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进书架
第二十九章 想干掉卡洛斯

这家伙在这里做什么,他今天不是去教区了吗?

我疑惑的皱起眉头,将右手食指塞进嘴里,“咯噔咯噔”地不停咬着指甲。

这会儿天都已经彻底黑了,我还以为他早就已经回到了城堡,说不定正吃着凯瑟琳夫人做的晚餐呢,没想到居然在这里看到他。

这是怎么回事,这家伙为什么会和那些人在一起,他们是什么人?

想不明白。

不过既然有他在,就说明这件事情应该是个误会吧。

毕竟卡洛斯不可能会和贩卖孩童的人搅在一起。

“猎人叔叔,那个带着帽子的人就是我们院长。”

艾丽向黑夜里街巷的人群指去,在那其中有一名身材发福的中年男子,带着黑色的圆礼帽被几名护工打扮的人拥簇在中间,在他的身旁站着三名衣着干净的孩子。

她们的朋友一定就在其中了。

“你们看,那个衣服很奇怪的人在和院长说话,就是他将伙伴们带走的!”

卢卡斯这时候也再顾不上屁股的痛楚,马上走过来为猎人们指认。

正在与院长交谈的男子,身上穿的衣服到也不能说是奇怪,可显然并不是寒冬之城普遍流行的哥特风格,颜色相对鲜艳一些,倒是有些像宫廷复古风的装束,明显是个外乡人。

卡洛斯似乎就是和他一起乘着停在后方的角马车过来的。

“奇怪,这次他带的护卫怎么变成了剑士?而且看起来好像不怎么厉害的样子。”

不怎么厉害的样子?

好吧。

我望着艾丽嘴里那名不怎么厉害的剑士。尽管天气如此严寒,可他依然穿着布衣,腰挂长剑,黑色的披风系在左肩,白发束在脑后与雪融为一色,此时有些懒洋洋的斜倚在墙边,似乎并没有兴趣参与谈话,总是心不在焉的东瞅西看,手中在不停的玩把着泛着光泽的物品,看起来着实有些无聊。

嗯,不难理解艾丽的想法。若只是看外表,我也觉得他不怎么靠谱的样子。

“我们要过去吗?”

“别急,再等等。看看他们到底要做什么。”

猎人们将背上的武器卸下来检查一番,随后继续观察着那边的动静。

过了一会儿,那名外乡男转身走向身后的角马车,招呼着车夫一起搬下几箱货物。

我心中一动,隐隐觉得那些货物箱看起来有些眼熟可想了半天也不知道自己在哪里见过。

外乡男将货物搬到车外,院长随即招呼几名护工将货箱一一打开,看样子是在检查物品。之后外乡男又走过去对他说了些话,距离太远我也听不清楚,只见他在腰间一阵摸索,取出一个巴掌大小的布袋,放在手中掂了掂然后递给院长。

“那是什么,金币吗?”

“院长要把戴维德卖掉了!”

院长很干脆的收下了布袋,随后低下身子摸了摸孩子们的头,将他们向外乡男轻轻推去。孩子们的模样很不情愿,死命的抓着院长的衣角不肯松手。

“叔叔,他们就要被带走了,你们快去救救他们吧!”

艾丽马上急了,她眼角噙着泪珠,俨然一副快要哭出来的模样。

两名猎人对视一眼。

“你认为还需要交涉吗?”

“直接动手吧,情况已经很明了了。”

“嗯,神圣教会向来都不允许这些人私收钱币,只是这个罪名就够他受的了,没什么需要顾及的,公爵大人那边也好解释,我们先把人拿下再说。”

“哦哦!很久不活动了,我的小心肝儿早都饥渴难耐了。”

猎人轻轻抚摸着手中带着锯齿、形状诡异的大刀,那眼神就像望着自己深爱的情人。

“哈哈,孩子们!呆在这里别动,看叔叔帮你们把人救回来!”

说完就要往下方的台阶跳去,我急忙将他们拦住。

“等等。我认识,那个剑士。不是想象的——”

“佩伊洛小姐,你也乖乖在这等我们,千万不要乱跑啊。”

那猎人显然没有将我放在眼里,只是对我笑了笑,随后握紧了手中的武器。

“喂——”

我试图再次阻拦,想让他们冷静一点,和那个剑士交手可不是开玩笑的。然而他们并不打算听我说话,沿着下方的建筑两三下就跳到地面,落地之后相互打了几个手势,压低身形迅速朝着卡洛斯他们俯冲过去。

“”

“姐姐,我们就在这里等等吧?”

“那个,你叫佩伊洛是吧,我叫卢卡斯。刚才叫那么、那么说你是我不对,我向你道歉,”

身旁传来男孩有些扭捏的话语,可我这时候根本顾不上理他,眼看着两名猎人离人群越来越近,便朝那边一声大喊。

“卡鲁斯——”

也不管他能不能听见,脚下立刻暴起冰柱,在艾丽和卢卡斯讶然的目光中跃起十几米高,随后空中一个转向,头顶筑起悬空的冰台。

身体倒转脚下用力一蹬。

嘣——

冰台随着爆响碎裂成渣,娇小的身子朝着人群俯冲直下。

“喝!”

两名猎人挥舞着凶器,成左右夹击之势向卡洛斯发起了突袭。

嗞——

卡洛斯身上掠过几道微弱的电芒,他的眼神依旧慵懒,手却已经放在腰间的剑柄上。

“等等!”

下一刻,寒光一闪。

千钧一发之际,我已然冲到猎人的头顶,半空之中翻身一脚踢向他握在手中的长刀。

猎人抵挡不住这股力道,被带的一个踉跄,长刀瞬间脱手,在空中转了几圈之后落在一旁的雪地里。

而这时我的脚也堪堪触到地面,未待站稳便再次出手,在轰鸣声中筑起一人高的冰墙,挡住了另一名猎人的攻势。

与此同时——

唰!

一道剑光划过耳畔,削掉了我的几根头发,斩向前方的地面。

嘭——

在雪地里劈出一道深深的剑痕。

“佩、佩伊洛小姐”猎人目瞪口呆的看着我,随后又望了望向脚侧那一道带着焦黑的剑痕,面色苍白有些失语。

如果不是眼前的少女将他踢了个踉跄,恐怕他就要被这一剑劈成两半。

这个看起来跟没睡醒一样的剑士,出剑速度实在太可怕了,完全不像是人类能够做出来的程度,他到底是什么人!

我也被吓出了一身冷汗,有些庆幸自己那敏锐的直觉,在一瞬间感应到身后那股令人毛骨悚然的气息,迅速偏过了脑袋,否则这一剑削掉的就不只是头发了。

“希尔维嘉,你做什么!”

身后的卡洛斯语气罕见的严厉,将我吓了一个激灵。

“希尔维嘉?!你是”

眼前的猎人像是忽然间想到了什么,脸上写满震惊。

这时候我可顾不上搭理他,有些怯懦的转过身子,望着面带怒容的卡洛斯,心里竟然觉得有些害怕。

从来没有看到过他这么生气的样子。

“对、对不起。意外”

“意什么外,你不要命了?过来!”

我低着脑袋,慢吞吞的挪着步子,乖乖走到他面前。

“知不知道刚才那一下有多危险!”

“我错了”

使劲绞着手指。

卡洛斯指着我的头,用力的点了几下。

“你这里在想些什么?想和我的剑比一比看谁更硬吗?”

“啊,疼”

“你还知道疼?我刚才差点就把你脑袋削下来了!”

“蠢女人,有你这么上来给人挡剑的吗!”

“你怎么想的,脑子秀逗了?!”

卡洛斯越说越激动,唾沫星子都快喷到我的脸上。

心里觉得特别委屈。

他的剑有多快我当然清楚,可这两个猎人就这么傻乎乎的冲上来,我要是不阻止,恐怕在卡洛斯拔剑的一瞬间,他们的脑袋就会冲天而起。

我当然不想看到这一幕发生,身体自然的就动了,哪里有时间考虑那么多啊。

救了人却被他这样一顿说,又生气又委屈,情绪泛滥起来便一发不可收拾。

“你别凶我!”

我瞪着他喊道。

“你还有理了!”

“我都道歉了,你凶我,干什么!!”

“道歉?要不是我刚才反应的快,你以为你还能跟我道歉?!”

“你就是,不能凶我!”

我气的咬牙切齿,胸口剧烈起伏,憋不住的又有些想掉眼泪。

大概是见到我委屈的样子,卡洛斯的面色柔软了下来。他上前一步,抬手伸向我的脖颈。

“别动我!”我使劲拍开他的手,后退一步眼睛死死盯住他。

“别动,我看看有没有伤到哪里。”卡洛斯不依不饶的再次上前,在我的怒视下撩开黑发,露出的雪白皮肤上有一道轻微的红肿。

那是被剑刃缠绕的雷电擦过所带出的痕迹。

“疼吗?”

“不用你管。”

“下回再这样我就削掉你的脑袋。”

“削掉好了!”

卡洛斯盯着我看了一会儿,嘴角忽然挂起一丝微笑,将脑袋凑到我的耳边,悄悄说道:“你今天穿的白色蕾丝花边。”

“不用你你!”

我顿时睁大了眼睛,满脸愤恨的望着这个不要脸的贱士。

“混蛋——!”

一脑袋撞到他的胸口上,登时将他撞的后退好几步。

这一刻,我想要干掉他的欲望非常强烈。

如果不是顾及到现场的人太多,恐怕我就要忍不住立刻动手了。

啊啊——

气死我了。

“那个,很抱歉打断一下。卡洛斯先生,请问这是怎么回事?”外乡男这时候陪着笑脸小心翼翼的上前说道。

卡洛斯闻言耸耸肩膀,朝我一指。

“这你要问她。”

“咳,这位美丽的小姐,您能否给鄙人解释一下,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呢?”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