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进书架
第十二章 奇怪的行商

西洲北域。

棉絮般的雪绒落英缤纷,如同一朵朵细碎的绮丽之花,将大地覆满了银白,与天空连成一线。

宽敞的大道之上,百余名盔甲铮亮的骑士小队行走在白霜的世界间,踏着金革之声在身后留下一串杂沓的踪迹。

长长的队伍之中,一辆被夹在中间华美的角马车里,有闲居无聊的话语声传来。

“三带二。”

“过。”

“过。”

“8到k顺子,剩一张。”

“王炸。”

“小希尔,我们是一波的你炸我做什么?你炸他啊!他才是地主。”

脸上贴满了小纸条的卡洛斯,望着对面同样贴满了纸条的我,露出颇为无奈的神色。

“我不管。谁让你上把,炸我。”

我闻言得意的哼哼两声,朝他竖起了国际通用手势。这货上把竟然敢炸我,我才不管谁是地主嘞,反正就是不想让他赢的那么开心。

“二五仔啊。”

“一对a。”

“一对三,还有人炸吗?没人炸再一对k。”

被强行拉过来玩斗地主的骑士长克拉尔面色平静,目光淡然的说道。习惯了眼前这一幕的他,已经完全感受不到任何游戏的乐趣了。

虽然一开始被邀请的时候,克拉尔的确有些被这个叫做斗地主的游戏惊艳到了,规则很有意思,而且他自诩头脑聪明,也很擅长玩这种扑克牌的游戏。身为男人,克拉尔当然也想借此机会在这个漂亮到可以用过分来形容的希尔维嘉小姐面前表现一番,希望能以此来博得她的欢心。

可就当他抱着这样的想法玩了几轮之后,便发现了一个悲哀的事实,那就是无论他是不是地主,希尔维嘉小姐就只会针对卡洛斯先生。只要卡洛斯输了,她赢不赢都会很开心,哪怕是自己拿到地主的时候,也压根不用带脑子,随便出就好了,根本没机会发挥出自己的聪明才智。

很明显,他就是个用来凑数的,赢也罢输也好,都无法吸引到佳人的目光。

做人要有自知之明,克拉尔已经看淡了。自己就是个陪玩,当好一名陪玩就行。

不论怎样,能和希尔维嘉小姐近距离接触,还是很令人赏心悦目的。虽然她的看起来年纪还小,可那明眸皓齿的小模样,那略带哀婉的面容,无论看多久都依旧会觉得犹如初恋般心痒难耐。

也不知道将来会便宜了哪个好命的家伙。克拉尔撇了一眼和希尔维嘉小姐同为教宗骑士的卡洛斯,有些愤恨的想到。

“喂喂喂,小希尔,收住他啊,他就剩一牌了。”卡洛斯此刻的注意力全在纸牌上,瞪着一双无神的死鱼眼,不时的斜过来瞄我。

“要不住。”我朝他耸耸肩,满不在乎的说道。

“一对k你都要不住,那你炸个屁啊!”

“我乐意。”

“卡洛斯先生,你也不要吗,那恕在下失礼了。”

克拉尔打出手上的最后一张牌,宣告了此轮游戏的结束。

“不玩了不玩了。”卡洛斯将扑克一把撂下,指着我的鼻子说道,“你这人,没牌品。”

“就是哦~怎样嘛。”我拈起一张撕好了放在旁边的小纸条,作势就要朝他脸上贴去,卡洛斯马上一个闪身躲了过去。

“干嘛,输了想耍赖?”我不满的朝他嚷嚷。

“你先给自己贴上再说。”

“我不,就要给你贴。”

骑士长看着两名英雄大人的幼稚举动,有些无可奈何的摇了摇头,脸上露出憨笑。

“卡洛斯先生,希尔维嘉小姐,如果不打算继续再玩的话,在下就要下车去带队了。”

“哦哦,好的,辛苦你啦~”卡洛斯朝他摆摆手,等到骑士长下车之后又兴致勃勃的望向我,“小希尔,这套玩法是你想出来的吗?”

“嗯,算是吧。”我含糊其辞的应了一声,这种事情没法解释,不想多言的马上岔开话题,“这里,是瓦伦帝国?”

“是啊,我们刚刚不是才走过哨塔吗,那就是国境线设立的关卡了。”卡洛斯将扑克牌堆往远处一推,随后在座椅上舒服的躺了下来,“教会有特殊的入境渠道,我们现在走的这条便是其中之一,只要拿着通牒就能省去许多麻烦。等我们到了寒冬之城,我让人给你也拿一个。到时候可给我收好了,弄丢会很麻烦。”

“嗯。还有多远?”

“以我们目前的速度,顺利的话可能还要走上个十来天吧,已经不远了。”

“那不是,还要,半个月?”

我的脸色立马跨了下来,无精打采的踢了踢小脚。从翡翠之城出发至今已经有一个月出头了,这一路几乎就没有停下来歇脚的时间。尽管一路上景色还算美丽,可作为一个经历过互联网时代的人,这一个月的时间里不是呆在角马车中,就是呆在角马车的附近,此刻已然有了仿如深闺怨妇的情绪。

以前经常乘坐飞机所以没什么感觉,这时候才忽然明白那究竟是一项多么伟大的发明。

卡洛斯歪头打量着我,见我一副垂头丧气的神色,似乎觉得颇为有趣。

“怎么,你觉得有些不耐烦了?”

我委屈巴巴的朝他点点头。

“真没耐性啊,那不然你去下和骑士们一起走走?”

“”

也好,下去透透气吧。

我紧了紧身上的小披肩,赌气的望了卡洛斯一眼,随后撩起帘子就跳了下去。

冷冽的寒风迎面袭来,倏然间便将我的鬓发拂地纷乱,发梢打在脸上有些痒痒的。

我抬起手,小拇指钩住秀发将其撩向耳后,小巧精致的耳廓顿时露了出来。

“希尔维嘉小姐,您怎么下来了?”骑士长看到我下了马车,有些颇为诧异,“北域的天气很冷的,您还是回去吧,小心受了风寒。”

闻言,我朝他嫣然一笑,随后轻轻的摇了摇头。

“没事,我不冷。车里闷,下来走走。”

开玩笑,与冰霜秩序亲近的我怎么可能会觉得冷,不如说越是这样冰雪弥漫的天气,才越能让我感到舒适与亲切。

更何况我的这副身体,似乎也不会生病的样子。

“哦,那您小心一些,如果觉得身体不适就赶快回到角马车里。”

骑士长望向我的神色很是关切,我颇觉好笑的点点头。心里却禁不住的在想,是不是自己的长相很容易让别人把我当作一个弱不经风的小姑娘啊,以至于眼前的这名骑士长已经完全忽略了我还是个教宗骑士这件事情。

为什么不给我一个猛男的设定啊,像那种会跳出来大喊一声“rua”的角色。

现在的我不仅谈不上猛男,而且还娘炮的相当自然。

有些丧气的低下头,脚下的皑皑白雪还不到脚面深,踩在上面嘎吱作响。

我哈出一口白雾,抬头望了望天色。

日光藏在了乌云里,有些雾蒙蒙的暗淡。

差不多还能再走一会儿,等天色完全暗下来便要就地扎营了。

毕竟他们和我以及卡洛斯不一样,都是些普通人而已,又没有角马车坐。骑士们常修炼体之力,此刻还能有说有笑,可那些货币商人面色已经相当疲乏了,再不休息恐怕就会影响到明天的行程。

“距离下一个镇子还有相当长的一段距离,今天肯定是赶不到了,我们得尽快找个地方安营。”

“嗯。”

“希尔维嘉小姐,第一次来到瓦伦帝国吧?”

骑士长有些没话找话的感觉,我竟然在他脸上看到了些许的局促,心里不觉有些好笑。

抬起掌心接住纷落而下的雪花,正要开口应他的话。

暮然之际,心间仿佛触电般地闪过一道灵光,一幕幕熟悉的画面席卷而来,像幻灯片一样在我的眼前飞速闪过。

我兀自立在了原地,心中逐渐涌出一股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双眼短暂的失去了焦距。

这股异常转瞬即逝,我不知觉的捂住了额头。

什么?刚刚那是?

那些画面闪的太快了,记不清好像在最后一刻,有双略显粗糙的大手抚摸了我的脑袋。

很温柔的触感,那是什么?

我的记忆中并没有这个人的存在。

再次望向苍茫的雪地时,心中却升起一丝梦幻般的熟悉感。

突然之间,我觉得我好像并不是第一次来到这里?

“希尔维嘉小姐,您怎么了?没事吧?”

“我没事。”我摇了摇头。

雪花不断的落在我摊开的掌心中,随后很快就被体温消融,化成滴滴水珠。

“要不您还是回到角马车里去吧。”骑士长有些担忧的说道。

“怎么了吗?”角马车里的卡洛斯听到动静探出了脑袋。

“没事。可能眼睛花了?”

我歪了歪脑袋,向他做出疑惑的表情。

“雪盲症吗?”

“大概吧。”

“那还呆在那里做什么,还不赶紧上来?”

“哦。”

但也可能在角马车里闷久了产生幻觉了吧。

我抬起脚,正待上车之际,却看到队伍前方有个骑士急匆匆的走了过来。

“克拉尔队长,前面有人。”

“有人?什么人?”

“看衣着像是一群西尔加亚的行商。”

“西尔加亚的行商?这个时候?走这条道?”骑士长闻言皱起了眉头。

西尔加亚是农业大国,向他国出口的货物几乎都是农产品,按理说贸易活动应该早已在一个月前就结束了,这时候算是淡季,怎么还有赶往瓦伦帝国的行商?

而且走的竟然是神圣教会专用的入境通道?

有些奇怪。

“队长,他们好像遇到了些麻烦,要过去帮忙吗?”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