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进书架
第五章 那一抹熟悉的湿热感

公历1186年8月1日。

这一日碧空如洗,万里无云。

翡翠之都似乎比以往来的更加繁华喧闹。

坐落于城中心脏位置的圣马里耶大教堂,门庭前硕大的赞美广场人头攒动。放眼望去,无论是布衣芒屩的,还是穿着看起来雍容华贵的,此时皆是摩肩接踵的拥挤在一起,将整个广场的空间全部站满。纷至沓来的人群一直延伸到与广场连接着的大街小巷之中,对着不远处屹立的庄严建筑翘首盼望,等待着那一刻的来临。

“仪式开始了吗?”人群之中,有人发出疑问。

“不知道,看不见啊!”

“急什么,等一会儿钟声响了,新的英雄大人才会与我们见面。”

是的,纳兰加德的子民都知道,很快将有一名新的教宗骑士在这里诞生。教宗大人几天前就已经抵达翡翠之城,准备为即将到来的英雄举行授勋仪式。

这种神圣的时刻可是不多见的,不仅能见到平日里不可企及的英雄大人,还能借此机会一睹教宗大人的尊容。幸运的话,甚至还可以感受到教宗大人身上的神息,那可是无比荣耀的事情,说不准就造福子孙后代了。

“听说这一次的英雄大人,只是孤身一人,楞是把一只深渊的怪物给活活打死了。”

“纠正一下,不是一只是一群。前段时间在西土的伍尔伍德之森,那周围有一个小村落,现在都已经变成废墟了。”

“你怎么知道的?”

“我有看周报的习惯,这事儿前几日都刊登教会言报了,说这次若不是英雄大人阻止的及时,恐怕两年前的瓦伦之难就要重演一次了。”

“我的天哪,这么可怕。难怪这么快就要举行授勋仪式,那可是挽救了整个西尔加亚的大英雄啊”

“感谢神圣教会赐予我们的恩惠,愿神保佑我们”

不久之后,教堂里传来了圣歌。

华美的教堂大厅之中,被无数修士与修女唱起圣歌环绕着,身披白袍的少女走向高台。

随后偷偷瘪了瘪小嘴。

一大早就被卡洛斯打扰了美梦,被迫听了一大堆废话,然后又逼着我穿上繁琐又难看的袍子。这也就算了,居然让还让人给我化了妆,脸上被涂了一层白白的粉底,嘴唇也被抹的嫣红,自己照过镜子以后,宛然觉得一副喜庆的模样。从那以后就很生气,直到现在我依然撅着嘴,脸上写满了不忿。

原本以为仪式就是简简单单的走个过场,此刻听到教堂外鼎沸的人声,才觉得自己还是轻视了教宗骑士的意义。

真的没想到会这么麻烦。

不情不愿的走近了高台,仰起脑袋望向前方的安吉尔。

男子身形挺拔,面如冠玉。身着华丽的纯白礼袍,头戴精美的高冠,举手投足间散发着摄人心魄的威严,与昨天见到的那副邋遢形象实在差了太多,简直不敢相信是一个人。

不过,总算是有了教宗的样子嘛。

这样想着,我偷偷朝他吐了吐小舌头,做出一个生气的鬼脸。

这套动作浑然天成,做完之后才反应过来,自己为什么会有这种和小女孩子一样莫名奇妙的弱智举动?

脸色顿时有些微红。

安吉尔像是一副没看到的样子,装模做样的将一只手轻轻搭在我的头上,神色矜重,语速缓慢的开口说话。

“希尔维嘉·咳,女士,神选的子民。”

我闻言眉毛一挑。

这家伙没记住我的姓吧,这个时候不是应该称拉比斯赫墨斯女士吗?能靠谱点不?

我马上向他投去鄙视的眼神。

安吉尔当然不可能在这时候予以回应,面色不改的继续说道。

“我安吉尔·约瑟夫·阿德利安·约翰十一世,遵从神的旨意,在此圣地,为你册封神圣教会教宗骑士的头衔。”

话到此处,立刻有两名修女上前为我褪去长袍,伸出双手小心翼翼的接过安吉尔手中的洁白斗篷,为我披上。

款式和卡洛斯的一模一样,这是教宗骑士的标配。

穿上斗篷之后,修女便退了下去。安吉尔又亲手为我戴上一枚制作精美的金色徽章,徽章上雕刻着一朵盛开的繁花,形状与斗篷背后的淡金色花朵相同。

我低头盯着胸前闪闪发亮的徽章,有些走神了。卡洛斯告诉过我,这朵花的名字叫做鸢尾兰,是正义与勇气的象征,也是第一任教宗骑士的名字。这朵花的意义,便是教宗骑士存在的意义,唯有教宗骑士才有资格佩戴刻有鸢尾兰的勋章。

“小黑炭,现在,转身,微笑。”

突然传来的耳语将我惊醒,我抬头看向安吉尔,他依然面带微笑目视前方,微微颤抖的咬肌却让我感到那种咬牙切齿的意思。

我马上一个激灵,转身面向教会人员,扯出一丝尴尬又不失礼貌的微笑。

哗啦哗啦哗啦——

掌声雷动,久经不息。

“铛——”“铛——”“铛——”

深沉清远的钟声响彻云霄。暮然听到这个让我产生心里阴影的声音,我下意识的小手一抖。

然后,就像是为了响应某种号召一般,腿间忽然传来一丝熟悉的湿热感。

一瞬间,笑容定在了脸上。

“愿神保佑。”安吉尔俨乎其然的说着。

“愿神保佑。”

我抬头仰望天花板,那上面刻有一幅幅栩栩如生的石雕画,那些画中的小人儿此刻都瞪着眼睛望着我,我仿佛看到他们嘴角露出mmp一般的微笑。

愿神保佑,呵呵。

我的大姨妈,就在这神圣而庄严的时刻,贼有仪式感的,非常给面子的降临了

不是说,女生来大姨妈之前都有预兆的吗,都会感到心情烦闷或者不舒服的吗?

为什么!我!就完全!没有感觉!

明明还没到一个月啊!我以为过两天的明明以为要过两天的,为什么难道今天早上一起来就很生气的原因,就是这个吗!?

我想溜了,可仪式还远远没有结束。接下来,安吉尔还要领着我一路上到三楼,穿过长长的走廊,再站到尽头的露台上,向等候在外的万千子民们致意。

这大概是我有生以来走过最痛苦的一段路程了。一路上我都拼命夹紧双腿,像一只憨厚的小鸭子,扭成x腿挪动着小碎步,生怕步子稍微迈大一点,就有羞羞的液体从腿间流下来。不过还好,比起上一次无衣可遮的尴尬,这次我好歹是穿着内衬的。在这种关键时刻,它能够起到让我再挣扎片刻的作用,只是不知道能挺多久,因为我的量很大。

加油,胖次君,我相信你能助我挺过难关。

走在一旁的安吉尔满面的虚假笑容,因为有宽大的斗篷遮住身形,他丝毫没有看出我的异常。

当然,我也不可能让他发现。感觉这事儿如果被他知道了,可能都不是丢不丢人的问题,这个家伙一定会做出令人意想不到的事情。

毕竟这个人的思维不能用一般人类的标准去衡量。

整段路程其实并不是很长,而我却像是走了一个世纪,腿间那股黏滑的感觉越发强烈了。

终于在临近露台的时候,我一把将兜帽扣在了头上。

万一在关键时刻丢了人那也是这个新晋的教宗骑士丢人,关我希尔维嘉什么事情。

“你把脸遮住干什么?”安吉尔悄声问道,伸手就想将我的兜帽撤下来。

“要你管!”我压低声线,避免让身后跟着的修士们听到,同时右手死死抓住兜帽不放。安吉尔扯了两下没扯下来,碍于公众形象又不好跟我撕逼,无奈只能小声骂了句“小鸵鸟”便作罢。

“快看快看,他们出来了!”

“奥奥——教宗大人!教宗骑士大人!”

“愿神保佑!”

人声在我们露面的一刹那沸腾到了极致,安吉尔抬起双手下压,示意他们收声。

“很荣幸,神又为我们带来了新的希望。这一天,我们诞生了一位年仅16岁的教宗骑士!”

“16岁!我的天呐!”

“他还是个孩子啊!”

人群瞬间像是炸了锅般的喧闹,安吉尔不得不再次示意收声,以继续他的演讲。

“这是神赐予我们的恩惠,是值得被历史铭记的一刻!我们作为神的子民,都应该为此感到荣幸”

后面他说的什么我根本就没心思听了,内衬越来越湿,感觉真的挺不住多久了,急的我额头上的汗都流了下来,满心只想着快点结束快点结束。

没事的,不会被发现。我在心中安慰自己。

昨晚我就睡在教堂三楼的房间里,距离露台的位置并没有多远,放在房间的包袱里有奶奶给我缝的卫生带,一会儿等结束了就第一时间冲回房间,肯定来得及。

“下面,请我们年轻的教宗骑士,希尔维嘉小姐向大家致意。”

不对,千万不能用跑的,慢慢走过去就行,感觉一颠那玩意儿就要流出来啊!而且可能走的太着急可能会被安吉尔那家伙发现什么嗯?安吉尔怎么没声了,是已经结束了吗?

我有些迷茫的抬起头。

“该、你、发、言、了,小笨蛋——”

咬牙切齿的声音再次响起。还未待我反应,陡然间一股大力自腰间传来,安吉尔将发呆的我一把推向前方,我步伐蹒跚的跨出两大步。

啊啊啊——要出来了,要出来了——该死的安吉尔!

我马上加紧双腿不敢再动弹。这一刻,杀了他的心思都有了。

不是应该结束了吗,怎么还要我发言的?头脑一片空白,注意力没法集中啊,我该说什么?

“啊”

一着急,张口吐出一个音节。

啊?

安吉尔脸上露出了疑惑。

“啊——”

下方的子民们满脸希冀的仰望着我。

“啊嚏——”

一个大大的喷嚏之后,我吸了吸鼻子。

“”

整个场面像是突然被调了静音一般,寂静的可怕

糟了,一紧张打了个喷嚏,感觉那儿有东西流下来了。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