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进书架
第三十四章 告状

我马上闭起眼睛掩住口鼻,后退几步从烟雾中撤了出来,张嘴深吸了一口气,冰凉的空气涌入喉咙的瞬间,一阵刺痒的不适感传来,止不住的就开始咳嗽。

“咳,咳咳。”

眼睛的灼痛令我感到抓狂,这可不是切洋葱被熏到的程度,而是比那个要难受一百倍。

这到底是什么?!

烟雾弹?催泪弹?

啊——!好难受啊!!

我眼眸紧闭立在巷子中,泪水跟决了堤洪水似的流个不停,就算不停地用手背去抹也无济于事。

那股灼痛感越演越烈,一直蔓延到鼻子和喉咙,感觉呼出的气都要喷出火焰,我急的都快跳脚了。

好难受,怎么办!有没有水

对了,地上有雪!

想到了这一点,我赶忙蹲下的身子,捧起地上的积雪就往脸上擦。

冰凉的雪融在脸上,灼痛的感觉稍稍得到了缓解。

有用!

接着我又连续擦了好几下,本想再塞一把雪到嘴里,却又觉得不干净,都不知道有没有被谁踩过一脚,心里膈应的不行,只好迅速的站起身子,强忍着想要自掀裙摆去擦脸的冲动,凝出一小块冰扔进嘴里,一边“嘎嘣嘎嘣”的嚼着,一边艰难的半眯起眼睛。

眼前的烟雾已经扩散了开来,看起来倒是比刚才要淡薄了许多,却依旧遮蔽着视线,看不见面具人的身影。

大意了。

没想到这个世界居然有这种完全背离了骑士精神的阴损暗器。

这也是中央工坊的“智慧”结晶吗

“混蛋啊!”

心中感到一阵暴怒,马上就想释放冰雾,将眼前的烟雾彻底吹散,手刚刚抬起来——

不行,那面具人好像可以借助风的力量逃跑。我要是这么一吹,万一他还有行动的能力,借着这股冰雾再次飘远可怎么办?

以我现在的状态,想追他恐怕是不可能的事情了。

于是手腕一转,将冰雾将改为十数道浮在头顶的冰凌。

刚刚面具人躺着的位置,差不多就在烟雾的最中心那里!

嗖嗖嗖——

冰凌带着破空声射了出去,霎时间在烟雾中击起一阵清脆的爆响

声音不对,好像没打中人。

糟糕,他该不是已经跑了吧!

烟雾一时半会还消散不了,我不能就这么傻等着,那样就和故意放跑他没什么区别了。

想到于此,我再顾不上那么多,白皙的小手扬起,冰雾喷薄而出。

呼——

寒气一瞬间便驱散了烟雾。

星星落落的冰渣与霜冻,将眼前的路面和周围的墙体尽数覆盖,原本就寒冷的空气温度再次骤降,就连积雪也蒙上一层亮晶晶的薄冰。

狭窄的巷子尽收眼底,却早已没有了面具人的踪影。

wdnmd。

那货刚刚居然在给我装死。

是在烟雾升起的一瞬间,趁着我被辣眼睛的时候就跑掉了吧,我竟然完全没能察觉,肯定是借助了那股奇怪的力量。

可他为什么能不受烟雾的影响啊,那个面具!是那个面具起到了防护作用!

面具,催泪弹,诡兵器,奇怪的能力,敏锐的直觉和丰富的战斗经验。

他肯定不是个普通的小角色,到底是谁!

“咳咳。”

嗓子依旧灼痛。

过了好一会儿眼睛才能勉强睁开,这时候又酸又胀,感觉可能肿起来了。

用屁股想也知道我现在样子肯定丑丑的。

心情无比的憋屈,哪怕是当初和无尽深渊的那一战,大家也都是靠实力刚正面,像今天这么弟弟的家伙真的是第一次遇到。

我手中抓着冰凌,左右交替地敷着眼睛,试图减缓那股令人难受的灼烧感。随后沿着道路跑出巷子,就这么望着眼前空无一人的街道发起呆来。

等了一会儿,预想中的弩箭没有袭来。

看来是刚才那一拳对他造成了不轻的伤害,不愿意再继续打下去了。

哐——

我悻悻的踢了一脚身旁的灯柱,灯罩里亮起的烛火顿时一阵忽闪,险些熄灭。

不行,这口气咽不下去。

面具男,不管你是谁,我一定要把你给找出来。到时候要先按在地上暴打一顿,然后再吊起来,每天都用那个烟熏一次。

你跑不出寒冬之城的。

因为,我希尔维嘉决定要回去告状了

山特尔堡灯火通透。

栖息在桥梁的飞鸟此时悄无声息。

一路气闷着走了回来,守在门口的猎人们像狼一般的机警,却在看到我之后,问也不问便放了行。

穿过大门进入内部,这次没有了管家的带领,我独自一人在漆黑的古堡里穿行,沿着记忆一路走到顶楼。

“嗅,嗅。”

小琼鼻轻轻耸动几下,闻着味道就推开了餐厅的大门。

公爵与夫人都在这里,此时正坐在餐桌前说着话,两名女佣在一旁候着,我还环视了一圈,却没有看到卡洛斯的身影。

应该是还呆在孤儿院那边吧。

“希尔维嘉小姐,你回来了咦,你的眼睛怎么了?”

公爵夫人原本是笑着与我打招呼,待到她看清楚我的脸之后,马上略带慌张的起身走了过来,抬手轻轻压了压我浮肿的眼眶,脸上露出担忧的神色。

“怎么红成这个样子瞧瞧,都肿起来了,是谁惹到你了吗?”

大概是以为我刚刚哭过了吧,看她的表情我也能想到,我现在的样子应该谈不上好看吧

眼睛这时候已经没有一开始那么难受了,虽然眼眶周围还有一点刺痛,可我觉得已经没什么事了,放着不管应该很快就能好。

只是胸中依旧感到气闷。

“没有。”

闷声闷气的回了一声,随后拉开椅子坐在桌前。

“是孤儿院那边出了什么事情吗?”

公爵倒是想到了些什么,看似不经意的抬眼问了我一声。

“不是,烟熏的。”

“烟熏的?什么意思?”公爵眉头一皱,目光有些不解。

“工坊猎人,用多节鞭,还有轻弩,脸上有面具,要杀我。”

公爵夫人刚刚问女佣要来了毛巾,这时候正好听到我说的最后三个字,吓的差点没把毛巾扔到地上。

“什么?怎么回事,谁要杀你,为什么啊!”

俨然有些语无伦次。

“怎么回事,和我详细说说。”

公爵的面色严肃了起来,他走到我的身旁坐下,眼中透着关切的神色,这让我感到有些不自在。

什么啊,这两个人,擅自就这个样子。我都还没有承认我是佩伊洛啊,万一搞错了呢

我可是从另一个世界穿越过来的啊,关于佩伊洛的事情什么也不知道。

也许我仅仅只是个——

只是个借用了你们女儿身体的怪物罢了。

可是,眼神真的好温暖。

“发什么呆呢,这孩子,快说说怎么回事啊,能把人急死。”夫人的话将我的思绪拉了回来。

“就是,有个人”

我理了理思路,断断续续将今晚发生的事情说了出来。听完了我的话,公爵露出了思索的神色。

“皮甲,诡兵器所以你就觉得是中央工坊的猎人吗。”

“嗯。”我点了点头,双手不停的空中舞动,想要比划出武器的样子,“多节鞭,变成细剑。很厉害。”

“多节鞭,我记得那应该是仓库里陈列的兵器,就是我们白天去过的地方。那里的防卫做的很严密,除了堡垒外看守的猎人以外,每隔一段时间都会有内部巡逻,外来者几乎不可能闯的进去。能把它带出来的,想必也只能是工坊猎人了希尔维嘉小姐,你的怀疑没有错。不过你说的那个烟雾,那可不是工坊的东西。”

说道这里,公爵顿了顿。

“事情怪就怪在这里。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你说的那个东西叫做烟筒,是用雨林里的一种叫做泪菇的天然植物制成的。这种植物在成熟以后,外层的包皮会变的干裂,只要用手指轻轻一弹,就会冒出灰白色的粉尘,这些粉尘如果被动物沾上就会泪流满面,难受无比。”

公爵夫人这时候举着毛巾想为我擦脸,可我哪里好意思让她做这些,一把将毛巾夺了过来,在脸上胡乱抹了几把就放在了桌上。

“还是这么毛手毛脚的”耳边传来她絮絮叨叨的话语。

公爵见此情景微微一笑,接着说道。

“中央工坊没有人会用这种东西。不过,我倒是知道伦帝国有这么一个刺客组织,他们会将粉尘收集起来做成烟筒。而巧合的是,这个组织虽然没有名字,成员在执行任务的时候,却都会带上面具。”

也就是说,那个面具人还真是名刺客了。

“中央工坊的武器虽然不对外流通,可如果有人真心想搞到一两把,也不是什么特别难的事情。但是多节鞭这种涉及到拆合技术的兵器,我一向令人严加看管,可现在既然出现在刺客的手里,那就说明是内部出了问题。而且照你所说的,那个人除了拥有工坊的武器,刺客的烟筒,还拥有风之秩序的力量。”

“风之秩序?”

“没错。依你的描述,毫无疑问那就是风之秩序的力量,尽管并不是很强。”

原来是拥有秩序之力的敌人吗难怪那么难缠。

不过,那个面具人,将那股诡异的风力运用的无比娴熟,至少比我要熟练上许多,可公爵竟然只给出了一个并不是很强的评价,是我没有表述清楚吗?

如果连这样的也不算强,那么强的能做到什么?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推荐票