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进书架
第十八章 公爵与夫人

角马车辘辘飞驰,我在车厢中正襟危坐,满面严肃的取出一块蛋糕,放在鼻尖轻嗅几下,对卡洛斯认真的说道:“卡洛斯。蛋糕,闻起来好香。”

卡洛斯闻言没好气的瞟了我一眼。

“香也不准再吃了。”

“就一块儿。”

我望着他露出期许之色。

“拜托,再吃下去蛋糕就要被你吃光了,那可是整整一个瓦伦金币啊我的大小姐,不怕被撑死啊。”

“可是,真的好吃。”

这个蛋糕的味道实在是太棒了,比起我以前吃过的所有甜点味道都要好上几倍,让人忍不住就想一口气将它吃光,也难怪有那么多人挤破了头去买。

“斯卡利杰大公可是专程来过信的,说让我们今晚与他和夫人一起共进晚餐,到时候你如果吃不下的话,那可是很没面子的事情。”

“就一块嘛。”

“不行,你把蛋糕给我。”

卡洛斯眼看着我没皮没脸就想把蛋糕往嘴里塞,马上作势要抢,反应过来的我死死将袋子护在怀里。

“我不吃了,你不许抢!”

“你再敢吃一口,以后就是再好吃的东西我都不会告诉你了。”

卡洛斯威胁着我说道,我悻悻的望着剩余不多的蛋糕,想告诉他其实吃再多也不会影响我待会的发挥,但又很怕他以后真的有好吃的不再和我分享,犹豫片刻还是老实的将东西收了起来。

“这才乖嘛。”卡洛斯揉了揉我的脑袋,我马上朝他一瞪眼。

这家伙最近相当的膨胀啊,改天想个法子整整他好了,得让他明白老虎的屁股是摸不得的。

尽管心中对于卡洛斯的行为颇感不满,却没有像往常一样立刻将他的手打落。

不知道为什么,我对于之前的店员小姐姐所说的那个女孩总是有些在意,记得眼前这个一脸傻笑的胡子剑士似乎在瓦伦帝国呆过相当长一段时间,也许他知道些什么。

“卡洛斯。佩伊洛,是谁?”

“佩伊洛?啊,是刚才的店员小姐说的那个和你很像的女孩吧。”卡洛斯总算将臭手收了回去,摸着下巴上的胡茬沉思片刻,“不知道啊我只是一介流浪剑士,虽然最近几年的确常驻瓦伦帝国没错,可对于贵族的事情真的很少去关注,印象中叫这个名字的女孩啊,我想起来了。”

卡洛斯像是恍然大悟的一拍手掌,随后又马上深深的皱起了眉头。

“怎么?”我目光一挑。

“这个名字我到听过。佩伊洛,好像寒冬之城有个小美妞,就叫这个名字。记得有段时间还挺出名的,只要去酒馆就能听到有人在讨论她,但那都是很久以前的事情了。我没见过她本人,对这种八卦传闻也不会去刻意留意,不过听你这么一问,似乎真的很久没听到过她的事情了,所以一时间才没能想起来。”

“她是,离开了这里?”

“这我哪能知道?”卡洛斯面色无辜的向我一摊手,“都告诉你我不会留意这些事情了,也许已经远嫁他乡了吧?”

好吧,看来这个家伙的确是个两耳不闻窗外事的另类宅男,从这段时间的接触来看,也不像是结过婚有家室的样子,真不知道平时他一个人的时候都在做些什么。

算了,不去想了。反正这个叫佩伊洛的女孩儿跟我应该是没什么关系的,可能只是长的很像而已。

那么在意一个陌生人做什么。

抛去那些琐碎的念头,我扭头向车外望去。

天空已经微微有些泛黄了。

角马车奔腾着穿过一条又一条的大街小巷,就在我觉得人烟已经开始逐渐稀少的时候,四周鳞次栉比的房屋忽然一滞,视线陡然之间豁然开朗,变成大片白雪皑皑的空旷土地。

土地的正前方,一座高耸巍峨的雪山尽收眼底。

我望着雪山脚下那座深壁固垒的漆黑城堡,暮然间瞪大了眼睛,一把抓住卡洛斯的肩膀,将昏昏欲睡的他摇醒。

“卡洛斯!快看!就是那个!”

卡洛斯揉了揉惺忪的睡眼,有些迷糊的向外望去。

“什么?哦,我们到了啊。”

“不是,就是那个!我看到的,那个城堡!就是它!”

是的,屹立的钟塔,漆黑的塔墙,还有那座长长的大桥。眼前的一切俨然和我前不久在幻觉中看到的城堡一模一样。

这一刻连我自己都有些怀疑起来,难道我真的有预知未来的能力吗?

“哦,你是说之前的幻觉啊,怎么样,后来还有再发生过吗?”

“没有了。”

“那下次发生的时候,你再告诉我吧。”

角马车驶过大桥,在城堡的门口停了下来。

下车的那一瞬间,我的心情舒畅到无法用言语来形容。

回想起来,从出了小村子开始,我就跟着卡洛斯在不停的赶路,赶路,基本上大半时间都在车上度过了,想到接下来终于可以暂时告别那讨人厌的角马车,我就开心的想蹦起来。

城堡门口站着的守卫依旧是那些工坊猎人,除此之外还有一名管家打扮的男人,见到我们马上迎了上来。

“二位教宗骑士大人,里面请,老爷和夫人已经等候多时了。”

此刻我和卡洛斯都穿着鸢尾兰斗篷,再加上乘坐着教会的马车而来,身份自然不言而喻。管家都不用去确认,便将我们带了进去。

城堡大的惊人,我们花了十几分钟穿过一座鸟语花香的花园,才终于算是到了内部建筑。

结果进去之后发现整个结构简直就像迷宫一般,除去一扇扇精美的落地窗之外,几乎所有的建筑都是通体漆黑,在昏黄的暮色中添上一丝神秘的色彩,这不禁让我想起电影中那些吸血鬼伯爵的古堡。

看来瓦伦帝国的皇室对黑色情有独钟,是因为黑发黑瞳的原因吗?

总觉得,这个地方到处都是一股浓浓的哥特风啊,有些喜欢。

管家带着我们在绕来绕去,最终在顶楼的一间房门前停下。

“二位大人,请进吧。”

卡洛斯向管家点点头,随即推门而入,一股书卷的沁香扑鼻而来。

看起来像是书房一样的地方,到处都是陈列的书架,在那上面摆满了各种书籍。书架的中间摆着一个古朴却不失大气的木桌,桌前坐着一名年近五十却精神抖擞的男人,男人的身旁站着一名雍容华贵的女性。

“哟,斯卡利杰大公,好久不见啦,凯瑟琳夫人也在啊。”卡洛斯颇为随意的打着招呼。

“哈,卡洛斯。你小子总算是来了,我还以为你会让我们等到餐都上齐呢。”

斯卡利杰公爵原本正在批复着文件,听到卡洛斯的声音撂下手中的羽毛笔,嗓门洪亮的开着玩笑,似乎很是开心的样子。

“哪里敢让公爵大人久等,只是路上有些事情耽搁了。”

“行了吧,你什么时候准点过。”

公爵满头的黑发夹着些许白丝,被整齐的梳向脑后,微笑着打趣了卡洛斯一句,随后转头望向一旁拧着手指略显局促的我。

“这位便是信中提到的希尔维嘉小姐了吧?”

我闻言点点头。

“公爵大人,还有夫人,你们好。”

说完这句话便发觉自己的兜帽竟然还在带着,这样好像很不礼貌的样子,于是赶忙摘下。

秀发如同黑色的瀑布从头顶泻下,斯卡利杰公爵在一瞬间瞳孔急剧收缩,轻微颤抖的手指像是在强行压下某种情绪。

“你好,那个,希尔维嘉小姐。真是年轻啊,哈哈。能冒昧的问一句今年多大了吗?”

“十六岁了。”

我望着面前强自镇定的公爵,不由的感到有些奇怪。一见面就问我的年龄,他想做什么?明明见到卡洛斯都没有这么激动,为什么会对素未见面的我出现这样的反应?

难道是觉得我长的好看,对我有了什么不好的想法?

心中顿时泛起恶寒,悄悄站远了两步。

“这么年轻就能当上教宗骑士,很是令人佩服啊!”公爵仿佛没有察觉到我的抵触情绪,兀自在那里说着话,“听教宗大人说,你没有父母?”

嗯?安吉尔是怎么和他们说的我?

我抬头望了一眼卡洛斯,他马上心领神会。

“啊,是的,以前的事情她已经不记得了。我们是在西尔加亚的一个小村庄里发现的她,那时候她刚刚与深渊的怪物经历过一场死斗,已经奄奄一息,教会便把她救回来了。”

“哦,这样啊。我听说你的冰霜秩序天赋很高?”

“还好。”

其实我哪里知道自己的天赋高不高,但还是乖巧的回答了。

就目前的情况来看,全力爆发的冰霜能和深渊有一战之力,安吉尔说还有不少潜力可以挖掘,那总归不会太差吧。

“那你能不能”

眼见公爵似乎要问个没完没了,连卡洛斯都能察觉到他此刻的失态,站在一旁的夫人马上打断他:“先让两位到会客室休息一下吧,长途跋涉这么多天,一定很累了吧。”

“也是,哈哈哈,是我疏忽了。”公爵恍然大悟,立刻呼来了管家,“先带他们到会客室休息,我稍后就来。”

“我去给你们泡茶。”公爵夫人对着我甜甜一笑,向门外走去。

我回过身去,看到她在转身的那一刻,悄悄地抹了眼角。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