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进书架
第六章 被人盯上

虽然只是侧漏了一点点,我的双腿仍然开始止不住的颤抖。

心情就像是一座蓄满了能量的火山,随时都有可能在下一个节点里,随着暗流涌动的姨妈而彻底爆发。

这一刻,我恨极了自己的性别。

不能再耽搁了!

我咬紧牙关,抬起被兜帽遮住大半的脸,眼中泛着名为屈辱的泪花。

鸭子既然已经被赶上了架,为了能够尽快结束这个快要让我崩溃的仪式,只好随便说两句了。

清了清嗓子。

“那个你们好、我是,新任、教宗骑士”

因为努力憋住某种蓄势待发的悸动,而略显颤抖的声线,使得人群再次炸开了锅。

“噗这是,教宗骑士大人?好小一只啊。”

“哇——感觉是个很可爱的女孩子啊,声音好像小动物的感觉~”

“可为什么要遮住脸啊?”

“她好像有些紧张的样子?哈哈哈——”

无视掉下方响成一片的喧嚷与哄笑,我不断摩擦着双腿,试图将那玩意儿像憋尿一样给憋回去,然而并没有什么卵用。

“小黑炭你怎么了?照着卡洛斯告诉你的台词说啊,自己瞎即兴什么?”

有些着急的安吉尔在我身后低声提醒道。

什么?卡洛斯告诉过我台词?

他什么时候告诉我的,我怎么一点印象也没有?该不会这俩人合伙整蛊我吧。

也不对,这两个人哪怕有再多无聊的恶趣味,也断然不会拿这种场合去开玩笑。仔细想想,卡洛斯早上的时候的确是有跟我说过什么来着,但我那会正在生他的闷气,左耳朵进右耳朵出,根本就没有往心里去。

这时候后悔也无济于事,只好打落牙齿往肚子里咽,挣扎着想要再说上两句,然后趁着事态还没有发展到不可挽回的局面,赶紧溜之大吉。

然而,现实往往与你脑中臆想的情形是相反的。有的时候,你把一件事情想的越美好,那么事情的结局大概率就会走向最糟糕的bad end。

“还请,大家在噫呀——”

临场发挥的话术仅仅才起了个头,股间涌动的热流就顺着大腿开始,挠痒痒一般调皮的向下流淌。

名为胖次的坚强防线,终于在这最后的时刻里全线溃败,土崩瓦解。

嘣——

内心深处响起了像是有什么东西崩坏的声音。

这一刻,我忽然想起了远在他乡父亲的教诲。

人的一生之中,有太多不可挽回的事情。既然活着,就得大步迈向前方,永远不要回头。只有经历过巨大苦难的人才有权利证明,承受苦难真的是一种毫无作用的能力。

苦难就是苦难,它只会给你带来痛苦。

而睿智如我,在千钧一发之际没有半分的犹豫,果断做出了回避苦难的选择。

“嘣——”

蓝光在转瞬之间闪过,紧接着便是一声巨响。宽敞的露台拔起一道道的粗大冰凌,将站在上面的两人遮蔽的严严实实。

突如其来的变故使得下方的人群连连惊叫,场面顿时乱作一团。露台之上,安吉尔大张着嘴巴,目瞪口呆的瞪着我,全然像是看到什么惊世骇俗之物。

“小黑炭,你害羞起来的样子,可真是画风独特啊你”

安吉尔还想接着说些什么,随即被我仿佛吃人一样的小眼神给硬生生吓了回去。

道理我都懂,也知道实在是不应该,但情绪上来了它就是顷刻间的事情,我也控住不住。所以我用眼神告诉了教宗大人,现在最好什么都不要说,这时候一但有谁让我觉得自己傻x了,我就会分分钟让他变成傻x。

女孩子不想讲道理的时候,要么就去哄,要么就闭嘴。

安吉尔很明智的选择了闭嘴。

就在这个时刻,一直站在露台拱门里的修士们冲了出来,一个个紧张兮兮的模样。

“有刺客!”

“速速保护教宗大人!”

安吉尔见状马上摆手。

“我没事,只是个意外。先下去安抚民众,告诉他们今天的仪式圆满结束。”

“是——”

修士们领命之后便迅速下了楼。安吉尔愣愣的望着脚底抹油溜的飞快的小希尔,转眼间便只剩下一个远去的背影。

再抬头瞅瞅横七竖八扎进墙体的冰凌。

他也不知道这些冰块什么时候才能融化掉,也不敢问

至此,纳兰加德盛大的授勋仪式正式落下帷幕。

在翡翠之城子民的热烈欢呼声中,教宗大人亲手为希尔维嘉小姐戴上勋章,史上最年轻的教宗骑士就此诞生。——《教会言报》

这则消息不久就会传遍各大人类主城。

夜幕临近。

为了庆祝新教宗骑士的诞生,这个夜晚的翡翠之都灯火通透,彻夜狂欢。

四通八达的街市鼓乐齐鸣,街头巷尾都活跃了起来。吃过晚餐的人们纷纷踩着石道,三五成群地走在大小道上,将夜色衬映的熙熙攘攘。空气中不时回荡着爽朗的欢笑声,与路边各种卖小吃的小摊叫卖声夹杂在一起,奏响出令人舒心欢愉的奇妙音色。

万盏灯火的辉映之下,一幢幢颇具巴洛克式艺术风格的建筑,顿时披上了星星落落的衣衫,一条条街巷也均被映成皓光闪耀的银河。而在这其中,有一道白衣素裙,带着遮住大半张脸的狐狸面具,小小的身影此刻就混杂在这一片喧闹之中。

我是从宴会中偷跑出来的。

对于那种中世纪西方的应酬方式实在是学不来,也不感冒。上辈子因为执念每天都有在做的事情,重生之后再也没有了必要,自然是能避则避。

虽说我是宴会的主人公,但感觉其实有没有我在都无所谓的样子。当然,就算有所谓我是也要跑的。再过几天就要离开这里前往瓦伦帝国了,走之前一定要把翡翠之都的好吃的都吃个遍。

至于其他的事情,就交给安吉尔和卡洛斯去头疼吧。

算起来我已经有几天没吞噬过生命了,这时候闻见什么都香,看到什么都想吃。左手抓着满满一把肉串,右手捧着一个气味香甜的白色果实,吃的满脸都是开心的笑容,嘴角沾上油渍也不管不顾,跟着路边响起的音乐瞎哼哼起来。

和很容易就会生气是一个道理,这副身体所容纳着的灵魂,同样也很容易就会感到心满意足,打从心底充溢着名为快乐的情感。

唯独这一点,我好久都没能体会过了。

“老板,这个,是什么。”

吃完手上的肉串,我有些意犹未尽的砸了砸嘴,转头又望向了街道边支起的摊位上,那有些像是葡萄,但颗粒却要大上很多的不知名水果。

亮晶晶的看起来水分很足,味道一定很甜。

“哦,小姑娘,你不是本地人吧。”摆摊的大妈看见我露出热情的笑容,“这可是我们纳兰加德的特产之一,名字叫做香果,也被称为‘蜜丸’,多吃有助于保持皮肤健康润泽,也只有我们这里的气候才能培育的出来。你尝尝,可甜了。”

大妈摘下一颗给我尝了尝,肉质细嫩,风味甘甜,有一股奇妙的香气。

这股味道我非常喜欢。

从衣裙的小兜里掏出一把银币,取出其中一枚交给了大妈。

安吉尔没有骗我。仪式举行完毕之后,他就立刻托人带着我到神圣教会的圣乔治币行进行了身份登记,登记完以后便直接向户头寄存了一百万瓦伦币。

圣乔治币行不是这个世界唯一的币行,确是可信度最高,同时也是规模最大的币行。这里汇聚着全世界最好的货币兑换人,保证不会拿到劣等币或者假币。而瓦伦帝国流通的瓦伦币,则是这个世界铸造最为优良、含金量最高的金币。与伊森贝尔的坎里币兑换比例为1:2,与西尔加亚的翡翠币兑换比例是1:4。也就是说,一百万瓦伦币相当于两百万的坎里币,四百万的翡翠币,银币铜币是一样的道理。

如果按照这个世界的生活水准与物价去估算,这一百万瓦伦币,换算成rmb恐怕得好几个亿。

当我得知这一点的时候,笑的眼睛都弯成一道月牙儿。

我,希尔维嘉,有钱。

现在想起来,当时在小村子的时候,流通在那里的铜币做工极其粗糙,恐怕连正规的铸币都不是,很有可能是哪个领主贵族瞒过神圣教会偷偷私造的假币。

本来想给奶奶也汇去一些金币,却被告知那样偏远的小村落,根本就不会有人在币行登记,此事也只能暂时作罢。

手里拿着一大串香果,一边赏析着异世独特的魅力风情,一边不停的将果实往嘴里送,丝毫没有察觉到黑暗中那双紧盯着我的眼睛。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