一样啊!

我不禁开始认真打量起那道身影。金发碧眼,脸颊的轮廓清晰有力,英俊到有些娘炮,看起来竟比卡洛斯还要年轻一些。

此刻俨如一副刚睡醒的样子,竟然还穿着睡衣!

这样的家伙,是这个世界的教宗?这不是在拍偶像剧啊,神圣教会的人在想什么?

难以接受。

“坐啊,站着干什么?”

床上的男人摆摆手,丝毫没有要下来的意思,一副你们随意的架势。

可你这房间里,除了一张大床什么都没有,连个凳子都不放,坐哪里?难不成要坐床上?堂堂教宗大人,真正意义上人类的统治者,与人会面就这副德行?

“啊,还是算了吧,我们站着就好。”

卡洛斯马上说道,大概也是觉得太尴尬了。

“哦,随便你吧。那么,你来找我是要做什么来着?”

金发的男子睡眼惺忪,望着卡洛斯发出疑问。

“你做个人吧。”

卡洛斯有些无语。

“哈,开玩笑,开玩笑。我这不刚睡醒,脑袋还有些迷糊那个谁,你”

金发男子像是这时候才注意到我一般,抬起慵懒的眼帘,慢悠悠的看了过来。

我正待发声。

“噗,哈哈哈!!”那疑似教宗的男子忽然放声大笑起来,捂着肚子拼命捶着床板,向卡洛斯说道,“卡洛斯,你搞什么东西?带她过来是想将我笑醒吗?哈哈哈哈哈!”

他笑到开始在床上打滚,一副根本停不下来的样子。

卡洛斯耸耸肩膀。

“别笑了,说正事。”

“哈哈!不行,你把她的脸画成这副鬼样子,还不允许我笑,你这不是强人所难吗?太过分了,哈哈哈——”

这副鬼样子?

我立马伸手往脸上一抹,掌心顿时一片乌黑。有些懵逼的将一只手再抹上去,这下两只手都变得黑漆漆了。

伸到鼻子前闻了闻

墨汁?

一瞬间想明白了。

胸口开始剧烈起伏,我仿佛要将牙齿咬碎,横眉怒目的望向一脸无辜的卡洛斯。

生气。

生气生气生气生气!!!

“卡洛斯——!”我像一只愤怒的小猫,张牙舞爪扑了过去,举起小手就想向他脸上抹。

“不是,你听我解释啊!”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