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进书架
第二十五章 讨厌的帕戈斯

中央工坊建筑最密集的地带,工匠们忙忙碌碌的奔走在大道上。

道路的一旁,我怀中紧紧抱着一个硕大的牛皮纸袋,将脑袋伸到袋口,小鼻子轻轻耸动几下

闻起来还不错的样子。

随后将手伸进袋子里,掏出一块还冒着热气的小点心,举在眼前翻来覆去的看。

皮脆脆的,口感应该会很好的样子。

然后一口吞下。

“嚼嚼”

片刻之后,我像猫咪一样将眼睛眯成一条线,露出幸福的笑容。

“佩佩,好吃吗?”

耳边有战战兢兢的话语声传来,我转头望向身旁眼框乌青的帕西法尔,他的脸上带着献媚的笑,配合着那张半边臃肿的脸颊,样子看起来有些丑丑的。

好吃?好吃也不想告诉你。

我故意一皱眉头,帕西法尔的脸色瞬间跟着一变,眼神又开始忐忑了起来。

过了好一会儿,等到嘴里的食物咀嚼完咽下去,我才再次舒展开表情,随后对他点了点头。

“嗯。”

这袋点心是他在我大道理的劝说之下,专程一路小跑到临街买的。据说是寒冬之城小有名气的点心小吃,虽然味道还远远比不上格雷船长,但也是算不错了。

帕西法尔这才长舒一口气:“辣你还生气吗?”

“不知道。”

“别生气了嘛——我都赔你一整袋了。”

“你乱扔,垃圾。”

“那我再把它捡回来?”

“不要。”

“那你别生气了。”

“就不。”

其实哪里还会生气,只是看着他的样子颇觉有趣而已。

再说了,要是让他觉得我很好哄,心里留下一个“不管发生什么只要给点吃的就能解决问题”的印象,说不定他就会像卡洛斯一样老是欺负我了。

不对,帕西法尔可和卡洛斯那个贱士不一样,他打不过我,所以肯定不敢那样做。

不管怎样,反正不能马上露出高兴的表情就是对的。

“好了,闹完了我们就走吧。”

兀立一旁的斯卡利杰公爵说完便转身走到了我的前方,那一瞬间我看到他咧开了嘴角。

他笑什么?

再次从纸袋中取出一块点心,咬下一小口之后,我一边细细咀嚼,一边回想自己刚才的表现,感觉并没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

肯定不是在笑我,可能是因为帕西法尔那滑稽的脸吧。

接下来的一路上,帕西法尔没话找话,不停的说着一些无聊的琐事,奈何我都是一副不想搭理的样子。到后来他便耷拉着双臂,面色颓然着默默跟在公爵身后,一副生无可恋的模样。

这样的情景没持续多久,很快便到了一座特殊的建筑前。

建筑看起来像是旧时期有些破败的堡垒。和周围那些明显经过翻新的工厂不一样,斑驳的墙壁爬满各种苔藓与枯萎的藤曼,相当的具有年代感。

堡垒的墙头站着一排皮甲风衣的山特尔军,他们身背诡兵器手握十字弩,在我们踏上阶梯的那一刻立刻摆出警戒的姿态,待看清楚来人之后,马上有人向下方打起手势。

“嘎吱——”

堡垒巨大的木门从内部缓缓打开,斯卡利杰公爵朝着上方的人挥了挥手,带着我们进入了堡垒内部。

内部的空间相当庞大。被高耸的城墙围起的空地上,有来来往往的人推着矿车游走于大堆碎石之间,似乎正在对其进行着分类的工作。跟着公爵来到广场的另一侧,穿过拱门走进城墙内部,无数的木架映入眼帘,木架上陈列着满目琳琅的奇异武器。

我有些好奇的停下脚步,低下头将牛皮纸袋叼在口中,随手从木架上取下一把有些像戟的长矛,横在掌心掂了掂分量,感觉比一般武器要重上许多。

“这里摆着的全是工坊设计出来的诡兵器样板,每一把可都是匠人的心血结晶啊。”

公爵的话从前方传来,我点了点头,将手中的武器轻轻放回原位。

“不过,你的武器由我亲自设计,肯定会比这里摆要优秀的多。”

“谢谢。”

其实我只是想要一把结实的镰刀而已,只要耐用就可以。没想到公爵会对我的事情这么上心,这当然与安吉尔的拜托有很大的关系,但更重要的原因,我想还是因为他将我当成自己的女儿了吧。

心情其实是有些复杂的,我不太擅长接受陌生人对我的好,就想刚开始与克莱尔奶奶接触的时候一样,无缘无故的善总是会让我感到不适应,总想尽快给予对方回报。

可公爵他好像什么也不缺的样子,我实在想不到自己有什么能够作为回报的。

只好继续跟着他朝里走去,穿过一段长长的走廊,最终在一扇崭新的木门前停下。

公爵抬手轻叩几下。

“帕戈斯,开门,是我。”

等待片刻,感到里面并没有任何的动静,于是便将轻叩改为拍门。

“帕戈斯,你又喝酒了吗!”

这一声喊出来,门内忽然传来一阵叮铃哐当的声响。

“你不用藏酒了,给我开门。”

物体的碰撞声不断响起,又过了好一会儿,木门才终于打开。

鼻头通红、胸毛浓密,身高最少在两米以上的巨型光头壮汉,轻轻摇晃着手中的酒瓶,带着些许迷茫的眼神慢悠悠的朝外一扫,看到比他矮出将近两个头的公爵,随后咧开了带有刀疤的嘴角。

“斯卡利杰!哈,什、什么风把你给吹来了?”

说着便要给公爵来一个熊抱,却被他嫌弃的推开。

“你少来这套,今天又喝了多少?”

“不多、不多,几瓶而已呃!帕西法尔,你这小崽子,怎么也跟着来了哎,你的脸怎么了?”壮汉上前两步,粗犷的大手使劲揉着帕西法尔的脑袋,将他的头发弄的纷乱,“是不是又跑去祸害呃、谁家的小妹妹,被人父亲狠狠揍了一顿?哈哈哈,你小子真够可以的啊。”

“不是的,帕戈斯叔”

帕西法尔脸色不自然的笑了笑,余光偷偷瞄向了我,被我一瞪便马上挪开视线,理了理头发说道:“我早都不做那些事情了”

帕戈斯一巴掌扇在他的脑袋上。

“放屁,你休想糊弄我。寒冬之城有名的花花公子呃、能这么快收心”话说到一般才注意到静静立在一旁的我,“咦,这位小妹妹呃、看着有些面熟啊。”

帕戈斯先是露出疑惑的神色,几秒之后,眼睛忽然睁的像铜铃一般大,难以置信的晃了晃光头,再用力眨巴几下眼皮,随后再次向我望来。

“佩佩!你是小佩佩!”

粗犷的嗓门顿时将我吓了一跳。

怎么,他也认识佩伊洛吗等等,你要干什么

在我惊恐的眼神之中,帕戈斯神情狂热,像头蛮牛一样朝我冲了过来。

什什什什么——!!

我吓的浑身一颤,马上就想转身逃跑,可帕戈斯的速度实在太快,几个箭步已然到了我的眼前,举起大手拍向我的双肩,巨大的力道让我差点一头栽到地上。

“佩佩,你回来啦!哈哈呃、哈哈——”

张口就是一股浓重的酒臭味儿,熏的我头晕目眩一阵犯恶心。抓着我肩膀的手非常粗鲁,我马上蹲下身子缩成一团,将牛皮纸袋紧紧捂在怀中。

“你、捏疼我啦。”

真是的,这大块头做什么啊,下手没轻没重的,好想用大冰凌呼他脸上哦。

“哦哦,抱歉啊佩佩。”帕戈斯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光秃秃的后脑勺,随后又没心没肺的笑起来,“哈哈哈哈!斯卡利杰,你呃、把女儿找回来啦。”

“帕戈斯,我们进去说。”

“对了,瞧我这呃、脑袋,嘿嘿!赶紧进来吧,外面怪冷的。”

看到公爵跟着帕戈斯进去之后,我缓缓站起身来,伸出小手将衣服上的褶皱拍平,再打开纸袋,见点心没有被压扁之后,才磨磨蹭蹭的进了屋里。

屋里的酒气很重,桌上、地上,到处都扔着喝过的空酒瓶子,很多箱子横七竖八的乱堆一起,简直糟糕透了。

“佩佩是什么时候回来的,你们在哪里找到的她?”

“不是我们,是神圣教会在西尔加亚找到的,就是前不久的事情。”

望着面带微笑的斯卡利杰公爵,我有些腹非心谤。

倒是不否认我就是佩伊洛的事情呢。

“哈哈哈!小佩佩,你跑去呃、跑去西尔加亚做什么,是不是跟大皇子去玩了?”

啊?

谁是大皇子?佩伊洛和他很熟么?

“帕戈斯,你能不能少喝点酒?再满嘴胡话我就发配你去矿场做采工。”

“哈哈哈!斯卡利杰,你什么时候变得呃、变得这么小气了?我这不是好久呃、没看到佩佩了,有些高兴嘛。”

你高兴就高兴,别随便发疯啊真是的。

“来,佩佩,让叔好好呃、看看。”

等等,你又要做什么别过来啊!

帕戈斯巨大的身躯将只到他小腹的我完全笼罩,望着眼前面目狰狞的巨人,我慌忙将纸袋藏在身后,正揣摩他要做什么的时候——

只见他伸出双手捏住我的脸颊,然后向两边一扯。

“佩佩,有没有想你呃、帕戈斯叔啊?”!!!!

好疼!

这老混蛋敢捏我的脸!

“黄海我——!!”

怒火一瞬间窜入胸腔,我快要气炸了,对着他的小腹抬手就是一拳。

“咚”的一声闷响,帕戈斯登时松开双手退后一步,随后摸了摸肚子,脸上露出疑惑的神色。

“你捏疼我了!”我大声喊道,心里却微微打鼓。

刚才那一拳下手并不轻,他居然只是后退了一步,而且看起来好像什么事都没有?

“佩佩,你怎么呃、力气变大了?”

帕戈斯挠了挠脑袋,似乎还想再做动作,一旁的公爵连忙拉住了他。

“帕戈斯,她不记得以前的事了。”

帕戈斯闻言瞪大了眼睛。

“啊?佩佩,你、你怎么了,你不认识我啦?我是你温柔的呃、帕戈斯叔啊,小时候还给你换过尿布呃、”

“不认识。”想了想又补上一句,“讨厌你。”

换你妹的尿布,你好意思说自己温柔吗?

简直太讨厌了,这个人。

帕戈斯闻言顿时石化。

眼见事态似乎向着不妙的地步发展,公爵连忙岔开话题。

“帕戈斯,我要取一块月亮晶石。”

“月亮晶石?”听到公爵的话,帕戈斯立刻就被转移了注意力,“你要月亮晶石呃、做什么?莫非是”

“嗯,准备做十三月用。”

“十三月!哈哈,中央工坊终于呃、要出第十三把月刀了吗,这次是给谁准备的?”

公爵伸出手朝我一指。

“给她。”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