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进书架
第二十章 我是谁?

名叫帕西法尔的黑发男子面颊上满是不可置信,迈着微微颤抖的步伐向我走来,从他的嘴里我又一次听到了那个名字。

佩伊洛。

那个蛋糕店小姐姐将我错认为的女孩子。

可是我真的不是她,我也不认识她啊。

“佩伊洛,是谁?”

“你真的一点都不记得了吗?”

男子好看的眼眸混杂着冀望与惶恐,停在与我五步之远的地方,说话的声线略微抖动,一副想要接近我,却又瞻前顾后的模样。

我大约能感觉到他心中那些复杂的情绪,却没法给予他想要的回应。

“记得什么?”我的目光平静,言语间没有起伏,“我叫,希尔维嘉,不是,佩伊洛。你认错了。”

黑发青年闻言露出强笑。

“佩佩,你别跟哥开玩笑啊,我怎么可能连自己的妹妹都认不出来呢你告诉哥,这几年都去哪了啊。”

我闻言皱起眉头。

佩伊洛是他的妹妹?

我听到这个黑发青年刚才管公爵夫人叫妈,说明他是斯卡利杰公爵的儿子。那么他的妹妹,那个叫佩伊洛的女孩,便也是公爵的孩子了。

“帕西法尔,不得无礼。”公爵夫人对儿子轻声说道。

我转头望了她一眼。

“希尔维嘉小姐,这是我的二儿子帕西法尔,请原谅他的失态,因为你和小女佩伊洛长的实在是太像了。”

“妈,你在说什么啊!”帕西法尔望着自己的母亲瞪大双眼,“什么叫像!不是你之前告诉我说找到佩佩了吗!你再仔细看看她,你告诉我她不是佩伊洛是谁啊!”

“你闭嘴!”公爵夫人猛的一拍桌子,原本温婉的语气突然拔高了一大截。尽管这时候她面色依然平静,眉宇间却透出一股不怒自威的气魄。

帕西法尔见到母亲似乎真的有些动怒了,缩了缩脑袋不敢在吱声。

公爵夫人稍作斟酌,便继续向我说道:“你和我女儿太像了,不仅仅是样貌,连喜好都很像”

面对着我,她却有些畏首畏尾的样子。我沉默片刻,再次开口向她询问:“那,她现在呢?”

“失踪了。三年前的一个早晨,她甩开了仆人和管家,神神秘秘的就跑出了门,我们谁也不知道她那天究竟去了哪里,总之自那之后,她就再也没有回来。”

说到这里,公爵夫人的眉宇间蒙上一层哀伤的神色。

“那孩子性子单纯,又比较贪玩,起初我们都没有认识到事情的严重性,以为她又一个人偷跑出去,直到后来很晚了发现她还没有回家,这才明白是出事情了这三年里我们到处在找她,几乎将整个瓦伦帝国都翻了个遍,却始终找不人。”

原来是失踪了。

难怪斯卡利杰公爵在见到我之后会有那样奇怪的表现,难怪公爵夫人刚刚表现出那样过激的反应,这一切都是他们将我当成自己失踪的女儿了。

转眼一想也是,被神圣教会捡到的女孩,黑发黑瞳,再加上失忆的设定,又偏偏和佩伊洛长的如此相似。

换做是我,我也会这么去想,也不是不能理解。

可我不是佩伊洛啊。

我是从另一个世界里穿越过来,自深渊的泥沼里爬出来的怪物。而这副身体也理所当然的属于深渊产物,不可能是她们的孩子。

是这样没错

真的是这样吗?

那我之前看到的幻觉,又该怎么解释。

“所以说,你们是将小希尔当成佩伊洛咯?”卡洛斯这时候突然插嘴说道。

“嗯,因为教宗大人来信说,教会救到了一名可能是我们女儿的孩子,想拜托中央工坊为她设计一把武器。也正好借此机会让卡她与我们见面,当面确认一下。”

原来是这样,所以他们急着邀请我和卡洛斯共进晚餐,就是迫不及待的想先和我见面。

等等,不对。

她刚才说了什么!

是安吉尔写信告诉她的?这么说他们一早就知道这件事吗?

这是怎么回事?

我有些懵了,下意识的向卡洛斯望去。

“那你觉得她是吗?”卡洛斯面色坦然的问道,完全看不出他在想什么。

公爵夫人闻言愣了片刻,随后轻轻的摇了摇头。

“不是?”

“我不知道。”

“不知道?妈,你还有什么不知道的,她失忆你也跟着失忆了吗!!”

“帕西法尔,你放肆!给我乖乖的坐到那边去!”

帕西法尔还想张嘴反驳,被公爵夫人狠狠的剜了一眼,终究面色不岔的拉开椅子坐下。

夫人接着说道:“希尔维嘉小姐,无论是外貌还是喜好,你都和我的女儿非常相似。她和你一样喜欢甜食,格雷船长的名字是她起的,也是她最喜欢吃的。而且你想不起来以前的事情了吧?”

听到她这么问,我不知道是该点头还是摇头。

失忆只是谎言啊

可这种话我又怎么能说的出口呢?

“可惜年龄对不上。”

“年龄对不上?”帕西法尔忍不住再次插嘴。

“是啊,你是十六岁吧?可佩伊洛在三年前失踪的时候,就已经十五岁了。如果她还还在这个世上的话,应该正好十八岁。”

“也是啊。”卡洛斯附和道。

而我唯有沉默。

因为年龄也是骗人的啊。

尽管自己的这副身体,一看就知道还是未成年,因为尺寸不对。

十八岁的身体怎么可能还这么贫瘠。

听到夫人说的话之后,帕西法尔也冷静了下来,他知道母亲说的是事实。

气氛就这么一直沉默到了用餐的时间。

坐到宽敞的餐厅里,我望着餐盘里丰盛的食物,抬头看看与卡洛斯交谈甚欢的公爵一家,将叉子在里面搅来搅去,闻着四溢的香气,可就是下不去嘴。

并不是因为我吃不下,而是实在没什么胃口,心思根本就不在这里。

卡洛斯说过我是特殊的存在,因为除了我以外,没有深渊的怪物能在死后变成人类的模样。这副身体究竟是怎么回事,与变成怪物的时候又有什么联系,其中的关系我一直没能搞清楚。

但我有一套自己的猜测,那就是我其实并不是怪物,而是一种类似将意识或者思维附在了怪物的身上的状况,所以才会显的如此与众不同。卡洛斯他们不知道我是穿越过来的,他们永远也想不到这点。

我以为深渊是有意识的存在。

犹记得在重生之前我有做个过一个梦,一个仿若身临其境的梦。也许就是在那时候,深渊通过某种未知的方式,窥探到我潜意识里的想法或者说喜好,才为我塑造了这副和小曦的面貌有几分相似的身体。

直到今天为止,我一直都是这样笃定的。

可现在却忽然乱套了。

公爵与夫人似乎已经认定了我就是佩伊洛,他们所疑惑的仅仅是年龄对不上。

可我知道这根本算不上疑点。

年龄?

从深渊里诞生的那一刻起,我就已经是这副模样了。真要较真论起年龄,那我还未满半周岁呢。

而且很大的可能性,我以后永远都会保持这副模样不会再改变了,所以年龄这东西在我这里没有任何意义。

再加上我刚到瓦伦帝国的时候所看到的幻觉。

这样去想的话,连我自己也觉得我就是佩伊洛无误了,哪怕不是也一定和她有着莫大的关系。

“我吃饱了。”

我忽然不想继续再坐在这里了。

“不再多吃一点吗?”

公爵夫人向我递来关心的眼神,我闻言微微摇头。

“想一个人,静一静。”

“那武器的事情”

“明天再说。”

“也好,我已经为你收拾好了房间,让管家带你过去吧,今晚不要多想,好好休息。”

“嗯。”

夫人唤来管家,将我带到四层走廊尽头的一间房门前。

“给您安排的房间就是这里,我会一直守在门口,有什么事情只管叫我就好,祝您有个好梦。”

“谢谢。”我对管家点点头,随后推门进去。

一股沁香扑鼻而来。

和城堡的其他地方都不一样,这个房间整体的色调以白色为主,正中间摆着一张带着蕾丝边的大床,床上摆着一个很大的布娃娃。床的一边是书架与一张桌子,另一边则是看起来很柔软的沙发,头顶悬着一盏精美的吊灯。

床对面的壁炉里燃烧着火焰,与吊灯的烛火一起将整个空间烘的煦暖。

很温馨的感觉,脚下的地毯没有一丝落灰,像是一直被人好好养护着,绝对不是临时用来休息的客房。

我已经猜到这是谁的房间了。

走到书架前随手取下一本《童话集》,翻开首页,看到目录下写着一行娟秀的字体。

给最爱的佩伊洛·古妮薇尔·冬之月

果然,夫人将佩伊洛的房间安排给了我。

放下书籍,我四处打量着房间内部,这里摸摸那里瞧瞧,打开衣橱看到里面整整齐齐的挂着几排衣物,其中以裙子居多。

随后发现这间房间居然有单独的洗漱间和卫生间,这条件比我预想的要好上太多。

除此之外,房间的一角还摆有一面镜子。

这是我第一次在这个世界里见到镜子,并不是由玻璃制成的,而是像某种被抛光的金属。

镜子里依稀映出自己的模样。

完美的面孔,令人怜惜的美丽。

我终于知道为什么会觉得夫人十分面熟了。在伍德沃德之森那溪水中倒影的少女模样,和此刻镜子中的我,能够找出许多与她相似的地方。

不禁想到我越来越不像自己的心性。

原本以为是受到了这副身体的影响,可现在我有些迷茫了。

这副人格,究竟是由陈宇轩演变而来的呢,还是根本从一开始就属于另一个人。

“你是谁呢?”

只有对着镜子呢喃自语。

今夜注定不眠。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