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进书架
第九章 孩子们

望着两个仓皇逃窜的背影,顿感无趣的我撅起了嘴巴。

这样就跑啦!

怎么不再蠢一点,这时候不是应该大喊一声“我才不信你是教宗骑士”,然后做出各种花样作死的行为,这样才有意思嘛!

或者干脆就见色起意,双手握爪摆出狼人的姿态,嘴里说着“你喊破喉咙也没人来救你的”这样的标准台词,一边掏出以毫米为计量单位的作案凶器,一边流着哈喇子向我靠近。

小说里的反派小喽啰不都是这么写的吗?不然主角怎么装逼打脸啊,这剧本不行。

不过,这两个小贼虽然不是很聪明,但他们很有耐心。行动明显是有组织有预谋的,不像是那些只会咋咋呼呼的街边小混混。

按照尿性,我觉得这种展开背后一定会有所牵连。比如什么翡翠之都最大的犯罪团伙,或者某个劫富济贫的地下组织。总之,也许我可以顺藤摸瓜的查到些什么。如果真是个盗窃组织,那我就用沙包大的拳头打爆他们,就算是为翡翠之都的人民做点好事。

毕竟这里的东西真的很好吃。

我抬头看了天色,随后拎起脚下装有食物的布袋,悄悄的跟了上去

亚伯哥拉着弟弟一路飞奔,连头都不敢回。

流年不利,劫到教宗骑士大人头上了尽管他对这件事情仍抱着半信半疑的态度。

如果换一个人也许他就真的信了,可那女孩无论是年龄、外貌还是整体给人的感觉,除了可爱到无法用言语形容以外,哪里能和印象中气宇轩昂,充满英雄气概的教宗骑士大人沾上半点关系啊!

你如何能把那种看起来娇贵纤弱,一瞥一笑都能让男人疯狂的倾国可人,同那些力量超绝的英雄画起等号?强人所难,实在难以置信,这根本就是开玩笑嘛!

不过他可不敢赌。

无论如何,那女孩脖子上的吊坠,上面的花朵的确是货真价实的教宗骑士象征,这点眼力他还是有的。

除了教宗骑士大人,别人借他两个胆也不敢把刻有鸢尾兰的物品戴在身上啊!会掉脑袋的。

所以他还是义无反顾的拔腿就跑,带着弟弟七拐八拐的窜过好几条巷子。

“亚伯哥,我呼,呼,我跑不、动了。”

弟弟年纪太小,体力跟不上亚伯,跑了这么远之后,这时候已经气喘的厉害。

亚伯闻言不得不停下脚步,扭头向身后望去,黑漆漆的一片,连灯火都看不到,不像是有人的样子。于是一把扯下蒙在脸上的黑布,露出一张稍显稚嫩的少年脸庞。

“没人跟过来吧?那就休息一下。”

两人缓步走向一旁的石阶,一屁股坐在冰冷的石块上。而我就躲在他们脑袋上方的屋檐,猫着身子竖起耳朵听他们的对话。

“亚伯哥,我们呼,就这么跑了?”

弟弟喘着粗气问道,言语间夹杂着孩子般的不服气。

“不跑等死吗!?没看到那女孩戴的什么?我的乖乖,教宗骑士勋章!”

亚伯似乎仍心有余悸。

“那女的呼,不是耍你吗?太可恶了。那种贵族小姐,平时作威作福惯了,一看就、没吃过苦。要我说,干脆、就把她绑回去,饿上个一天,她就不敢了,肯定什么都交代了,我们再问她家里呼,要钱。”

看来是完全将我当作那种不谙世事的贵族大小姐了呢。

“你少动那些歪脑筋!平时小打小闹的弄点小钱就行了。真要玩大了,万一事情败露可怎么办?像咱们这种连活下去都要竭尽全力的人,能斗的过那些贵族的老爷们?到时候能给我们留个全尸就不错了!再说那勋章可是真东西。”

“你怎么、知道咧。”

“因为我见过。你还记得我给你讲,当年我们村子被怪物屠杀的时候,救了我的那个教宗骑士大人吗?我看到过他胸前戴的勋章,就是那种错不了。那时候如果不是教宗骑士大人及时赶到,恐怕我早就死了。”

“可那女孩、哪里有英雄的样子!她甚至还、哭鼻子啊!”

“无论如何,那女孩最少也跟神圣教会有关系这样的人我们怎么都招惹不起。”

“可是今晚我们什么收获都没有”

“没事,存的面包还能再撑几天。一会而咱俩少吃点,明天再找机会干他一票大的!”

“行,我听你的亚伯哥。”

“休息一下,我们就回去吧?”

“嗯。”

似乎,只是两个被毁掉了生活的半大孩子,可能弟弟的年纪比我还要小很多。

两个孩子如今落流落到翡翠之城,过着吃不饱的生活,他们以前生活的村落,以及家人不用想也知道发生了什么。

怪物除了深渊再没有什么能被这么称呼了吧。

原本只是抱着好玩的心态跟过来的,这一刻,我却有些不知道该露出什么表情了。

两个孩子只是稍作休息,很快便起身离开。

我犹豫了一下,随后就一直默默的跟在他们身后,一直走到离城中心偏远的城南拐角,一处与翡翠之城的繁荣格格不入的地方。

这里的街道狭窄,坑洼不平,没有铺路石,满地都是肮脏的烂泥浆,四处堆满腐臭垃圾,将空气污染的恶臭熏天。

这样恶劣的环境中,却零零散散的立着一些破败的建筑。这些建筑大多只剩黑洞洞的骨架,只有几个稍微完好一些的还亮着火光。

说它是贫民窟也不合适,这里更像是纳兰加德的大垃圾场,连个下脚的地方都没有,恶臭的空气熏的我直皱眉头。

这个世界的人类历只延续了一千多年,很多东西还是太落后了。

亚伯和弟弟熟练的越过各种堆积在一起的杂物,走到一间烛光摇曳的房屋门前,轻轻敲了敲。

片刻之后,一名只有七八岁模样的小女孩打开了门,将他们接进了房内。

屋门关上之后,我将手中的布袋都换到了右手,将裙摆卷起,蹑手蹑脚的走了过去。

房屋的窗户被横七竖八的木板钉死,我将脑袋伸过去,透过木板的缝隙看到里面的情况。

屋内光线十分昏暗,隐隐看到除了亚伯二人之外,还住着三名年纪不会超过十岁的小女孩,此刻几个人正围在一起啃着干硬的面包。

“亚伯哥,你怎么不吃啊。”一名小女孩见亚伯没有和他们一起吃,有些天真的问道。

“你吃吧,哥不饿。”

“骗人,你一天都没吃东西了。”

“哥真的不饿。”

“哥你不吃,那我们也不吃了。”另一名小女孩放下了手中的面包,有些赌气的说道。

“亚伯哥没骗你,我们俩在外面都吃过了。”弟弟这时候说话了,“今天不是那什么,狂欢夜嘛,街上好多吃的!我们俩趁人不注意偷偷拿了好多肉串,这会儿已经吃不下了。”

“真的吗?”

“真的!”弟弟说话的同时悄悄咽了口水。

“肉串香不香?”

“香!可是今天太着急了,下回哥一定多拿一些,带回来给你们也尝尝。”

“嗯!”

“面包是不是太硬了。”

“还好。”

“哥给你变个魔术。你看,就像这样。”亚伯端起一碗水,浇在小女孩手中的面包上,“你再尝尝,是不是好吃多了?”

“真的啊!亚伯哥好厉害。”

“亚伯哥,今天见到英雄大人了吗?”

“嗯,见到了噢~”

“他长什么样子!是不是,可帅可帅了!”

“可帅了!身穿亮银铠甲,身披白色斗篷,手握华丽宝剑。那样子英明神武的,看起来就让人感到很安全。”

这话让靠在门外偷听的我脸上微微一热。白天那副丢人模样竟然被亚伯说的如此咦,白天我干了什么吗?

什么都没干,忘记它吧。

不过,亚伯口中英雄的样子,怎么感觉有些熟悉?

“我们还见到教宗大人了哦!”

“真的啊!教宗大人长什么样?”

“教宗大人啊”

接下来的话没必要再听下去了。

我转身走到腐烂的木门前。犹豫了一下,再犹豫了一下。

再三犹豫之后,我将手中装满食物的布袋放在了门前,轻轻叩了两声,闪身没入黑暗之中。

过了一会,其中一名小女孩打开了门,发现没有看到人影,有些疑惑的四处望了望,随后便看到了脚下的布袋。

“这是什么吃的!这么多!”小女孩有些激动,“亚伯哥!快来看,有人在门口放了好多吃的!”

“什么吃的咦?这布袋怎么有些眼熟。”

“亚伯哥,这不是那女的手里提的布袋吗?”

“我们被人跟踪了!”

“亚伯哥!这里面全是吃的!有山羊乳酪,炸鱼干,还有香果!这个可贵了,我都没有吃过!”

“别乱动,那是别人的东西。”

“诶,可是真的好多吃的啊”

“亚伯哥你不是老说,不管是谁的东西,拿到手里就是我们的东西吗?”

“可是”

“我不管,我要吃香果”

我踏着泥泞离开,背后的交谈声逐渐远去。

要是能帮到他们就好了呢。

明天问问卡洛斯看吧。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