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进书架
第八章 告辞!

“那你们跟我,回家、去拿?”

我歪了歪脑袋,泪光闪烁的眼眸眨了两下,脸上挂着不谙世事的天真。

亚伯哥与弟弟马上捂住了鼻子。

“不是,那个,你看,我们才刚认识没多久,这就去你家有些不太合适要不这样,你先回家拿钱,我们就跟在你后面,然后就在你家附近等你,你拿到钱再出来找我们,行不行?”

亚伯哥露在黑布之外的一双小眼睛泛着媚笑。

我又差点被他这可爱的想法逗笑了。那种不愿意当好人却也当不了坏人的人,说的就是这种人吧。

不过,我发现自己这张看起来我见犹怜的容颜,似乎在博取人信任这件事情上能产生奇效。

于是我努力维持着面部表情,试图让自己看起来更加的人畜无害一些。

“嗯可行。你们要,多少钱?我怕,零用钱不够。”

“你有多少零用钱?”

“大概,几百金币,这样?”

劫匪兄弟闻言顿时惊的目瞪口呆。

几百金币!

她说的是金币!不是银币,也不是铜币!

那可是金币啊!几百金币够他们生活多久了?最起码五年丰衣足食的奢侈日子。

神明保佑,真的是个小富婆啊!

这一刻,两人望向我的目光,就像是神明最虔诚的信徒。

“够了,够了。这钱我只是借的,一定会还你的。”

亚伯哥赶紧说到,一副生怕我反悔的模样。

他竭力在掩饰着自己的情绪,其实心里早都乐的都开了花。

这女孩看起来傻不拉几贼好骗的样子,肯定是哪个贵族家少不更事的小丫头。这类孩子通常从小在宠溺里长大,受到良好的教育,周围接触的也大都是些讲道理的人,可能对人心的险恶全然不知,说不定今晚就是一个人偷偷跑出来,玩贵族们最喜欢的冒险游戏。

真是走了狗屎运,这样傻乎乎的家伙居然让他给逮到了。而且这丫头真是生了一副天使般的面容啊如果可能的话,有没有机会再骗个色呢?

如果傍上了这样的富家小姐

想到这里,亚伯哥双眼放出异样的光芒。在那其中所蕴含的邪恶冀望,顿时令我感到一阵不适,浑身起了一层的鸡皮疙瘩。

这戏感觉快要演不下去了。

“那我们赶快走吧,你家在哪里?”

“圣马里耶,大教堂。”

我再次眨巴眨巴眼睛,脸上的神色却已经褪去了伪装,变的平淡如常。这两人的段位实在是太低,玩起来太过无趣。下次还是找个厉害的人再玩吧。

“你说在哪里?”

亚伯哥瞪大了眼睛,有些不可置信。

“哥,她说她家在圣马里耶大教堂。”

“这个,美丽的小姐,我们也是出来混口饭吃,你不要跟我开玩笑,教堂怎么能是你家呢。”

“可是,我没骗你。我就,住在那里。”

看着眼前满脸认真,完全不像是在说谎的少女,亚伯哥咽了咽口水,额头开始渗出冷汗来。

“你是神圣教会的人?”

“嗯——”

乍然听到这个问题,我还真就歪着脑袋认真的想了想。

我算是神圣教会的人吗?

难说。尽管卡洛斯告诉我,教宗骑士虽然是由教宗册封,但那也仅仅只是个荣誉称号。教宗骑士是人类的英雄,不属于任何组织机构,也不会受到任何人的管辖,甚至就连安吉尔本人也无法差遣。然而这也只是卡洛斯的说法,或者说是神圣教会对外的一种说辞。

换个角度去想,神圣教会拥有数量庞大、装备优良的教会骑士,并且控制着世界上最大的币行与无数资源广泛的货币兑换商。人类社会中最大的兵权与经济命脉都掌握在教会手中,甚至连各个国家的统治者也不得不服从教会的旨意。那么一个教宗骑士,哪怕他的个人能力再强,实际上又真的能够脱离的了教会的控制吗?

呵呵。

如果真的能够脱离控制,为什么要叫教宗骑士呢?

“算是吧?”

听到这个模棱两可的答案,亚伯哥有些心慌。万一这个小丫头真的与教会有瓜葛他决定先旁侧敲击一下。

“算是那,你的家人都在教堂吗?”

“我哥哥,在那里。”

“你哥哥叫什么?”

“安吉尔。”

安吉尔?名字怎么有些熟悉?亚伯哥开始疑忌。

虽说一时间还没能想来是谁,但能让他感到熟悉的名字,一定不会只是个无名小辈。

“他很有钱。我可以,让他给你,很多、很多的钱。”

我满脸认真的告诉他。

“你哥哥,他姓什么?”

“约翰。约翰十一世。”

约翰十一世?

亚伯哥一下子懵逼了。

约翰十一世!

这小姑娘说他的哥哥,叫约翰十一世!?

那不是神圣教会的教宗大人吗!!!

说起来,教宗大人的确有个名字叫安吉尔来着,难怪他会觉得熟悉开什么玩笑?教宗大人?你哥哥?你当我是弱智吗?

“你当我是弱智吗?!”

亚伯哥愤怒的向我咆哮,俨然已经忘记了此刻他其实正在打劫这件事情。年轻人被耍了总是容易被情绪冲昏头脑,失去理智什么都不管不顾。

我对他露出了甜甜的笑容。

“难道,你不是吗?”

“亚伯哥,这女的在耍你。”弟弟在一旁提醒说道。

“我tm的知道,还用你说!”亚伯哥又一次朝弟弟的脑袋扇了一巴掌,“你把我名字说出来了,蠢货。”

“哥,那我们现在怎么办?”

“什么怎么办!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办!她身上又没钱,难不成我们还能真的跟着她去教堂吗?!”

“你怎么知道她没钱,如果她是骗你的呢?哥,搜她的身啊!像她这样有身份的孩子,身上最少也有几个值钱的首饰吧!”

“对哦,我怎么没想到。”

亚伯哥的眼睛登时又亮了起来,摩拳擦掌着向我说道。

“那个,妹妹。我也不想搜你的身,这样对你不是很友好。咱们都各退一步,你就乖乖的把身上值钱的东西交出来吧?”

“好的,谢谢你哦~”

我闻言点点头,将挂在脖子上教宗骑士的勋章扯了出来,在亚伯哥的眼前晃来晃去。

“这个,纯金的。你要吗?”

的确是含金量很高的样子,亚伯哥顿时眯起眼睛,凑近脑袋仔细观察闪着金光的勋章。

随后他就看到了勋章上刻着盛开的鸢尾兰。

作为一个在社会最底层摸爬滚打这么多年的人,如果说亚伯哥不清楚鸢尾兰的意义,那就真的是在侮辱他的智商了。他这种人,最清楚什么人惹得起,什么人惹不起。

亚伯哥想起了白天的时候,自己站在街巷仰望着露台上新诞生的教宗骑士。记忆之中,那年纪和体型,以及讲话的声音似乎都和眼前的少女差不多的样子。

“告辞!”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