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进书架
第十六章 混沌与信仰

“总而言之呢,恶魔的信徒燃烧自己的血液,所换取不是火焰秩序的力量,而是更为可怕的罪业之火。对于他们来说,流的血越多也就意味着力量越强。今天你见到的仅仅是入门级别的杂鱼,我曾经与真理之门的高层有过交手,那股血液的温度一但烧起来能轻易融化钢铁,连靠近都很难做到。如果你下次再遇到他们,切记不能使用利器,要用你的冰霜秩序速战速决。”

“嗯。”

我乖乖的点头,可心里却想的是,我才不要和这些疯子干架,那是神圣教会的事情,管我屁事。

我可是无神论者。

“今晚的事情很蹊跷,这些异教徒为什么会干起贩卖菰果草的勾当,我们现在还无法弄清楚。不过嘛,审讯这种事情,还是交给地下监牢的家伙们来做吧,对于这些真理之门的家伙们可不能心慈手软。”

“地下监牢,很可怕?”

我记得卡洛斯最早的时候还用这个吓唬过我来着。

“嗯。对于敌人来说,那可是个令人闻风丧胆的地方啊。多的你也用不着了解,只要明白可以拿来唬人就行了。”

其实不用他说我也明白,对于原来世界里中世纪的各种刑具也是略有耳闻的,想必这里的也差不到哪去吧。

果然,尽管神圣教会在明面上摆出济世救民的姿态,背地里也免不了会用到这些阴暗的手段呢。

想到这里,我的心中忽然又冒出一个疑问。

“你、信仰神明吗?”

“我吗?”卡洛斯惬意的座椅上躺下,大大的打了个哈欠,带着困倦说道,“我只信我自己。”

我闻言瞪大了眼睛。

这家伙叨叨叨的给我说了半天,对异教徒摆出一副深恶痛绝的样子,结果不还是个无神论者吗?

“怎么,你觉得有些意外?”

我愣愣的点了点头。

“你有什么可意外的?你见过我使用信仰之力?”卡洛斯有些无语的望着我,“你以为所有人都会死认教会的那套说辞吗,怎么可能。我告诉你,其实绝大多数教宗骑士都没有信仰之力,因为他们都有着自己的信念。”

卡洛斯顿了顿,接着说道。

“我们虽然不信神明,但这却并不代表我们认为这个世界不存在神明。神明是存在的,这点不用怀疑,它们给予人类的恩惠也是实打实的存在的。只是这并不意味着它们就一定是真正的‘神’。我这么说你能明白吗?”

我轻轻的摇了摇头。

什么意思?不是真正的神,那会是什么?

据我所知,在教会中越是与神亲近的信徒,神所赋予其身的信仰之力便越发的强大。甚至其中有一些头衔很高的信徒,比如地位仅次于教宗的四位枢机主教,以及个别的大主教,单凭信仰之力便可与教宗骑士抗衡。

就像那时候可以限制我行动的金钟,算是很强大的神迹。卡洛斯告诉我长袍老头是西尔加亚一名德高望重的大主教,他对于信仰之力的掌控,在大主教里也算是数一数二的。若不是因为上了年纪,恐怕我还要败的更快一些。

更何况,和秩序之力不一样,神迹的用途可不仅仅只是战斗。它还可以做到诸如加护,疗伤,祝福等等奶妈和辅助上buff的事情。

而这些力量都是从神明那里借来的,可如果神明不是“神”那信仰之力所创造的“神迹”又是怎么回事?

“信仰之力,神迹,是什么?”

“神明赐予人类的恩惠。”

我闻言一翻白眼,说了和没说一样。

搞不懂。我甚至对于秩序之力也都是一知半解。

“不明白就算了。”卡洛斯已然闭目合眼,看起来完全不想和我解释,倒是乐得轻松,“很多问题其实连我也不完全清楚,所以你不用纠结这些,该明白的时候,自然就会明白的不说了,我困了。”

什么嘛。

我有些不高兴的撅起嘴巴。

最讨厌这种把人的兴趣勾起来,却不给人解惑的家伙。

我望着躺在那里像是已经睡着了的卡洛斯,心中突然升起一丝恼怒,于是挥起小巴掌,“pia”的一声拍在了他的脸上。

“卡特琳娜,你赔我派饼。”

卡洛斯被惊的浑身一颤,满脸错愕的望着我。

“你知不知道我其实挺佩服你的,叫了我那么多个名字,居然一次都没有重样的,现在连女人的名字都蹦出来了,你可真是个起名鬼才啊。”他颇为头疼的揉揉额头,“你那派饼还是我给你的,自己不小心弄掉地上了,居然也好意思让我赔你?”

“我不管。”

我脑袋一仰,蛮横的向他说道。

本来可是打算将你煲汤喝的,现在我改注意了,只要你那还有好吃的我就饶了你,你应该感谢我才对。

“啊啊,真是的。”卡洛斯烦躁的挠了挠有些蓬乱的白发,“我记得我有在好好教你啊,怎么带着带着就歪了呢啧,小孩子真是难管啊。”

“你才是,小孩子。”我气呼呼的望着他。

“你出生了多久,可不就是小孩子吗?好了好了,别动手,这个给你。”

卡洛斯脸上摆出一副不愿与我计较的样子,手中却是像变魔术一般,竟然又从衣衬中取出一个瘪瘪的小包裹。

我顿时欢天喜地的接了过来,迫不及待的打开一看,果然是糕点。

这家伙是百宝袋吗?哆啦a梦?

“刚才有活动过身体,可能有些碎了。你就凑合着吃吧,总比干面包要好。”

“你为什么”

“为什么会带着这些东西是吧?”我的话还没说完便被卡洛斯打断,他翻了个身背对着我,有些懒散的说道,“你觉得是为什么?”

“不知道。”

“不知道就不知道吧。”

说完便不再言语,不一会儿传来平稳的呼吸声。

外面的雪已经停了,耳畔不时传来有悦耳的虫鸣。

瓦伦帝国的夜晚是明亮的。

银白色的月光洒在地面,将整个世界映的透彻。

我在角马车中轻手轻脚的吃起夜宵来。

尽管已经有些稀碎,可糕点的味道却依旧香甜

接下来的行程意外的顺利。

原本以为一定会再出问题的行商们,不知是因为察觉到卡洛斯的身份,还是真的已经没有异教徒混杂其中了,一路上反倒规矩的让人心生疑惑。

甚至为了找出藏匿在其中的异教徒,骑士长故意放松警戒露出破绽,却始终没人趁机搞事情。

这让卡洛斯也觉得奇怪起来,不过却也没有再进一步的试探。

就像他说的,这些家伙还是让地下监牢的人去对付吧。

在临近寒冬之城的那几日里,我们有刻意绕过一片寸草不生的焦土。

那焦土距离寒冬之城仅仅只有十数公里。没有山,没有树,就像是被涂满黑墨的画布。一眼望去赤地千里,一片虚无,据说连鸟儿都不会飞过。

“这就是两年前被称为瓦伦之难的深渊战场了。”

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卡洛斯神色复杂,眼里有我看不懂的颜色。

“五名教宗骑士,最终只活下来了三个。小希尔,知不知道我也是其中之一。”

我微微有些愕然,这事还是头一次听到他说。

“当时我们是真的已经豁出性命了。幸存下来的三个人中,斯卡利杰大公爵丢了一只胳膊,另一个身负重伤,已经再也无法拿起武器了。就结果而言,我是最幸运的那一个。”

很难想象,强如卡洛斯这样的人,也会用到幸存这个词汇。毕竟和我战斗的时候,只是一个他再加一名大主教,我就已经应付不来了。

五名教宗骑士打成那个样子两年前卡洛斯他们所面对的敌人,究竟是怎么样强大的存在?

不过,我是不会退缩的。

“在西尔加亚的时候是我们大意了。那时候为了捕获你,教会将所有防线都部署在数十公里以外的大城镇了,没人想到深渊会在同一个地方再出现一次。所以,你现在有没有理解到,你在那个小村子里所做的事情,对于整个西尔加亚来说究竟意味着什么?”

我向他点点头。

那时候如果不是我杀死了无尽深渊,接下来恐怕就是西尔加亚之难了。

心中对于深渊的混沌之力有了新的认识。黑烟的力量委实可怕,可是如果我能把它善加利用起来呢?

有一件事情我没有告诉卡洛斯。

在我杀死无尽深渊的时候,昏迷前的那一瞬间,有股赤红色的热流涌入了我的身体。自那以后我对黑烟的掌控变的越发得心应手,这段时间一直在偷偷验证一件事情,前两日总算是弄明白了个大概。

深渊是可以吞噬深渊的。

只要杀死对方,便能够将其能力据为己有。换句话说,我现在已经有了让黑烟进行拟态的能力,可以创造出能够自主行动的单位。

当时无尽深渊之所以会做出那些诡异扭曲的人形,仅仅是因为它对这个世界还一无所知,单纯在模仿它所看到的村民罢了。

而我则不同,只要我能熟练掌握这股力量,那么理论上我将可以创造一切我能想象的生命体。

当然,具体要怎么样做,还需更进一步的挖掘。

就目前的情况来说,这些力量还不能暴漏在外人面前。

只能作为自己的小秘密存在

数日之后,我们抵达了寒冬之城。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