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进书架
第二十七章 奇怪的陌生人

尽管公爵已经尽力将声线压的低缓,企图使它听起来更温柔一些。可孩子毕竟是孩子,哪曾见到过这种场面,一个个都缩起身体瑟瑟发抖,生怕身后那些可怕的大人们稍有不满就将他们的脑袋给砍下来。

唯独眼前这个男孩子比较倔气,瞪着公爵楞是一声不吭。

“喂喂,问你话呢。”

瓦拉尔照着男孩的腿弯处就是一脚,顿时将他踢的一个趔趄。在单膝跪地的一瞬间,男孩马上挺起身板重新站直了身子,再次望向公爵的目光更加不屈。

公爵有些头疼的揉了揉太阳穴。

“瓦拉尔他们只是孤儿院的孩子,不是犯人呐。你还是先出去吧。”

瓦拉尔挂着微笑的嘴角有一瞬间的僵硬。

“公爵大人,他们可是妄图潜入工坊大仓库的小偷啊,谁知道是不是邻国派来的间谍——”

“瓦拉尔。你是山特尔军一队的队长,负责着最重要的仓库看守任务。所以在判断一件事情本质的时候,千万不能盲目的被情绪左右,这样才能自始如终的坚守本心。出去好好想想吧。”

“公爵大人——”

“出去吧。”公爵看也不看的朝他反手挥了挥。

“是。”

看到带着不甘之色走出屋外的瓦拉尔,我不由的在心里拍手称快。

像瓦拉尔这样的人的确很难讨人喜欢。和他一对比,斯卡利杰公爵就像个贤明的君主,哪怕对方只是无依无靠的孤儿,也会视其为对等的存在,绝不会利用手中的强权欺压弱势群体。

有时候人与人的区别就是体现在这些事情的细枝末节上。

心中默默为他点个赞。

不过听公爵的话,眼前的畏畏缩缩站在那里的,似乎是寒冬之城孤儿院的孩子们?

我想起了在西尔加亚的时候,那个打劫我的两名男孩,带头的叫什么来着?对了,亚伯哥。

还有躲在昏暗潮湿的废弃建筑内,那几名衣衫褴褛的小女孩。

他们最后都被送去了孤儿院,也不知道现在过的好不好。

定眼望去,眼前的孩子们身上穿着的衣着,虽然朴素但却较为干净,也没有看到明显的补丁,看样子的确是有人照顾的。他们不一定过着足衣足食的生活,可最少不用再为下一顿晚餐而发愁了吧?

卡洛斯还说过,孤儿院里有人专门负责教这些孩子赖以生存的技能,等他们学成了甚至还会再安排工作。这些都属于几乎没什么利润的慈善事业,可教会依然花了很大的成本,在每座人口大城建立了这样的场所。

想到这里,我心里对教会产生了些许好感。

不求回报去做事的,无论是个人还是组织机构,都是很值得令人钦佩的嘛。

公爵这时候当然不会知道我的小脑瓜里在想些什么,他只是有些倍感为难的望着与他对视的男孩。

“你看,你如果不好好告诉我原因,我又怎么能找个借口放了你们呢。大家都各自退让一步嘛,你觉得怎么样呢?”

俨然一副哄孩子的语气。

“哼。你们别得意!既然不幸被你们抓住了,我们就没想过活着从这里出去!”

男孩子态度强硬,将头转向一旁,像是故事里引颈就戮的正派侠义人士,宛然是要杀要刮悉听尊便的架势。

“噗。”

我一个没忍住笑出声来。

这男孩看起来与我相仿的年纪,明明瘦弱的仿佛一阵风就能吹倒,居然还敢在这么多猎人面前大言不惭。

你是骑士小说看多了吗?谁说过要杀你们了,拜托别这么入戏好不好。

对,这个逼你是装到位了,可你有考虑过身边这些小伙伴们的感受吗?

果然,在听到男孩的话后,原本已经渐渐冷静下来的他们,哭声陡然间拔高了好几截。

“哇——”

“我不想死啊——”

“别别杀我——啊——”

一时间屋子里吵闹的像一间育儿房,孩子们哭的嘴巴大张,就如同那些嗷嗷待哺的婴孩。

可我才不会把甜点再分给你们吃呢,就只剩下两块了。

望着这一片恸哭的惨状,卢卡斯马上意识到自己说错了话,于是补救道:“不是,放了他们!是我鼓动他们过来的,你们有什么就冲我来!”

“呃、你们不要哭了,实在吵的人头疼啊,咱们不会把你们这些小娃怎么样的。”

原本仍旧伏案于工作桌前,拿着图纸与各种材料做对比的帕戈斯也有些受不了了,走上来试图安抚孩子们的情绪。可孩子们望着高大凶悍,俨然像是巨人一样的帕戈斯,显然是有些被吓到了,马上哭的更大声。

事态一时间变的非常尴尬,就连立在房间里的几名猎人也开始面面相嘘。

尽管他们都是杀伐果断的山特尔战士,可这一刻面对这些孤儿院的孩子,再望向公爵那瞧不出态度的笑脸,谁也不知该如何是好。

就在这时候。

“嘿!”

我拍了拍小手,发出一声短促的呼喊,登时将哭泣的孩子们吓了一跳,马上纷纷望了过来。

看到他们被我吸引到了注意力,我不紧不慢的从衣兜里掏出了一枚金币,用拇指与食指将它捏住,随后展示给孩子们看。

一张张面带泪痕的小脸露出好奇之色,不明白我到底要做什么。见此情景,我马上抬起另一只手将硬币遮住,向掌心轻轻吹一口气。

再次将手挪开的时候,那枚硬币已然消失不见。

孩子们顿时睁大了眼睛,不可思议的望着我的手,嚎哭早已变作轻轻的抽泣声。

等到我再次朝手中吹气的时候,金币暮然又出现在指间。

“哇——,怎么做到的?”

“姐姐,好厉害。”

那当然,哼哼。

但其实这只是一个简单的魔术罢了,利用障眼法将硬币夹藏在指尖的小把戏。前世随便在网上一搜就能查到教学,只是练习起来稍稍有些费劲而已。记得那时候我是学来哄小曦开心的,没想到在这里派上了用场。

不管怎样,他们的注意力已经被我成功转移,这时候似乎都已经忘记了害怕,就连帕戈斯也挠着秃头露出惊叹的目光。

嘁,没见过世面的土包子。

心里偷偷鄙视着帕戈斯,脸上却对着孩子们嫣然一笑。

“想学吗?”

小鸡啄米似的点点头。

“告诉我,为什么来、这里。我就教你们。好不好?”

一阵短暂的犹豫之后。

“我来说!”发言的是那名小女孩,她在吃完了点心之后忽然高高举起了一只手,“姐姐,我们就是来偷武器的。”

“艾丽!你这个叛徒!”一直憋着没吭声的男孩霎时间咬牙切齿,怒目而视的双眼透着被伙伴背信弃义的悲壮,“你怎么能这样!你辜负了我对你深深的信赖!这简直太让我失望了!”

“噗。”

我又忍不住笑出了声。

这个男孩子,好有趣!

“我不是叛徒!这个漂亮姐姐不是坏人,也许她可以帮我们!”

“胆小鬼!本来都是因为你跑的慢才害我们被抓住的,我们都大义凌然的陪着你一起被抓了,你现在还想出卖我们!”

“可我们偷东西本来就不对”

“哪里不对了?!只要为了心中的正义,就算是死我也心甘情愿!”

“卢卡斯,你别说了。”

“他们好像不是坏人”

其他的小伙伴这时候也忍不住开了口。

“别胡说了!我可是知道的,贵族们都是坏蛋!心眼都坏透了!哼,别以为我和你们一样好骗。”

“可他们真的不像坏人”

“姐姐还给我们变魔术玩。”

“让她帮帮我们吧?”

“我,我都说了让他们放你们走了,你们,你们”

名叫卢卡斯的男孩,此刻满脸义愤填膺,仿佛遭受了所有人的背叛,气的都快哭出来了。

明明刚才还那么坚强,搞半天原来泪点在这里啊。

眼看他们还想继续吵下去,我上前两步走到罪魁祸首的面前,伸出双手“吧唧”一声拍在他脸颊的两边,然后用力一压,将他的嘴巴挤成了“o”型。

将小脸凑了过去,望着他的眼睛认真的说道:“不要吵架。”

卢卡斯再呆愣了片刻。

“你你”

他你了半天也说不出个所以然来,神色紧张的左顾右盼,完全不敢直视我的眼睛,脸上红的就像是猴子的屁股。

我随即放开了手不再去理会他。

哼,小男孩。治你就和收拾卡洛斯一样简单。

我转过身子面向小女孩,觉得还是她要聪明一些。

“为什么。偷东西?”

“我们想要救出朋友!”

“救出朋友?”

“嗯,孤儿院的院长是个坏人!他想把我们的朋友交给更坏的坏人。姐姐,你让这些猎人帮帮我们吧?”

小女孩脸色真诚的望着我,不像是在撒谎的样子。

“能和我说说详细的情况吗?”从刚才起就默不吭声,一直静静看着我安抚这些孩子的公爵终于开口说话。

“我们发现院长一直都偷偷的把伙伴们送给一个怪人。”

“是我发现的!”一个孩子马上出声邀功。

“你别说话反正就是每个月都会有人来孤儿院把人领走!”

“这次轮到我们的朋友了”

叽叽喳喳了半天,我总算是听明白了个大概。

这些孩子发现,寒冬之城孤儿院的院长,似乎每隔一段时间都会将几名孩子带走,以送养的名义交送到一个据说很奇怪的陌生人手里。

那些孩子在走了之后就杳无音讯,没人知道他们去了哪里,而今晚就要轮到他们的朋友了。

所以他们想了个馊主意,那就是先来工坊偷到厉害的武器,然后再去救人。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