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进书架
第三十二章 遇袭

“真理之门!?就是那些信奉恶魔的疯子吗!”

卡洛斯语气漠然,说出来的话却将院长以及猎人骇的面无血色。

“没错。”

“这些异教徒怎么会混在孤儿院的商队中?”

“还不清楚,但他们显然不是第一次这么干了。地下监牢揪出来的那几个人里,干的最久的据说已经有差不多半年的时间。方式非常简单,就是在一个地方等,然后有人告诉他们地址,再把货给他们,保证安全送到就好,报酬相当丰厚。”

卡洛斯眼神不经意的在众人脸上一扫而过,接着说道。

“这次运往寒冬之城的行商队伍中,真正的异教徒只有两名,在我们缉获物资的时候就死了。剩下的只是些昧着良心赚钱的行商,连献祭鲜血都做不到,根本算不上真理之门的人。”

“正巧鄙人那时候去了趟教区,遇上刚刚审讯过犯人的卡洛斯先生,商议之后就一起过来了。院长先生,还有猎人先生,鄙人认为这不是巧合。很可能孤儿院的物资运输线路已经被异教徒渗入。如果是这样的情况,那就意味着教会内部”

查尔斯没有将后面的话讲出来,只是意味深长的望了众人一眼,随后默不作声。

“可、我不知道啊,这是怎么回事?”院长额头的冷汗直流,神色慌张的说道,“这些异教徒不是都在东洲活动吗?怎么会和孤儿院扯上关系?”

“孤儿院的物资大多走的是教会的特许渠道,盘查相对来说要简单的多,几乎不可能暴漏。”

“可我还是想不通,那些疯子把菰果草运送到孤儿院做什么?”

“异教徒穷凶极恶,大多都是一些生存不下去的人,他们要是想偷偷潜伏西洲,在教会眼皮底下做些什么,那么孤儿院就是很好的起点。菰果草是利润丰厚的买卖,哪怕冒着巨大的风险,他们也有足够充分的理由。”

“孤儿院的行商都是教会指定的,他们怎么可能混的进去?”

“这就是我们接下来要弄清楚的事情了。”

“卡洛斯先生,查尔斯先生,你们该不会是在怀疑我吧?”

“怀疑谈不上,但此事非同小可,我们只是需要院长先生的配合。”

“我该怎么配合你们?”

“孤儿院以往负责接应货物的人是谁?”

“我一般都让护工或者修士们没有固定的人员,大家有时间都会去帮忙,偶尔我自己也去。”

“以往运送物资的行商名单呢?”

“有,在我柜子里。”

“我和你一起过去一趟吧,想看看那些名单。”

“好。”

“这些疯子必然不会只盯着寒冬之城这一条线,也许其他地方的行商,多多少少都有些问题。鄙人要尽快将此事告知特蕾莎修女,今晚先带着孩子们去教区做记录,明天一早返程。拜托各位一定要予以重视,趁着事态失控之前,尽快查出根源,将其遏制。鄙人怀疑,这些疯子图谋的可能不止是金币这么简单总之卡塔洛玛一定不能受到影响。”

“那我们也回去工坊,尽快将这件事情上报吧。”

“切记不能声张,猎人先生只需汇报给公爵大人就好。”

“明白。”

查尔斯急匆匆的上了角马车,带着三名孩子离开了。

两名猎人与我打过招呼之后,也回去了工坊。

院长先生招呼着护工将箱子搬运至不远处的孤儿院,这时候卡洛斯对我说道:“小希尔,要和我一起吗?”

可我不打算理他。

核对名单这么无聊的事情,鬼才要去呢。只要确定了孩子们没事,教会的事情,异教徒啊什么的,我才懒的管。

交给卡洛斯就好了。

在这里呆了这么久,又是运动又是生气,最后还听他们絮絮叨叨讲了一大堆话,感觉消耗了不少力气,想要补充些能量。

晚餐还没吃呢。

想到这里,我有些不开心的摸了摸肚子。

饿了。

回去吧。

“喂,问你话呢?”

再次听到卡洛斯那烦人的噪音,我回过头狠狠瞪了他一眼,快速向前走出两步,一脚踢爆了路面上一块拳头大小的积雪。

然后像是什么也没发生一样,继续向着远处走去。

“生气了吗,小气鬼。”

隐隐听到背后卡洛斯的低声咕哝,正要迈下的步伐微微一顿

小气鬼说谁!

他居然还敢骂我!

我下意识的就想回头骂他,却忽然想起自己刚刚才决定了不和他说话。

于是一咬牙,小腿儿迈的更欢了,恨不得用跑的。

走了几步又听他喊道:“你到底认不认识路啊喂,等会,这个给你!”

嗯?我有些疑惑的转过身,一个泛着金色光泽的物品迎面飞来。

下意识的一把接住,拿在手里一看,发现这正是他从刚才开始就一直拿在手里把玩的,有些像是令牌的物品。

“这个是教会的通牒,收好了。”

我瘪了瘪嘴

嘁。

我以为是巧克力呢,没意思。

“回去的路上自己注意点啊。”

不用你说

月照人影移。

天空又开始下起了蒙蒙细雪。

回去的路上没有角马车坐,也不希望有角马车坐。

一个人漫步雪夜,没有太多的事情,什么也不用想,就只是走。

这样的心绪已经太久没有体会过了。

我的目光沿着撩人的雪景四下张望一番,发现街巷里几乎看不到人。

这个世界的人,夜生活好像并不怎么丰富的样子。故事里的那些热闹的冒险者工会,还有蕴藏着无数宝藏的地下城,似乎并不存在。

嗯,这种事情想想也知道。

酒馆之类的地方应该是有的,有机会的话倒是可以去逛一逛,体验一番异世界酒吧的氛围。

虽然我现在的酒量不是很好,但只是浅尝即止的话,应该没关系的吧?

嗯有机会再说好了。

收了收衣裙的下摆,我蹬着双脚跃到一边狭窄的道沿上,踩着三指宽的边儿小心翼翼的朝前走,双手平伸摇摇晃晃的保持着平衡。

细雪旋舞着落在毛茸茸的坎肩上,落在毛茸茸的小脑袋上。

心中忽然起了玩心,凝起霜气将道沿冻结成冰,同时脚下用力一蹬。

“嘿!”

整个人就这么向前滑去。

本以为自己肯定可以一路滑到这条街的尽头,结果只滑了一米不到,脚下一个踉跄就跌落下去。

“诶呀——”

小手在空中一阵扑腾,然后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地上并不脏,积雪的触感软软的,有些冰凉。

我赶紧四处张望了一番,发现并没有人看到之后,稍稍松了口气。

随后站起身子,拍了拍粘在裙子上的积雪。

道沿太危险了,路面总没问题吧?

脚下再次升起雾气,一瞬间前方路上的积雪全部结成亮晶晶的冰面,我猫起身子跑出两步,然后“哧溜”一下滑过去。

好玩!

“咯咯——”

忍不住笑了起来,接下来就这么一路滑啊滑,滑到前方街巷的拐角之后,突然撞见一个人。

那人看起来应该是住在附近的居民,这时候也不知道在外面做什么,在看到我之后,眼神由错愕到惊艳变幻的非常迅速,随后忍俊不禁地发出一声轻笑。

“噗嗤。”

我的脸马上红了起来。

好丢人啊。

“小妹妹,你是公爵家的孩子吧。这么晚了还不回家,在这里玩的这么开心啊?”

“呃,就回了。”

“要我送你回去吗?”

“不用,谢谢叔叔。”

“那你要小心些哦,不要再贪玩了,赶快回去。”

“哦。”

我悻悻的低下头,迈着小碎步快速走远。

后面的路上就老实了许多。

寒冬之城虽然很大,结构却并不复杂。山特尔堡位于城北最显眼的雪山脚下,隔着很远也可以清晰看到轮廓,只要不是某个绿藻头三刀流,闭着眼睛也不用担心迷路。

穿过几条宽阔的街道后,我来到一座小广场。

之前坐角马车的时候有路过这里,距离山特尔堡已经不远了。

广场的中心位置有一座五米高的人像石雕,模样隐约与斯卡利杰公爵有几分相似。我走到雕像前,伸出白皙的手将基座上的雪扫清,那上面刻着一行铭文。

“当我梦想着改变世界的时候,却不知道最重要的其实是改变自己。——阿尔萨斯给后世的冬之月”

嗯!?阿尔萨斯!

是我走错了片场吗?

我心里一惊,马上将铭文附近的雪都擦了干净,在那下面还有一句话。

“铭记中央工坊的缔造者,伟大的祖父阿尔萨斯。——斯卡利杰”

这个要怎么说好呢。

是不是在中央工坊的十二把月刀里,还有一个叫霜之哀伤的家伙?

呵呵。

摇了摇脑袋,将那些荒唐的想法都丢出去,随后站起身子。

忽然听到远处传来一声弓弦轻颤的声响。

什么声音?

下一刻,有什么随着呼啸声袭来。

意识还处在愣神当中,我的身体却先一步做出了反应,迅速抬起右腿一个侧身。

嗖——

一只弩箭擦过脸颊带起风声,“铛”的一声射在了石雕的基座上,随后飞速弹开,在上面留下一道不浅的白印。

我瞪大了眼睛。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