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进书架
第三十一章 孩子们的命运

“院长先生,戴维德是不是一会儿就要走了”

“是啊,他们都要跟着查尔斯叔叔去伊森贝尔了。”

“那,我们以后还能见到、见到他吗。”

艾丽吸了吸鼻子,声线略有啜泣,竭力想要控制着自己不会哭出来。

我望着她稚嫩的小脸。

对于命运如她们这样的人来说,梦想是卑微的。只要可以留在一个地方,有足够的食物和相对稳定的工作,能够让自己安稳的活下去,仅仅如此也要竭尽全力。

她们都是普通到不能再普通的人,穷其一生也买不起一匹角马兽,攒不够去往邻国的路费。若是不幸与亲友分隔两地,那便是真正的天各一方,基本上这辈子都不会再见到了。

艾丽的年纪过于幼小,心里大概对这些事情还没有一个明确的概念,却也是能够懂的。

她很聪明,也很成熟。

一定是经历过别人不曾想象的灾难吧。

“会的。”院长说话的时候压低了帽檐。

“艾丽,别担心。你和卢卡斯也很快——”

“戴维德。”

院长揉了揉孩子的头发,眯着小眼笑了起来,揽过他的肩膀,将他带至查尔斯的面前。

“查尔斯院理,孩子们我就交给你了。”

查尔斯点点头:“来吧,孩子们。先去那边的角马车里坐着吧。”

“院长先生”

戴维德紧抱着院长臃肿的身子,小脸埋在他的肚腩上,眼泪鼻涕都蹭了上去。

院长没有丝毫嫌恶的情绪,仍旧笑眯眯的摸着他们的脑袋。

“听话。到了那边,可不能给特蕾莎修女添麻烦。”

“嗯!”

戴维德重重点头。

“去吧。”

“戴维德!我们会想你的!”艾丽大声喊道。

“嗯!卢卡斯,小艾丽,我们还会再见面的!”

“嗯!一定会的。”

“好了,卢卡斯你们也快点回去吧。已经很晚了,回去都不准再胡闹,乖乖睡觉。”

“是——”

“卡塔洛玛的事情,还有今晚的事情,可不许对谁讲啊。”

“诶,为什么?”

“哪来那么多为什么,不想听我的话吗?”院长故作气恼的说道。

“好~”

孩子们的回应有些无精打采,明显是打算将这件事当作炫耀的资本,回去给其他孩子吹牛的。

对于他们来说,今晚发生的事情算是了不起的冒险了吧?

院长向身旁的护工招招手,交代两句之后便让他领着孩子们回孤儿院。

“姐姐。”艾丽跟着护工迈出两步,随后像是忽然想起什么似的,回头叫了我一声。

她对我咧开小嘴,笑的很甜。

“谢谢你。还有猎人叔叔,谢谢你们,对不起哦。”

小女孩认真道歉的模样很是喜人,两名猎人也笑了起来。

“小妹妹,再见哟。”

这时候卢卡斯面色迟疑的走了过来,在我面前停下。

“那个,会使冰的女人,有些话的要和你说我卢卡斯向来恩怨分明,今天是你帮了我们,我不应该说那样的话,对不住。我们、我们和好吧。”

说着朝我伸出了手,有些闪躲的目光显的单纯而真挚。

我心里是觉得好笑的,可也没必要故意去拂他面子,这对孩子的自尊心打击很大,于是伸出小手与他轻轻一握。

“嗯。”

然后就看到他红了脸颊。

“你、你这个贵族我不讨厌,所以从今天起我们就是朋、朋友了。我卢卡斯是个讲义气的人,你以后要是遇上了什么麻烦,可以随时来院里找我!”

尽管他知道这个女孩子身份尊贵又非常厉害,但这话还是说了出来。

如果不说的话,他今晚会睡不着觉的。

“喂——,卢卡斯,回去了哦。”

身后传来伙伴催促的声音,卢卡斯没有再敢看我的眼睛。

“就、就这样。”

说完转身朝着艾丽他们追了上去。

真是

结果闹了半天只是一场误会而已。

事情就算是结束了吧?

卢卡斯也好,艾丽也好,甚至连猎人们也是,在听到卡塔洛玛之后态度马上转变,这让我非常好奇。

“小希尔,你不回去吗?”卡洛斯出声问道。

我没有理他,抬头望向一旁的院长:“院长先生。卡塔洛玛,什么地方?”

“你不知道吗?”

院长的表情让我感觉自己像是个什么都不知道的傻瓜,脸上微微一热。

“哈哈,小姐的身份尊贵,想必平日是不会理会这些的,理解理解卡塔洛玛啊,那是秩序王城的孤儿院,也是最早成立的孤儿院。神圣教会投入了大量的人力和财力,把那里当作培育英才的摇篮,有很多的教会骑士、神父、甚至一些主教都是卡塔洛玛出身。孤儿院这些苦命的孩子,只有去了那里才有机会改变命运啊。”

话说到后面有些感慨。

我理解了,所以院长才费尽心思的想把孩子们送过去,可这是好事情啊,为什么要偷偷摸摸的呢?

“为什么,瞒着他们?”

“因为我不想看到他们失望的表情啊。我没有选择的权力,我只能按照名单将一小部分孩子送过去,大多数孩子我没办法送过去。”

他笑的很苍白。

“小姐也见过那些孩子了,他们真的很简单。其实我呢,每天就看着他们,觉得谁都很可爱。可以的话我希望他们都有一个好的未来,所以怎么忍心让孩子们感受到待遇的偏差,可这也不是我能决定的事情啊。既然做不到,那就不要告诉他们好了。”

“院长先生,你不用自责,我也很喜欢孩子,可这是没办法的事情。”查尔斯拍了拍院长的肩膀以示安慰。

我大概能体会他的心情。

院长的想法很简单,既然一开始就注定无法将所有人都送过去,那就干脆不要让去不了的人知道这件事。

没有什么比期望之后的失望令人难过。

这个院长倒是有些憨厚的善良。

“这还真是闹剧一场啊,看来的确是我们鲁莽了。”

使用锯刀的猎人走到不远处,将兵器捡回来重新背上。

“没事,我知道你们也是出于好心,只是不明白他们究竟是怎么说动你们的?”

“哈哈,这事还是不提了,回头你去问他们吧。”

猎人讪笑着说道,随后目光朝我看了过来。

“对不起,佩伊洛小姐,这只是我个人的好奇,有件事情想确认一下。请问你不,您就是前不久在西尔加亚册封的,那名号称最年轻的教宗骑士希尔维嘉吧。”

听到他的话,我皱起眉头。

“你怎么,知道。”

这句话已经等于变相承认了,猎人露出宽心的表情。

“卡洛斯先生刚刚有喊出你的名字,再加上这个。”

他抬手指了指自己的胸口。

什么意思啊——

反应过来的我低下脑袋看去,原本藏在衣衬里的勋章项链,早已不知道在什么时候掉了出来。

而我却只顾着生卡洛斯的气了,竟然完全没有注意到。

“哈,这样我就放心了。亏我刚才还一直在想,自己是不是弱的有些过分了,原来只是输给了教宗骑士。”

“什么?这位美丽的小姐,就是前段时间教会言报上说的,那名独自斩杀深渊的英雄?”

“那是佩伊洛小姐?不是叫希尔维嘉吗?”

“了不起啊——”

人声突然变的聒噪,我的眉头皱的更深了

教会言报?这么说我早已经登上报纸了啊。

这算是出名了?以后会遇上偷拍的狗仔吗?

不对,这个世界没有相机,他们应该不会知道我的长相。

不过,希尔维嘉这个名字恐怕以后都不好随便提了吧,我可不希望走到哪里都被人当成猴子一样围观。

那猎人说完之后转过身,对着院长与查尔斯护院一鞠躬:“抱歉了各位,今天的事情给你们添麻烦了,我们这就告辞。”

“猎人先生,请留步。”查尔斯赶忙拦住他们,“今天的事是个误会,接下来还有事情要跟诸位商讨,希望中央工坊和公爵大人能对此事保持关注。”

“什么事?”

“这个我来说吧。”卡洛斯眼神颓唐,什么时候都是一副漫不经心的样子,“前段时间,我在运往寒冬之城孤儿院的物资中查出了菰果草。”

我马上翻了个白眼。

拜托,那是我发现的好不好,你好意思往自己身上揽?

不害臊。

“菰果草?那种使人致幻的东西?”

“没错。那些行商目前还关押在寒冬之城的地下监牢,审问的结果今天下午就已经出来了,有人招了供,确认了这些物资的确是运往寒冬之城孤儿院的,可似乎没人知道雇主是谁,他们也只负责是将东西混在里面,保证安全送到就可以了。”

卡洛斯顿了顿,望着院长的神情没有波澜。

“换句话说,你们院里一定有接应货物的人。院长先生,关于这件事情你有什么要说的吗?”

“这可是相当严重的事情啊。”院长有些紧张的扶了扶帽檐,随后朝地上的箱子一指,“你们说的就是这批货物吧?我刚才已经让人检查过了,连清单也仔细的对照了一遍,东西的确是从西尔加亚的商会运过来的,没有任何问题。”

听到院长这么说,我才忽然想起来。难怪之前会觉得这些箱子有些眼熟,这不就是那些行商运送的物资吗

“还有一件事。我们发现那些贩卖菰果草的行商里,可能混杂着真理之门的异教徒。”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