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进书架
第二十四章 中央工坊

抱着初来乍到,对异世界的一切都充满好奇的心态,我跟着公爵与帕西法尔乘坐角马车来到了中央工坊。

随后下了车。

“希尔维嘉小姐,欢迎来到中央工坊。这里有世界上最好的钢剑和最结实的盔甲,神圣教会里所有骑士长级别以上的人,他们用的盔甲和武器也都是中央工坊提供的。”

原本在我想象中,中央工坊应该是那种并不是很大,却也不会太小的铁匠铺,里面陈列着各种用来冶金的设施,然后一群光着膀子,胡子拉碴的大叔或许还有几乎每本西幻小说中都会出现的矮人,他们大汗淋淋的守在熔炉边上,用风箱不停的往进风口吹风,或者举着锤子将砧上的金属敲的“叮当”响。

可当我站在它面前的那一刻,望着那几座仿佛耸入天际的鼓风炉,娇小的身子被巨大的阴影所笼罩时才暮然惊醒,这里果然还是异世界啊——

明明连火药都没有出现,却能把冶金技术发展到这个地步。虽然我对这些并不是很懂,但也能看的明白,这样的规模量产肯定不是问题。

“怎么样佩佩,咱家的工坊厉害吧?”

一旁的帕西法尔见到我在发呆,马上露出了得意的笑容,浑身透着一股小孩子炫耀玩具时的欠揍劲儿,我心中不由觉得有些好笑。

这人怎么都这么大了还能这样幼稚,不容易啊。

还有,谁跟你是咱们家

“胡说八道!帕西法尔,我跟你说多少遍了,说话注意一些!什么咱家的工坊,中央工坊是瓦伦帝国倾国之力苦心经营百年的产物,这里面有多少人世世代代的辛劳付出”

“大哥都把工坊的所有权抢过来了,可不就是咱们家嘛!”

“帕西法尔,我最后再警告你一次。”

“好啦老爷子,我明白的,不就是怕那边会有想法嘛——”

“闭嘴!”

没注意听两人在说些什么,我好奇的望着不远处那一座座冒着浓烟,不知道是作坊还是熔炉的大房子,不由在心中默默感叹人类的伟大。

而这个伟大工坊的主人,瓦伦帝国皇帝陛下的亲弟弟,几乎可以说是世界上权力最大的商人,此刻正在我面前训斥自己儿子。

手中拿着咬过两口的格雷船长,我跟着公爵向工坊内部走去。脚下的积雪基本已经融化殆尽,冷热交替的空气不断冲击着我的面颊,鼻间隐隐可以嗅到那种金属熔化的特殊气味。

不时会有细小的熔灰落在裙子上,用手一拍便留下一道浅浅的痕迹。

“啊嗤——”

打了个小喷嚏之后,我揉了揉难受的鼻子,心里突然有些后悔了。

这里又脏又热,空气也不是很好,自己没事跑过来瞎折腾什么啊,不如在城堡里睡个午觉。

卡洛斯今天去了教区,并没有和我们一起过来。想到这里我心中有些气愤,那个破男人肯定知道中央工坊是这个样子,明知道我不喜欢这种脏脏的坏境也不提醒,故意一个人偷偷溜掉。

太可恨了,这两天得想个办法揍他一顿。

为了调节突然变糟的心情,我将注意力放在那些来往频繁的工坊猎人身上。这些人几乎都身穿皮甲,套着宽大的风衣,顶多会在肩膀、膝盖以及心口等的位置附上防护用的金属,走了半天楞是连个穿轻甲或者锁子甲的人都没有。

我轻轻咬着手指甲,对这样的状况感到很疑惑。按理说中央工坊不至于吝啬到不给自己的猎人们好好做一套护甲吧,这显然是不可能的事情,可为什么就是没有人穿呢?

这样一旦发生械斗,这些猎人如何能打的过那些武装到牙齿的骑士?

瞎琢磨个什么,好孩子不懂就问。

“他们为什么,不穿盔甲?”

“你是说山特尔军?他们都使用诡兵器啊,诡兵器对身体的灵活性要求很高,和厚重的甲胄本身就是一件矛盾的事情,穿上那些就大大降低了武器的优势。战斗中讲究蓄势待发,一击致命,我一直是这么训练他们的。”

“就算、敌人穿着,也没关系吗?”

斯卡利杰公爵闻言笑了起来。

“哈哈哈!希尔维嘉小姐,你知道为什么诡兵器是中央工坊真正的核心技术吗?”

我摇了摇头。

“那是因为锻造它的基本材料不是铁或者钢,而是一种特殊的晶石。这种晶石塑性好,硬度与韧性远在钢铁之上,做成利刃可以轻易贯穿盔甲。也就是说,诡兵器使用者的敌人盔甲越笨重,他们就会赢的越轻松,懂了吗?中央工坊最厉害的地方,不是设计出这些强大的武器,而是熔炼晶石的技术,这项技术也只有在这里才能实现,诡兵器也永远不会公开售卖。”

公爵说话的时候,身边不时有路过的匠人,在看到他的时候都会恭敬行礼,我从这些人的眼中看到发自内心的尊敬。很显然,斯卡利杰公爵在这他们心中的地位非常高,可不像是一般的管辖者。

“这边是冶金工业,也是中央工坊最核心的区域,卡洛斯那小子常穿的银甲就是出自这里,不过这些都不适合你。工坊西边还有很多女孩子的衣饰卖,都是最新流行的款式,质量也很过关,希尔维嘉小姐想不想过去看看?”

公爵俨然一副哄小孩子的语气和我说话,我面无表情的望了他一眼,内心却是不岔的一笑。

嗤,真当我会被这种肤浅的身外之物打动吗?

不过话说回来,中央工坊连女孩子的衣饰都有啊,看来这里真的是什么都能制造。原先还以为就是个撸铁的地方那些衣服真的很漂亮?

嗯虽然不是很情愿啦,可既然公爵都亲口邀请我了,去看看的话——也不是不行,就当给他个面子好了。

正要张口说话之际,一阵微风袭起,夹着那些在空中慢悠悠飘荡的炉灰,一股脑的朝我吹了过来。

我心里一惊,马上紧闭起眼睛和嘴巴,等到风掠过去之后,赶忙用衣袖擦了擦脸颊,再拨撩几下头发,随后忽然想起另一只手中还拿着没吃完的格雷船长。

连忙低头看去,那上面已经沾上许多的细灰。

“”

心情一下子变的非常糟糕。我紧皱着眉头,拇指和食指将手中的甜甜圈捏来捏去,犹豫着想把沾到灰的地方掐掉,装作什么也没发生就这样把它吃完,可内心的尊严又不允许我真的这么去做,正纠结着的时候——

“啊,甜甜圈沾到灰尘了。真可惜,丢掉它吧。”帕西法尔一把从我手中夺过格雷船长,在我震惊的目光中,随手将它丢到了地上。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