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进书架
第十五章 真理之门

卡洛斯死定了。

我望着一手提着不断挣扎的人影,正在阔步走来的胡子剑士,面色阴沉的陷入思索。

这可不是简单到去掉头就可以吃的问题。

一会儿我得先将他扒皮去毛,再放干净血后剁成肉块,放入沸水中汆烫一遍,然后倒上料酒,再撒上葱姜蒜、黑胡椒等佐料,小火慢煮两个小时,煨烂了熬成鲜汤。

同时不能忘记需要适时的再加些醋进去,这样既能去掉腥味,还能促进骨头里钙质的分解,让汤汁变的更有营养,可谓是点睛之笔。

为了保证食材天然的鲜美,盐还是等到出锅之后再加吧。

卡洛斯,你竟然敢把我的派饼弄到了地上,还把我衣服弄都脏了!

我要吃了你!

我心中翻腾着杀气,穷凶极恶的眼神甚至令远处的卡洛斯不禁打了个寒战,有些迷茫的四处张望一番。

“放开我!你放开我!”

抓在手中的人影嘶声尖叫,卡洛斯有些不耐烦的一拳捣在对方的胸口。

“给我老实点!”

他当然没使出多大的力道,不然这一拳非把人给打死不可。那人影中了卡洛斯的一拳,闷哼之后终于闭上嘴巴,大概是已经疼的说不出话了。

卡洛斯一把将他丢在骑士长面前,同时掂量一下抢过来的包袱,在行商惶恐的注视之下,凑近鼻子轻嗅片刻,又打开来看了一眼,随后眼神笃定的抬起了头。

“人赃俱货,是菰果草叶。”

骑士长闻言点点头,再次望向领头商人的目光已然不具此前的漠然,变的狠厉起来。

“你还有什么要和我解释的吗?”

这个时候再抵赖已经没有任何意义,领头商人哆嗦着嘴唇,夷犹许久连一句话也讲不出,只是不断望向方才气势滂沱的卡洛斯,神色之间布满惊惧。

“都带走吧。”

骑士长的一句话令人群顿时炸开了锅。

“什么?!尊敬的骑士大人,请告诉我们究竟发生了什么,那个人做了什么?”

“是啊大人,我们什么都不知道啊!为什么连我们也要一起带走?”

一部分行商似乎还有点搞不清楚状况,眼见教会的骑士们准备将他们全部带走,马上变得惊慌失措起来。

看到他们脸上流露出的惊恐,我的心里微微有些同情。

可我也明白这件事儿的严重性质。敢于在教会眼皮底下贩卖菰果草,并且走的居然是专用过境通道,这其中的寓意,不用说也想的明白。孤儿院恐怕只是个幌子,想要挖出后面的线索,全部带回去轮番审问无疑是正确的选择。

骑士长没有回答他们的必要,向骑士们交代一番后转身就走。

我望了眼同样抬脚准备离开的卡洛斯,悄悄的向他靠拢过去,准备找机会先一巴掌将他扇晕。

就在这一刻,异变徒生。

身后忽然响起略微失措的言语。

“喂,你做什么!快住手!”

“那家伙在干什么!?他自杀了吗!!”

听到声音我愕然扭过脑袋。

只见原本躺在地上的鲁兹,此刻整个人像是淋了一场血浴,大半个身子都被染成了黑红色。他一只手痛苦的捂着汩汩冒血的脖颈,另一只手挥舞着匕首,正一刀又一刀的刺向自己的小腹。

“咳咳呕——赫哈哈。”

嘴角扯起狂笑,状若疯癫。

一名骑士试图上前夺去他手上的匕首,以阻止他进行自残的行为,不料刚近身便被鲁兹一拳砸开,向后倒退数步。

拳头砸在盔甲上发出“哐”的一声巨响,竟是直接将其砸的有些凹了进去。那骑士惊骇地望着前方缓缓站起的人影,满脸的不可思议。

“铮铮铮——”

其余的骑士们见状立刻拔剑指向鲁兹。

“赫哈哈”

鲁兹竟然无视了将他团团围住的骑士,就这么摇摇晃晃的站了起来,口中一张一合的在念叨的什么。

“呼——”

暮然间,眼前一亮,有熊熊烈火自他身上燃起。

那火焰的颜色不似正常的明火,而是有些偏深,与血液交织在一起映成吓人的绯红。

“呃——啊——!!”

明明已经被割断了喉管,又被如此可怕的烈焰包裹,鲁兹却发出一声犹如野兽般令人心悸的嘶吼,听起来明显不像是惨叫,而是带有些许亢奋的情绪。

他向着骑士迎了过去。

“咔咔咔——”

下一刻,极冻的霜雾迎面而去,霎时间便将鲁兹身上的火焰浇灭了大半,细小的霜冻蔓延开来,在短短的几秒之间,将他的半个身子连同身上的血液一起冻结。

与此同时,头顶一道电光窜过,卡洛斯暮然出现在半空,一脚踢向鲁兹的脑袋。

“滋滋——嘭!”

这一次他抱着一击毙命的想法,脚下没有丝毫的留情。脚面与头接触的瞬间,鲁兹的脖子扭到一个诡异的角度,身体被巨大的力道砸向雪地,翻滚着滑过了人群,停在十几米远的雪地上。

一动不动了。

身上的火焰逐渐熄灭。

人们被这诡异的一幕惊的有些发愣,还未待回过神来,又一声呐喊响起。

“啊——!!”

领头商人从怀中摸出一把匕首,趁我不备俯身冲了过来。

想先从我下手?选错对象了哦。

我一个侧身轻易躲过匕首的挥击,抬起纤弱的小手一把按在他的脸上,猛的用力。

“咚”的一声闷响,我将他的脑袋直接砸到雪地之中。积雪没有多厚,无法起到太多缓冲的作用,这一下按理说应该受伤不轻。

“啊——呃”

商人发出一声惨叫,竟然还有挣扎的力气,我马上扼住他的喉咙,同时另一只手在泛起的蓝芒中虚空一握。一只尖锐的冰凌扎向他的头部,以毫厘之差停在他右眼的上方。

只要轻轻一用力,就能刺破他的眼球。

“别动。”我对他说道。

“小希尔,别接触他们!”

卡洛斯出声喊道,还未待我做出反应,商人的脸上露出狠厉之色,仰起脑袋一头撞向我手中的冰凌。

“噗——”

冰凌直接捅入商人的眼眶,利器入肉的手感传来,血液顿时四溅而起,嫣红的星点洒在我白皙的手上。

下一刻,热浪扑面而来,商人的脸上燃起烈火。

火势顺着血液蔓延直我的手上,我反应迅速,立刻用霜冻浇灭手上的火焰,同时后撤两步与他拉开距离。

随后有些惊疑不定的望向整个头颅都燃烧起来领头商人。

“这是什么?”

“一会再说,现在不要留手,干掉他。”卡洛斯向我说道。

干掉他?我心中有些犹豫。

反正脸都烧成这样了,不用我出手他也活不了多久吧?

然而事实却与我想的正好相反,只见那商人猛地站起身子,再次向我扑来,这一次的速度明显比之前快上几倍。

“啧。”卡洛斯咂咂嘴,一把将我拉开,抬脚便将商人踢翻在地。

“不要对敌人抱有仁慈。”

商人的胸口凹下去一大块,很显然已经被踢断了几根肋骨,可他却仿佛完全没有任何感觉似的,又迅速起身发起自杀式冲锋。

“嗤嗤不能,失败”商人的脸已经被烧的漆黑,嘴唇黏在一起,连完整的话都说不出来,样子看起来非常可怖。

“嗖——”

一道冰凌射穿了商人的右腿,他马上失去平衡栽倒在地。紧接着冰雾再一次涌现,将他的身体冻的僵硬。

卡洛斯迅速上前,像踢皮球一样一脚踢在商人冒火的脸上,将他踢的飞出去老远。

这一次商人没能再站起来,身上的火焰也逐渐开始熄灭。

卡洛斯拍灭裤脚上的火星,扭头望向还有些发呆的骑士长。

“这些人带回去,严加看管,一个都不许放走还有,尽量不要让他们流血。”

“卡洛斯先生,刚刚那是什么?”

卡洛斯撇了他一眼,口中轻声冒出一个词汇。

“真理之门。”

骑士长闻言变了脸色。

他像是幡然醒悟一般不再言语,转身开始组织善后,准备将这些一脸呆滞的商人们带回营地。

我低头看了看被火撩到的手,有些红肿,不过并无大碍,这种连伤都算不上东西,对我来说无足轻重。

只是觉得有些没面子。默默得跟随队伍回到营地,上了角马车之后,才向卡洛斯开口问道:“真理之门,是什么?”

“一群信奉恶魔的歪门邪道,异教徒。打着救世的旗号,将自己的鲜血献祭给恶魔,试图以‘血祭之力’换取足以匹敌神明的力量神圣教会对这些异教徒进行过许多次的围剿,却始终无法将他们彻底铲除。”卡洛斯望着不远处被看管起来的行商出神,脸上罕见的露出担忧的神色,“他们不是一直活跃在东洲那边吗,怎么会出现在这里的?”

“恶魔?”我歪了歪头,有些不解的问道。

这个世界不光是神明,竟然连恶魔也存在吗?

“没错,恶魔。虽然异教徒把它叫做真理之神,反正我在东洲呆了那么多年,也没能弄清它的真面目,也许只是个幌子罢了唯一有一个自称恶魔的人类,早在二十年多前就死在剑圣手里了。”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